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45 寒池淬炼

145 寒池淬炼


  日之后。(青泉峰,高达数千丈,陡峭的峰顶直**雪皑皑。

  一个疾的青色身影,沿着青泉峰崎岖的岩石阶梯,足下在积雪上轻轻一点,留下一个轻微的印痕,便飞跃出了二三十余丈远,在雪山巅快的移动。

  越接近峰顶,寒风越冷。

  叶秦被凌厉的寒风给吹的冻得打了一个哆嗦,连忙给自己加持了一个火系的护身罩,全力抵御这股冷冽的雪风。雪山的半途上,看到不少被围起来的园子,种着雪桑、雪参之类灵木灵药材,他暗暗猜测,估计这园子就是用来养雪蚕用的吧。

  在雪山之巅飞奔了数里,叶秦终于来到峰顶一块高达数百丈的裸露岩石下。这岩石的下方,汩汩的寒泉正从它岩石缝隙中涌了出来。

  这股涓涓寒泉,涌出来的时候只有拳头大小。但是沿着峰顶溪谷一路流淌,融化了沿途的冰川积雪,落下青泉峰山去,形成一道飞流直下的巨大瀑布,最终成为青泉峰赫赫有名的灵泉,用来浇灌种植灵草的上好灵水。

  叶秦看到这口寒泉,嘿嘿笑了笑,不由想起自己在器殿看到荆棘丝甲的时候的情节。他当时见到荆棘丝甲,目光一亮。

  不过,他没有购买那套丝甲,而是直接走人。

  因为这个,器殿里的那位接待他的清丽女弟子,还狠狠的剜了一下他的背影,似乎在鄙夷,没钱来在这里嗦半天,白白浪费她刚才那副笑脸。

  叶秦感觉到身后那清丽女子比刀子还凌厉三分的目光,心中委实郁闷不已。他储物袋里是有点灵石,也不能乱花是不是。那套由一阶木荆棘淬炼而成地荆棘丝甲,只是初阶的灵器,档次太低。

  准备了几天之后。叶秦便动身来到这青泉峰地峰顶。打算自己亲自动手炼制一套丝甲。而使用地材料。自然是紫府内地火焰荆棘。他在北营山矿洞。无聊之余。用荆棘做了很多地变异试验。在田圃里种出了大堆地火焰荆棘。正愁着不知道怎么处理它们呢。

  峰顶巨岩地一侧。建有十余间青石屋。每一间石屋。都由整块切割地极其平整。三丈宽五丈长宽数尺厚。重逾万斤地青色岩石板盖成。

  寒泉被分为两一部分。一部分流下山峰去。另一小部分则被引入这些石屋之中。

  叶秦想了一下。朝这些青石屋走了过去。

  这些石屋并无人看守。用力推石屋地门。居然推不动。他用一道风刃尝试着劈了一下岩石。却现只是在这青岩石留下一道浅浅地风刃印痕而已。这让叶秦吃了一惊。真不知道需要多大地力量。才能将这样坚硬地岩石给平整地切割开来。

  研究了一下。现石屋门一侧。有一个机关索。扭动这个机关索。厚重地石门这才“轰轰地”缓缓移开。

  石室内大约有十来丈宽敞,中间是一个数丈长宽的寒水池。石壁上有二个小洞,寒水便从一小洞流入进来,从另外一个洞流出,最终不知道流向哪里。

  这里,应该就是那清丽女子说地寒池,用来洗涤蚕丝的地方了。

  叶秦进入石屋里面,立刻顿时感到一股寒水池散着逼人的寒气,几乎直接寒到骨髓里去了。这寒水远胜过炼气修士出来的水箭,堪比水系筑基期修士先天**。

  从石屋内,用里面的机关将石屋完全封闭。

  他随后将一个随身的储物袋打开。

  “哗啦!”

  一大堆数百株地二阶火焰荆棘,全都倒了出来,丢入寒池之内,任由其浸泡,依靠这寒水之力,融解掉荆棘的杂质。火焰荆棘是火属性,炽烈。一掉入寒水池中,遇到阴寒之水,双方立刻“激斗”了起来。整个寒水池沸腾了起来,响起密密麻麻地“噼里啪啦”爆裂声,蒸汽弥漫整个石室。

  随后,叶秦也不管它,直接坐在这石室内,取出一块玉简,神识读取里面记载的《五行炼器术》。这篇从藏书阁复制来地炼器书籍,总算没有完全浪费。

  里面有各类常见灵器的淬炼方法,丝甲作为最常见地防御性灵器,自然也在其中。

  叶秦很快沉浸在繁琐的炼器术之中,学那五行淬炼之术。

  寒水池内,源源不断涌来的寒水,最终吞没了火焰荆棘释放出来的火焰气息,噼啪声也渐渐平息了下去。

  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火焰荆棘的杂质,仅仅被寒水融化侵蚀去一半而已。火焰荆棘的外皮都已经被化去,只剩下茎骨。

  继续沉浸。

  石室内的阴寒之气,足以将炼气期修士血液冻僵。叶秦实在待不住的时候,从紫府内取出刚刚酿制出的火焰果酒

  一小口。一股滚烫的热流立刻转遍全身,浑身一暖肌肤的寒气。

  这寒气也有好处,让他的神智保持在冰冷清醒的状态,而不会陷入沉眠之中。

  足足九九八十一日之后,火焰荆棘的茎骨被化去,只剩下一丝一丝的真丝,这真丝带着些许的火红色,晶莹剔透。每一丝只有头粗细,但却是火焰荆棘最为坚韧的部分。

  原本堆满了整个寒水池的数百株荆棘灌木,已经只剩下数量不多的真丝。制器的时机基本上成熟。

  叶秦双手掐决,单指弹出,一道蓝色寒光,射入寒池里面。一根荆棘丝,立刻从寒水池内飞跃而起,被这道寒气给包裹住。继续,一丝一丝的真丝,跃出寒水池。

  叶秦双手飞快的在虚空中勾画,真丝则在半空中来回飞快的穿梭,编织成丝甲。这样的炼器,极其消耗法力,每一丝真丝,必须用寒气从池中取出来。而要编织正副丝甲,至少要抽取上万根真丝。

  叶秦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法力在快的消耗。

  丝甲才编织了近三分之一,法力已经快要耗竭。如果中途停下,这丝甲会出现明显的断痕,导致炼器失败。叶秦有所不知的是,青丹门的炼气期弟子通常不会一个人制器,而是几个人联手制器,以免半途而废。

  他单独一人,只能强撑着。

  实在撑不住了,便拿起身旁的一个小葫芦,灌了一大口果酒,快恢复体内消耗的法力。

  足足用了三个时辰,一件淡红色,晶莹剔透,软弱无物的火焰荆棘丝甲,出现在半空中。直到整件丝甲编制完成,叶秦才松了一口气,将它重新落入水中,继续在寒水池内浸泡,再泡上数日才能成型。

  随后,他开始制作火焰荆棘靴。

  数日之后,经过最后的几道淬炼程序加工,一件火焰荆棘丝甲、火焰荆棘丝护腕、荆棘护腿、火焰荆棘软底丝靴,已经炼制完成。

  火焰荆棘的气息原本是炽烈暴躁,但是经过长达近三个月的寒水的浸润,丝甲上的这股气息已经变得温和。

  叶秦将它穿在身上,就像暖玉一样,石室内的寒气也抵御了几分。这是内甲,穿在衣服里面,外面看不出来。输入少量的法力,整套丝甲,散着淡淡的红光,外面自动形成一道薄薄的光罩防御。

  炼制大功告成。

  叶秦兴奋之下,用几个低阶的法术“火球”、“风刃”、“土刺”打了过去,连印痕都没有在这套中阶灵器上面留下。至少抵挡低阶法术是没问题的。至于中阶法术,他现在还没有学会,施展不出来。不过,他用过中阶法术符纸,知道威力,就算是中阶法术,也劈不开这套灵器丝甲。保命的机会大大增强。

  至于法器,不好说,他没见过法器全力施展出来的威力。

  叶秦估摸了一下时间,自己在这石室内制器已经差不多过了近三个月,是时候回去了。贴身穿着丝甲,外面套着着青布衫,开启石室的机关索,出了石室。

  让叶秦小小吃了一惊的是,三四名青泉峰的女弟子,围着一名美貌艳丽的女子,正站在不远处的一间石屋门口,手中拿着几件雪蚕丝甲,叽叽喳喳的兴奋的议论着什么。

  “雪夏师姐,这件新制成的雪蚕丝甲真漂亮,这里还有编织上了一个雪蚕的图案。不如我们自己留着吧,洞窟试炼,正好可以用上。”

  “就是啊!”

  她们突然听到附近石室启动声,不由的转过头来,惊讶的朝叶秦看去,似乎没想到还有其他同门弟子在这里炼器。小声碎语,“这位师兄是谁啊,怎么从没见过?”“他在这里制器?”

  那美貌艳丽的女子,肤如凝脂,苗条纤瘦,虽然一身打扮朴素,却雅致,有一股脱凡出尘的味道。她一双美眸,盯着叶秦。

  叶秦瞧了她们手中那蚕丝内甲一眼,暗叫一声惭愧。她们炼制的雪蚕丝甲叫工艺,连花边奏饰物都弄出来了。自己炼制的荆棘丝甲,极其粗糙,精细程度远远不如,用用可以,卖相却是差了很多。

  他微微拱手,神色如常,转身朝雪山下飞身而去。

  那名美貌的女子朝其她几名同门师妹,淡声道:“走吧,大部分的同门师兄弟都已经出了。洞窟试炼还有近一个月时间,我们刚刚炼制出几套雪蚕丝甲,现在赶过去正好还来得及参加试炼!”

  众女子笑着点头,彩带衣袂飘飘,一同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