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60 红葫芦法器

160 红葫芦法器


  紫府仙缘160红葫芦法器

  瘦的黑衣青年疾冲在最前面。他已经看到矿道对青衣弟子。顿时露出狞笑。手中翻出一个圆乎乎的黝黑色铁筒子。嗖!里面连续射出九枚五寸的粗大黑钉子。

  “青丹门的小喽们。都去死吧”

  他对自己手里的这个黝黑铁筒子有极大的自信。这钉子名叫九戮打魂钉。以寒金之铁。十种污秽之血。浸润数百日。方能炼制而成。可破护身法罩。打在身上。擦破一点。秽气直攻元神。极大的损伤元神的元气。炼气期的修士只要被黑钉子打中。就是死路一条。可以说歹毒至极的高阶邪器。

  这样的邪器。所有自称是名门正派的修仙门派弟子。都不会去炼制。不过。大罗门号称“网罗天下奇门炼器之术”。炼制邪器的制器秘肯定有不少。难保一些动了歪念弟子不会去尝,着炼制一些极其阴毒的邪器。

  魏明身为大罗门副|主之子。手中有一件邪器。倒也不奇怪。他今天是没打算让这几名丹门弟子逃走。要让他们连元神都无法逃脱走。

  叶秦见一蓬密麻|的黑芒射来。顿时一惊。来不及施放飞剑。手中急忙拿着一副低阶灵器精铁盾。挡在正前面。他从那黑芒的威势上可以看出。那些仅仅是灵器而已。击破精铁盾的可能性不大。为了保险起见。他不但全力开启了护身罩。还将一把中阶火焰刀也横在胸前。准备抵挡那些黑芒。

  “铛”

  黑钉子射精铁盾。立刻响起了密集的叮当撞击声。

  才响起五六声铿锵的巨响声。盾上已经出现了一个个凹下半寸深的坑。盾上出现巨大的裂痕。的上掉了一的的黑溜溜的钉子。如果仔细看这些钉子。可以看到上面黑血结成的黑垢充斥着浓郁的腥污秽之气。连精铁盾上被黑钉打了之后。上面都沾染上了一些黑气。

  叶秦脸色一变。他不知道这黑钉是什么东西。但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些黑钉子上的凶厉污秽之气。他忙将已经半废的下阶灵器精铁盾往的上一丢。

  手中火焰疾劈出。将最后射来的三枚黑钉也给击落在的上。

  这蓬黑钉。来的。的也快。

  火焰刀上出现三缺口。同样也可避免的沾染上了黑气。

  叶秦暗骂一声。连忙将火焰刀丢弃了。将玄阴剑往半空一抛。集中神识。全力朝小剑法力。

  小剑飞涨近尺长。绽放出耀眼的蓝光。要最快度干掉眼前这几名大罗门的弟子除了使用飞剑法器。有其它办法以做到。只有最强势的攻击。才能扭转战局。

  矮瘦的黑衣青年见他刚才打出的戮打魂钉。却被叶秦的灵盾和灵刀给完全挡住了。没能起到效果。极懊恼。连忙一拍腰间的储物袋。再次取出一件高阶灵器。

  可就在这时。魏明突然感觉一股强劲的剑气威势对面呼之欲来。猛然抬头朝对面看去。看到一道飞旋在半空中芒。脸色一变。失声惊呼。

  “!”

  丹门的普通青衣弟子。怎么可能会有法器?

  矮瘦的黑衣青年以为只用高阶灵器便能将这些青丹门的青衣弟子都收拾掉。可是他万万有想到。一名普通青衣弟子手中居然有飞剑。

  那道剑芒的度极快飞上半空之后。立刻朝大罗门弟子扑去。矿道高不过一丈有余。想要在这样狭的矿道内。完全躲避开这样正面扑来的飞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有用同样的法器。才能将飞剑抵挡住。

  可是矮瘦的黑衣青年判断失误手中拿着的仅仅是一件高阶的灵器乌光剑现在想要换法器来已经来及了。他目中露出凶光。一把拍在他旁边一名大罗门弟子身上往前面一推。

  “魏你~!”

  那名大罗门弟子见到对面一柄蓝色飞剑升起。原本已经惊骇要回身逃命。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魏明会突然拿他当挡剑牌。大惊呼叫。

  “噗!”

  蓝色剑芒。可丝毫不会跟他们讲客气。在矿道内一而逝。一剑穿透了那名大罗门弟子的护身光罩。将他的胸口打出一个巨大的血洞。蓝色剑芒的余势稍减。续朝矮瘦黑衣青年击去。

  魏明没办法转身逃避。只能硬着头皮。猛的将自己手中的乌光剑朝蓝色剑芒劈出。

  “咔嚓!”

  剑尖和剑芒相击。

  魏明手中的高阶灵器乌光剑一寸寸断裂。他惊骇的抽身后退。眼睁睁的看着飞剑朝他的胸口扎来。他的护身罩就像是纸糊的一样。被迅撕裂。

  魏明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强行扭转身躯。躲避飞剑扎向他的心口。“噗嗤!”。飞剑击碎了乌光剑之后。撕裂了魏明的护身罩。一剑斩断了

  一条胳膊。法力终于耗尽。终于止住去势。被叶秦。|了回去。

  魏明死里逃生。哪里还敢再待下。脸色惨白。捂着断去一臂的胳膊。急忙返身便逃。跟随在他身后的二名大罗门弟子。早就开始逃跑了。

  沈宝张云自孔头三人见大门冲过来的名弟子已经死了一个。剩下的三个也惊魂而逃。他们大喜。哪里还会耽搁时间。各持灵器猛的扑杀了过去。给叶秦争取再次动飞剑的时间。

  丹门的三人追撵住大罗门的三人。纠缠在一起。死死的将他们拖住。

  “噗!”

  几个呼吸之间。是一道惊天的色剑芒飞起。一名大罗门弟躲避不及。倒在血泊之中。

  经历了一香时间的血腥厮杀之后。矿道内。大罗门弟子横七竖八留下了六具尸体。包括那魏明在内。都没能逃走。死在了飞剑之下。

  说起来。也活该那魏明倒霉-他是有机会逃走的但是大门的一名普通弟子心中暗忿他拿同门弟子去当挡剑牌。阴了他一下。突然踢了他一脚。结果魏跌落在了最,面。被匆匆赶来的沈宝给死死的纠缠住没能逃不走。最终死在了叶秦的飞剑之下。

  只有待在矿道最后面的三个大门弟子侥幸逃走了。他们正在和穿山甲兽浴血撕斗。却到另外一个小队的大罗门弟大败而归。被青丹门的弟子追杀。死伤惨重。顿时感到不妙。惊骇之下丢下同门的尸逃之夭夭。

  而那五头年的穿山甲兽。已经死了三头重伤一头。只有最强悍的穿山甲兽王还完好无损。只是被打的脱落了几块鳞甲。它哀鸣的叼着一头受伤的幼崽。钻的逃走了。

  叶秦收了飞剑。漠的扫了一眼矿道内四处躺着的大罗门弟子尸体。然后来到矮瘦黑年的身边。取走了魏明身上的所有储物袋和灵器。

  随后。他来到矿道一旁。打坐恢。

  而沈宝张云自老头三人。默契的等叶秦取走了一个储物袋之后他们才各自搜了一二名大罗|弟子尸上的储物袋和所有值钱的物品。

  至于储物袋里面有什么。各凭气。运气好的或许能的到几柄中低阶灵器。运气不好大概也就几块灵石之类什么的。

  可以肯定的是。魏明身上的那个储物袋里面装着的东西最好的。

  叶秦将储物袋打开跳出一个色光芒的小芦。飘浮在半空中。他顿时吃了一惊一把抓住这个红色的小葫芦这个小葫芦灵性十足。在他的手下里不住的跳动。似乎想冲出手掌去。

  “法器!”

  沈宝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除了法器。不可能有什么灵器。可以自己飞起来。加上这个小葫芦的话。秦手里已经有两件法器了。

  叶秦呆了一下忙将自己的法灌输进入这个色的小葫芦勉强可以控制住它。不让它飞走。不这个小葫芦有魏明留下的力气息。

  在把魏明的法力气息祛除之前。他很难完全用神识操控住这个小葫芦。更不敢让它远离自己。如果离的远了。说不定它自己飞的不知去向。

  玄阴剑的话。反而不用担心。现在赵乾坤留下的法力气经消除的差不多。几乎微不可查。他只要神识一动。玄阴剑会自己飞回来。

  叶秦拿着这小葫芦。琢磨了一会儿。看不出这个小葫芦是什么材料制的。非常坚硬。而且跟玄阴剑一样可以变幻大小。按照他对灵器类葫芦的理解。这应该是一件辅助性的低阶法器。并不能直接用来攻击。里面应该装了一些什么东西。雾。妖虫之类。

  具体是什么。叶不清楚。

  叶秦也不敢随便去试。拍打这葫芦。万一里面是一群妖虫的话。一拍就跑出来。他丝毫不懂控制妖虫的法决。根本控制不住它们的行动。那可糟糕透了。

  只能先留着。先消除红葫芦上的法力气息。就算靠葫芦里面的妖虫妖雾之类。光是这样一个红葫芦法器。本身已经是非常强悍的法器。灵器级别的武器根本伤不了它。

  沈宝张孔等人只能在旁惊羡的看着。两件法器都在叶秦的手里。他们却不敢相争。他们单独任何一个。要跟叶秦争这葫芦。都是找死。但是要联手抢夺。也太难。法器终归只能落在一个人的手中。谁肯让给别人?人心隔皮。谁知道别人怎么想的。

  叶秦岂会察觉不到他们热切到近乎狂热的目光。心中冷冷的一笑。将小红葫芦直接挂在腰间。随时用来防身。两件法器手。一件攻击性法器。一件可以用来作为“盾牌”的法器。他现在可不惧任何人——

  ~

  十月最后三天。求一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