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47 飞剑

  秦倒吸了一口冷气,难怪赵乾坤等人敢这样嚣张,才山脉守山弟子的巡逻范围,便截住他们的去路,赵乾坤的倚仗,就是这件法器了。(

  要知道通常情况下,八名青衣弟子对上同等修为的七名蓝衣弟子,还是有胜算的。但是这七名蓝衣弟子携带的几乎都是高阶灵器,直接让青衣弟子落到下风。赵乾坤的法器一出,凭借这法器的威力,更是让青衣弟子毫无胜算。

  叶秦飞快的朝那三名青衣同门和那几位师姐师妹看去,他们早已经骇然变了颜色,丧失斗志,目光中露出退堂鼓之意。这种情况下,不要说打赢赵乾坤等人,就连自保恐怕都成问题。

  这种情况下,叶秦自然不可能逞能去挡在前面。他飞快的扫视了四周一眼,寻找逃路,以免被截住。他很快便觉那三名青衣男弟子,四名师妹,都在暗暗的朝四周探查,只怕同样抱有伺机逃走的打算,这一点上竟然出奇的默契。

  “哈哈,考虑的怎么样了?几位师妹自己把雪蚕丝甲交出来,免得师兄我动手。否则这宝贝可不是闹着玩着的,威力大的很,出去我也控制不住,万一不小心伤着了,断胳膊缺腿的,可别怪师兄我没提醒啊。”

  赵乾坤单手操纵着那柄小飞剑,得意的叫道,“至于其他的几个废物师弟,都留下一件最好的灵器就行了。我姓赵向来大方,不会做赶尽杀绝的事情。”

  几名蓝衣弟子对他们师兄滔滔不绝的夸耀,相互看了一眼,有些无奈。

  “走!”

  突然不知道谁爆喝了一声,八人立刻化为八道疾的影子,分散往青丹山脉方向逃去。如果能遇到青丹门地守山巡逻队,或许有机会逃过一劫。

  “他娘的,一群胆小鬼,居然逃跑!”

  赵乾坤正在炫耀自己地法器。怔了一下。破口大骂。立刻飞身跃下巨石。和其他蓝衣弟子分头追击。“那个雪夏。我去追。你们几个。去追其她那几个女地和男地。谁抢到地灵器归谁用。别担心门派处罚。等咱们筑基之后。谁敢指责我们。”

  “好嘞。赵师兄。”

  众蓝衣弟子极其兴奋。每人如果能抢到一件不错地灵器地话。在这场洞窟试炼中无疑更加有把握。

  叶秦足下一点。朝西南方向飞奔而去。但是他很快觉不对。自己地身后根本没有人追。回头一望。他马上明白过来。赵乾坤他们要雪蚕丝甲。四位师妹是他们地截击目标。

  而那三名青衣男弟子一直站在前面。暴露目标地最大。那些蓝衣弟子把他们给盯上了。自己这边有八个青衣弟子。而赵乾坤那边只有七个蓝衣弟子。分八个方向逃跑。他刚好是被落下地那个。剩下地七人。赵乾坤顶多追上一人。这个被追上地几乎是肯定被击败。其余地六人能不能逃走。就要看运气了。

  叶秦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瞧见雪夏和赵乾坤在数百丈外疾纵。

  小片刻之后,众人早已经分散而逃。

  一片山岭乱石林中。

  雪夏神色惊慌的在乱石林中疾的穿梭,躲避着她身后一柄数寸长蓝色剑芒的追逐。对于炼气期弟子来说,法器最为霸道和可恨地地方,就是可以远攻近防。

  她手中的灵剑根本无法攻击到赵乾坤,而赵乾坤却能轻松的用飞剑对她动进攻。

  赵乾坤追逐在后面数丈远处拼命的追逐着,一边用御剑术,操控着那道蓝色剑芒紧紧的盯住雪夏。他的度虽然无法一下就追上雪夏,但是这飞剑却是迅猛无比,死死的咬住了雪夏。

  不过,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是。

  他们身后低空,飞掠着一个淡淡雪翼影子,无声无息,外放的灵气极其微弱。

  叶秦修炼《坐忘经》自动收敛外放地气息,效果比敛息术还要强上几分。如果二人不回头查看的话,根本几乎无法察觉。除非是筑基期修士,才可能敏锐的觉不对。

  叶秦不疾不徐的跟随在后面,自然是有所凭仗。他背后那对巨大的雪翼,就是他最大地本钱。这件极品灵器能够被称之为准法器,自然有独到之处。

  虽然靠这件飞行灵器杀不了赵乾坤,但是只要他往天上高处飞,脱离攻击范围,这赵乾坤也只能干瞪眼,无可奈何。除非赵乾坤手里同样有飞行灵器——不过可能性不大,赵乾坤要是有这东西,只怕早拿出来追杀他们几个了。

  正是出于这个考虑,叶秦才敢跟随在二人后面。赵乾坤等人想要抢夺几件防御灵器,以便在洞窟试炼中更有把握,夺得筑基丹。他又何尝不是有这个想法。

  为了抢夺灵石,这洞窟内肯定血腥无比,各个门派之间的厮杀少不了。

  如果能在进入洞窟之前,从赵乾坤手里抢下这件攻击性法器,那么他在这洞窟试炼中,就算不小心遇到了各大门派地拥有法器的高层子弟,他至少有自保之力,而不会成为一碰就死地垫脚石。

  对付赵乾坤这个半吊子的门派高层子弟,比对付那些真正地强势高层子弟要容易很多

  叶秦对飞剑法器的威力还不清楚,心中有所忌惮,跟在数十丈之后的安全距离,进行观察。至于要不要出手,只能见机行事,看看这飞剑是否有弱点再说。

  雪夏能够在赵乾坤的手里支撑多久,这一点并不在他的考虑之中。这不是他无情。毕竟青丹门同门炼气期弟子八千,谁也不会为一个刚见过几面的同门搭上自己性命。他不会。换做是其他的同门,见到他被高阶修士追杀,没有把握的话,也同样不会冒然出手相救。

  “雪师妹,我知道最好的一件雪蚕丝甲肯定在你这里。很可能就穿在你身上。把它交出来,我可不想让师妹和它一起被飞剑给刺出一个窟窿来了。”

  赵乾坤一边操控着飞剑,一边兴奋地大喊着,眼中还闪烁着一些淫秽不堪目光。

  叶秦有些纳闷。从一开始到现在,赵乾坤只是大喊大叫,拿着法器对他们进行威胁,但是光说不练,却没有真正动手攻击。

  叶秦不认为赵乾坤无法用这法器,只是装腔作势。毕竟赵乾坤是要去参加洞窟试炼,要是没有几把刷子,也不敢去送死。但是赵乾坤宁可一遍又一遍的出口威胁,始终不用这飞剑,只怕这飞剑有受到局限的地方。

  “做梦,这件雪蚕丝甲,是我费了十年心血收集了最好的蚕丝才编织而成。你就算杀了我,也休想得到。”雪夏提着一柄三尺长的水晶剑,足下丝毫未停止,回头恨恨盯了赵乾坤。右手中掐决,一道蓝色水箭朝身后打了过去。

  赵乾坤身上有护身罩,根本不惧这威力薄弱的水箭,硬挡了水箭攻击。这水箭破不了护身罩,却让赵乾坤的度一下迟缓了下来。

  “那可别怪我动杀手了。涨——!”

  爆喝一声,赵乾坤脸色一沉,法力全力输出,蓝色剑芒猛地一吐,短短数寸长的玄阴剑,立刻迎风而长,化为一柄近一尺来长的短剑。当头朝雪夏一剑斩了过去。飞剑在御剑术的操控下,随着法力的输入,可长可短,最短数寸,最长数丈。

  赵乾坤的修为炼气期九层,无法挥这柄飞剑的足够威力,顶多让它涨到一尺来长而已,大约挥出它地十分之一左右威力,已经相当的吃力。

  不过,这一尺飞剑威力已经足够强横。

  远在数十丈之外的叶秦,也能够感觉到那一剑的威势……

  雪夏立刻感觉到一股刺骨地剑威从身后逼来,神色骇然,顾不得再保留手段,捏碎了她手中的一张土遁符。嗖,从原地钻入地下消失,避过这致命一斩。

  “轰!”飞剑穿过雪夏的虚影,撞上石林内的一根数丈高的巨石柱,一下将整根石柱击的粉碎,爆裂开来。

  赵乾坤手一招,收回重新缩小的为数寸的飞剑,顿时露出懊恼之色,朝四周看去,要查探雪夏遁到哪里去了。

  法器每一次攻击都极其消耗法力,就算他是炼气期九层的修为,也不愿意过多地施展,以免过快的耗竭自己的法力,还没有把对手干掉,就先把自己的法力给耗尽了。

  几个呼吸之间,雪夏从数十丈远处的石林钻了出来,往远方疾奔而去。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倒要看看雪师妹你究竟有多少土遁符可以用!”赵乾坤冷笑,脚下一跺,飞身急追,不再保留,手中飞剑,再度化为一道蓝色惊虹,朝雪夏击去。

  “去!”

  飞剑度太快,太灵活。

  雪夏接连几个飞纵腾挪都躲避不开,剑气直抵背后,娇容惨变,急忙挥水晶剑挡在胸前。同时右手掐决,“水墙术,起!”,随着她一声娇喝,一道巨大地蓝色水幕,挡在了她和飞剑之间。

  “噗!”一声,飞剑猛的一头刺入水幕。那水幕看着威力颇大,却丝毫挡不住飞剑地趋势,一下给扎透。

  眨眼之间,雪夏护在身前的下品水系灵器水晶剑,被飞剑密集地击在剑身。灵剑和法剑激烈的碰撞,光芒闪烁。灵剑顷刻间寸寸断裂,崩裂为数十块水晶碎片。

  飞剑击断水晶剑,余势依旧未了,击在雪夏身上,“嘭!”她朴素青衫顿时化为灰烬,露出雪白娇嫩肌肤,青衫之内穿着的正是一件雪蚕丝甲。

  雪夏遭到飞剑一击,跌出数丈远,喷出一口血,跌落在地上。那雪蚕丝甲,遭到飞剑一击,出现明显的碎裂痕迹,沾染了鲜艳的血迹。如果不是这件雪蚕丝甲护身,只怕要飞剑穿胸,直接殒落。

  雪夏心中已经绝望,但是生死关头,又怎么敢轻易放弃生机,强撑着重创,一跃而起,朝青丹山脉奔去,只是度至少减了一半,已经大大不如之前。

  “螳臂挡车,不自量力。雪师妹,师兄这飞剑可是没这么容易抵挡的。”赵乾坤飞身落在地上,手一招,收回飞剑,得意的大笑。

  叶秦悄无声息的飞在数十丈远处,看着刚才那一幕的攻击,暗暗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