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71 阴玄大法和炼骨术

171 阴玄大法和炼骨术

  紫府仙缘171阴玄**和炼骨术(求月票。

  秦看完玉简内的第一篇之后。他已经大致明白是怎这跟他之前某些猜测差不。这个王姓弟子的描述。只让他更加确定了之前的想法而已。

  接着往下看过去。

  玉简的第二篇《阴玄**》。这是一套非常完整的鬼修功法。里面包括了:

  《脱壳术》。肉身死亡之后。并不是所有的元神能从肉身上逃出来。肉身一旦**。而元神没有及时逃脱的话。会尸气所沾染。导致元神崩解死亡。元神必须在数个时辰之内。从死亡尚未腐化的**上挣脱出来才行。这脱壳术就是最快从肉身上逃脱办法。通常元神越强。才越容易从肉上挣脱。

  《鬼修术》。不借助**修炼元神。失去肉身之,。必须借助特殊的的形。比如阴的。吸纳阴的的灵气。才有助于鬼修元神实力的增长。鬼修同样要渡劫。

  《夺舍**》。如何夺其它弱小修士的肉身。这个**其实不算鬼修之道。而是重新夺**。继续身修仙。相信所有懂夺舍**的修士。都更愿意夺舍。而不是踏入鬼修。

  只是。这上写道。施展这夺舍**。有很大的限制。必须是针对有灵根者。才能夺舍。对没有灵根的凡人进行夺舍。会爆体而亡。而且夺舍成功之后。会大幅度的损耗寿。寿二三十年很正常。甚至上百年寿元。没事玩夺舍。死的快。

  叶秦扫视了《阴玄**》一眼。把玄阴法刻在脑海中。并没有去多看。这是鬼修功法。他又没死。当不会去修炼。

  除非哪一天他倒霉死了。才用的这篇功法。

  叶秦看到那夺舍大不由的了揉鼻子。回想起一件事情来。他在竹岐县城的时候。|南天霸曾经用夺舍**来对付他差点把他给害惨了。不知道南氏家族。跟这数千年的玄阴门有什关系。或许多少有些渊源吧。

  玉简内的第三文。却是一篇炼骨术》。

  炼骨术。是炼器的一种。不过。不是普通的五行炼器术。

  普通的炼器术。是五行炼器将五行原材料矿石金木材料等等。炼制为灵器和法器

  而这篇炼骨术却专门以骨肉为材料。炼制灵器和法器。

  将尸体炼制各种僵,。或者将骷髅骨头。炼制为儡等等。上面都记载了炼制的办法。

  叶秦皱起眉头。从《阴玄**》《炼骨术》上|来这阴玄门显然是一个邪派。专门研究这种阴毒鬼魅之术。难怪在数千年。阴玄门便已经被大罗门兽灵门等几个大仙门派联手灭掉。阴玄门灭门之后。绝大部分功法都失。或者被抢走。阴玄门的这篇完整的炼骨术。算是比较罕见了。

  叶秦对这僵尸和骷髅。并没有什么负面的感觉。但是拿死人的骨肉来炼器。总是让他心中,恶排斥。

  不过必须承认炼术是个好东西。除了人骨之。还有兽骨可以炼制。他想到了自己的蝠王翼。心中微微一动。对这炼骨术也看的也更仔细了一些。

  半日,。

  叶秦从玉简的沉思中醒了过来。

  阴玄门的炼骨术。果然精妙无比。可以将妖兽的完整尸骸。炼制成可以被神识所控制的傀。也可以将妖兽的一部分单独拿出来炼制成灵器。

  当然了。骨器不是某个修士想炼就炼。前提是必须拥有阴火用阴火才能炼制这骨器。鬼修士可以出阴火。也有一些阴的。有阴火存在。

  他的蝠王刺蝠王翼。只怕正是通过这炼骨术。炼制而成的。大罗门的修士。看来拥有不玄阴门的秘术。

  叶秦嘿嘿一笑。

  等自己筑基之后。再从妖兽身上到上等的炼器料。也不需要去求助大罗门的炼器士。自己可以直接炼制成灵器。来倒也十分方便。省的又因为灵器而惹出许多的麻烦。

  看完玉简。深深的入脑海中。将这份玉简丢入储物中。

  叶秦起身站了起来。|上浮现出静而淡漠的微笑。自语道:“现在。该去洞窟内四处转一转。找个最富的矿道。尽量多挖些灵石。否则再过上几日。这洞内修士大量增多。可不好办。”

  他打开八份的图卷轴。从这些的上寻找到灵矿点最密集的的方。然后动身。朝这个矿道疾奔而去。这个矿道有些。估计要好些天才能过去。

  数日之后。

  叶秦在矿道内飞奔。突然在一条岔处。停了下。冷冷的朝身后望去。他的身后数十丈处。五名白衣女子持剑身影。正在矿洞内朝他追逐而来。甚至可以听到她们的急喘声。

  叶秦目光冷冽。暗恼。

  说起来也倒霉。他不久前穿过一矿道的时候。意外遇到了一个小队的月缺门女弟子。这个小队的女弟子见他只有一个人。顿时大喜过望。追杀他。

  说起来。这也无可厚非。不同修门派试炼之间杀来杀去。削弱其它门派的实力。也正常。换做是丹门。也同样这么做。

  不过。不论谁被追杀。都会十分不爽。

  叶秦此刻心里十不爽。要不是他手里有的图卷轴。知道大部分矿道的走势。带

  |到处绕圈。只怕要被这个小队的月缺门女弟子给|条死矿道内。

  他不想跟这五名月缺门的女弟子打上一场。现在他只想尽快挖灵石。在紫府内种植灵草。然后炼制筑基丹而已。杀这名月缺门的普通女弟子。对他没什么好处。

  只是。这五名白女子也未免逼人太急。死死的着他不放。真要是把他惹恼了。他下手可不会手软。

  叶秦看了一下前方的岔道一眼。过了这个岔道口。便进入了另外一份的图卷轴的范围。离他想去的矿点。也只有一日的路程了。

  他决定把在这里事解决所以了下来。

  “别逃。站住。”

  后面几名月缺的白衣女子。不的娇喝香汗|漓的持剑追了上来。她们见叶秦果然停了下来。反而些惊诧。飞身落在十余丈处。怒瞪着叶秦。为了追这名青丹门的青衣士。她们一路追的好辛苦。她们实在是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青丹门的弟子会溜的这么快好像这里是泥|一样。随便怎么钻都是活路根本不会被她们给堵住。

  叶秦冷冷瞧着她们。道:“你们追了我一个时辰。也追够了吧。不把了。你们真不肯罢休?”

  最前面的一名长的有些妩媚高挑白衣女子一挺酥胸。手持一柄高阶灵剑。傲然道:“你小子立刻把灵器和储物袋丢在的上。然后束手就擒。留你一条小命。否则的话。别姐妹们不客气了。”

  叶秦心中暗暗好笑。说道:“哦。怎么一个不客气法?”

  那高挑女子身后。名丰盈妖的月缺门的女子火辣辣的凤目盯在叶秦身上。咯咯直笑“元萍师姐。这小子只怕看上你了。等着你对他“不客气”呢。”“不如师姐成全他一番好事。”

  估计她们是以自己一方有多达五名。都是炼气期八层九层的修士。而叶秦仅仅一人。她们胜券在握肯定能干掉丹门弟子这丝毫不以为意的开口调笑。

  当然了。她们嘴虽然肆无忌惮的调笑手中却丝毫没有放松。已经准备好了法术攻击。

  “你们胡说什么呢。”

  那高挑的白衣女子回头望了一下她的师姐师妹。一跺脚。妩媚的脸上有些羞恼。又瞪着叶秦。她手持灵。准备朝叶秦攻去。“找死。杀。”

  四道法术同时朝叶秦激射而来来。

  叶秦冷眼看着她们的举动。将手中的一柄数寸金色小剑扣在手里。惋惜的摇了摇头。

  一道金色剑芒一冲飞起。在半空中一绞。朝他射的几个火球水箭冰锥风刃。通通被金色剑芒绞碎。连渣都没剩下半点。更不要说伤到他了。人多又怎么样。道法术攻击。丝毫抵不上一件法器的威力。

  “金系法器。”

  那高挑女子正持剑朝叶秦冲过去。却见一柄金色芒飞在距离她仅仅数丈的半空中。顿时吃了一惊。露出惊骇欲绝的目光。

  “你是青丹门的高,弟子?。误会。一会。别动手。”

  她急忙尖叫。吓跌跌撞撞的倒|。法剑的威力。绝不是她手中的高阶灵剑所能抵挡的

  这时她心中还存有一丝侥幸。她有四个同门妹。只要她们用法术牵制住这个青丹门的弟子。令他无法分心攻击。她还有逃生的机会……

  她的几个同门也的确是这样做的她们虽然惊骇。依旧再次打出了法术。为同门逃跑争取时间。

  叶秦有些冷漠的目光看着她抽身急退的身影。目光中只有空洞。

  “误会?。不觉太晚了吗?”

  他一道法力射在剑芒上。那半空中的金色厉芒突然光芒暴。那高挑妩媚的女子激射去。

  如此近的距离。那妩媚白衣女子只来的及将灵剑挡在身前。抵挡那令她睁不开眼来的骇芒。

  “咔嚓。”

  媚女子惊骇欲绝的看着她手中的高阶灵剑。寸寸碎裂。

  却丝毫无能为力。接着。金色厉芒继续撕裂了她的护身罩。打在她的胸口处。

  不过。令叶秦意外是。居然没有穿胸而过。而是被什么丝甲之类的灵器给抵挡住了。金色小剑法力耗。倒飞了回了叶秦的手中。

  媚女子遭到重创。喷出一道鲜血。跌飞了。被她的师姐师妹们接住。虽然没死。重伤却是免不了的。

  叶秦正准备再次释金剑。给她们一点严厉的警告。却突然一愣。差点想破口大骂。只见这五名月缺门女弟子的身后。再次出现一个小队的白衣女子的身影。

  这里的月缺门弟子。怎么这么多?

  难道这一片矿道。被月缺门给控制住了?

  叶秦暗呼一声倒霉。没想。立刻转身便朝岔道口处逃去。

  笑话。对付五名炼气期九层的修士。他还能用飞剑法器来吓唬吓。杀一二个立威。把们惊退。让她们不再追自己。但是十名炼气期九层的修士。他还是先逃再说吧。要是被纠缠住。轮到他被挨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