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29 青丹门

  半天的工夫,青丹门已经收录了包括叶秦在内的二|弟子,还剩下最后的几个名额没满。(十余名筑基期修士只能继续在仙缘殿广场等着,看看还有没有修士来报名。

  而此时,这二十多名刚刚入门的弟子,意气风,聚集在一起相互拜会打招呼,畅谈甚欢。比起广场周围那成千上万只能瞪眼羡慕的修士来说,他们有足够理由骄傲。

  叶秦低调的混在这弟子中间,他很快现一些令他惊讶的事情。

  这二十六名青丹门入门弟子中,直接分为了两个圈子。

  其中一群,是十三名的衣衫上带有家族图纹标记的家族修士。

  叶秦并不认识这些图纹标记究竟代表了多强势的修仙家族,但是瞧他们倨傲的神态,挥洒自如,天生一副骄子的模样,来头绝不小。再瞧他们的穿着打扮,锦衣、玉带,腰挂灵剑灵刀,身上随意一件配物都是初阶以上灵器。

  这十多名家族修士普遍都非常年轻,在十七八岁到二十五岁之间,修为约在炼气期五层到炼气期八层左右。这些修士有雄厚的家族财力支撑,自身的灵根天赋也不错。有资格成为大修仙家族的,往往都有数十名到数百名左右的修仙,从其中挑选出来加入修仙门派的,灵根天赋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另外一群,则是七名清一色炼气期八层和九层的高阶修士,而且是他们的衣服上有三柄交叉小剑的标记,显然加入过仙缘城地散修联盟。他们的年龄普遍较大,最低的也有三十岁,高的甚至有四十多岁,一个个神情冷酷,只是相互打了招呼,并不和其他人多言语,对家族修士更是不理会。当然,那些家族修士也不理会他们。

  还有二名小男孩,才十四五岁的模样,单灵根潜质都过了四十点,直接加入青丹门。他们也是修仙家族出生,从小培养,修为已经高达炼气期六、七层,对其他入门弟子不屑一顾。凭他们的资质,几乎有一半的可能性成功筑基。

  叶秦对比了一下自己和这些修士地差距,越显得沉默低调。

  他炼气期五层。竟然是众人中间最低地一个。而且跟这些人格格不入。他不是家族修士。进入不了那些家族修士地圈子。也不是散修联盟地人。进入不了那几个高阶散修地圈子。

  还有一个修士跟他很像。就是那个粗犷大汉。也是孤零零地一个散修。

  那粗犷大汉冒冒失失地过去跟那些家族修士打招呼。结果引来那些家族修士地一通冷嘲热讽。

  “哎呀。这位不是混江湖出身地师弟吗?江湖上讲究论年龄、资历排辈分。但是在咱们修仙界。只以修为排辈分。这位‘小’师弟。可要记好了。别犯浑再乱叫大哥!否则门规可不是这好说话。”“小师弟。你放心。入门之后有咱们众师兄师姐们罩着你。没人敢欺负你。”

  一名十七岁地锦衣青年修士。拍了拍那粗犷大汉地肩膀。嬉笑调侃道。

  众家族修士轰然大笑。

  粗犷大汉惭愧的面红耳赤,唯唯诺诺的从这些家族修士的圈中退了出来。他也不敢再去招惹那几个散修联盟的高阶修士,免得自找没趣。

  他瞧见叶秦孤零零的一个人站着,连忙跑了过来,满脸笑容道:“哎呀~,兄弟,不,是师弟,刚才报名的时候对不住啊,我见青丹门这里没什么人,以为马上报名就结束了,才抢了你的位置。没想到还有好几个名额没有录满,真是一场误会。咱们从今以后便是同门师兄弟,没什么化不开地。这点小事就让它随风散了好了。呀,师弟好像很年轻啊,已经是炼气期五层的修为了。”

  叶秦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那粗犷的大汉却丝毫没有在意,十分兴奋,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可以说上话的,嘴巴闲不住,说了一大通。

  原来这大汉名叫沈宝,是自己是乌兰国的散修,少年地时候稀里糊涂开始修仙,天赋也算不上多好,却不知怎么的不知不觉中,三十多岁便已经修炼到了炼气期七层,后来便到了这仙缘城。既没加入家族,也没有加过散修联盟。在这仙缘城里五六年地时间,数次进入大峡谷冒险,捡了不少好东西,一直存着。他本来也没想过自己能加入修仙门派的,今天一翻自己积存下来地灵物,却意外现自己居然已经凑齐了青丹门所需要的三十株灵草,狂喜之下,匆匆赶来仙缘殿广场报名。还好被他及时给赶上了。

  沈宝长吁短叹,直赞自己地运道好,这就叫走了狗屎运,干什么都顺风顺水,就连修仙门派,别的修士奋死拼杀都进不了,他却能顺顺当当的“意外”加入。

  叶秦无言中,暗道:这些都是你自己说的,鬼知道你什么来路。

  他没打算和这位经常走好运的师兄弟打交道。跟这位沈宝师兄走一起,好运都叫他给“明目张胆的给抢走”了,那岂不是等于让自己走霉运。

  很快,6续又有人赶来。青丹门的三十名

  子,已经全部到齐。青丹门前来迎接入门弟子的筑将所有弟子登记造册完毕。

  负责登记造册的年青修士,对其他十余名筑基期修士,说道:

  “诸位师兄,今年招录的入门弟子,其中十八人是青丹门弟子离开师门之后,在各国建立家族后的传承,有案可查,没什么问题。另外十人出身散修联盟,也可以查到根底。

  只有两人来历稍微有些可疑。一个是沈宝,四十余岁,无根基的散修,在乌兰国四处飘泊流浪,难以追查过去的根底。另一个更为可疑的是叶秦,来自武国地无根基散修,而且仅仅十七岁,炼气期五层,便收集齐全了三十株罕见的灵草。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诸位师兄,小弟怀疑,这叶秦是不是其它门派,或是家族派来的卧底?”

  十余名筑基期修士都望向一名白衣老。他们这些人虽然都是筑基期修士,但是在门派内职务最高的,却是那白衣老,是一名副峰主。

  这次收录弟子,便由他一手负责。

  那白衣老,撸了一下长髯,沉吟,淡笑道:“赵师弟,你多疑了。有谁会派一个炼气期五层的来当卧底?我瞧这小子的灵根,是最为杂乱五灵根,这种灵根潜质只怕筑基的机会十分渺茫。若是无法筑基,根本无法接触到本门派的任何核心机密。这小子虽然加入了门派,也是个打杂地,无足轻重。谁会派他来咱们青丹门做卧底?若是有谁真要在我门安插卧底,也会挑选一个资质好些的。”

  那姓赵的年青修士,朝那白衣老,道:“希望是我多虑。修仙无数,机缘巧合的修士也并非没有。只是,小心驶得万年船,郑师兄,你看是不是将这个情况通报给掌门,让掌门定夺?否则万一日后出了差错,师弟我负责登记造册,委实担当不起。”

  赵修士恭谦的说道。

  郑老顿时有些不悦:“我灵雾山脉修仙门派,千万年来定下来的规矩,只要完成了任务文书上的任务,就收录门内。这小子地灵根一般,既然他完成了入门任务,便是跟我们青丹门有机缘,没有往外推的理由。这小子如此低的修为,我青丹门比他强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他还能在咱们青丹门翻了天不成。你若是不放心,收入门内之后,派人对他严加看管便是。赵师弟,这个叶秦就交给你们青泉峰安排好了。”

  郑老把事情定下来了。

  那赵修士顿时一惊,顿时懊悔,想要推掉这个名额。郑老却丝毫不给他机会。众筑基期修士相互望了一眼,目光闪烁,没人说什么,反而有些幸灾乐祸。

  “剩下的弟子如何分配,大家抽签吧!”

  片刻之后,青丹门十余名筑基期修士,每人各驾驭一件飞剑法器,载上二三名刚入门的青丹弟子,离开仙缘城,飞过了灵雾大峡谷的上空,飞往茫茫的灵雾山脉。

  灵雾山脉,方圆过数百万里,原始丛林,丛山峻岭,林海峡谷,妖兽珍禽无数。这一片辽阔地地域,没有任何世俗国家存在,也没有凡人能够抵达这里。

  这里也是南梁国等世俗凡人传说中的仙人居住之地,梦想中想要抵达的地方。其实,这里只是一片灵气异常浓郁的地方,妖兽横行,只有少数地方,被修仙门派占据了而已。

  七大修仙门派,十二小山门,都在这片山脉立足。

  他们这一行人足足飞了十多天,在灵雾山脉中途休息了数次,杀了几头小兽果腹,才抵达青丹门的根基——青丹山脉。

  叶秦在此期间,也从这些筑基期“师叔们”地口中,了解了不少的情况。

  青丹门是历史悠久地正统修仙门派之一,门派创立至今已有数万余年。以丹为修炼之道,是所有修仙门派中炼丹之术最精妙绝伦的门派。

  青丹山脉,有一座主峰“青丹峰”,六座副峰“青灵峰、青山峰青泉峰。”

  这七座峰,主要是筑基期以上修士地居住之地。

  此外周边另有大小山岳数百座之多,为炼气期修士的修炼和居住之地,占地约近千里之广。当然,这上千里地域,相对于数百万里地灵雾山脉来说,其实显得微不足道。各大修仙门派之间相距甚远,各占一处地盘,虽然偶有冲突,但是大体上井水不犯河水。

  十余道剑芒进入青丹山脉之后,各自分散开来。

  姓赵的年青修士,驾驭着飞剑,神色阴沉,憋着满肚子的气愤,载着叶秦、沈宝等四名刚入门的弟子,疾飞向他所属的青泉峰。

  那负责主事的郑副峰主,找了一个借口把五灵根的叶秦给塞到青泉峰的名下。而后七峰抽签选各峰的弟子,又抽到了沈宝等三名潜质较差的弟子。今年青泉峰的择选弟子,没选上一个灵根潜质好些的,几乎是这几年来最糟糕的一次。

  叶秦、沈宝等四人虽然不清楚这其中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都一言不,不敢在这个时候惹这位气头上的赵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