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59 急剧逆转

159 急剧逆转


  对五头穿山甲兽的猛扑,大罗门冲在最前面的二三忙脚乱起来,有的砸出火球,有的施展护身法术全力抵挡,有的则惊慌抽身后退。/.

  虽然大罗门弟子人数多达九人,但是却无法形成合力。毕竟矿道也就一丈左右,大约能容纳两名修士并肩施展法术,如果过三人就显十分拥挤了。

  这五头穿甲妖兽突然冲入了他们中间,悍不畏死,立刻给他们带来了致命的威胁。尤其是那头身披古铜色鳞甲的穿山甲兽王,丝毫不惧低阶法术攻击,狂暴状态下,一爪子猛拍下去足以撕裂一个炼气期九层修士的护身罩。一名大罗门冲在最前面的弟子措手不及,被它拍的倒飞二丈,重伤落地,整个肋骨都被抓的血淋淋。

  “!”

  “穿山甲兽爪子太锋利,没有防御甲的师弟,不能硬扛,退到后面支援!穿了防御甲的弟子,上!最前面的弟子加持土系护罩,使用土系法术将它们抵挡住!”

  “后面的师弟,别低阶法术攻击它们的鳞甲,土鳞甲防御力极强,低阶法术没有任何效果。用灵器刺砍它们的头部、腹部!顶住,别后退。”

  大罗门魏明大声吼叫,指着。纷乱之中,不时的响起惊呼惨叫声,那些受伤的弟子,不得不撤到后面。

  叶秦施展土遁术之后,只在地下待个呼吸的时间,五头穿山甲兽从头顶冲过之后,他马上便从原地又钻了出来。矿道里的地面岩石太硬,土遁术无法在地底下穿行太远,无法钻到大罗门弟子的后面去。所以他干脆留在了原地,伺机寻找机会。

  五头成年的穿山甲兽,已经大罗门弟子人群之中,将大罗门弟子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制造出了极大地混乱。而他们中间有一名矮个的青年,正在大声指挥抵挡。

  叶秦一声冷笑。想要把那穿山甲兽干掉。没这么容易。当我们青丹门弟子不存在吗?

  他回头一看。宝、张云自和孔老头三人。已经先后从地下钻了出来。立刻道:“用控制性法术。限制大罗门弟子地行动。让他们迟钝、迟缓下来!快!”

  叶秦没有解释原因。

  三人也没有问。而是刻做。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么多。

  沈宝立刻抽出腰间地缚妖绳。灌输法力之后。猛地朝大罗门弟子间甩了过去

  缚妖绳灵器。像一条灵蛇一样。嗖地飞了出去。钻入了大罗门弟子地人群。也不知是将他们当中哪一个人给捆缚住了。这种灵器脱手之后。无法用神识控制。比那种可以远程操控地法器要差很多。好在。这缚妖绳地坚韧程度远过缠绕术。一旦捆住住目标。极难被解开。如果真能捆住大罗门弟子中地一人。等于让对方少了一个可以战斗地成员。

  孔老头则将他的丝网抛了出去,朝大罗门弟子头上罩去。虽然未必能将他们给罩住,但是肯定给大罗门弟子带来不小的麻烦。尤其是穿山甲兽正在人群中的狂的时候。

  他们两个施展完,立刻一个闪身退到后面,空出地方给张云展法术。

  张云自并没有专门捆缚地灵器,他手中飞快掐决,一道湛蓝色的冰锥出现,朝距离最一名大罗门弟子打过去。

  一道低阶的冰锥,刺不破大罗门弟子地护身罩。但是冰锥却有短暂的冰冻、迟缓的效果,打在大罗门弟子地护罩上之后,立刻让大罗门弟子被一层湛蓝色的冰霜给罩住,冻得直打抖索,移动度非常明显地大幅度减免了下来。必须将这冰霜完全去除,才能恢复原来的度。

  那名冲在前面地大罗门弟子,看见叶秦等四人出现,脸上露出惊骇和恐慌。他冲的太快,虽然避开了五头穿山甲兽的冲击。却不得不面临青丹门的四名弟子。四打一,他已经后悔自己冲的太快了。僵硬的转身,想要拼命的朝后逃去,找同门师兄弟掩护。

  可惜,被冰霜给罩住,这么大罗门弟子跑的太慢,而且经太迟了。

  叶秦手心中飞起一柄蓝光溜溜的小剑,这道数寸长的小剑飞涨至一尺长,接着蓝色光芒一闪而过,朝前面击去。

  “噗嗤!”。

  那名大罗门弟子护身罩被一股凌厉的剑芒击穿,后心出现一个巨大的血窟窿,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出,便彻底的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这一切的变故,都生在几个呼吸之间。短暂的让人瞠目结舌,而战局的急剧逆转,更是完全出乎了大罗门弟子的意料之外。

  几乎是眨眼之间,冲在最前面的两名大罗门弟子,一个名弟子,措之下,被穿山甲兽王

  给拍飞,重伤失去了作战能力。

  另外一名,则被青丹门弟子给联手。

  大罗门弟子直接减少了二名成员。

  其余的大罗门弟子对五头穿山甲兽有了防备之后,躲的躲,抵挡的抵挡,全力施展之下,虽然偶有轻伤,但是并没有再出~伤的情况。

  矮个的黑衣青年,沙哑的声音怒吼:“他娘的,是青丹门的人搞的鬼。马师弟,你这边的三个人留下对付穿山甲兽!其余的四个人,跟我来,去对付那几个青丹门的家伙。”

  大罗门的一名马的小队长,却急道,“魏师兄,不行啊,人手不够。我这边有一名师弟被缚妖绳给绑住了手,我正在帮他劈开缚妖绳,只有一个人还能作战。而且这五头穿山甲兽都在狂暴,我们就算是三个人,只怕也根本无法控制住它们,更不要说一个人了。”

  “我再多给你一个人,无论何都要把五头妖兽给我控制住,别让它们坏了阵脚。不把青丹门的这几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先灭了,我们都得死!”

  魏明大怒,直接留下一人,不再理会队长的叫苦连天。

  他带着自己小队的其余三弟子,脱离跟五头妖兽的接战,要跟矿道里面的青丹门弟子决一死战。在他看来,几个青丹门的青衣弟子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就算四对四,他依旧有信心杀了几个青丹门弟子。他对青丹门还是有些了解的,只有蓝衣核心弟子,战斗力最强。而普通的青衣弟子,战斗力都较弱。各个门派的试炼小队通常都是由主力和炮灰组成,方便保存主力。既然这支青丹门小队的主力严萱已经躺在地上了,其余普通弟子根本不足为惧。

  他狞笑着,从储物袋内祭一件高阶灵器。

  叶秦驾驭法,一剑将一名大罗门弟子击杀之后。那柄飞剑,在矿道内转了一个半弧,飞了回来,落回到叶秦的手中。

  炼气期弟子的神识法力都不够强,这飞剑不能连续攻击,动一次猛烈的攻击之后,必须收回之后,重新施法之后,才能再度动攻击。

  “法器!”

  “水系飞剑!”

  沈宝、张云自、孔老头等人,望见这柄小剑之后,都是一声惊骇低呼,露出满脸的震骇、羡慕。孔老头的目光中除了几分羡慕,甚至还有一丝贪婪。

  法器,很大的一部分的都是出自结丹期修士之手,另外有一小部分也是出自筑基期高阶修士之手,用特殊的办法炼制出来。法器经过极其苛刻的方式淬炼而成,它的~力,根本不是普通灵器可以抵挡的。

  一柄威力巨大的法器在手,在炼气期弟子中,几乎是见神杀神,见鬼杀鬼。试想一下,绝大部分炼气期弟子都是使用灵器的时候。有极少数的炼气期弟子,却使用法器,几乎可以破尽所有的灵器,那是怎样的强悍。

  就算是各大修仙门派内,除非是最高层出身的炼气期弟子,否则都很难有机会获得法器。同等修为之下,拥有法器的修士是近乎不可战胜的,除非对手也拥有法器。

  这也怪不得沈宝他们三人如此震惊,感到可思议。

  不过,孔老头心中的那一丝也仅仅是贪念一闪而过,便立刻消失不见。毕竟现在大敌当头,根本不是他们可以为了一柄法器而起内哄的时。一旦为了法器起内哄,小队立刻将四分五裂。

  单个人在这矿道内是极难以活下去的,就算拥有一件法器,也依旧太难。

  法器消耗法力的度极快,比水流还更快,法力一旦耗尽,法器也就是一个摆设而已。没有队友的支援和掩护,争取时间恢复法力,那只能坐着等死。

  况且,他们入洞是为了探查洞内的情况,寻找《矿道:图》卷轴。

  法器虽然诱人,但是也绝不会比筑基丹更诱人。如果能够找到矿道卷轴,获得一粒筑基丹,成为筑基期修士,那可远比一件低阶法器要强上太多。成了筑基期修士,还会怕没有法器?

  孔老头虽然羡慕的要命,甚至有那么一丝的奢望,却也明白他们这些人的处境。要在这矿道内活下去,必须尽量避免和同门起冲突。

  就在他们还在震惊的时候。

  大罗门的三名弟子,已经在魏明的率领下,怒吼着冲杀了过来。

  他们几个刚才手忙脚乱的躲避穿山甲兽的袭击,虽然知道有个大罗门弟子被青丹门的人给杀死了,却并没有注意到是怎么死的,自然是毫不畏惧——

  最后三天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