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72 死亡陷阱

172 死亡陷阱

  一个小队的五名月缺门的白衣女弟子,正在灵石矿秦,却没想到被叶秦放出的金色小剑给重伤了队长元萍,她们其余四人顿时芳容变色,护着那受伤的队长,往后退却。

  正在这时,一名白衣妙龄女子带着一个小队的月缺门女弟子,出现在了她们的身后。

  那四个正在后退的女弟子,见到这名妙龄女子就像找到主心骨一样,惊慌的神色立刻消失,纷纷停了下来,惊喜的叽叽喳喳说道:“涵若师姐,元萍师姐被一名青丹门的修士出的飞剑所伤。”

  白衣妙龄女子,瞥了一眼重伤的元萍,道:“青丹门的弟子?他们多少人

  那几名女弟子相互望了一眼,脸上有些难堪的说道,“只有一人。不过,此人有一件飞剑法器,很可能是青丹门的高层弟子。”

  “哼,才一人就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真是没用。”

  那白衣妙龄女子,眉头皱起,俏脸上满是怒气。她飞快的越过众人,朝矿道深处追去。回头却看到身后只有她的人跟随而来,还有四个都呆在原地不动,不由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我去追!”

  “元萍师姐怎么办?她受了重伤。”

  “这点伤死不了。把她留在原地,后面还有我月缺门的弟子正在赶来。你们几个跟我来,把那青丹门修士擒拿住再说。青丹门的弟子已经大举进入了洞窟,抓住他说不定能拷问出一些青丹门的情报。”

  “是,涵若师姐!”

  那四名月缺门女弟子低头应合。纷纷跟上。元萍师姐只是一名普通小队长而已。在门派内远不如涵若师姐地地位。

  一行九人。朝叶秦直追而去。

  叶秦一跃来到岔道口处。这里有三条矿道可以走。往上走。往中间走。往下走。他看了一眼手中地地图卷轴。想了一下。一头钻入往下走地矿道。朝前飞奔。

  身后传来众多修士疾奔所出地衣袂配饰响作声。

  叶秦回头望了一眼。看到身后跟随而来地几道白色身影。不由深深地皱起眉头。月缺门地弟子还在后面追着。阴魂不散。这次比刚才地人数还多了近一倍。十分麻烦。

  他一边跑着,感觉有些不妙。不仅仅是因为她们人多,更主要的是,她们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法器而畏惧,反而追的更急。莫非她们当中有谁也拥有法器?

  似乎是为了证实他这个想法。追在最前面地白衣妙龄女子,衣袖内甩出一道耀眼的银光,朝他打来。

  叶秦知道自己地飞奔的度,肯定快不过那道银光法器,只能用法器抵挡住。

  他一声冷笑,将金色小剑往后一甩,挡了过去。

  铛铛铛,两件法器出清脆的撞击声。

  金色小剑拦下了那道银光,金色光芒和银色光芒在矿道内缠斗起来。

  叶秦这才瞧清楚,那赫然是一把半尺大小的弯型银钩法器。看样子,威力丝毫不下于他操控的金色飞剑。

  原来是月缺门的核心弟子来了,难怪敢丝毫不惧地冲在最前面追杀他。

  叶秦有些惊讶,但是并不慌张。凭一个月缺门的核心女弟子,还拿不下他。

  “区区一个青丹门,也敢在这洞窟二层乱闯,还不束手就擒!”妙龄少女娇一边操纵银钩缠住金剑,一边朝身后众女子喝道:“快用法术,将他拿下!”

  她身后地八名女弟子,立刻准备施展法术。矿道狭窄,妙龄女子占了中间,她的两侧只够两个人动法术。每二人一波,轮番朝叶秦动法术攻击。

  火球,冰锥一个接一个朝叶秦砸过去。

  她们人多,打完一波换一波,要靠人力把叶秦给耗死在这里。按照她们地想法,每人只需要动用的八分之一地法力,就足够把叶秦给拿下了。还能将金色小剑抢到手,这种追杀太值得了。

  可惜,她们的想法注定要破灭。

  叶秦敢独身在这矿道行走,直接去寻找灵石,而不去回去和同门汇合,自然是有所依仗。

  他随手将一件青色法器抛了出来,把所有射向他的法术给轻松挡下。那些法术打在青钟,就想气泡撞上石头,噗噗作响,纷纷破碎掉,没能给青钟带来任何伤害。

  “摄~,摄魂钟你把古器门俞长老之子俞玉给杀了。”

  妙龄女子似乎认出了那件法器的原主人,惊诧的呼道。接着,她想到了这件法器的作用,顿时脸色一变。急忙将手伸入怀中。

  叶秦皱了皱眉头。

  俞玉?就是那个金衣装的家伙?这家伙很有名气吗,似乎不少门派的高层弟子都认识。不过,杀这姓俞的可不只是自己,还有那地阙门的钟姓修士。

  “既然你认得这物品,那就尝尝这摄魂钟的滋味吧!”

  叶秦神色冷峻,朝青钟全力灌输法力,接着屈指一弹,一道白芒射出,击打在在青钟。“咚~~!”一声低沉的钟声,在狭隘的矿道内,掀起一阵无形的波浪,朝众女子打去。

  那妙龄女子骇然变色,已经从怀内锦兜中掏出一件晶莹剔透,散

  的伞状的法器,低喝一声,“青罗伞!”,那青色开,涨大,将她一罩,她整个人被这晶莹剔透的青伞所罩住。

  滚滚的无形波浪,在矿道内席卷而过。

  这伞急旋转起来,出刺耳的尖啸声,将那波浪攻击都完全抵挡住。

  可惜妙龄女子的修为不够,只能勉强把青伞撑大到容纳下她一人,根本无法罩住其余的众位同门师妹。

  她身后的八名月缺门女弟子,被钟声滚滚席卷而过。

  她们的脑海中“轰”地一声,一片空白,脑中只剩下嗡嗡作响,整个人都浑浑噩噩,失去了所有知觉意识,昏厥在了原地。没有小片刻工夫,她们根本清醒不过来。

  只有那妙龄女子躲在青罗伞法器之内,逃过一击。等无形波浪过去,她立刻收了伞,将半空中摇晃的银钩给招了回去。

  她看了一眼众被震昏过去的同门师妹,俏脸上煞白,也不知是震惊,还是羞怒,回头气冲冲的瞪着叶秦。想攻,却又不敢攻。

  没有几名同门地协助,一对一,她还没这本事拿下叶秦。

  “难怪敢来独身前来闯这洞窟二层,原来是有一件摄魂钟在手,给人群给震昏过去,根本不惧围攻。这样一来,可怎么能擒住他?”妙龄女子神色焦急,飞快地想着,寻思着对策。

  叶秦见妙龄少女躲过了摄魂钟的攻击,暗道一声可惜,要是刚才那一击,把这妙龄女子给震昏过去,趁机将她的法器给夺走就好了。

  那青色伞状法器怪怪的,居然把他的摄魂攻击给化解掉了。这件伞法器,只怕是一件防御性地法器。要把这伞给攻破,不是一下两下就能办到的。

  他们二人现在只是打了一个平手而已。

  拿不下这个妙龄少女。

  叶秦寻思到这里,摇了摇头,立刻转头朝矿道深处飞奔而去。他还是决定尽快走人。在这里耽搁下去,月缺门地弟子越来越多,只怕对他不利。

  妙龄少女见叶秦再次逃走,一呆,“胆小鬼,就知道跑!”,轻咬贝齿,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追下去。最终还是一跺脚,飞快的跟上。这青丹门修士孤身一人在此。她就不信,擒不住这个青丹门弟子。

  叶秦飞奔了半柱香的时间,突然停住脚步,愕然的望着前面矿道内,十多名绿花衣修士。

  十多名兽灵门的绿衣花衣弟子,正在一条灵石矿道内,用灵器卖力的挖地面和洞壁上地坚硬岩石,在上面挖出一个一个数寸深的小洞。

  每隔半尺,挖一个这样地小洞,然后将一些只有这些兽灵门弟子才懂的操控地异虫,往小洞内丢了进去。像什么冰虫、小绿飞腐虫、毒蜘蛛啊等等寻常的异虫,通通丢进去。

  再用兽灵门特殊地秘术,让它们安安静静的待在这些洞**内。

  他们仔细观察过了,这里是经常有修士通过的矿道。

  在这里设置埋伏,最容易逮住“猎物”。安置好陷阱之后,他们在矿道内埋伏了起来,准备等着猎物自己上钩。他们可不信,有谁能通过这条长达二十丈远,安置了多达五六种异虫的死亡陷阱。

  果然,过了不多久。

  一名浑身血迹,异常狼狈的刀疤脸汉子,气喘吁吁的逃到这条矿道。

  估计这名修士不久前被谁给攻击了,好不容易才逃到这里来,连护身光罩都黯淡无光。刀疤脸汉子见这处矿道没人,松了一口气,掏出一块灵石握在手中,准备在这里歇一歇,恢复法力。

  他才刚靠在一块岩石上坐下,突然数声轻啸,大惊失色,还来不及逃走,周围数丈内突然喷出十多股各色液体,青色腐液、蓝色冰液,黑色毒液,顷刻间将他打了一个正着。

  大汉身上黯淡的护身罩,被绿色腐液给打中,快销蚀,护身罩直接瓦解。接着被冰液、毒液给一浇,顿时惨叫一声,整个人外面被冻成了冰雕,里面浑身血肉黑,死的不能再死了。

  起来,这也该这大汉倒霉。如果他的法力圆满,护身罩说不定的还能支撑的更久一些,从这矿道内逃出去。

  “哈,又一个呆子被干掉了。真轻松!咱们兽灵门,就是占便宜。都不用自己出手,就把对手给干掉了。”

  矿道的另外一端,十多名兽灵门弟子钻了出来,各个喜笑颜开。他们走在矿道内,丝毫无事。将那大汉的储物袋和通通取走了。

  “诸位师弟,赶紧把这尸体抬走。还有,这数十个小洞里的异虫取出来,补上新的。”

  很不凑巧,

  叶秦跑来这条矿道的时候,正看到三四名绿衣修士,将那具冰冻黑的尸抬走,清理现场。而另外好五六名兽灵门的修士,则重新在矿道的地上埋上异虫,恢复陷阱。

  还有一个绿衣男子正在持刀挖矿道地面上的岩石,准备挖更多的小洞**,把陷阱挖的更多一些。他看见一个青衫修士出现眼前,不由愕然的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