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41 同门争执

141 同门争执


  秦出了青丹藏书阁,心中沉重,缓步前往兽殿,准禽返回青泉山。然后这段时间,集中精力去收集炼制筑基丹所需要的灵草。

  他刚才粗略的看了一下配方,炼制筑基丹所需要的灵草。

  炼制一粒,竟然居然需要高达近百种灵药材。

  现在还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凑齐这些灵草药,自己现在的炼丹术能不能将这筑基丹炼出来。不过,事情总是要一步一步来,先把能找到的灵草都找到手,再准备下一步炼丹。

  年份越长灵药材,通常品阶越高,只有筑基期的师叔师伯的私人药园田圃里,才可能有。另外,青丹门的药园子里也有不少,种着大量的灵药材——青丹门这样的大药园,数量并不多,都是在青丹山脉灵气最为浓郁之地。

  “白灵果,需要三百年份的。黄灵参,需要七百年份。七叶莲子,需要三百年份。这配方上的近百种灵药材,都几乎是这样高的要求。除了大修仙门派,还真没有谁能够凑的齐这样的一份。

  就算各国的那些大修仙家族也一样,他们或许有些财力,但是缺少大规模种植灵草的天灵宝地。而且就算凑齐了那么几副炼丹材料,也仅仅是只炼制数粒而已,而且还有炼制失败的风险。筑基丹是高级灵丹。高级灵丹的失败率之高,是修仙界所公认的事情。”

  就算是青丹门可以在本门的七大主峰大规模的种植这些药材,到了见缝插针的地步,也依旧受制于天灵宝地不够大。动用本门炼丹术最为高明的炼丹宗师,每三年也才能炼制出那么三百粒,这已经是极限产量,不可能更多了。

  “去综务领杂役任务,替众师叔师伯照看私人药园子,然后顺手挖出,在紫府内多栽种几株。”

  叶秦摇了摇头,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

  倒不是他怕这些师叔师伯。而是这个办法太麻烦了一点。费时费力。

  他想到更简单地方法——直接购买灵药种子。

  这些动辄三四百年以上药力地灵药材极少修士会拿出来卖。但是获得它们地种子却容易多了。它们地种子可不需要这么久才能得到。

  青丹山脉有七座主峰。每座都有小集市。很多弟子都会卖种子。仔细找一找。应该能凑到其中地大部分。

  叶秦想到这里。身形一顿。干脆转身直接往青丹峰地小集市而去。先把青丹山地小集市逛一遍再说。来到青丹山地一座炼气期弟子最喜欢聚集地楼阁。

  他突然愕然。只见宽敝地一层楼阁内。传来喧哗吵嚷声。众多地青衫弟子松散地围成一个大圈。或兴奋。或冷漠地关注着大厅中央地几个人。

  一楼大厅中间,有七八名蓝衫弟子,分成了两拨人马,正围着一张桌子在大声吵闹着什么。

  “这位师妹酿制的这坛百花酿,我要了。”一个年青地小子,一张脸瘦猴似的,嬉皮笑脸,朝正中间一桌,一名姿色普通的女弟子说道。

  那名女弟子地桌前摆放着一坛尚未开封的灵酒—这酒自然不是普通的酒,而是恢复法力的灵酒,否则也不会引起这么多弟子地关注了。

  “哼,凭什么你说要就要,这坛灵酒是我先看中的!”对面,一名眉目清秀的年轻蓝衣弟子,气愤的喊道。

  “不凭什么,就凭老子法术比你强!怎么,不服气?不服气,咱们来打一场,我赵乾坤已经连续三年把你这小白脸干趴下,今年不介意再把你打趴下一次!上回比斗,要不是我爹拦着,我非把你打的半年下不了床。”

  那瘦猴似的年青小子,得意地叫道。

  那眉目清秀的年轻弟子顿时满脸涨红,气地浑身抖。他旁边一名倨傲的年青人,却按住了他地肩膀,冷笑道:“赵乾坤,欺负邹钰算什么本事,敢不敢跟我较量一下!”

  那瘦猴青年,见这倨傲的年青出头,立刻眉头一皱,“哼,姓萧地,你本事是有几分,不过别忘了,你爹现在可是在我爹手下干事。小心我叫你吃不了兜着。”

  倨傲的年青弟子冷声道:“那又怎么样,这坛灵酒,我们要定了!你要是不服,咱们就来一场斗法。四对三,看看究竟谁能把这灵酒拿走!”

  他们这边,除了眉清目秀的年轻人,倨傲的年青,还有一对中年夫妇,都是炼气期九层的修士。

  而另外一边,仅仅是三名蓝衣弟子,但是炼气期九层,实力同样不容小觑。

  那瘦猴青年狐疑起来,平时他要是出手争抢,邹钰和这姓萧的都不会跟他争。今天这是怎么了,吃了火药似的,非要跟他抢不可。莫非这坛灵酒里面有什么名堂?他这一生疑,更不愿意把灵酒让出去了。

  叶秦进来大厅,朝大厅中央那两拨人看去,眉头不由的一挑。那四个蓝衣弟子,他不久前还在青泉峰见过,听他们说起一个什么危险的任务,没想到才半天不到,在这青丹峰又遇见。

  让他有些疑惑的是,他们大老远跑来这青丹山购买灵酒做什么?

  对这百花酒,叶秦略知一二。“百花酿”,采集百种灵花,酿制三十年才能酿出来。要采摘这百种灵花并不容易,毕竟灵花可不会随意开。就算开了花,一般也用来结种子,而不会用于酿酒。

  青丹门的弟子,大多都是学炼丹术。很少弟子会选择去学酿酒术,酿酒对修为的提升并没有什么益处。这样一坛百花酿,显得弥足珍贵。

  大厅周围一些围观的青衫弟子中,有人低声惊诧议论,“这邹钰可是郑副门主的入室弟子,那个瘦个子是什么人,敢跟邹钰争抢那坛灵酒?”

  旁边一人立刻冷哼道:“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吧。郑副门主的入室弟子多着呢,少说也有好十几个,邹钰算老几啊。现在跟他对峙的,可是的青丹门三长老的亲儿子赵乾坤,地位可不比这邹钰丝毫差多少。”

  “这些蓝衣弟子,各个都是背景深厚,不是长老的儿子,就是副门主的弟子,平时鼻子朝天,谁都瞧不起谁。哪像咱们这些青衫弟子,修仙家族出身,在这里脸都抬不起来。”

  说话的这位兄台,酸溜溜的说道。估计他是某个国家普通修仙家族出来修士,平时虽然也傲气的很。但是跟青丹门这些高层子弟比起来,根本没办法比,只能干羡慕的份。

  这里来自各个峰的弟子不少,大部分都在看热闹,甚至起哄,惟恐不乱。

  而那些散修出身的修士,根本没资格参加这种争斗,只能偶尔冷嘲一两句。“他们争他们的,咱们看热闹!”

  “打就打,谁怕谁啊!”

  “轰!”

  一颗大火球,和一道风刃相撞,火焰爆炸开来。

  在附近看热闹的众青衫弟子,纷纷给自己加上护身罩,惊慌躲闪。他们可没想到,这两拨的蓝衣弟子说打就打,根本不顾及这里是楼阁,附近还有很多弟子。

  才这么一会儿功夫,七名蓝衣弟子已经捉对打了起来,各自拿出灵器,一边释放法术,一边用灵器对打。火球,风刃,水箭乱飞。

  炼气期九层的高阶修士出手,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凶猛。

  叶秦也匆忙掐决给自己打上护身罩,跟着众青衫弟子,飞身往楼外退去。回头再看的时候,他有些目瞪口呆,这些蓝衣弟子也太嚣张了,几乎把一层的桌椅地板给打的一塌糊涂,就差把整栋楼阁给拆掉。虽然只是普通木材建造的楼阁,也没必要这样糟蹋吧。

  叶秦暗皱起每天,他们这一闹,他想在这里购买灵草种子的打算给搅黄了,看来只有去其它峰看一看了。

  那七名蓝衣弟子,飞身跃出楼阁,来到外面的平地,奋力拼杀。很快,瘦猴青年那边就撑不住,被接连几刀给猛劈在护体罩上,连连跌退。他们毕竟少了一人,吃了很大的亏。

  “姓邹的,你们别欺人太甚,四个打三个算什么本事,有种单打独斗!”

  瘦猴气的哇哇大叫。

  正在他们快要撑不住的时候,远处,数道凌厉的剑芒突然破空而至。一名英俊挺拔,颇有几分威严的青年弟子,当先从一柄飞剑上落了下来。跟随在他后面,还有二三名同样御剑而来的蓝衣男女弟子。

  叶秦惊讶,这几名炼气期弟子用的竟然是法器,而不是常见的灵器!法器都是结丹期师叔祖炼制出来的,青丹门内除了筑基期修士之外,炼气期弟子中有法器的极其罕见。

  众青衫弟子不由的惊呼,“大师兄来了!”“吴掌门的儿子,这一架恐怕打不起来了。这青丹门高层子弟之中,谁能比得上掌门之子!”

  那威严的青年弟子,见到如此混乱的打斗场面,顿时怒喝道:“住手,成什么体统!”

  他的话,果然不是一般的好用。

  瘦猴这边的三人,还有邹钰、萧天,那对中年夫妇等人,听到这名青年弟子的怒喝声,都慌忙收了灵器,停止打斗,拱手施礼。

  “见过大师兄!”

  “大师兄,你可要为小弟主持公道啊!”

  那瘦猴见到这名御剑而来的青年,顿时大喜,急忙告状,“小弟看中了一坛灵酒,想要买下来。可他们几个却偏偏横插一竿子,要抢我的灵酒。”

  邹钰差点气的鼻子都歪了,“大师兄,他是恶人先告状,明明是我先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