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28 加入门派

128 加入门派


  呀,那是什么妖兽,长的这么像人,还长了一对奇现在的妖兽可以化为人形了吗?”“咦,飞哪里去了?刚才还在,一下就不见了。

  不少在仙缘城附近的炼气期三层、四层的修士,偶然间瞧见了从低空一闪而过消失不见的翼影,目光惊骇,张大了嘴巴,指着天空大喊大叫。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妖兽”。

  “那是翼灵器,可以飞的!杀了飞行妖兽,用它们的翼翅炼制成的。”少数见多识广的老修士,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对年轻修士的孤陋寡闻,感到无可奈何。“学着点,灵器的种类可不是只有刀剑铠甲这么简单,稀奇古怪的灵器多着呢。”

  他们虽然这样说着,心底却同样羡慕的紧。能飞起来,这通常是筑基期以上修士才有的能力。翼翅灵器,是仅有的几种让炼气期修士也能够飞起来的灵器。可是要猎杀飞行妖兽,没这么简单。

  才过了一小会儿。

  一道青色剑芒,从仙缘城冲出,三四十里的路程,只是片刻之间便一掠而过,飞临了一片戈壁滩的上空。一名神色冷漠的白衣中年人,飘落在地上,丈长的青色巨剑急剧缩小为一柄三寸青色小木剑,收在手上。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宝奉炼器坊姓孔的修士。

  孔修士扫视了一下四周,并未现叶秦的身影。只看到在地上被荆棘绑着,双目腥红狂地马老头。孔修士整个脸都黑了,马老头给他的传音符中说,那件翼灵器附带的法术,是风系高阶法术“破空闪”。

  “破空闪,竟然是附带了破空闪的高阶灵器!”

  一想到这里,孔修士脸上青筋暴起,狰狞。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通常一二阶的低级妖兽材料炼制出来的灵器,顶多附带有低阶法术,极低的可能性附带有中阶法术,而附带高阶法术更是罕见中的罕见。

  事实上。绝大部分地筑基期修士。也都还只是掌握中阶法术而已。除非灵根潜质极其出色。否则难以练到高阶法术。

  那件翼灵器附带破空闪。等于是一件逃命地准法器。

  如果他拥有这件灵器。在木系法术地基础上。又掌握了一个风系地高阶“保命”法术。虽然这只是一件炼气期修士使用地灵器。但是其价值。根本无法估量。

  孔修士狠狠地盯了地上马老头一眼。

  马老头并未死。显然中了猛烈地火毒。火毒冲脑。已经是半疯之人。就算解了毒救下。也是个废物。他可没这闲工夫替他解毒。

  咦!

  孔修士突然紧盯在马老头身上,捡起一截火焰荆棘。他是木系修士,对这木系异植十分敏感。“二阶变异荆棘,还是火系,这种变异灌木只能在火灵气充沛的地方中才可能生长,可罕见。”

  如果将它们炼制成缚妖绳地话,比普通的缚妖绳要强上很多。可是马老头身上地这一点点变异荆棘枝条数量太少,用炼器法淬炼一下,顶多能得到几小缕荆棘丝而已,根本不够用。

  “该死!”

  孔修士怒气冲冲的一道剑气斩在地上,大地上裂开一道上百丈的剑痕迹,方圆半里之内整个地面几乎为之一震。他手中的寸长小剑,猛的飞涨,化为一柄巨大的青色飞剑,一跃,御空而行,前往周围地界,寻找叶秦地踪迹。

  然而现在仙缘城周围正是繁忙的时候,来来往往地低阶修士众多,他到哪里去寻找一个早已经消失在茫茫人群的修士。

  “这蝠王翼,好是好可就是,太耗法力了。”

  叶秦在仙缘城内地街道上,苦笑。

  他在想着刚才用蝠王翼施展法术的情况,既欣慰,却又痛苦。自己手里地这件翼灵器,作为一件极品灵器,的确是非同一般的强悍。但是有一个极大的缺点,那就是消耗法力的度太快了,快到了令他难以承受的地步。

  他一个炼气期五层的修士,还属于炼气期中阶修士。用蝠王翼这种高阶灵器,连续施展“破空闪”高阶法术,才飞了那么五六里,便感觉自己的法力像是奔流的溪水一样被快被抽干。

  纵然有这蝠王翼在手,他现在也只能破空闪瞬移数里远而已,难以挥出足够强大的保命作用。

  叶秦暗自摇头,看了自己的修为还是太低了。

  不久前他看到仙缘城内出现一道剑芒,疾的飞向北方戈壁滩。

  他马上警觉,不敢用这蝠王翼翼来飞遁,而是将蝠王翼收了起来,改头换面,小心的混在一些低阶的修士人群中,跟随着进了仙缘城内。

  进了城内,才安心下来。城内修士不下数万。他并不担心宝奉坊的修会那么容易找到自己。而且,这一两天各大门派的修士就会来仙缘城收徒,他也要离开这仙缘城,不怕宝奉坊的修士找他麻烦。

  叶秦正在街道上走着,突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灵压从远方逼来,他一惊,抬头看去。只见十余道各色流光飞剑,从灵雾大峡谷方向,朝仙缘城飞逝

  那十余道剑光,飞临仙缘城之后,才缓了下来,落在远方的仙缘殿广场。那是十余名身穿灰衣的筑基期修士,有年老的,也有中年的,神色冷峻。他们所站之处,立刻散开一大片数百丈的空余地方来,无人敢靠近。

  他们在广场设了一处临时的收录处,只要完成古器门任务的修士,都可以向他们报名加入古器门。

  只有几名匆匆赶来的仙缘城散修联盟护卫队地筑基期修士领,才敢过去打招呼。散修联盟的修士,在这十余名修士面前,态度十分谦卑。

  仙缘殿广场,一片死寂。但是很快,广场沸腾了起来。

  “古器门,是古器门的长老来了。古器门前来收徒弟了,兄弟们快去看啊!!”“不知道谁能走运,收集全了古器门的灵物,被古器门收为弟子。”

  成千上万的修士狂热兴奋起来,涌向仙缘殿广场,去看那收徒的场面。虽然他们中间绝大部分,都没有任何希望加入门派。但是能看一眼,过一下瘾,也能让他们心中产生几丝幻想,激励自己来年一定要加入门派。

  叶秦同样颇为振奋,他马上跟随众修士匆匆赶向广场,挤在人群中间,远远的观看古器门收徒。古器门在灵雾山脉修仙门派中是位列第一的大修仙门派,威势极盛。想加入古器门的修士,不知凡几。

  不过,古器门每年只收三十名入门弟子,数量可以称得上是极少。

  广场周围成千上万的炼气期修士,只能干瞪着眼,羡慕地看着那少数几十个顺利完成了古器门任务文书地修士,投奔到古器门的门下。

  叶秦的目标并非古器门,而是青丹门。

  短短一天之内,灵雾山脉七大修仙门派,十多家修仙小门派,纷纷降临仙缘城。整个收录弟子过程,持续一天时间,收满为止。如果未收满,时间一过,直接走人。

  青丹门的十几名筑基期修士,来到仙缘城之后。紧挨着古器门、地阙门,摆了一套上等灵木制成的精美地桌椅,设立了青丹门的收录处。青丹门在七大门派中位列第三强,没其它门派敢跟他们争位置。青丹门收地弟子跟古器门一样,是三十名。

  只有一名白袍年青筑基期修士,坐在桌椅前,为前来报名的弟子登记造册。后面,其余十余名中年,老年筑基期修士,则在闲谈。

  叶秦并未立刻过去,而是等了一会儿。

  太早报名的,过于引人注意,在广场周围成千上万名炼气期修士的目光注视下待着,可十分不好受。

  等已经报名的弟子多了,他再过去,也不至于成为众目唯一的焦点。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青丹门已经收录了二十四名弟子,在前面地一名衣着奢华的锦衣修士报完名之后。

  叶秦这才突然从人群中挤了出去,一个纵身来到登录处,从怀中取出一个储物袋,准备倒出三十株青丹门指定要求地稀罕灵草交了上去。

  这时,突然不远处一个粗犷大汉猛然冲在了他的前面,把叶秦给挤开,并拿出一个储物袋,将一大把地灵草倒在桌上,供着手,满脸堆笑,朝那负责登记的筑基期修士道:“这位大哥,先录俺,俺先来地!那小子是后来的。”

  叶秦被挤到了旁边,呆了一下,没说什么,排在那大汉的后面。提前一个报名,或后一个报名,对他来说都是一样。

  那名青年筑基弟子,却顿时寒下脸,朝那粗犷大汉喝斥道:“住口,谁是你大哥?比你高一期修为的,都是师叔。同一期修为的都叫师兄弟。”

  “是,是师叔!”

  那粗犷大汉顿时傻眼,垂拉着脑袋,半声也不敢多吭一下。这粗犷大汉少说也有四十岁,年龄看上去比那青年筑基期修士还要高些。不过修为层次摆在这里,这句师叔喊的也不冤枉。

  叶秦平静的站在后面,嘴角上挂着一抹淡笑。

  那负责登记修士给那大汉登记造册之后。终于轮到叶秦,叶秦把三十株灵草都交了上去,并且一五一十的交代自己的身世来历。

  这方面他可不敢撒谎胡编自己的来历,修仙门派对入门弟子的身份来历肯定核查极其严厉。要是日后被查出来他的来历是编造的,没他好果子吃。

  再说,他的来历清清白白,没有丝毫见不得人的地方,没必要胡编。

  “叶秦,武国平民出身,散修,无修仙家族背景。现十七岁,达炼气期五层修为境界。”

  那修士抬头看了一眼叶秦,满脸的诧异,眼神不知道有多么的古怪。

  叶秦心中微微忐忑,他的这些资料,应该没什么问题啊。就算青丹门派要查,也查不出任何问题来。

  那名青年的筑基期修士,想了一下,跟身后的其他几名筑基期修士商量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为叶秦登记造册,让叶秦过关,成为今年第二十六名加入青丹门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