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52 风云流彩扇

152 风云流彩扇

  萱带着叶秦、沈宝,另外两名青衣弟子等四人,来营寨内的一处小营帐,进行最后的准备。*她的年龄并不大,大约十**岁的模样,比叶秦还要小上一岁左右,浑身上下一股门派高层弟子出身的高傲娇气,几乎不正眼瞧他们四个青衣弟子。

  不过,她干事情却丝毫不含糊,相当利直接让四人把武器、装备和各种随身携带的物品都拿出来,让她检查一遍,相互之间也好对每个人的实力都心里有数。这次探查洞窟任务的成败,关系到筑基丹的归属,对她的影响很大,不敢马虎。

  严盯着沈宝。

  沈宝自从被严萱点名冲头阵之后,便哭丧着一副脸喏,严师姐,这是我部家当。一把下品灵刀、一根缚妖绳,五块下品灵石,一小叠符纸。其它的没了。”他把自己储物袋的东西拿出来亮了一亮,然后塞了回去。

  严萱并未在意,转头望向另外两名青衣弟子。

  这两名青衣弟子从头到都相当的沉默。他们自己介绍了一下。

  其中一人叫云自,炼气期八层,大约三十余岁的青年。话语之间十分客气,颇为恭敬谨慎,不露锋芒。

  另外一人姓孔,炼气期九层,是个多岁的枯瘦老头,头灰白,没说自己是什么名。严萱问一句话,他唯唯诺诺的答上半句,拖泥带水的让人很不爽。

  严萱问了几句,便没耐再理会。

  不过。这简单地几句盘问。众还是明白了这孔老头为什么要参加这场血腥残酷地洞窟试炼。

  青丹门地弟子通常不会一直都在师门内。如果六十岁之前没有筑基地希望。而且又没在门派内担任什么执事职位地话。那么通常会被打走。离开师门。

  孔老头如今已经五十**了。他在门派内待了足足二三十年。一直没什么地位。属于肯定要被清扫出门地对象。这次万枯岭洞窟试炼。可以说是他最后地一次机会。

  果实在无法获得筑基丹地话。那么只能前往其它国家找一处地盘扎根。为青丹门开枝散叶。扩张血脉传承去。这种从青丹门出去地弟子。如果后辈子孙往往得到一点青丹门地真传。\想要再度加入师门也容易。

  这两位准备地都很。每人都带了三四件低阶、中阶灵器。一小叠地符纸、十余块灵石更是必备之物。像他们这种在门派里混了很久地高阶修士。有几件不错地中阶以上灵器。那是正常。没有反而才是怪事。

  叶秦是最后一个拿出物品来地人。

  他考虑了一下,拿出了一柄中阶灵器火焰刀、一副中阶防御灵器精钢盾。这两件虽然是从赵乾坤哪里抢来但都是街摊商铺货,用的人很多,没人会疑心它们的来路。此外还有十余张低阶符纸,七八块下品灵石。

  叶秦估摸着,这件物品他进入洞窟之后肯定会拿出来用,没必要隐瞒,这跟他目前地实力也基本上吻合。

  至于火焰荆棘种子、冰霜荆棘种子、低阶法器玄阴剑、高阶灵器蝠王翼、火焰果酒,这些物品,叶秦没有拿出来,这是他压箱底的杀手锏,以防不测。

  真正能让他在洞窟试炼里保住性命,还要靠这些东西。

  而且,叶秦敢肯定,沈宝、张云自、孔老头他们几个,肯定也留了私,不会把自己的真正地杀手锏拿出亮相。

  至于严萱,她根本没有打算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给他们四位青衣弟子看。她是队长,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几个当炮灰的青衣弟子没必要知道那么多。

  很快,上午的时间过去,各个小队成员相互了解了一下,准备完毕。

  到了正午时分,吴掌门等几位筑基期地师叔、师伯,这才从营寨大帐内出来,召集齐了第一批出前往万枯岭参与洞窟试炼的七支小队,以及那名白纱蒙面少女,共四十余名弟子。

  炼,是吴掌门等人亲自带领。

  吴瑞阳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从里面飞出一件只有巴掌**器,是一把小扇子,飘浮在半空中。

  “涨——!”

  掌门手指小扇,遥遥一挥,一声厉喝。

  那柄巴掌大扇子,飕的朝天空飞去,迎风狂涨。转瞬之间,涨大至十丈大小方圆,飞旋在天空,覆盖了一大片地阴影,刮起一阵大风。

  那巨扇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纯白如玉,光辉灿烂。扇面之上,画了不少的图纹符咒,云雾弥漫,滚滚流动,这些云雾突然幻化为青山秀水,眨眼间又幻化为飞翔地珍禽,奔腾的灵兽,相互撕咬

  终形成一道道地漩涡,消失不见,这一切的变幻引着所有注视目光,仿佛画上是仙境一般,令人忍不住想一窥究竟。

  围聚在附近的数百名青衣弟子,看的目瞪口呆。不少识得宝物的蓝衣弟子,低声惊呼,“风云流彩扇,高阶法器!”,“那可是掌门最厉害的一件法器!”

  “上,跟随我去万枯岭!”

  不知什么时候,吴掌门已经迎风挺立在巨扇的尖头,白飘不出的傲然和脱俗出尘。他朝地面的众弟子们冷冷的喝道,把一众震惊当场的青衣弟子给喝醒。

  众参加试炼的弟子,纷纷飞身跃上风云扇。

  叶秦目光渐渐吸引入那风云流彩扇的漩涡中,他突然下意识的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咬出几滴鲜血来,这才猛然惊醒了过来,却是早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这件法器的威力太大,初看,震惊之下,竟然不知不觉中被吸引了心神。

  叶秦不敢再,心中暗想,“自己施展阴剑力灌输法力之下,顶多也只能涨大到一尺有余,至多二尺而已。比起吴掌门的功力来,差了不知道多少倍。”

  正常情况下,法器的大身就一种威力的象征。法器越大,消耗的材料越多,使用时要消耗的法力也越多,挥出来的威力自然也越的恐怖。

  这样一把十余丈长的扇法器,拍一下,估计就能把他这炼气期九层的修士给拍成肉酱。

  叶秦震惊之余,第一次感到:基期修士的可怕。

  他渐渐有些明白,为什么仙缘城么多的修仙,都想疯了一样不惜性命去闯灵雾大峡谷,也要想办法加入修仙门派。为的不仅仅是寿元是为了那种强悍到令人敬畏的实力。随便一个筑基期修士,在仙缘城,都是让人敬畏无比的修士。

  秦刹那之间,陷入了苦思。

  他自从加入青丹门之后,潜心修炼,只是想增长自己的寿元,活长久,不希望只活个八十多岁就死了。而参加这洞窟试炼,则是想着尽快突破筑基的瓶颈,不想自己才练到《坐忘经》的第九层,遇到一个功法瓶颈,就稀里糊涂的死了。

  其它的方面,财富、权势、女人,他几乎从来没有去考虑过。

  他的**一直都很也很简单——活着。

  正是为了这个不能再**,他才从穷乡僻壤,为了一口饭,流浪到了绣县城,加入药王帮的采药堂。为了活的长久,又从武国里迢迢到了仙缘城。又从仙缘城,到了这青丹门。

  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是炼气期九层的修士。这个修为,在仙缘城和各个国家的话,已经足够称得上是顶尖的修仙了。但是在青丹门,在灵雾山脉,依旧是一只任人拿捏的蚂蚁。一捏就死,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可就是这样一个**,也随时可能破灭。门派高层要让他当炮灰,他就不得不硬着头皮当这炮灰。现在让他考虑什么财富、权势、女人,都显得过于奢侈。

  “活着,不叫任何人有机会操控自己的性命。”

  叶秦目光微红,泛现血丝,浑身轻颤,死死的盯着半空中那柄十余丈的巨扇,心中暗暗誓。他知道要做到这一点,这非常难,非常难。在修仙界,只有高阶的修士,才有资格自己操纵自己的性命,主宰低阶修士的性命。其余之人,都是碌碌之辈,终身活在高阶修士的阴影之下而已。

  可是,就算再难,他也必须去做。毕竟,他只有这么一条小命,也很爱惜这条小命,由不得别人来胡乱折腾。为了这个**,他需要实力。

  随,叶秦跟随众青衣弟子,飞身跃上了巨扇。

  别的弟子见他目光泛红,只当他是过于兴奋,丝毫没有其它想法。

  吴掌门载了十余名蓝衣、青衣弟子,领先飞离了青丹门大营寨。

  随后,几名副门主、长老,纷纷亮出自己的法器。或法刀,或法剑,或是法杖,化为数丈巨型法器,载着剩余的数十名蓝衣、青衣弟子飞往万枯岭。

  青丹门~营寨,距离万枯岭路程并不远,大约有百十里。为了避免万枯岭像数千年之前一样,突然爆妖兽狂潮,冲毁青丹门的营寨,所以营寨和万枯岭才保持了这么一段安全距离,以防万一。

  将近月末了,求一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