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35 矿洞监工

135 矿洞监工

  雾山脉,青丹山脉以二千里处,一座大山的山脚下。

  “啾——!”

  鹰鸠在天空中一声鸣叫,翅膀一收,落在了山脚下的一座静谧的小村落的外面。叶秦从大鸟的背上跳了下来,张望了一下眼前的这座清静的小村。

  这里就是北营山矿区?眼前好像是一个村子!

  “什么人?”

  冷厉的喝声从村门楼台处传来,一道青色人影一跃而下,眨眼间已经飞掠至叶秦的面前,站定。

  那是一名神色冷酷的中年修士,身穿全套金色铠甲,腰间一柄高阶灵剑,炼气期九层,鹰鼻,一双犀利的眼睛,牢牢的盯在叶秦身上,像是在打量奸细一样。

  叶秦顿时感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巨大灵压,他身子微微一晃,退回半步,不动声色的化解这股灵压带来的逼人气息。眼前这名中年修士的杀气很大,平时只怕没少杀生,硬抗这股气势,只怕要当场受到轻伤。

  叶秦早知道北营山有数十名炼气期九层的守卫,眼前这位高阶铠甲修士多半就是这里的守卫了,倒也并不惊慌。他尽量保持平静,拱手道:“这位师兄,我在综务殿领了挖矿的杂役,前来北营山挖矿。这是杂役令牌,请师兄过目。”同时,不慌不忙的从怀中取出一块青铜杂役令牌。

  中年修士手一招,令牌飞在了他的手中。

  叶秦脸色不动。静待原地。等着。

  中年修士检查了那块青铜杂役令牌。无误之后。脸色稍微好点。淡声道:“原来是新来地矿工。哼。综务殿地人还记得这里有个矿洞。你跟我来吧!我是这北营村地守卫队长。赵正。你以后要进出北营村。必须提前向我通报一声。否则要是被村外地妖兽伤了。可别怪我没提醒。”

  小村口处。有一层薄薄白光地禁制。将整座小村笼罩着。中年修士伸手在光罩上面一拍。禁制自动散开。

  叶秦跟在后面。沿着青苔小路。进了小村。

  这座小村并不大。

  村口处。是二座数丈高地望楼台。

  四名炼气期九层地守卫,身披金甲手持金枪,肃穆的站在上面,盯着村外四周。

  村里面大约数十亩,有高矮木屋近百栋之多,看来这里住着不少的修士。叶秦偶尔能见到那么一二名修士在村子里面走动,整个村子很安静,估计都下矿去了吧。

  那中年修士带着叶秦来到村内一间空木屋子,里面十分简陋,道:“这间屋子归你用了。平时你待在矿洞,这屋子也用不上。不过每隔一个月,可以出洞休息二三天。这几天不进矿洞的时候,你可以在这里休息,或回青丹山也行。另外,矿洞内不准带入任何私人物品,你有什么贵重物品,可以寄存在我这里。”

  叶秦点头记下。

  中年修士又从村子中央的一座木楼里,取了几套矿工穿的衣服,几柄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坚硬矿镐、石凿、矿锨、一个背篓、荧石等物品,交给叶秦。这些都是挖矿需要用上的东西。

  守卫队长赵正,带着叶秦从小村后村出,走了数里,来到一座巨大的洞口前。

  这洞口有一名大腹便便地中年汉子,懒洋洋的坐在一张大木椅子上,或许是因为无聊,不时地无精打采打着哈欠。这中年汉子大约四五十岁,仅仅只有炼气期六层,两撇鼠须胡子,斜着眼,说不出有多么的油滑。他的身前,还有一张桌子,一本簿册上记录了一些什么。

  赵正将叶秦带到挖矿的地方之后,也不瞧那中年汉子,便径直冷漠着脸离开。

  中年汉子看到跟在守卫队长后面的叶秦,立刻眯起一对斜眼,翘着腿,打量了一下叶秦地修为之后,神色有些怪异,嘲讽道:“小子,看你的修为也不算太糟糕。在山门里得罪了什么人,被配到这北营山里来挖矿?”

  叶秦皱了一下眉头,拱手,淡声道:“这位师兄”

  中年汉子一听到叶秦对他称呼,顿时沉下脸来,十分不乐,一挥手大声喝断道:“停,别叫我师兄,你区区一个挖矿地也配么?我是这座北营山的矿洞监工,整个矿洞都归我管,所有矿工都要服从管束,你得叫我监工,王监工。知道么,一点都不懂规矩?!”

  叶秦心头顿时一股怒气冒了出来。他是堂堂正正的青丹门入门弟子,什么叫一个区区挖矿的!你也不过就是炼气期六层,比我高了那么一层而已,居然也敢这样摆显。

  不过,县官不如现管,这个道理他在竹岐县城就明白。以后自己要在这矿洞挖矿,少不了和

  监工打交道。

  叶秦想了想,强行按捺下心中的怒气,语气平淡,冷声道:“王监工。是我自己要来这里的,不是配来地,也没有得罪任何人。只是想多挣几块灵石。这都不行吗?”

  王监工傲气的翘着腿,哼了一声,颐指气使道:“哦,自己主动要来?那就怪了,还从来没人好好地青丹山不待着,偏偏要来这矿洞里吃苦头的。你小子主动来这里,八成是看到这里有大量地灵矿,心里打鬼主意,想找机会偷些灵矿出来是吧。来,过来,让我检查一下你身上有没有带什么可以藏灵石的东西,有没有储物袋。告诉你,有我王监工坐镇看守在这里,天王老子也想别想偷偷藏一块灵石出这矿洞。”

  叶秦心中冷笑,走了过去。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位“监工大人”,有什么本事能检查出他身上是否藏有东西。

  王监工并没有自己动手检查,而是掏出一个随身地兽布袋子。打开袋口,抖了几下,“扑通”,从里面掉出一只硕大的金毛妖鼠来,落在桌子上。

  这妖鼠门牙特别粗大尖锐,长着跟王监工一样的两撇胡须,吱吱怪叫了几声,转头瞧见叶秦,猛的朝叶秦身上蹿来。

  叶秦寒光一闪,手一伸,一把掐住金毛灵鼠的脖子,不让它跳到自己身上。

  虽然只是一阶妖鼠,但是自己身上并没有护身罩,被它的利牙咬上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

  王监工见他的灵鼠被掐的几乎吐白沫,顿时眼珠暴起,像是被踩着了老鼠尾巴一样,惊的尖声大叫,“别,别掐死了,那是我养的灵鼠,它不咬人的,就是用来查探灵气的!”

  叶秦看了看手中的灵鼠,丢在桌子上。

  那吐白沫半死的灵鼠,立刻精神抖擞的一个翻身起来,飞蹿回那妖兽袋中,不管这王监工怎么叫喊,也不肯出来去搜查叶秦。

  王监工又惊又怒,斜目瞪着叶秦,“你,你掐我的灵兽干什么?我告诉你,这北营山矿洞归我姓王的管。你要是乱来,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我可是有后台的,得罪我没你好果子吃!”

  “你不早说,我还以为是头野兽。快点检查吧,检查完我好下矿洞。”

  叶秦冷漠的看着王监工,面无表情。

  这王监工修为比他高了一层,却似乎有些胆小,外厉内茬。

  他可不怕跟这王监工翻脸,大不了他不在这北营山挖矿了,去其它小型灵矿洞,一样可以得到灵石。青丹门也不是只有这么一座灵石矿洞,这位王监工还能把手伸到所有的矿洞不成?至于王监工的后台,多半是筑基期以上的师伯,倒是值得忧虑。

  王监工怒气冲冲,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拿叶秦怎么办。

  没了灵鼠,他只能亲自动手检查,斜着眼睛,抱着极其怀疑的态度,仔细搜查了叶秦一遍。不过,很可惜,除了一套挖矿用的矿镐、石凿、铁、背篓、荧石之外的,没能查到任何其它物品。

  “记住,你每挖十篓的灵石,在我这里记上账,才能领一块下品灵石的酬劳。要是没挖够,是没灵石可以领的。”王监工极度怀疑叶秦身上藏了东西,斜着眼珠找了许久,可是找不出来,最后只能不耐烦的挥手,“好了,进去吧。”

  叶秦心中一声不屑的冷笑,拿着荧石,背着大背篓,一头钻近了漆黑的矿洞。荧石的淡淡光芒并不是很亮,但是足够照亮道路了。这矿洞很深,他握着萤石,笔直的足足走了数百丈,一直往下方延伸。

  随后,前面出现一个岔道口,通往四五条不同方向的通道。每一个岔道口的深处,都传来叮叮当当的沉闷挖矿声。想来应该是其他的青丹门弟子,在这里挖矿。

  叶秦淡淡一笑,他对这里不熟,随意选了一条岔道就是了,往深处走去。走了一会儿,前面,几名同样身穿矿衣,满身是粉石灰尘的青丹门弟子,迎面走来,埋着头,背着一个沉重的背,要往矿洞外面走。他们中间有一名身形枯瘦的老头,一名二十五六岁年轻小伙,还有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壮汉。

  叶秦见转立刻往旁边避开,让出道路。

  他们几个见到叶秦,也没有抬头,背着一篓灵石,径直过去。

  叶秦则朝矿洞深处走去,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怔了一下,惊愕的回头往那三名青丹门弟子看去,灵目术飞快的扫视了一下炼气期二层、炼气期一层、炼气期二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