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37 一晃三年

137 一晃三年

  秦手中拿着一截“水荆棘”的枝条,沉心思索着。

  通过水灵石来栽培,变异出来的二阶水荆棘,没有了木荆棘的木毒,也没有火焰荆棘的火毒,只有一种寒毒。但是这种寒毒在体内作的非常缓慢,远不如火毒来的迅猛,任何一个修仙都完全有充足的时间去抑制住寒毒的蔓延,并且把寒之毒给逼出体外。其作用反而被大幅度的削弱。这水荆棘虽然也是变异,但却是失败的变异。

  怎么样把它的威力加强才好呢?

  叶秦的目光,突然停留在了紫府内的一小堆冰灵石上。这些冰灵石是他从寒潭内拾取来的,大约有数十余块,冰灵石很少见,一直留着,没舍得用。

  他想了一下。立刻取了数百粒的木荆棘种子,并将一块冰灵石粉碎,撒在田圃上,覆盖这些种子。

  “喀嚓!”

  田圃里的木荆棘的种子,在很短的时间内,被一股强烈的冰寒灵气给冻封住,冻成了冰封种子。别说产生变异,连芽的都能性都没有。

  叶秦将木荆棘种子都取出来,一粒一粒查看,懊恼的现,它们都被冻成了冰条。

  水灵石既然可以促使木荆棘的种子变异,没道理冰灵石不能。

  他一咬牙,再试!

  这次。用更加耐寒地水荆棘地种子来试验。上百粒水荆棘地种子。本身就蕴含了较为强烈地寒气。抗寒能力也高。

  在田圃里。撒上冰灵石。

  这一次。上百粒种子依旧被冰寒灵气给冻住。不过。这些种子并没有全部死亡。有那么一二株幼苗抗住了冻气。慢慢地破壳而出。吸收着冰灵气。缓慢地生长起来。

  叶秦惊喜地看着。等着它成长。

  过了好一会儿。一株苍白雪色。透明冰条模样地二阶变异冰系荆棘。在田圃里成长了起来。整株灌木。每一片叶子。每一截荆棘。都挂满了冰霜。寒气逼人。枝头上。甚至开出了一朵朵雪色冰花。

  这跟另外一块火焰荆棘地田圃上。火焰一般地荆棘。完全相反。

  “冰霜荆棘!”

  叶秦心中产生一股惊艳地感觉,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个十分恰当的名字。

  灰岩缝中的一个忙碌的荆棘蜂窝处,好几只金色小蜂闻着花香,立刻兴奋的嗡嗡地朝冰霜荆棘田圃上飞了过去,才飞到冰霜荆棘的上面,“喀嚓!”,强烈地冰寒,在它们的金翅上凝出了冰晶,冰晶越来越多,翅膀也越来越重,让它们的飞行度大大的缓慢了下来,每扇动一下翅膀都极其费力,慢腾腾的,承受不住压力,干脆落在了冰霜荆棘上这样做的下场更可悲,它们直接被冻在了枝条上,成了一只一只地蜂冰雕,千奇百怪,拍翅膀的,倒挂着地,瞪着眼睛,什么模样都有。只有极少数的小蜂采了花蜜,飞快地离开,返回了蜂巢。

  叶秦目瞪口呆,这冰寒之气也太霸道了!

  这金色小蜂自从在紫府内安下窝之后,就开始渐渐繁殖增多,现在已经有四五十只之多。

  每次荆棘一开花,它们就飞来采蜜**粉。

  火焰荆棘散出来的炙热,对它们有不小地影响,采一次花蜜,都会被火气薰的变得病恹恹的无精打采,要在蜂窝休息一下,吃些蜂蜜才能恢复过来。

  这冰霜荆棘倒好,干脆把它们给冰冻封住了,连逃都逃不走。

  叶秦可不想让它们都死绝了,否则没有它们帮忙采蜜,这荆棘也结不出果子来。将这些“冰雕蜂”都取出来,直接敲碎冰外壳,放它们回去。因为冰冻的时间不长,它们大多都没有被冻死,只是被冻伤了翅膀。

  耗尽了几块冰系灵石,他培养第二种变异荆棘——冰霜荆棘。

  青丹山脉,炎夏、秋爽、飞雪、春融,四季变化,一年复一年过去。

  北营山的矿洞之中,没有四季,没有白天和夜晚之分,时间在这里好像停止了一样,没有任何区别。挖矿、炼丹、打坐、挖矿、炼丹、打坐日复一日的重复着。

  此外,没有其它事情可做。

  偶尔拿木荆棘来尝试让它们变异,但是,所有的灵石都拿来试过之后,这重复的尝试,终究也变得无聊。

  唯一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那一窝金色小蜂,居然分窝了。

  一窝在火焰荆棘的田圃旁,扎根。

  另外一窝,却转移到了冰霜荆棘的田圃旁“安营扎寨”。

  让叶秦哭笑不得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两窝的小蜂,长久跟火焰荆棘、冰霜荆棘接触,居然也有了变化。两个窝里蜂数过一百只左右的时候,居然出现了极少的那么一二只变异战斗蜂。

  金焰荆棘蜂,二阶变异蜂,个头粗大,尾刺同时拥有金、火两系属性。破甲,火毒。

  金霜荆棘蜂,二阶变异蜂,个头粗大,尾刺同时拥有金、冰两系属性。

  破甲,冰霜。

  这几只强悍的有些让人目瞪口呆的战斗蜂,平时并不采蜜,而是负责守卫巢**。一旦现对方蜂窝的金色小蜂越界,立刻飞过去,进行驱赶。

  偶尔,两窝的战斗蜂也会意外杀到一起。

  少不得叶秦亲自动手,将它们阻隔开来。

  叶秦在废弃的矿洞内盘膝闭目而坐,坐望无我,神情淡漠,渐渐陷入了一种自我敛息状态。

  第一至三层,冥思坐忘。要求收敛一切外放的气息,表情神态,把自身的每一丝精气神都转化为元气,并能够有效的减少消耗。沉默寡言,淡漠,甚至冰冷。

  第四至六层,无垢无伤。收敛目光神采、心智,令人形同槁木。外表木讷呆板为佳,对外界减少反应。这个阶段,只保持心智在动。

  第七至九层,隐介藏形,厚积薄。心智也渐渐不动了,脑中尽量保持空白,纯粹依靠身体本能,运转功法,蓄积一切精气神,以求强行突破炼气期最后的一个关口,突破瓶颈,踏入仙道。

  这整套功法的唯一目地,就是封闭外泄元气,减少元气的

  从而让所有的精、气、神都积于身体内,持续不断的地元神。

  灵雾仙缘城地一批早期修仙,他们当时显然还不擅长炼制灵丹,无法依靠外力,纯粹依靠自身的苦修来增长元气。为了踏入仙途,他们创造出了这套近乎走极端,缺陷很大的修仙功法。依靠这套修仙功法而取得突破的,只是极少数天赋极高的古修士,很多修士都死在这套功法上。后来地修士有鉴于此,大多都创造出了其它的修仙功法,避免在炼气期地后期,无法控制自己的肉身。

  叶秦修炼这套功法,也是纯粹是出于偶然,在竹岐县城的采药堂内得到这套修仙功法。

  《坐忘经》需要修炼收敛表情、情绪、心智,蓄积每一分精气神,以转化为元神的元气。当然,不这样做,其实也是可以,只是会损失元气。

  炼气期一层,每天可以修炼出七丝的白芒。如果不收敛外泄的气息话,会自动地外泄一丝元气,甚至更多,从而减少修炼的效果。

  为了能够增强修为,叶秦当时不得不强行忍住一切地表情情绪,让自己沉默淡漠,忍受着师兄弟师妹的误解。为地,就是每天多修炼出那么一丝的白芒,让自己变得更强,不受制于人。

  后来,鹰崖地冒险,令他体内生出了一座紫府。增长元气的方式从《坐忘经》,改变为依靠降露丹的灵力,来提升修为,进展神。坐忘经的作用大大的降低,只是起了轻微的辅助作用。

  他这才没有再去强行压制自己的情感。

  到了炼气期五层,这套功法对他的影响并不大。

  在这不见天日的矿洞内潜修,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干扰,他独自一人静修,心平如水,自然也不需要特意去掩盖自己的表情,也丝毫不耗费心智,《坐忘经》挥到了最大的效果,厚积而薄,全力朝炼气期九层冲刺。

  随着修为的快增长,这套功法已经开始显露出威力。就算他不主动去收敛,也会自动的尽量收敛外放的气息,整个人犹如槁木,呆若木鸡。

  这样自动的收敛,已经比普通修士施展的“敛息术”更加高明。同样实力的炼气期修士,除非亲眼看到他,否则很难感觉到他那外泄出来的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

  但是叶秦眼瞳的极深之处,那一缕光芒,却渐渐精纯。

  三年之后。

  叶秦已经是二十岁的青年修士,他盘膝闭目而坐。

  他心中突然不知怎么的一惊,蓦然睁开眼来。双目一缕神光闪过,随后黯淡下去。那一偻神光,至少让他外泄了一丝的元气。

  不过,叶秦并没有关心这个。

  他朝身前一个自制的简陋的沙漏看去。这个巨大沙漏里面,盛放着足够流七天的细沙。此时沙漏里面,细沙几乎流光,只剩下最后一点点沙了。

  也说,自己这一打坐,恍然间已经过了七天。

  其实,他七天前还在炼气期八层的顶峰阶段,只是想打坐修炼半日的《坐忘经》而已,完全没想要修炼如此之久。但是这《坐忘经》源源不断的运转之下,他的心竟然停顿了下来,不自觉的沉眠了过去,而且不知不觉中,一举进入了炼气期第九层。

  叶秦心中非但不喜,反而生出一丝难以言述的惊惧。

  炼气期九层,已经是相当危险的修炼阶段,一旦彻底封闭心智思动的能力,他将身不由主彻底和外界隔绝,能不能冲破炼气期和筑基期之间的瓶颈,完全是听天由命。

  如果不是这突如其来的一惊,自己这一睡没有醒过来的话不久之后,这废弃矿洞内,只怕多了一个因为修炼《坐忘经》而身亡的修士。

  “看来这《坐忘经》,已经不能再修炼下去。必须想其它办法,让自己有把握突破瓶颈,成功筑基才行。”

  叶秦低声自语,冷静的坐了一会儿。

  他现在刚刚踏上炼气期九层,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只要不打坐,就会沉睡。如果是到了炼气期九层的巅峰,只怕难以便抗拒这股自动的收敛之力。

  筑基,有两种办法。一种是靠纯粹依靠自身的苦修,对你说这种方法希望极其渺茫。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借助外力——服用筑基丹,大约有一成的把握。

  炼气期第九层的修士,已经可以服用筑基丹,来强行突破瓶颈。

  或许,是该考虑回青丹门,获得这筑基丹的时候了。

  叶秦站起身,身躯微微一震,身上的一层尘埃,立刻被震开,往嘴里塞了一颗火焰浆果,飞身离开废弃矿洞。这三年下来,他不思不想,早忘了这矿洞该怎么出去,只能到处飞转,寻找出路。

  矿洞内,一些炼气期一层、二低阶的矿工,还有那些抢占矿洞炼气期三层、四层的恶汉,只看到眼前影子一闪,一名高阶修士从他们眼前飞过。

  他们惊愕的张大了嘴巴,不明白一名高阶修士,进入这矿洞里来干什么。不过,他们不敢对高阶修士的所作所为说什么,埋头继续挖矿。

  小半天之后,叶秦终于找到了出口,飞身落在了洞窟口处。望了一眼洞口处的王监工,漠然的走过。

  那大腹便便的王监工,无聊的坐在他的大靠椅上,眼睛一花,看到一名极其陌生年青修士站在了矿洞出口。用灵目术查探了一下,王监工立刻呆住,一时间惊愕,没敢阻拦。

  他心中异常的疑惑,他每日都守在这里,蚂蚁也别想不惊动他,就跑进去。可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位师兄,进入过矿洞。

  “这位师兄,是什么时候进洞的?”

  突然,王监工脸色剧变,浑身颤抖,望着叶秦远去的背影,不敢置信,“是三年前,那个进洞的家伙!他在矿洞内整整待了三年,不吃不喝,居然没死。而且已经修炼至炼气期九层了,他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