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38 危险的任务

138 危险的任务


  秦离开北营山,径直飞回青丹山脉七座主峰之一的青

  来到青泉峰的综务殿,上缴了那块在北营山挖矿的杂役青铜令牌。(原先那位负责安排杂役的钱师兄已经离开,换成了一位新的炼气期七层的李姓弟子。

  这李师弟虽然有些诧异叶秦这样的高阶修士为什么跑去矿洞挖矿,但是师兄要干什么,他这做师弟的也不敢多问。

  像青丹门这样的修仙大派,阶层森严,低阶修士是不敢过问高阶修士的事情。

  叶秦交了任务,随后离开。让他吃了一惊的是,青泉峰的管事之一赵师叔,正好心事重重进入综务殿办事,和他错身而过,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上一眼。

  叶秦终于彻底放下心来,赵师叔事务繁忙,恐怕早就忘了有他这么一个人存在。连赵师叔这位三年前曾经对他极度怀疑的人,都把他给忘了,其他的人更不会对他这么一个丝毫没有名气的弟子感兴趣。

  这跟他相貌变化、气息变化也有些关系。这三年之间,他已经长高了一些,而且褪去了年轻修士的稚气,成熟稳重的年青修士,因为长期在矿洞内待着,皮肤也白了一些。他外放的气息变得极其微弱,让人难以捕捉感应到。赵师叔记得三年前的他,却认不出现在的他,这是正常的事情。

  叶秦心中默想着,走出了综务殿。

  看来在北营山矿洞内挖矿三年,也不是没有好处。

  青丹门炼气期九层的弟子,已经是很少见了,在八千炼气弟子中,仅仅只有不足上千人而已。其余更多的主要是炼气期八层和七层弟子。

  他作为炼气期九层地弟子。除非是筑基期地师叔师伯。否则没有几个低阶地弟子敢随意质疑他。而同阶地修士。地位相近。同样也没资格过问他地事情。

  自己回到这青丹山。目地是为了从师门获得筑基丹。只是师门对筑基丹控制地极严。这事情一时半会不可能有结果。

  叶秦想了一下。举步往青泉峰地殿前广场附近地一座五层楼阁“醉月楼”走去。他在矿洞闭关三年。对青丹门内目前地情况一无所知。先去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这醉月楼是专门供后辈弟子吃喝玩乐地楼阁。一些年轻地家族修士。有空闲地时候。最喜欢呼唤上大群同门师兄弟。在这里游手好闲。聚众厮混。扯天说地。

  另外。因为这里平时来地人多。很多炼气期弟子都在这里交换物品。进行买卖交易。一整个小集市。那些卖东西地修士。在这楼阁内随便找一处桌椅坐下。把自己想要卖东西拿出来。打出招牌卖价便行。有其他弟子看中地话。直接过去商谈购买便是了。非常方便。

  这里至少有一半地人是专门经商地商人弟子。专门从其它弟子哪里进货。拿来在这里售卖。当然。如果不愿意被这些商人弟子收取中间费。也可以自己亲自来买。

  叶秦以前在这里购买过低阶灵丹的种子和配方,对这个地方略微有些熟悉。

  进了宽敞的一层大厅,叶秦朝四下望了一眼,这嘈杂的大厅里,少说也有二三百名炼气期弟子。他来到大厅的一侧,挑了一张无人的桌子,随意点了几碟小菜小酒,饮着小酒,不动声色地听大厅内其他同门弟子的交谈。虽然大部分都是一些吹嘘捧场地话,但还是能听到不少有用的东西。

  三年前地那一次小比,共有三百余名炼气期弟子通过“种植术、炼丹士、斗法”获得了筑基丹。虽然小比早已经结束,但至今还是同门弟子最津津乐道的事情。许多弟子只要一说上这个话题,便忍不住激动起来。

  “哎,你们知道不,我那拜过把子地袁师兄不,是袁师叔,他上个月刚刚筑基成功,是本门今年第七位筑基成功的修士,有资格参加年底的筑基弟子大比。”

  一座上,一名身形微胖的炼气期八层的年青修士,得意的向其他人吹嘘。

  同桌的其他几名青衫修士,纷纷惊叹,“王师兄,你也太好命了。有这样一位拜过把子的师叔罩着,以后门里谁敢找你麻烦啊!咱们这些师兄弟,就属你的后台最硬啊!”

  “王师兄,以后咱们这些兄弟,可全靠你照应了!”

  “哈哈,不敢不敢。大事不好说,小事包在我身上。”

  那微胖的年青修士得意大笑。

  叶秦朝他们瞧了一眼,默默饮着酒。

  每年大约都有那么七八位的同门师兄弟成功踏上筑基,一跃成为青丹门的最有前途的筑基期修士。这个比率不算高,但也绝不低了。

  他继续听着。

  这段时间,一些出身各个国家的大家族弟子,最是引人瞩目。他们有大家族的雄厚财力的支撑,几乎天天服用各种增长修为的灵丹,修为一日千里,一旦他们筑基成功,又会令他们家族实力大涨,给他们家族带来巨大的利益。这样的大家族弟子,在青丹门内并不在少数,几乎每一个都是风云人物,极受师门的器重,被各峰的长老们收为徒弟,为众炼气期弟子的羡慕和议论的焦点。

  那群人吹捧完后那些幸运筑基的“”后,出身大家族的“天生骄子”之后,又开始嘲笑基失败的修士来了。

  通常情况下,炼气期九层的修士服用筑基丹,冲击瓶颈失败的话,依旧是保持在炼气期九层的水准。

  但是还有一种罕见的特殊情况,那就是炼气期九层的修士,一举突破了第九层跃入了炼气期第十层。突破是突破了,问题是没能晋升为筑基,而是涨到了炼气期更高的层次。

  这是让人气的吐血,却又无奈的事情。

  青丹门内,甚至曾经有一名实力群的大师兄,连续十余年参加小比“斗法”,成功夺得三粒筑基丹,接连取得“突破”,一举达到了传说中的炼气期十二层境界,在八千炼气期弟子中,成了几近是无敌的存在。

  但是,在炼气期中的无敌存在,依旧是炼气期弟子,而不是筑基弟子。

  最后那位传说中地近乎无敌地师兄,浪费了三粒筑基丹之后,被禁止再参加小比。在无数同门师兄弟的冷嘲热讽和白眼之下,没脸在师门待下去,主动离开师门,前往其它国家,建立家族,开枝散叶。

  这种结果,实在是不得不让人感到唏嘘。

  今年,恰逢九年一度的大比。这个大比只有筑基期的修士才有资格参加。大比地奖励,比小比更加稀罕。奖品是寿元丹,用于增长寿元的寿元丹,一粒能增加五年、十年寿元,是青丹门三大奇丹之一。只有筑基期修士,才有资格享用这样神奇的灵丹。

  叶秦无奈地摸了摸鼻子。

  他加入门派的时机不是太好。三年前的小比错过了。这次大比,他又达不到条件,没资格参加。要等三年之后,才是小比,小比才有筑基丹。

  自己等的起三年吗?

  叶秦一时间黯然。

  如果无法尽快突破这个瓶颈,那么他只要一打坐,随时可能因为《坐忘经》功法地收敛,停止心智上的活动,而沉睡下去,睡到死为至。他现在已经停止了一切打坐修炼,聚气丹也停止服用,以免修为再增长下去。

  突然,叶秦耳朵一动。

  远处靠窗附近,远离嘈杂的人群,在较为冷清一桌席,有四名炼气期九层的蓝衣男女修士,正在神色凝重的坐在一起,低声的谈论一件师门事情。这几名蓝衣弟子一看就是核心弟子,在门派有正式师父教导地那种。

  一名眉目清秀,白嫩的年轻弟子,愁眉苦脸道:“这两三年师门地灵石太紧张,所有的杂役给出灵石地奖励,都已经下降了足足三成左右。这样下去,极大的影响了我们地法术修炼。小道消息说,好像咱们门派的几个灵石矿洞快要枯竭。这是不是真的?”

  一名倨傲的年青修士端着酒盏谁知道呢。反正这两三年,师门都已经停止安排新的弟子去各个灵石矿洞挖矿,没有挖矿的杂役令牌,没人进的了矿洞,想去查探都做不到。我估摸着,矿洞里应该是没多少灵石可以挖了,才没有再安排这种杂役。这个小道消息应该错不了,虽然上头一直瞒着大家,不肯说清楚矿洞里究竟还有多少灵石。但是师门这三年下来,已经先后大幅度增派了数十批的炼气期弟子,在灵雾山脉危险的地方,寻找灵石矿脉。为此甚至牺牲了近百名同门师兄弟。但是却仅仅只现了一座小型矿脉,里面的灵石顶多够师门用上数十年左右而已。你们说,咱们青丹门这是不是要走下坡路了?咱们这第三大修仙门派的地位,能保住吗?”

  “灵雾山脉的灵石越挖越少,这是很明显的事情。

  咱们青丹门缺灵石,其它门派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前段时间,那个大罗门,不也突然传出灵石矿洞耗竭的消息吗!这个消息虽然没有证实,但是**不离十,假不到哪里去。我就不信,那些古器门、地阙门,就能比咱们好到哪里。”

  一名中年修士,却神色平淡,不以为然。

  他旁边偎依着一名女修士,似乎是双修伴侣,点头笑道:“师兄这话不错,咱们青丹门好歹也是上万年的修仙大派了,卓越群的修士不知道出过多少,肯定对此早有谋算,哪里可能会这么容易衰败下去。”

  那眉目清秀的年轻弟子,想了想,低声道:“对了,几位师兄,听我师父说,掌门和各位副门主最近似乎在准备安排一次大的行动,要出动一批好手,去执行一项危险的任务。估计也就是小半个月之内的事情,跟师叔师伯们的大比同时进行。具体干什么还不清楚,师父不肯说,我打探不出来。不过我师父让我提前做好准备,说是。你们去不去?”

  那名弟子说到最后的几个字的时候,突然改为腹语,十分谨慎的对另外几名修士传音。

  同桌的那名倨傲的年青修士,还有那中年夫妇,听到他说的腹语,几乎同时露出惊容,相顾一眼。“师弟的师父是郑副门主,这个消息应该错不了。既然如此,看来咱们也该好好准备一下。这样的好机会,可不能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