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66 玉简
  起地上的一份古黄色卷轴之后,叶秦没时间去细看,物袋中。

  现在,毒尸藏身的这座巨大的洞窟巢**内,仅仅只有十六七名来自各个门派的修士。这些人如果坐下来分这三十余分卷轴的话,每个人大约可以分到二份地图卷轴左右。

  不过,众修士坐下来分这些卷轴,肯定是不可能的。就像大修仙门派,绝不可能跟小修仙门派一起坐下来平分灵石一样。修仙界靠实力来说话。这些修士,每人能够得到多少卷轴,只能各凭实力和手段来抢夺。

  这十六七名修士为了哄抢小盒子中爆出来的地图卷轴,已经彻底的疯狂,不惜任何代价。

  抢到手的地图卷轴越多,门派给予的奖励越丰厚,筑基丹这样的奖励是绝少不了的。

  服用一粒筑基丹仅仅只有一成机会筑基成功,拥有二粒、三粒筑基丹才更保险,有五六粒筑基丹那就更完美了。多了一粒筑基丹,便多了一份成功筑基的希望。

  抱着这个想法,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修士眼疾手快,将大把的卷轴捞在手中,好回去跟门派换取奖励。而跟在后面的修士更是大急,不顾一切的出手阻止前面的修士捡取卷轴。

  叶秦能这么容易便得到了一份卷轴,他脸上多少有几分意外的惊喜。

  得了一份卷轴,叶秦依旧十分冷静,他并没有去抢夺更多的卷轴,准备走人。

  要知道这卷轴都是数千年的各个修仙门派留下来的,灵石矿道极大。对叶秦一个人来说,任何一个门派留下的矿道地图卷轴,都足够他用了。一卷地图卷轴已经足够,多了,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意义。

  他可没打算靠这卷轴,去和门派换取筑基丹地奖励。

  一份地图卷轴到手,叶秦身上的压力一下轻松了许多,他飞快的朝四周看去,准备伺机走人,以免被别的修士给盯上。

  大洞窟内早乱成一片,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修士,每个修士都几乎一口气捞了四五份卷轴。后面地修士没捡到卷轴,哪里肯罢休,死追住他们不放,法术乱飞,所有的修士都在为抢夺卷轴,而疯狂的相互攻击。

  这些人中,最凶悍的还是黄袍修士和金衣修士,法器在手,这里几乎没有几个人是他们地对手。他们动手太慢,没有捞到卷轴,只能出手从其他修士的手中抢夺卷轴。几乎是眨眼间,便有二名捞了好几份卷轴,准备逃走地修士,死在了他们的法器之下。

  叶秦暗惊心头麻,这种乱战最容易丧命,谁也不知道谁会突然攻击自己,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最终能活下来的修士,少之又少,此地不宜久留。

  正要走,他的目光却看见洞窟一角地上,有一块亮晶晶的玉简,不由愣了一下。这盒子里除了掉出一堆卷轴,还有玉简,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跟那毒尸应该有些关系。

  叶秦迟了一下,立刻一个飞身过去,打算将这枚玉简拾捡了起来带走,然后立刻离开这个是非混乱之地。

  突然,叶秦心头一警,身影扭动了一下,往侧躲避了一丈。数道风刃,毫无征兆的劈在了他刚才站立的位置,打在地上地岩石上,溅起些许尘土碎石。

  一个麻脸修士,提着灵刀,飞身站在了那枚玉简跟前,凶狠的瞪着他,笑道:“这玉简老子要了!”刚才那几道风刃,便是他打出来的。

  叶秦不由暗骂了一句。那些地图卷轴抢完了,连玉简也有人跟他争抢。打量了麻脸修士一眼,这个麻脸修士是炼气期九层,修为跟他差不多,手中提着一柄高阶灵剑,估计是某个小门派的核心弟子,有些乖戾嚣张。

  不用法器的话,要干掉这个麻脸修士,还是可以做到的,只是费时间。但是一用法器,却会在这些修士面前露出自己的杀手锏。这杀手锏,尽量少使用。

  叶秦一咬牙,决定退让,将这个玉简让出去。要是他跟这个麻脸修士争斗起来,只怕就要走不成了。再拖延下去,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得到一份矿道地图卷轴,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收获。那枚玉简是额外之物,可有可无。

  麻脸修士见叶秦这么轻易的便放弃了这玉简,主动后退几步,以示退让,不由的有些意外。他见叶秦地身上根本没有携带灵器,只有腰间的一个储物。

  麻脸修士不由暗喜。他也算是老手了,自然认得叶秦这是青丹门弟子地服饰。这小子明显是青丹门的普通修士出身,弱地可够可以,甚至连灵器都毁尽了,才不得不的放手退让,有便宜不占白不占。

  这样想着,他顿时狠厉道:“把你身上地卷轴也一并交出来,别以为老子没有瞧见,刚才你小子冲在前面,手里至少有二份三四份的卷轴,把你的储物袋打开,都交出来,爷再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叶秦暗恼,目中冷冽的寒芒一闪,找死。他本来已经决定让出玉简,直接走人。可这麻脸修士居然不知好歹,居然还打他储物袋的主意,要是被这麻脸修士给纠缠住,后患无穷。必须战决才是。

  “要看我的储物袋有什么东西,那我就让你看!”

  秦冷笑,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里面飞出一柄阴寒的这柄小剑在半空中划了完美的半圆弧,悬浮在半空中,控制自如。

  “飞剑!”

  那麻脸修士一愣,脸色惊骇大变,“你~你是青丹门的高层核心弟子?!”

  麻脸修士大惊之下,也顾不得去拾取这玉简了,急忙倒退。手中高阶灵剑挡在身前,准备拼死自保。他也就是小门派的一般核心弟子而已,并不是背景深厚的门派最高层核心弟子,拿出一件高阶灵器已经是他的实力极限,哪里敢跟那些动不动就拿着法器的家伙抗衡。

  麻脸修士悔地肠子都青了,连哭的心都没有,他居然惹上了青丹门的核心弟子。这家伙明明是青丹门的蓝衣弟子,为什么要伪装成一个普通的青衣弟子啊,害地他没认出来!

  叶秦没有给他拼死自保的机会。

  蓝色剑芒,飞快的围着麻脸修士旋转。

  麻脸修士惊恐,顾得了身前顾不了身后,只能调头飞奔逃窜。飞奔中,骇然现自己身后的护身罩,被剑芒撕裂,接着感到心口一痛,“噗哧——脚下一个踉跄,死不瞑目地栽倒在地上。

  透心凉。

  周围的修士正在撕斗,却顾不上叶秦和麻脸修士他们这边。很少人注意到,洞窟内现在“多”了一名手持法器地修士。

  叶秦冷眼扫视了周围众修士一眼,飞快的从地上捡取那枚毒尸小盒子里掉出来的玉简

  隔了叶秦数十丈远。

  同样是青丹门出身的孔老头,正在和一名高高瘦瘦的中年修士苦力撕斗,抢夺一份卷轴。那高瘦的修士,也是普通修士出身,手里十分窘迫,拿着一柄中阶灵器,跟孔老头厮斗在一起。

  孔老头原本一直躲在叶秦身后,众人抢卷轴的时候,他动手慢了一步,所以并没有来得及抢到卷轴。他不得不把狂热的目光放在了其他的修士身上。洞窟内十多人,只有这个高瘦地修士看上去最弱,而且手里已经有了一份卷轴,柿子自然要拿软的来捏才行。

  “快把卷轴交出来!”

  孔老头在和高瘦修士的撕斗中,占据了些许的优势,兴奋的大吼。虽然同样都是实力较弱的修士,但是他手里的灵器却要比这高瘦的修士好上许多,财力更为雄厚,各种符纸也颇多。

  那高瘦的修士被孔老头给缠住,逃脱不得,气的破口大骂,口中含糊不清地道:“呸~你个不要脸的!抢我地算什么本事,要卷轴,你有本事去抢别人的啊,别人手里多得是!”

  “我就抢你地,怎么了!”

  孔老头脸上狰狞,他一咬牙,将手里的一张值得数十名灵石地中阶火系符纸,猛的甩了出去。一只气势汹涌的火焰鸟,凭空朝高瘦修士扑了过去。

  那高瘦的修士一下没能躲开,被一只火焰鸟“轰”的一下,被炸飞了半丈,摔在地上,护身光罩大幅度的黯淡下去。这猛烈的一击,耗去了高瘦修士极多的法力。

  孔老头立刻飞扑了,手里的一柄下品金系灵剑,猛刺。高瘦修士那薄弱的护身罩,已经完全挡不住金灵剑的厉芒,噗嗤,高瘦修士惨叫一声,被钉死在了地上。

  孔老头不管,急忙在高瘦修士的身上搜寻了起来。

  可是储物袋里居然没有找到,他顿时急。他明明瞧见这高瘦修士捡了一份卷轴的啊,藏哪里去了?

  掏了一小会儿,掰开高瘦修士的嘴巴,里面掏出一个份卷。

  孔老头的手,在剧烈的颤抖。

  他的手抓着这份珍贵无比的黄色地图卷轴,连忙灌注入法力,很快,一个微型的矿道虚影浮现,上面清晰可以看到灵石矿道的走向,以及灵石矿点的分布,这正是一个小修仙门派的矿道地图。那回门派去,绝对可以换到筑基丹。

  “找到了一卷地图卷轴,哈哈!”

  孔老头捧着手里的那份卷轴,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三十年了,他年青的时候进入青丹门,地位底下,只能在青丹门打杂役,一晃待了三十年,到了垂垂老朽的大把年纪,却始终没能得到筑基丹。

  筑基越来越渺茫,明年他就要被师门扫地出门,离开青丹山脉。

  这次他不惜性命,冒险加入这洞窟试炼,本来是没有抱太大的希望的得到筑基丹的。可是天随人愿啊,是上天要注定他成为筑基期修士啊。等筑基成功之后,他凭增一百年的寿元,六十岁,还年青的很。

  “哈哈!”

  孔老头仰着头,老泪横流,一边忍不住手舞足蹈,哈哈狂笑起来。

  噗哧!

  一柄金色厉芒,从孔老头的胸口穿过。

  孔老头愕然的望着胸口出现的大窟窿,脸上笑容僵硬,一头栽倒在地上。

  一道金色的修长身影,不疾不徐的飞身落在孔老头身旁,瞧着孔老头笑的僵硬的脸,鄙夷的冷嘲:“一个青丹门的小杂碎,做什么美梦呢!”——

  -

  11月1日,求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