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46 打劫

  秦下了雪山,来到综务殿领取一块洞窟试炼令牌。

  让他有些吃惊的是,青丹门参与洞窟试炼的大队伍,已经在数十名筑基期师叔、师伯的带领下,在十多天前便出前往万枯山,和其它门派进行汇合。

  青丹门养的六百头飞禽,几乎全部都被大队伍取走一空。剩下少数一些打算参加洞窟试炼,但是还没有准备妥当的弟子,如果要去万枯山的话,只能自己走着去。

  从青丹门到万枯山,乘飞禽飞着去大约要半个月,走着去大约要一个月。综务殿这里有《灵雾山脉地图》卷轴出售,上面标明了从青丹门前往万枯山的路线,按着路线走没错。

  这个消息,让叶秦一呆。自己在雪山顶石室内待的时间太长,错过了和大队伍一同出的时机。他买了一份地图卷轴,随后赶紧奔往兽殿,看看还有没有剩下飞禽。

  才刚进入兽殿,却听到兽殿内一片争吵声。

  叶秦走过去一看,这才现。

  有三名炼气期高阶的青年弟子比他先来了一步,正在气愤的大声斥责,平时门派内的飞禽那么多,为什么他们要租借的时候,却连一头飞禽都没了。

  兽殿的杂役弟子苦着脸,拼命解释,平息这几位青衣弟子的怒火。

  驯养飞禽是个沉重的负担,整个青丹门也仅仅养了六百余头而已,用来方便炼气期弟子平时的出行所用。平时用飞禽的弟子很少,有一半数量便足够了。但是像现在这样的炼气期弟子大规模的出动,飞禽自然不够用了。还请众位师兄体谅。

  叶秦脸上泛出一丝苦笑。果然没有飞禽。看来只能走路过去了路。可不是一般地好走啊。路途遥远不说。还容易遇到妖兽。

  他正想着怎么办才好。

  殿外。一阵风夹着清香之气传来。只见四名青衣女弟子。神色匆匆地进来。正是雪夏等人。她们也刚刚跟随在叶秦身后。从雪山上下来。这才回到山门。便来到这兽殿。打算租借飞禽去万枯岭。

  但是结果让她们失望。兽殿早已经没有飞禽可以租借。

  那三名青衣男弟子看到她们这几名女弟子。相互视了一眼。顿时露出暗喜之色。反而不在急躁。笑道:“咱们这些人都没有赶上时候。不如大家一起上路吧。相互也好有个照应。几位师妹看怎么样?咱们这边三人。你们这边四。加起来有七人。都是炼气期八层、九层。路上足够自保了。”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地话中。直接把刚才进入殿内地叶秦给排除出去了。完全像是没有看见他一样。

  雪夏美眸环顾了一下大厅,看到叶秦独自一人似乎正准备离开兽殿,淡声说道:“这里还有一位师兄,似乎也是打算去参加试炼。不如一起上路吧,多一个人,也有照应。”

  叶秦正要离开兽殿,闻言不由顿了一顿,停了下来,没有说什么,却是默认同意加入他们一伙。

  他并不排斥和几位同门师兄弟一起上路,毕竟他对这灵雾山脉也不熟悉,多几位同门总有个照应。

  让他有些不舒服地是,他是这支队伍中唯一独自的人。而其他几人都是有同伙的。那三名青年男弟子似乎不想他加入进来。这让他不得不尽量低调沉默,避免引来更多的敌视。

  那三名青年弟子并不认识叶秦,见他默认同意加入,有些不悦。但是几名女弟子都赞同再加上一人,他们却不好说什么,脸上的不快却是十分明显。

  “哈哈!”

  殿外,传来一阵大笑。

  一个瘦猴模样地青年,意气风的带着五六名蓝衣同伙,大步走进兽殿。

  叶秦正站在兽殿门口,身形一闪,让开道,不动声色避开这伙蓝衣弟子。

  进来的人是赵乾坤,叶秦对有一些的印象。

  这赵乾坤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脸上笑的开花似地,带着一伙跟他相熟的蓝衣弟子,大摇大摆的进入殿内,一开口便要兽殿杂役弟子给他们安排几头珍禽。

  兽殿杂役弟子见到赵乾坤,哭丧着脸道:“赵师兄,没有珍禽了!”

  赵乾坤一愣,顿时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柜台,指着那杂役弟子的鼻子,大吼道:“怎么会没了?我半个月前不是事先已经叫你给老子留七头上等的珍禽吗?你当老子的话是耳边风啊!老子好不容易准备好了试炼地宝贝,你告诉我没有飞禽了!信不信老子叫你尝尝什么叫做花儿为啥那样红。”

  兽殿杂役弟子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赵师兄,这可怪不得我,你的话小弟我记得一清二楚啊,特意准备几头珍禽。可是你要的那几头珍禽,前几天被王师兄看中了,他要强行取走,我拦不住啊!”

  “王师兄,哪个姓王的?不会是王长老家那位吧?他娘的,仗着他老爹是二长老,骑到老子脖子上来了!”赵乾坤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骂骂咧咧了几句,随即又问道,“那普通的飞禽呢,给我七头。”

  “没了,都被其他师兄取走了。”

  杂役弟子连哭都不敢,低垂着脑袋,不敢看赵乾坤地脸色。

  赵乾坤怒瞪眼睛盯着那杂役弟子,好半响,才从咯咯牙缝里蹦出一句话。“他娘的,那姓王地王八羔子是怎么知道我在青泉峰预先订了几头珍禽?坏我的好事,分明是故意要我好看。”

  跟他同来地五六名蓝衣弟子,纷纷摇

  跑去万枯山,至少要半个月,哪还不得累个半死啊。要是遇见妖兽,还得耽误时间。能不能及时赶到万枯山,是个大问题。”“等咱们到了的时候,只怕洞窟试炼早就开始了。”

  没有飞禽,他就算是火也还是没有。

  赵乾坤满肚子火没出,朝兽殿内众人看一一圈,突然看到雪夏等人,眼睛一亮,露出一张笑脸哈哈道:“哎呀,这不是青泉峰地雪夏师妹吗?对了,师兄我前段时间听说你们几个姐妹在炼制雪蚕丝甲,不知道炼制出来了没有?师兄我正缺一件呢,卖一件给我吧,怎样!”

  “没有!”

  雪夏心中厌恶,脸上冷冷的说了一句,和几名女弟子离开兽殿。那三名年青弟子,随即跟着离开。叶秦沉默,跟随在最后面,出了兽殿。

  “你~!”

  赵乾坤见到雪夏根本不多理他,鼻子都快气歪,想他堂堂青丹门三长老之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偏偏这半年就是邪门,什么事情都不顺心。一坛灵酒被大师兄几个人给抢了,他在这青泉峰偷偷预订好的几头珍禽,被姓王小子给抢了。现在连个青衣女弟子,都敢不给他脸色看。

  他这还是三长老的儿子吗?他刚刚从他爹哪里出来的好心情,一下糟糕透了。旁边一名蓝衣弟子,眼骨碌一转,低声出了一个主意道:“赵师兄,要不咱们半路?”

  赵乾坤阴听了主意,沉着脸,想了一下,咬着牙,大步走出兽殿。“走,给她们一点颜色瞧瞧!否则别人还以为我姓赵的是好惹的!”

  灵雾山脉,被众修仙门派所占地地盘,其实不足千分之一。其余绝大部分地方,还是蛮荒之的山岭深林,被众多的妖兽所盘踞。

  其中又以地面上的妖兽居多,而空中的妖兽则相对稀少。

  原因很简单,经常有筑基期以上地修士在灵雾山脉的半空,御剑飞来飞去。那些飞行妖兽遇到他们,多半被这些筑基期修士所击杀,数量自然很少。地面的妖兽,深藏森林洞**,杀不胜杀,筑基期修士多半并不理会。

  叶秦考虑过自己单独上路,前往万枯岭。不过,既然有同门相邀结伴而行,他还是选择和同门一道出。安全上稍微高一些。

  他们一行八人,全力施展御风术而行,离开了青丹门千里范围之内,按着《灵雾山脉地行图》卷轴上的指示,赶往万枯山。白天的时候赶路,野外则在山岭内找地方居住下来安营,以免出现意外。

  可是让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地是,才刚刚离开青丹山脉的师门领地巡逻范围。他们便被一伙人截住了,这伙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尾随在他们后面的赵乾坤等七名蓝衣弟子。

  “哈哈,真巧啊,咱们又见面了!都是同门师兄弟,闲话我就不多扯了。几位师妹,把你们地雪蚕丝甲都交出来,师兄我大人大量,不计较你们之前的恶劣态度。还有,那几个小子,把你们最趁手的灵器都叫出来吧!”

  赵乾坤站在一块巨石上,负手,脸上满是傲然,努力装出一副玉树临风的模样。可惜那副瘦猴脸,破坏了他地形象,好像一头大马猴站在石头上似的。

  其余六名蓝衣弟子,各站在巨石下,甘当绿叶衬托着他的威风,双手抱胸,看好戏。

  八人一惊,纷纷亮出各自的灵器,刀剑之类。

  其中一名领头的青年上前一步,大怒道:“姓赵的,公然打劫同门,你不怕青丹门门规处罚吗?”

  赵乾坤鄙夷瞧了那青年一眼:“我呸,你是哪里钻出来地废物,乱鼓噪叫什么呢?门规,顶多让我禁闭几个月而已。别不识好歹,就凭你们这些人,根本没有资格参加什么洞窟试炼。你们以为那筑基丹,会有你们的份吗?那是天大笑话。现在把你们最好地灵器,都交出来。等师兄我参加完试炼,得了筑基丹,成为筑基期修士之后,少不了赏给你们一些好处。说不定师叔我一高兴,做你们的靠山,让你们从此在师门无忧。”

  那些蓝衣弟子纷纷跟着大声道,“立刻把灵器交出来吧,咱们马上还要赶路去万枯岭呢!”

  那领头地青年瞧了左右一眼,壮起胆,气愤道:“凭什么要把灵器给你。别以为你们是蓝衣弟子,我们就会怕了你!我们,我们这边可是有八人呢!”

  “凭什么?就凭我老子给我的这件宝贝!”

  赵乾坤嘿嘿冷笑,他一拍腰间地储物袋。里面立刻飞出一枚数寸长的蓝色小剑,通体流光溢彩,灵气迫人。这枚小剑出来之后,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灵活的漂浮在赵乾坤的身侧,指挥自如。

  “法器!”

  “玄阴剑,那是赵长老的早年的成名法器!”

  八人小队众人惊呼。

  那几个青年弟子相顾一眼,尽皆骇然,退后了几步。眼神之中,根本没有斗志,已经全然是退怯之意。雪夏等四名女弟子,也同样脸色剧变。法器的威力之可怕,根本不是她们手中的灵器所能抵挡的——

  这几天写的很慢构思很头疼。今天晚上我尽量把下一章47写出来。

  月中已经过去了,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