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25 高昂的炼制费用

125 高昂的炼制费用

  紫府仙缘125高昂的炼制费用

  行类灵器?!

  叶秦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种灵器存在。他心中惊。屏息仔细的听着白袍老头解说这两种材料的用途。

  白袍老头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通这两件材料的用途之后。意犹未尽。继续添油加醋道:“翼翅类灵器最大优势。就是如果你打不过对手。那么直接拍翼翅往天上一飞。便能脱离对手的攻击范围。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那些普通的炼气期修士只能在的上干瞪着眼。钩不着。拿你无可奈何。”

  “当然。这只是相对于炼气期修士。筑基期修士以御器飞行。能攻击到天空中的目标你别去招惹他们。他们也不会无缘无故追杀你。”

  叶秦微微点头。他在这仙缘城内几乎很少见过筑基期修士。偶尔也只能远远的瞥上一眼。更别说去招惹他们了。有飞灵器在手。他面对其它炼气期修士。少保命的本钱就有了。

  白袍老头见叶秦动心了。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更加的卖力说道:“老夫还有一点要跟你讲啊。这妖兽类材料炼制而成的灵器。比矿石类木材类炼制的灵器。多了一种神奇特性。妖兽类器往往会附带着妖兽本身的法术能力如果妖兽会某种法术。那么这灵器也可能施展出相应的法术来。”

  “普通的妖蝙蝠翼只有飞翔的作用。普通的妖蝙蝠刺也只有吸血之效。至于你这白色妖蝙蝠王身上取到材料。跟普妖蝙蝠王的翼和牙完全不一样。恕在下眼拙。这种模的妖蝙蝠王。老夫还是第一次见到过。无法作出断定。对了。你们猎杀这头妖蝙王的时候。可曾现它使用出什么特的法术?”

  白袍老头目光闪烁紧盯着叶秦的脸色。似乎有些激动。充满了期待。想把这问题问清。

  叶秦冷眼看着老头。

  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他心里对这老头追根究底却很是反感。

  宝奉坊只需要替自己把它炼制出来就行。他付钱便是。有必要问这么多么无关的事情?这料是他的炼出的灵器也是他。又不是宝奉坊的。

  “没看见。”

  叶秦毫无表情的说回答。

  白袍老头闻言顿时大为失望。挠了挠乱蓬蓬的头。这就不好办了。附加法术的灵器和没有附加法术的灵器。价钱可完全不一样。

  他很难把这两件灵器的价钱往高里估。

  叶秦盯着白袍老头。问道:“说吧炼制这两件灵器。总共需要多少灵石?如果合算。就炼。如果太高了。我去别家炼器坊。”

  白袍老头捏着胡须不经意间打量着叶秦的穿着打扮。心掂量着该怎么开价。这小子看上去虽然穿的穷酸。只怕多半是装出来。看他一出手就是两件妖蝙蝠王的材料。而且还用储物袋装盛着。不是某个大家族的出来闯荡的年轻一辈修士是有来历背的散修。怀里绝对有钱。

  只有炼制的材料越高档。炼器的佣金酬劳。才能顺理成章开的越高。

  白袍老头琢磨了一下。晃了晃脑袋报出了他的价格道:“咳~。这个么。二阶妖兽王。实力等同于三阶的妖兽。它们身上取的的材料。炼制出来的灵器。都属于高阶灵器。高阶灵器在坊市内的价格至少都是二千块下品灵石。而这两件材料制成的灵器可非同寻常。这蝙蝠翼。少说也值的四千块灵石。蝙蝠刺便宜些二千块。不过因为原材料是你自己出。我坊只是帮你炼制。按照惯例只抽取五成的炼制佣金。两件加起来。总共算你三千块下品灵石。”

  白袍老头再度紧张盯着叶秦。这个价他开的有些高了。如果能够成交。他能够到其中的半成提好处。大约一百十块下品灵石。这可是一大笔钱财啊。他忙活好个月也未必挣的到。

  叶秦有他的考虑。

  他之前在灵雾大峡谷里拾取的十把刀剑之类灵器卖了之后差不多也有一二千块石。他只需随便拿一棵加入门派所需要灵草去卖。现在坊市上修士求购灵草这么火爆很快能凑够这笔钱。所以白袍老头开出这个价钱虽然高。但对他来说并不算太离谱。好东西自然有好的价格。

  叶秦最在意的。还是尽快把这件保命的飞行灵器拿到手。这比什么都重要。而不是为了一个价格。耍嘴子磨上个半天

  他沉静道:“我要尽快把东西拿到手。你们什么时候可以炼制出这两件灵器?”

  白袍老头见叶秦同了这个价格。大喜过望。

  “宝奉炼器坊的十余名炼器士。都是金木水火土五系。只能炼制五系材料。无人会炼制这翅和獠牙。而这翼翅是风系料。炼制的难度极大。必须是风系的筑基期炼器师。才能够炼制出这种罕见的翅翼灵器。风系炼器士极少。整个仙缘城。没有任何一家炼器坊有风

  器士。”

  叶秦怔了一下。顿时恼怒。“说了这么久。你们没人能够炼制材料。那你说这半天做什么?”他拿起桌上一双翅翼和一对獠牙。便要离开。

  白袍老头慌忙急声:“哎~。这位小哥别急着走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宝奉炼器坊内虽然无人可以炼制。不过我坊有一名姓孔的筑基期炼器大师。他跟大罗门的几个弟子很熟络。可以由他托大罗门的炼器士代为炼制。大罗门上下都精研偏门炼器法。擅长炼制各种特殊的材料。肯定有风系炼器士。由他们出手的话。炼制成功的可能性大增。我这就找一下孔大师。你稍等一下!”

  叶秦随即停下。脸稍微好点。点头。总算没有抬脚便离开。

  白袍老头飞快的从中拿出一张金色的小传音符来。朝符纸说了几句话。然后朝半空一抛。传音符十分活。爆出一阵璀璨的金光一飞而逝。

  过了一会儿。

  一名白衫修士走上二楼。负手进了叶秦和白袍老头所在的隔间。这修士正是白袍老头说的姓孔的修士。筑基期炼器士。这姓孔的修士年近中年。身材修长。脸色像老树皮一样干枯木然。淡漠的扫了叶秦一眼。

  叶秦目光猛然一缩。微微退了一步。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和一名筑基期修士站在一起。

  从这姓孔的修士进屋刹那间一股庞大的灵压。乎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根本不敢施展灵目术去查探个筑基期修士的修为。只能勉强的支撑着自己别被这股灵压给压趴下。

  白袍老头见到这姓孔的修士。神情立刻变的毕恭毕敬。“孔大师。”鞠躬一礼。几乎把整个腰都弯去。虽然老头也是个鉴定“大师”但是在这位筑基期炼器士面前恐怕连个屁都放不响。

  姓修士嗯哼一声。不咸不淡的道:“有什么材料。值的我去请大罗门的道友出手?”

  白袍老头连忙把桌上的一对翼翅和獠牙说了一下。

  姓修士扫了一眼桌上的妖蝙蝠王雪翼和妖蝙蝠王牙。终于有些惊诧。眼中精光一闪。并未说什么。没有任何表示。直接负手出了隔间。

  白袍老头也匆忙跟出了隔间。

  只留下叶秦在隔间内。那股灵压消失。不由长长松了一口气。

  孔姓修士出了隔间。佛在对着空气问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淡声道:“你可曾问过他。这头变异的二阶妖蝙蝠王。都会什么法术?”

  白袍老头连忙赔笑:“大师。小的问过了。那小子说这妖蝙蝠王不会法术。那小子个新人。我开价三千块灵石。他愣没有还价。这笔买卖有大挣头。若是大师能托大罗来炼制这二件灵器。咱们宝奉坊一就入账三千块下品灵石。”

  “二阶妖兽王便等三阶妖兽。但是变异妖兽还要在这个基础上增加一阶。那两根吸血獠牙是废物。没什么用处。不过那对翼翅。对炼气期修士来说却是不的东西。可惜是头没有法术的妖兽。”

  姓修士轻哼一声。道:“不过若是四阶飞妖兽有法术。怎么可能会被一群炼期修士所擒杀你的价钱开低了。直接提高至六千块下品灵石。”

  姓修士是木系炼器士。对这些妖兽身上的材料没什么兴趣。对白袍老头交代了一番之后。很快便离开。

  白袍老头傻眼了。

  “这是变异妖兽王。相当于四阶妖兽?”

  白袍老头喃喃。还没有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他回到隔间内对刚刚从巨大的压力下恢复过来的叶秦笑道:“孔大师说了。请大罗门的炼器士出手炼制没问题。只是这费用要比普通高阶灵器的价格要贵上一倍。也就是六千块下品灵石才行。不知道小哥能不能支付的起?”

  叶秦沉了下了脸。那姓孔的修士来了一趟。转眼价钱就翻了一倍。这涨价也没有这个涨法!

  老头见叶秦似乎有恼走人的意思。不慌不忙笑道:“除了宝奉坊有门路之外。没有其他人可以炼制这翼翅了。再说。就算你真找到门路。价钱肯定也跟我宝奉坊一样。绝不会低于六千。”

  叶秦沉默了。好一会儿冷淡道:“竟需要多久。才能炼制好这两件灵器?”

  白袍老头立刻道:“我坊有一头珍禽九趾鸟。以直接飞去大罗门。一来一回只需小半天时间炼制的过程也只需要大约二天。三天内。必定可以将灵器交到你手里。”

  叶秦没再多说什么。跟宝奉炼器坊。订下了一份契约。支付定金一千块下品灵石。等完工后。再支付剩余的五千块下品灵石。若是制器失败。材料被毁坏。退还定金。并-件需要赔偿三千百块灵石。

  叶秦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收好契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宝奉炼器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