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68 摄魂钟
  衣男子全力操控着飞剑法器,准备出手对付叶秦,同袍修士的答复。只有黄袍修士同意和他联手,那么他将立刻动飞剑,取叶秦的性命。可是这时,他却听到叶秦拉拢黄袍修士,而且黄袍修士似乎动心,不怀好意的目光盯在了他身上。

  金衣男子脸色顿时剧变,暗道一声糟糕。

  一个青丹门青衣弟子,一个地阙门的高手,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他的对手。可两人要是一联手,绝对没他好果子吃,甚至可能有丧命的危险。

  金衣男子厉声道:“钟师兄,不要听信他。这小子穿着一身青丹门普通弟子的衣衫,混在我们这些人中间,谁知道他想干什么。此人奸诈狡猾无比,手段阴险,千万不能中了他的奸计。你我二人联手,将他拿下。他身上的所有物品都归钟师兄。”

  叶秦见金衣男子开始急切的反驳,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番说辞击中了金衣男子的软肋。金衣男子和黄袍修士,两个人。

  他略一酝酿,便将准备好的一番说辞和盘托出,冷笑道:“俞师兄急什么,我想钟师兄自有明断。所有修士都知道,灵雾山脉各大修仙门派之中,以古器门实力第一,地阙门实力第二。青丹门虽然位列第三,战力却一向不强,不擅于炼器,只是胜在灵丹方面,修为稍微高一点。甚至实力第四的大罗门,在战力上也强于我青丹门弟子。我的手段和实力,远不如这位出身古器门高层核心弟子的俞师兄。”

  他转头朝黄袍修士又道,“钟师兄,你是打算和俞师兄联手先杀我这个最弱的青丹门弟子,事后你再回头和最强的俞师兄拼上一场?或还是和我联手,先干掉这位最强的俞师兄,事后这里所有剩余的卷轴都归你?这两条路,我想钟师兄,肯定会选择最为有利的一条。”

  叶秦对黄袍修士说地这番话,摆明了要挑拨黄袍修士和金衣男子的关系。只要把他们之间的结盟给搅黄了,他就安全了。

  如果能鼓动黄袍修士和他联手,杀金衣男子,那就更好不过。

  金衣男子一向镇定沉稳的脸上,终于出现些许慌张。任谁同时面对两个强敌,也都难以做到平静。他操控着金剑,气急败坏道:“钟师兄,你说一句话,只要你同意跟我联手,这洞窟里所有的物品都归你,我一件不取!”

  黄袍修士看着叶秦和金衣男子。对他争相拉拢。脸上出奇地沉静。突然一个疾身飞纵。一声不吭地挡在了毒尸洞窟地出口处。而他手中那副玄土盾。也已经飞了起来。不论是叶秦。还是金衣男子。谁想要逃离这毒尸洞窟。都要先过他这关。占住了出口。他已经控制了毒尸洞窟地场面。

  有个小门派矮个子修士。正想要趁着他们三人僵持地时候。溜出毒尸洞窟逃之夭夭。却被黄袍修士抢先占住了出口。吓了一跳。连忙停住。退回数丈。惊疑不定。

  黄袍修士并没有理会那矮个子修士。阴冷地目光。始终在叶秦和金衣男子之间来回移动。

  最终。他地目光还是死死地盯在了金衣男子身上。

  不为别地。就是因为古器门金衣男子地实力最强。威胁最大。他当然是要先灭掉对这个威胁最大地。至于青丹门地那个修士。对他地威胁要弱许多。等干掉了金衣男子。他再回头再收拾青丹门修士也不迟。

  叶秦暗松了一口。背上地青衫几乎湿了一片。虽然他脸上装着满不在乎。心里还是极度紧张。担心黄袍修士和金衣男子联手。这二人要是联手。他可就就要不惜一切代价逃命了。

  现在,地阙门的黄袍修士如他预料的那样,站在了古器门金衣男子的对面,决定先杀金衣男子。这个局面对他而言,是最为有利的局面。把金衣男子干掉,就算事后黄袍修士再翻脸,他也有足够自保之力。

  金衣男子见到自己被黄袍修士和叶秦,分别从毒尸洞窟口处,和毒尸洞窟地一侧,两面包围住。

  他气的差点吐血。

  千算万算,算到了他和黄袍修士联手对付其它修士,也算到他和黄袍修士随时可能翻脸为敌。可是他偏偏没有算到,冒出一个拥有法器地青衣修士,和黄袍修士联手,一起对付他。让他陷入危境。

  金衣男子的脸上,阴霾地几乎要滴出水来,他朝黄袍修士声色俱厉的大喝道:“好,俞某人今天认栽了。姓钟地,你把路让开,我把卷轴留下,离开这里,这里所有的卷轴

  你们。要是你们还不肯罢休,别怪我鱼死网破,和于尽!”

  “哼,想走,没这么容易。二个杀你一个,你有这个机会鱼死网破吗?姓俞的,老子等着取你性命很久了!只能怪你命该绝。”

  黄袍修士一声冷笑,他手中玄土盾,飞上了半空中。那玄土盾吸纳着法力,开始出耀眼的黄色光芒。一旦完成法力蓄积,那攻击威力肯定极大。

  金衣男子见黄袍修士准备出手,他再也顾不得藏私了,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从里面飞出一件造型古朴沉稳的五寸高青铜钟法器,飞在身前。

  他口一张,喷了一口精纯无比的精元在钟上面。这口青铜钟滴溜溜的一转,急剧涨大,变成近三尺高大的钟,爆出惊人的灵气。

  青铜钟飞旋在半空,钟口朝向黄袍修士。

  “摄魂钟!震慑心魂的摄魂钟!”

  黄袍修士瞧见那法器的模样,目光猛的一缩,失声惊呼。这件钟法器的厉害,可以动摄魂攻击,可以护身防御,可以放大罩住敌人,攻、防、困敌兼备。比他的盾法器,有过之而无不及。

  金衣男子不惜损耗自己的元气,在最短的时间内准备好了法术攻击。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冲出洞窟去,否则。他宁愿用特殊的办法,强行损耗自己的元气,冒着降低修为的危险,也要用这口摄魂钟迅将黄袍修士击溃。

  他脸色苍白,狞笑,手指朝青铜钟遥遥一弹。

  “咚!”

  这口青色铜钟出一沉闷的震动,洞窟内的空间一阵隐隐的波动,一道到看不见的波浪,轰击向守在洞窟口处的黄袍修士。

  黄袍修士急忙将玄土盾法器挡在身前,以免自己被波浪所攻击到。

  “轰——!”

  连绵不绝的波浪,轰击在玄土盾上。

  玄土盾剧烈震撼,黄色光芒快的萎顿了下去,开始急剧缩小。

  黄袍修士全力用法力堵住自己的耳朵,以免被钟声给震慑住心魂。可这钟声无孔不入,他感觉自己的脑海中,就像被千钧铁锤猛砸了一下,被震的浑浑噩噩,差点当场昏厥了过去。

  他正浑浑噩噩之间,猛的一咬舌尖,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将他刺激的清醒过来。

  黄袍修士睁眼一看,金衣男子,已经和那个青丹门弟子大战在一起。他大为震惊的同时,一丝后怕,同时还为他和叶秦的联手而感到庆幸。要是只有他一个人,根本无法和金衣男子相斗。

  金衣男子朝黄袍修士动攻击的时候。

  叶秦没有丝毫怠慢,早已经蓄势待的玄阴剑,立刻化为一道蓝色厉芒,朝金衣修士的身后击去。金衣修士冷哼,手一挥,将金色飞剑迎面挡了过去。玄阴飞剑、金色飞剑,化为两道蓝、金光芒,在半空中纠缠在一起,爆出一阵疾风骤雨的撞击声。

  一轮交锋过后,两件飞剑耗尽了法力,偃旗息鼓。

  叶秦手一招,收回了玄阴剑,只见蓝色剑身上,多出了许多密密麻麻,芝麻大的缺口。同样是低阶法器,水系飞剑肯定不如金系飞剑坚硬,因为它们炼制的材料完全不同。两件法器硬碰硬撞击,水系飞剑要吃很大的亏。

  叶秦肉痛无比,这是他最早获得的法器。在手里还没有温熟呢,就出现了轻微的损伤。再和金剑撞上数十次,只怕就要毁了。

  三个修士释放法器疯狂火拼,令洞窟内剩余的修士目瞪口呆,震骇不已。

  他们这些修士为了抢夺卷轴,经历了一场激烈的火拼,已经死的寥寥无几,现在仅剩下五六名普通修士而已。他们几个来自各个门派,心不合。

  毒尸洞窟的出口,被叶秦、黄袍修士和金衣男子这三名修士给堵住,他们根本无法逃离这里。不敢加入战团,只能退缩在洞窟一角,全力自保,免得被法器给波及。

  叶秦这边才刚停歇,黄袍修士又祭起了飞盾,和金衣男子杀在了起来。

  叶秦顾不得肉痛,再度蓄积法力,和黄袍修士联手夹击金衣男子。

  三人都是使用法器,一旦全力施展开来,威力极大。同时极其消耗法力,法力流逝的度只怕比抽水还快。他们只是炼气期九层,并非筑基期修士,根本无法持久的使用法器-

  ---——-

  求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