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49 万枯岭大营寨

149 万枯岭大营寨


  雾山脉,方圆数百万里,为十九家修仙门派共居之山派的修仙总数不下**万之众。这里灵气充沛,盛产各种珍奇的灵药材,灵矿藏,以及深藏在深山峡谷的无数妖兽,而成为高阶修仙的冒险之地。

  灵雾山脉的地形颇为奇特,山脉内峰峦起伏,高达三五千丈的孤峰随处可见,溪谷河流众多。这些溪谷之内,常年弥漫着淡淡的灵雾。被灵雾大峡谷所环绕,与世隔绝。灵雾大峡谷之外,同时和数以百计的国家接壤,也是这些大小国家低阶修仙心目中的圣地。不过,能穿越大峡谷,进入灵雾山脉的普通修仙并不多见。

  灵雾山脉不是那么好混的,没人知道妖兽会从哪里出没。纵然是修仙门派的弟子,通常也仅仅只在自己门派的固定地盘范围之内活动,很少外出。就算外出,多半是成群结队行动。

  各大修仙门派之间为了抢夺各种资源据点,没少火拼。每个门派通常都有各自固定的据点。但是如果现新的资源,必定誓死抢夺。

  傍晚时分,荒芜人迹的灵雾山脉之中。

  一座数百丈深涧峡谷,一个雪白的翼影突然一跃而起,极快的度从峡谷上空一飞而过,落在对面的峡谷岩壁上。然后极迅收起翼翅,闪身所在岩石缝隙中,一动不动,手中紧扣着一柄蠢蠢欲动的蓝色小剑。

  “啾——!”

  几声厉啸。

  才过了一小会儿,数头硕大的黑影,从深涧处飞翔而过。这几头妖兽脑袋像秃鹫,令人心悸深褐色的眼睛,头顶上鲜艳的红羽,精钢一般犀利的厉爪足足有半尺余长,长达近丈地羽翅。

  这几头秃鹫妖兽在深涧处盘旋了一会儿,巨翅一扇,一股飓风凭空而起,呼啸而去。

  叶秦贴身藏在一道岩石缝隙内。半响之后。没有听到动静。这才松一口气。

  为了尽快赶到万枯岭。他挑选了最近地道路。像这样地数百丈宽峡谷。普通地炼气期修士是跳不过去地。必须绕路走才行。不过好在他有翼灵器。可以峡谷半空飞过。节省了大量绕路地时间。

  但是这样做地麻烦也不小。一些飞行妖兽。最喜欢在峡谷壁上搭建巢**。

  叶秦刚才上来这里地时候。便现峡谷壁上有好几十座大秃鹫妖兽巢**。

  不时地有秃鹫妖兽从深涧飞过。

  他观察了足足半个时辰。才抓住一个空隙地机会。展翅飞过这段深涧峡谷。

  以叶秦现在的实力,杀几头二阶、三阶的秃鹫妖兽,或许可以做到。但是绝对不是大群秃鹫妖兽的对手。一旦惊动这里地秃鹫巢**,只怕有死无生。

  他的蝠王翼地灵活性有余,但是飞行度快不过这些秃鹫,只能躲藏起来避免被现。

  叶秦看了一下手中的那柄蓝光不住闪闪,不受控制的小剑,有些懊恼。

  这柄小剑,他已经得到好几天了,却始终无法心意相通的控制。

  赵乾坤使用后在上面留下的法力气息,和他的法力气息有排斥反应,这让他难以指挥自如,极大地影响了使用效果。

  看了看天色,已经很晚。叶秦飞快的离开深涧,在一处山岭上,找了一处小洞**藏身。随后盘膝而坐,将自己地法力,全力灌注入蓝色小剑之内。

  蓝色小剑顿时暴涨,涨至一尺有余,绚丽的蓝色光芒顿时大放,悬浮在半空中。

  叶秦闷喝一声,再度狂注法力入进去。蓝色小剑继续膨胀,一寸一寸地放大。

  为了消除法器上赵乾坤的气息,叶秦用了一个十分笨拙地办法——将自己的法力一遍又一遍全力的灌注入飞剑之内,“清洗”飞剑剑身的每一细微剑身,用自己的法力气息将赵乾坤遗留的气息彻底覆盖冲洗掉。

  叶秦每全力灌注一次法力,赵乾坤遗留的气息都会被削弱一份,而他用控物术指挥这柄飞剑,也更为自如一份。至于御剑术,他学过,只是不大熟练。

  小半个时辰之后。

  叶秦收起飞剑,闭目休息。心中估摸着,还要十多天,才能基本上清除掉法器上赵乾坤遗留下来的气息。这对他来说,已经非常值得庆幸了。

  毕竟赵乾坤得了这法器不久,顶多也才使用了几次而已。如果是赵长老遗留的法力气息,只怕他花上数年的工夫,也无法清除掉。

  他现在几乎敢肯定,赵长老将这柄法器给赵乾坤之前,肯定用什么方法处理过这柄法器。

  接下来的十余天里,叶秦在灵雾山脉飞快的穿行,晚上则洗练飞剑。遇到地面上的妖兽,则飞到半空。遇到天空上的妖兽,则立刻回到地面,在山岭间隐蔽穿梭。把路上遇到的妖兽都给统统抛在身后。

  大半

  后,叶秦按着《灵雾山脉地形图》卷轴上的指示,抵岭。万枯岭是一座近百里的山岭,山石灰褐,不知道为何光秃秃的,只长了一些稀松的草木,从空中很容易现这块地方。

  在万枯岭附近的天空中,乘兽、御剑飞来飞去的各门派修士,也渐渐多了起来。

  先期抵达的十余大门派,已经抢先在万枯岭周围,各自寻找了一片开阔宽敞山岭平地,安营扎寨。营寨四面八方设置了各种禁制阵法,竖起本门派的灵旗、法旗,颇有一番行军作战的意味。

  其实也容易理解,阵法源自行军作战,士兵小队相互配合作战,后来被修仙拿来借用,研究出了各种五花八门的奇门大阵。防御型的禁制阵法,仅仅是其中一种简单的用途而已。

  数十面灵旗往营寨内各处一插,每杆灵旗之下五名炼气期弟子轮流注入法力,或是干脆用灵石插在灵旗上,禁制大阵建立,整个营寨便被笼罩在一层光壁之中,浑然一体的澎湃气势,妖兽外敌都难以入侵。

  叶秦来到万枯岭之后,途中偶尔遇到其它门派的弟子。

  在表面上,各大门派弟子之间遇见,还是很客气的笑呵呵打招呼,好像是同门兄弟一般。但是心中实际想什么,却谁也好说,只有他们的肚子才知道。

  有一个小修仙门派万刃门的五六人的巡逻小队,见叶秦落了单,相互之间眉目传信,暗暗想要动手。

  叶秦早有准备,不动声色的右手中暗扣小剑,然后很光棍的扬了扬左手中的几张金色传音符,露出一副不在乎遭到围攻的神态,道:“我青丹门掌门和祖师就在万枯岭,如果你们打算挑起青丹门和贵门的大战,那我也不介意在临死之前把这几道传音符送过去。我青丹门弟子无缘无故死在贵派手里,我派祖师会有什么反应,我可不敢保证。”

  那小队的队长见叶秦左手抓住好几张传音符,这传音符度极快,根本拦截不住,听到青丹门有结丹期祖师在这里坐镇,脸色微变,立刻哈哈大笑,“误会,误会!我门和贵派乃是兄弟门派,怎么会和贵派起冲突呢。这位师兄请自便。”那队长脸色僵硬的一挥手,带着巡逻小队去其它地方巡视了。

  叶秦暗暗鄙视了这个小门派的弟子一下,飞快的离开。

  他不想再跟其它门派的弟子照面,以免生出麻烦。尽量的小心避开各个门派巡逻小队,找了小半天的时间,这才寻找到竖立着青丹门大旗的一座巨大营地。

  青丹门营寨周围也有不少的巡逻小队。

  青丹门的营地门口,十余名青衣守卫弟子,看到叶秦独身出现在营外,有些惊讶。营寨已经建立了十多天,这段时间66续续有一些弟子从门派内赶来,所以巡逻弟子倒也不以为奇,只是单独前来的却实在是少见。

  “这位师弟,独自一人在灵雾山脉行走可是非常危险的啊,你没有和其他同门一起来?”

  “有啊,只是半路上遇到麻烦,结果跟同伙失散了,只好自己一个人赶来了。估计其它几位同门会随后赶来吧。”叶秦如实的解释。

  那几名守卫弟子检查了叶秦的门派令牌和杂役令牌,确认是青丹门青泉峰的弟子,并未过多盘问,放他进入了青丹门营寨。

  营寨内,中央一座大营帐上竖立着一杆黝黑的法器阵旗,镇住整座大营,不时的有筑基期的师伯、师叔进出。这样大规的试炼,肯定有不少筑基期弟子在这里主持大局。至于有没有结丹期的祖师来这里,叶秦则不清楚了,他之前遇到万刃门弟子说的那番话完全是瞎扯,吓唬人的。

  周围另外还有一些小营帐,则是参加洞窟试炼的炼气期弟子居住之地,足够容纳近千人之众。

  众多的青衣弟子、蓝衣弟子正在忙碌,埋锅造饭,休息,或是在做准备,擦拭着他们的武器装备。这些弟子大多数都是炼气期八层、九层以上,可以称得上是本门炼气期弟子中的绝对精锐。

  叶秦进入营寨的时候,不少同门弟子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只是叶秦的相貌太过普通,修为看上去也不像很高,几乎没有谁认识他,看了几眼便没人关心。

  叶秦随意找了一处无人的空营帐,盘坐恢复路上消耗的法力,在这青丹门的营寨里,他总算能够安心。

  接下来的几天,平静无事。因为**门派的人还没有到齐,还有几个路程远的小修仙门派正在来的路上,无法立刻开始洞窟试炼,只能先等着。只是偶尔派弟子去清剿营寨周围活动的妖兽,免得妖兽冲撞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