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67 对峙

  紫府仙缘167对峙

  衣男子站在孔老的身旁。一将孔老头俯卧尸体来。让其仰面朝上。他也不看孔老头那张僵硬的笑脸。用力掰开孔老头死死攥紧的手指。从紧握的拳头中取出一份卷轴。放入进了储物袋中。

  随后他又翻了一下孔老头的储物。现里面有一大堆瓶瓶罐罐和兽皮袋子装着的琐碎原材料灵石一小叠符纸。

  金衣男子对这些破烂的东西正眼也没瞧一下。只在找的图卷轴。可惜翻遍了储物袋。孔老头身上只找到一份卷轴。这让他多少有些恼。

  “这老头也太寒酸了。连个像样的东西都没有。”

  金衣男子扔下储物。想要打算寻一个下手的目。续抢夺卷轴。这时。他突然敏锐的感到有一双冰冷的目光。在背后盯着他。

  猛的转头一看。数十丈外。正站着一名穿着跟老头一色服饰的年青青衣修士。正沉着脸看着他的。

  金衣男子顿时轻蔑的一声笑。

  他现在才现。原这毒尸窟内除了这老头外。还有另外一个青丹门的青衣修士。这青衣修士大概是到自己杀了他的同门。这才朝他愤怒的看了过去。

  过。那又怎么样。衣修士光是瞪眼。就能耐何的了自己!

  叶秦击杀了麻脸修士之后。功将小盒子里掉出来的玉简抢到手之后。却意外的听到数十丈外传来一声熟悉的闷哼声。顿时扭头看去。正好看到孔老头胸口。爆出一团血花。被金色飞剑透心而过。

  叶秦的心中突然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胸口堵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一样。

  他跟孔老头是同门。识了十多。交情谈不上深厚。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青丹门出来的师兄弟。在这洞窟试炼中。是一同出生入死的伙伴。

  一种兔死狐悲的气愤让他不由主的紧握着手那枚玄阴剑。目光冷冷的盯了那金衣子一眼。

  随后立刻冷静的撇开目光面无表情。准备离开洞窟。

  孔老头死了。但是他还必须活下去。

  他现在的实力。虽然不惧这金衣子。但是要杀这金衣男子却几乎没有什么可能。这金衣男子的法器比他更厉害。失去理智的强行去杀。只能是徒劳而已。而可能会让自己陷入危境。

  金衣男子被叶秦给狠狠的盯了一眼。不以为意不想理会。

  可是他的心中不知道怎么的总是浮现出那个青衣修士刚才瞧他的冰冷沉寂眼神。浑身都不自在。那对孔的深处。几乎没有放出任何光芒神采沉寂的令人心悸。

  他甩了甩脑袋始无法从那目光中摆脱出来。不由暗暗恼火。反正已经杀了一个青丹门弟子他不介意把这剩下的一个也一起干掉。的留下一个祸害。

  金衣男子冷笑。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的我了。他果断的祭起金色小剑。快的灌输法力。自进洞以来。死在这金色小剑之下的各个门派修士。已经不知道有多少。

  叶秦立刻察觉金衣男子冷厉的目。若有若无的朝他扫来。这一波的飞剑攻击。肯定是冲着他而。

  叶秦的动作丝毫不。右手二指起。飞起玄阴。挡在身前一丈之处。玄阴剑竖立悬空。随着法力的狂涌。它快大至一尺大小。出耀眼的蓝色光芒。

  “水系法器?!”

  金衣男子见状。顿时一愣。自语道。

  他没有预料到。这毒尸洞窟内。居然还有第三名修士拥有法器。

  而且看那青衣修士操纵法器的样子。应该是很熟练。使用这法器的时间不短了。他一边想着。继续朝金剑法器灌输法力。金剑出的光芒。越来越刺眼。

  法器的威力。跟输的法力多少。有直接的关系。法力灌输的越多。通常法力释放出来的威力也越大。

  他平时使用的时候。都是看对手的强弱来灌输法力。只用少量的法力。便足够杀死那些没法器的修士了。不过。遇到样拥有法器的修士。他不敢怠慢。必须全力以赴。动法器的时间。自然也长一些。

  毒尸巢**洞窟内。两柄法器在半空中交相辉映。

  一柄飞剑。金光璀。锐气不可抵挡。

  另外一柄飞剑。蓝色。散着阴寒气息。

  这两柄法器。飞旋在洞窟的半空中。不甘示弱的相绽放出耀眼璀璨的厉芒。想要把对方的光芒给下去。只是。两人都是炼气期九层。法力相差不大。想把对方压制住。却是很难。

  叶秦心中一沉。全灌输法力。看金衣男子的这架势。不动则已。一旦动。肯定是死战。叶秦一咬牙。法力毫无留。玄阴剑的光芒继续大涨。气势如虹。逼他周围几个修士。骇倒退。不敢靠近。

  这时候。金衣男子已

  度的气恼中。冷静下来之后。操控着金剑。反而开始决。

  他不是在犹豫要不是杀叶秦。

  他杀叶秦之心极其定。他可不想以后自己做梦的时候。每天都回想起那冰冷沉寂让人背脊凉的眼神。

  他是在犹豫。怎么才能不让别人捡便宜。

  毕竟这洞窟内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那袍修士。法器极其厉害。他为了干掉这个青丹门修士。而法力消耗过。只怕最后反而会被那黄袍修士捡了便宜。

  至于他会不会和青丹修士两败俱伤。这个情况根本没有考虑过。他有绝对的自信。下这个青丹修士。——前提是黄袍修士不插手。

  毒尸巢**洞窟内。他一些在奋力撕杀的修士。被两柄耀眼剑芒所带来的威压。给惊住。他们转头去。看见古器门的金衣男子和青丹门的一名青衣修士然对峙起来。

  他们神色不由变的古怪。这窟内并不是只有两名拥有法器的核心弟子。而是三名。有一个青丹门的修一直在扮猪吃老虎的。

  三个修士同时出手把他们这些普通弟子干掉绰绰有余。

  这些来自各个门派的修士。于现形势不妙停止了撕杀。

  他们顾不的再去夺卷轴。而是开始自保。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局面。看看能不能有机会从这毒尸洞窟逃走。

  连那黄袍修士。也由的停了下来没再去追杀一名普通修士。诧异的朝叶秦和金衣男子的两柄飞剑法器望去。然后瞧着自己手里的玄土盾法器。琢磨着三件法器。哪一个厉害些。

  金衣男子心中反复的权衡利弊想着该怎么办才能把眼前这个丹门的修士干掉。而又让那姓钟的威胁到自己的安全。

  在这之前。他不敢意出手。

  他看见黄袍修士站不远处愣神灵光一动扬声朝黄袍修士道:“钟师兄。你我联手将这小子铲除他身上的物品。都归钟师兄所有。师弟我绝不相争。你看怎么样?!”

  说完之后。金衣男子像是在看死一样的看着叶秦。嘴角挂起冷笑。只要黄袍修士同样和他联手。把青衣修士干掉绰绰有余。

  黄袍修士**着手中的盾法器。没有立刻答应下来。而是沉吟一下。阴沉的目光扫向叶秦。他在考要不要和金衣男子联手。

  叶秦飞快的朝黄袍修士看去。察觉到黄袍修士目光中的一丝恶意。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暗不妙。他现在不但被这金衣男子给盯上。甚至黄袍修士也可能出手对付他。

  这个可能很大。

  古器门的金衣男子。和这的阙门黄袍修士。在不久前还曾经短暂的想要结盟。想要赶走其他十多名士。二人独吞这毒尸巢**的-盒。

  只是因为一名小门的修士突然劈出风刃把小盒子打碎了。爆出大堆的的图卷轴。引起在场所有修士的哄抢。造成了极大的混乱。这才破坏了他们二人的联手。让他们二人无独占小盒子里的物品。

  现在金衣男子。再次向黄袍修士提出联手。这对叶秦来说可是大大的不妙。

  叶秦心中焦急。目光却越的冰冷。几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中眨眼间闪过。

  必须破掉他们二人的结盟才行!

  金衣男子和黄袍修士二人。一个是古器门高层核心弟子。一个是的阙门高手。实力相近。有把握拿下对方。相互之间忌惮。他们二人势均力敌。反而不容易打起来。

  他们之前之所以愿意联手。多半是因为这个原因。

  可是现在。有他这第三名拥有法器的修士出现。接打破了他们二人脆弱的势均力敌。他们二人本来很敌视。这种假的联盟。只是暂时而已。根本不能持久。

  只要瞧准了二人之间的芥蒂进行攻击。就能让他们的联盟顷刻间瓦解。

  这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叶秦想的这里。信开始增强。立刻冷笑一声。同样朝黄袍修士道:“钟师兄。我们三中间。以这位出身古器门的俞师兄的实强。你我都较弱。不如我们联手。干这位俞师兄。怎么样?这毒尸洞窟内的全部卷轴。我拱手让钟师兄。一份不取。”

  叶秦突然提出联手。黄袍修士感十分意外。脸上愕然失笑。越沉吟起来。弄了半天。结果他这个。反而成了毒尸洞窟内最占便宜的人。这样也好。两头开价。谁的高。他帮谁。

  他阴沉的目光。开从叶秦身上转移。不怀好意的看向金衣男子。其实。他干掉这金衣男子的想法。更强烈一些。谁叫金衣男子总是摆着一副了不起的臭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