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42 万枯岭,洞窟试炼

142 万枯岭,洞窟试炼

  威严的挺拔青年,严肃的扫了双方一眼,听他们是而起了争执,顿时轻蔑道:“一坛灵酒有必要这样这样争来都去吗?反正一坛灵酒二三个人也用不了,你们把它分了不就成了?灵酒在哪里,拿过来,平分!”身为门派的大师兄,他一向在门派中以公正严明自居,不会放任这样无谓的争斗在他面前生。

  那名酿酒的女弟子,正抱着酒坛,不知所措,闻言连忙将灵酒呈了上去。

  威严青年的主持下,刚才还在打斗的七名蓝衣弟子不敢争执下去,各自拿一个酒葫芦,准备将这坛灵酒平分掉。

  “且慢!”

  跟随这位大师兄一同前来的那几人中间,突然有一名满脸可掬笑容的年青弟子站了出来,出声阻止,来到那威严的青年,传音了几句,“大师兄,掌门这小半个月。”

  那威严的青听完之后,脸色顿时一变,转头问道:“这事情当真?”

  他们中间的一名年轻蓝衫女子,携剑款款走来,淡声道:“大师兄这几天不在师门,在外巡视,所以不清楚这个情况。这灵酒,却是分不的。”

  威严的青年脸色变了几变,阴晴不定。

  笑脸青年说了一件事情,让他不得不慎重考虑。

  三年前的小比,他虽然得了一粒筑基丹,却没能筑基成功。今年是筑基期弟子地大比,小比自动取消,没有筑基丹可放。三年之后才会再度小比。

  这中间等于是少了一次筑基地机会。拖后三年再服用筑基丹。也未必就能一次成功筑基。一拖再拖。可是非常耽搁寿元地事情。每一次获得筑基丹地机会都不能错过。

  虽然他们这些人都是青丹门最核心高层地弟子。但是门派规矩森严。筑基丹地放由本门金丹期师叔祖亲自决定。纵然是掌门、副门主也不能擅自作主。

  如果不能从小比中胜出。他就算是掌门地儿子。也无法得到筑基丹。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得到筑基丹。那就是去综务殿领取“搜寻灵石矿脉”地杂役。一旦有所现。对门派作出巨大地贡献。可以获得至少一枚筑基丹甚至多枚筑基丹为奖励。

  这个杂役一直都存在。谁都可以去领取。

  之前他便是领了这个杂役。和一伙同门师弟外出了一个多月。可惜。灵雾山脉虽然大。但是这灵石矿脉没这么容易找。他们到处转了一圈。杀了不少妖兽。却连灵石矿脉地毛都没有现。只能无奈地回来。

  “掌门和众副门主,决定和其它门派联手,开启一个数千年前的灵矿,派一批炼气期弟子进去清剿妖兽,作为试炼。这个试炼任务,以筑基丹为奖励。大约也就在这一小半个月内公布。这灵酒数量稀少,却能在这个试炼任务中派上大用场,绝对分不得。”

  青年思索着那笑脸青年的话,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眼神不善的瞧着那瘦猴,还有邹钰等人,暗恼,原来他们争这灵酒,是为了这试炼任务做准备。只有他被瞒在鼓里,差点成了冤大头。这灵酒要是分出去,那等于平白把机会让给其它弟子。

  他脸色一变,“哼,擅自私斗,破坏宫殿楼阁,罚你们闭门思过三天,不得外出!这坛灵酒就由张师弟保管着。”他随手塞到了那笑脸青年的手中,“走!”

  威严青年不再理会众人,拿出一柄小剑,御剑离去。

  那笑脸青年嘿嘿一笑,将那坛灵酒扔进储物袋中,并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小袋子灵石,丢给那酿酒的女弟子,和几名同行之人,一起跟着那威严青年御剑离开。这坛灵酒,自然归他们分了。

  瘦猴青年赵乾坤,还有邹钰等七八人,都傻瞪着眼睛,看着掌门、副掌门之子、之女几人把那坛灵酒拿走,呆了半天,却作声不得。

  众围观地青衫弟子,纷纷吹起了口哨,一阵喧闹,没热闹可看,纷纷散去。一山还有一山高,这几个副门主的弟子,长老的儿子,遇到了更霸道的高层弟子,一样只有吃瘪的份。

  叶秦看到刚才这一幕,只有摇头。

  这几年他都在北营山潜修,门派里的事情,他知道的很少。今天才现,门派里的蓝衣高层弟子做事竟然这样霸道,明争暗抢,肆无忌惮。

  至于这些高层子弟为何突然要抢灵酒,他已经猜测到了几分。

  估计是为了去做那个什么任务。这些蓝衣弟子很容易获得各种内幕,已经开始提前准备,明争暗斗了起来。灵酒,对完成任务肯定有不小的帮助,自然被列在抢夺地物品之一。

  至于众多像他这样的普通青衫弟子,是根本没资格这样的争夺。

  这场意外事故,耽误了他不少的时间。

  叶秦沉思了一下,没有在青丹山多待,在兽殿租了飞禽,前往其它几座主峰,去本门弟子聚集的地方,换取同门师兄弟的灵草种子。

  几天功夫下来,他收集到不少的种子。顺便还买了几块酿制灵酒所需要的特制灵酒曲,把紫府内的一小堆火焰浆果、冰霜浆果,剥壳取了种子,然后都酿上。

  现在青丹门内灵石紧缺,不少弟子出售的灵草、灵丹、种子都开始降价。

  叶秦虽然在北营山地废弃矿洞内待了三年,但是他身上的灵石却并不多。

  废弃矿洞的灵石很难挖,一天也难挖出一二十块来。种植灵草耗去了大量地灵石,种植变异荆棘又耗去不少地灵石。挖矿之后,他又要炼丹打坐,也没那么多地时间去挖那些坚硬的岩石。

  三年下来,积累地下品灵石也不过是近千块而已。这些灵石,都用来栽种灵草药,让它们转化成价值更高的灵草药,最后炼制成炼气级地灵丹。

  半个月下来,叶秦天天在七座山峰地集市转悠,用灵丹去换种子,凑齐了炼制筑基丹所需要的**十余种灵草种子。

  只差了最后的六七种极其珍贵的灵草种子,“三宝芝、乌玉灵草、千珠果”,普通炼气期弟子根本没有这几味灵药材的种子,只在师门的大药园子里,才能种的活。要把这种子从看管严密的大药园弄出来,难度不小。

  叶秦寻思了一下,想到了一个主意,往小集市走去。这些天他在各峰的小集市结识了不少专门经商的弟子,这些经商地弟子门路广。

  青山峰,峰顶的一座数公顷的大药园。

  一个炼气期八层锄农打扮的弟子,另外一个炼气期七层的胖子商人打扮的弟子,他们在一片树荫下低声私语。

  那个锄农提着药锄,疑惑道:“钱胖子

  这三宝芝的种子做什么?”

  钱胖子道:“这个你别管,直接说多少灵丹,你才肯做?咱们十几年交情,你不会连这点小忙都不帮吧。”

  锄农犹豫道:“每天都有师叔会来查药园子这个只怕不是太好办。”

  “别唬我,我还不知道么,师叔是清查灵草的数目,又不会查种子。我又没让你拿灵药,只是种子而已。多一粒少一粒,没那么容易被现。就算现了,你就说不小心被虫子吃了,他还能为了一粒种子拿你怎么样?顶多面壁思过小半个月而已,划得来。”

  “你要的是四阶珍草种子,师叔没那么容易糊弄过去,我冒地风险还是很大这样,一粒种子,五粒聚气丹。

  低于这个数我不干。”

  “出价真够狠的,行,我现在就要,赶紧去吧!”

  一会儿之后,那姓钱的商人弟子,从锄农手中拿了几粒种子,塞入怀中,兴奋的飞快离开药园子。不久,钱胖子来到青山峰一栋阁楼的隔厢,等待,虚胖的脸上露出一丝焦急之色。这笔生意,对他来说是相当有挣头的,冒点风险也值了。

  半日之后。

  叶秦和这名商人打扮的弟子在青山峰的一栋楼阁的私人隔厢碰面。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那商人弟子掂量了一下装满了一小袋十块下品灵石地袋子,还有一瓶装着七粒“聚气丹”的丹瓶,暗喜,讨好道:“这位师兄果然痛快,下次有什么想买的,尽管来找我老钱。在这青山峰,很少有我办不到地事情。”

  叶秦查看了一下那粒三宝芝种子,跟灵草药书中记载的一模一样,平淡道:“再说吧。希望你别跟任何提起这件事情。”

  那姓钱地商人师弟,拍着胸脯保证道:“师兄放心,我老钱做了十多年的生意,一向是守口如瓶。没人知道它们是从哪里来地,也没人知道它们往哪里去。我看师兄似乎也是青山峰的弟子,更不用担心青山峰地长辈会为了一粒种子,跑到其它峰去追查。”

  叶秦淡漠的点了点头,离开了私人隔厢。

  如果是他刚来,炼气期五层的时候,他是绝不会动用灵丹和灵石,去做这样的交易。那个时候他在青丹门几乎是垫底的修为,根本没有什么地位,随便遇到一个居心叵测的同门师兄,便能把他给捏蚂蚁一样捏死。

  但是现在不同,作为一个炼气期九层的弟子,已经是炼气期弟子最顶层修为,纵然有那么一点点的灵石和数十粒高阶灵丹,也不算什么,没人敢轻易打他的主意。那位炼气期七层的钱师弟,在他面前都不敢吭一声。如果是换在三年前,只怕还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情。

  叶秦得了三宝芝的种子,便离开青山峰,继续到其它峰去,用同样的方法,分别把七八粒罕见的灵药材种子弄到手。这样一粒一粒的分开收集,别人根本不知道他搜集这些种子究竟是用来做什么。

  把所有的灵草种子都弄到手之后,才回到青泉峰的居住之处,在紫府内种植灵药材。

  在叶秦搜集灵药材种子的时候,青丹门酝酿已久的一件大事情,或者说是灵雾山脉的众修仙门派,酝酿已久的一件大事情,终于公布出来了。

  包括青丹门在内,七大修仙门派、十二小修仙门派,在同一时间,公布了一项试炼任务——万枯岭,洞窟试炼。

  这个试炼任务一公布,便立刻在各大门派众炼气期弟子中间引剧烈的震动。

  万枯岭,地处灵雾山脉的中央区域,妖兽横行,环境极其恶劣。本来是没人回去关注这种地方。

  但是在三千年之前,有一名小门派“火焰门”的弟子,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万枯岭,在山岭上现了一小片裸露的灵石,兴奋的一路挖掘下去,结果竟然现,这里是一座大型的灵石矿脉,足够支撑一个大修仙门派用上数千年之久。

  火焰门的弟子立刻将这个珍贵的情报送回门派,没想到出了叛徒,带着这个情报投奔大修仙门派去了。一个小门派是绝对争不过一个大门派的。

  火焰门见情报被窃走,在愤怒之下,将这个矿脉的消息公布了出来,不让那个大门派独占。灵雾山脉各大门派,先后得到了情报,立刻率领大批的炼气期弟子、筑基期弟子,大举杀到万枯岭。

  如此大型的灵矿,关系到一个修仙门派的兴衰存亡,却是谁也不肯相让。

  为了争夺灵矿的归属权,最先抵达的几家修仙门派大打出手,死伤惨重。但是,随着数十个大小门派弟子蜂拥而来,他们现,任何一家门派都无法独吞这样一座庞大的灵石矿脉。

  最终,在各大门派结丹期老祖出面的主持下,众门派之间不得不妥协,平息了争斗,决定由所有修仙门派联手都在这里进行挖掘灵石。

  但是事情并未结束,虽然决定联手开采,但每个门派应该分到的矿道的多寡,却有严重分歧。有的门派主张按照实力来划分矿道数量,有的门派却主张安排先来后到的次序来划分矿道。

  谁也无法说服谁。

  最后谈不拢,干脆所有的门派都一起上,派自己的弟子四处挖洞,疯狂的挖掘万枯岭,谁挖到灵石,就归那个门派所有。能挖到多少,各凭本事。

  一旦两个门派之间的矿道意外被打通,为了抢夺灵石,双方的矿工少不了在黑暗的地下矿道内爆一场血腥恶斗。各大门派的高层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矿道内的争斗。

  这种毫无持续的混乱开采,持续了数年之久。

  正当各大门派在疯狂的挖掘矿道,抢夺灵石的时候,他们却没注意到,这万枯岭妖兽并不是好惹的。

  众多的矿道密密麻麻,越挖越深,意外挖通了盘踞在这万峰山的地底——大群妖兽的老巢。

  一夜之间,被入侵老巢的成群的妖兽狂怒,肆虐了所有的矿洞,对矿洞内的低级炼气期弟子展开疯狂的攻击。数十大小门派,死伤的弟子过上万之众,几乎是各大修仙门派抵达万枯岭之后的最惨烈的一次损失。

  众门派之间一直在勾心斗角,并不合心,突然遭到妖兽大举袭击,根本无法抵挡。只顾保存自己的实力,而指责别的门派不尽力抵御妖兽。

  短短数月之间,万枯岭被妖兽重新占据。

  各大门派损失惨重,毫无斗志,被迫忍痛放弃了万枯岭。这座埋藏有巨量灵石的矿脉,至今已经沉寂了三千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