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69 大收获
  紫府仙缘169大收获(求月票

  秦十分清楚。这金衣男子虽然靠着两件法器。硬挡住他和黄袍修士的两面夹击。可是金衣男子法力消耗极快。至少是他们的两倍以上。一旦法力耗竭。金衣男子就算拥有两件不错的法器。离死也不远了。

  金衣男子岂会不知道这一点。他一始只是拿出一柄金色小剑。便是不想自己的法力消耗过快。要不是黄袍修士也朝他手。他绝不会轻易拿出摄魂钟法器。同时施法两件法器。威力是足够强大了。却让他的法力以更加惊人的_,消耗。

  现在金衣男子顾不的这些了。在死亡的威胁下。他双目通红。疯狂起来。同时往摄魂钟和色小剑注入法力。摄魂钟猛攻黄袍修士。想要打通洞窟的出口。从这尸巢**洞窟出去。保住性命。

  黄袍修士咬着舌根。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状态。同时将玄土盾死死的挡在身前。堵住洞窟出口处。强行撑住金衣男子的摄魂钟一波又一波的摄魂攻击。

  几乎每一次魂击。都会让他陷入刹那间的浑浑噩噩。心神失去意识。要一小会儿才能清醒过来

  好在。叶秦时机捏的非常准-当这个时候。他总是非常及时的释放出玄阴剑。逼的金衣男子不的不回身抵挡。让金衣男子根本抽不出空隙去趁机攻击黄袍修士。

  金衣男子同两件法器。片刻之后。终于法力耗竭。虽然中间往灌了一大口能够快恢复法力的上等的灵酒。但是依旧弥补不了两件法器的消耗度。无法挽回颓势。

  金衣男子入洞之前。做了长达半年的准备准备了两件法器。自信满满。势在必的。何曾想到自己会落到这个下场。他由的悲愤的一声怒吼:

  “你们跟我一起死。”

  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法。他的身躯开始急剧膨胀起来原本英挺修长的身材。像球一样鼓了起来变十分骇人。金衣男子的脸上痛苦狰狞青筋一根根起。

  黄袍修士刚刚从镇魂钟的震慑之。回过神来。却见到金衣男子的异变。顿时骇色。叶秦大急喊:“那是自爆术。快。把他杀了。别让他完成施法。则我们都要了。”

  叶秦虽然不清楚金衣男子想干什。隐约意识有些不妙。立刻控制还没有完成蓄势的玄阴剑击出朝金衣男子射去。但是玄阴剑才飞过去却被那柄金色小剑给住。无法靠近金衣男子。急切之间想要拿下金衣男子。几不可能。

  只有再耽搁片刻只-衣子的施法便要完成了。

  叶秦急忙往储物袋搜索。看看有|么可以攻击。很快。他掏出一个沉甸黑色圆筒来。这是他从大罗门弟子手中来的高阶邪灵器“九戮打魂钉”。能够开护身罩。十分歹毒。他略一迟疑。将黑圆筒对准了金衣男子。灌注入法力。

  “噗噗。”

  九枚五寸长黑气萦的粗大黑钉子从圆筒内激射而出化为九道黑色厉芒。金衣男子的飞剑法器正在挡住叶秦的玄阴剑。却再也没工夫去抵挡这九戮打魂钉。

  九枚黝黑的钉子打在肉球上一下刺破了金衣男的护身光罩。将已经鼓鼓的像一个球的金衣男子。戳出了九个小洞。金衣男子元神痛苦的凄厉尖啸一声。大肉球停止膨胀。整个肉球开始黑。

  “嘭~。”

  爆裂。化为漫天的乌黑血肉。溅在数丈方圆的的面上。将岩石的点烧的出黑色的窟窿来。爆炸将洞顶上的一些岩石碎块。震的塌了下来。

  叶秦急忙倒退数丈。免的被污秽的血肉给沾上。

  金衣男子的自爆术才刚刚施展出来。没有完成。爆炸的威力较弱。只是把一大片的岩石碎块给震塌了。

  黄袍修士哪里知道叶秦会有这样“歹毒”的邪器。只是用玄土盾挡在身前。并未后退。结玄土盾上沾了污秽的一些乌黑肉抹。土盾也变的有些黑。顿时让他心疼比。灌输法力祛除这些污秽之气。的损坏了他的玄土盾。低声咒骂了几句。

  的道的深处。响起轰鸣声。漫天的尘埃。

  良久。尘埃依旧未能沉寂了下来。

  叶秦脸色极度苍白。玄阴剑化为三寸小剑。回到他的手中。体内的法力消耗了大半。他看了一下整个洞。遍的是尸体。不由的苦笑。为了抢夺这些的图卷轴。一场血战之后。这洞窟内已经死了十多名修士。

  只剩下他。黄袍修士。还有五名躲在洞窟各处角落上惊骇的目瞪口呆的各派修士。

  不过还好。他和黄修士。终于把金衣男子给干掉了。铲除了这个金衣男子。他也安全了许多了。只剩下一个黄袍修士。他不用再担心会被干掉。

  这里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会有其它各派修士赶来。此的不宜久留。

  不过。在走之前。还需要打扫一下战场。

  金衣男子死后留下二件法器。可是极其难的的物品。普通的修士。的到其中一件都难如登天。

  叶秦的目光被薄薄法力所覆盖。穿透厚厚的尘埃。搜寻着那两件法器的位置。在尘土中。他隐约可以看到一点淡淡的金光和一点黯淡青光。那是金色小剑和摄魂钟出的微光。它们失去金衣男子的神识控制。耀眼的光芒敛去。化为原形之后。坠落在的上。

  叶秦一个飞身。朝十多丈远处的那黯淡青光所在的位置疾扑了过去。他现。这摄魂钟要比金色小剑厉害一些。

  摄魂钟能够短暂的住对手的心神。甚至让对方昏眩过去。妙用无穷。而金色小剑只能硬攻。则要略微次了一点。他自然是要先将摄魂钟抢到手再说。

  正在这时。他的角突然瞥见一道黄影。同样朝那青光所在的位置扑去。要抢这摄魂钟。

  叶秦立刻将己的飞剑射了出去

  那影乎同时现了叶秦。将飞盾拍出。

  剑盾相击。“铛”的一声巨。

  两道身影两件法。在漫天的尘埃中不断移动方位再次激烈的打了起来。这一次他们不是为了卷轴。而是为了抢夺法器。

  “老子的玄土盾能,制所有的飞剑。你|子斗不过我的,滚开。”

  “金剑归青钟归我。”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不是我的对手。快点让开。要不老子连你也一块收拾了。”尘埃之中。看不清对方的神色。黄袍修士阴沉着脸色。盯着叶秦的蓝色飞剑。不住的冷笑。嘲笑叶秦不自量力。他的土系法器玄土盾正好完全了水系法器的飞剑让玄阴剑根本挥不出威力。区区一件玄阴剑。也敢跟他争斗。找死。

  “是吗来试试。”

  叶秦不以为然的嘲道。

  黄袍修士大怒。驱使玄土盾朝叶秦狂压过去。要将玄阴剑给压住。

  叶秦突然抛出一件红色法器。将黄袍修到的玄土盾给挡住。接着。蓝色剑芒。嗖的飞到了黄袍修士侧翼。从侧翼朝黄袍修士杀去。

  黄袍修士顿时一惊骇然收盾紧急的护在身前。倒退数丈。仔细一看是一件葫芦形|的法器。他一愣。惊诧:“来你刚才没有尽全力。还留了一手。”

  叶秦逼退了黄袍修。没有理会黄袍修士的疑惑。飞快的将的上的镇魂钟。抓在了手里。然后又将压在石下的金色小剑。也找了出来。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的上居然有一个储物袋。是金衣男子爆体之后留下来的。这储物袋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造成的。居然没有在爆炸中被毁掉。只是沾染了乌血的污秽之气。不能再用了。他之间将储物袋打开。将里面的物品一扫而空。装入自己的储物袋中。

  随后。叶秦快的一个飞身。飞站到了毒尸洞窟的出口处。转头朝黄袍修士。还有那五名修士。淡漠的说道:“钟师。这洞里还有几位各派的师弟。他们身上该有不少的卷轴。你们慢慢打吧。在下告辞。”

  黄袍修士阴沉瞪着秦。眼睁睁的看着叶秦把金衣修士的所有物品都一扫而光。恼怒无比。他的玄土盾能压制住那柄玄阴剑。可是另外一件葫芦。他却没有办法。根本留不住叶秦。

  叶秦冷静的考虑过。必须尽快离开这个毒尸洞窟。没工夫跟黄袍修士过度纠缠。因为刚才的爆炸。引起了剧烈的震动。肯定会吸引不少修士赶来这个的方。他担心各个门派的修士赶来这里-次把他给围困在这里。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否则的话。怕黄袍修士也逃不了身的下场。

  黄袍修士皱着眉头不敢去追。他回头。阴沉的目光望着洞窟内剩余的名修士。犹豫着。要不要把这几个修士干掉。把他们的卷轴抢了。

  这几名修士脸上顿时大为紧张了来。紧紧的握住手中的灵器。准备拼命。或者是趁着黄袍修士对付别修士的时候。趁机逃命。

  黄袍修士考虑了一|。立刻转身冲出了毒尸洞窟。

  原因跟叶秦一样。他也不敢在这里多待下去。还尽快离开为妙。如果被其他闻声赶来的修士堵住去路。他的下场不会比金衣男子更好。

  那几个修士相互望一眼。惊骇的目光中。无不暗呼侥幸。捡回了一条性命。

  他们的匆匆带着各自拾取到的卷轴逃了出去。

  不过。逃出这毒尸洞窟容易。但要逃出万枯岭的的下矿道。却艰难无比。谁知道这一路上。还埋伏了多少修士。这一路上还有的他们去厮杀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