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75 及时的支援

175 及时的支援


  皇甫师妹,论家世,我雷家是长陵国屈一指的大~历代曾经出过三位金丹祖师。现任家主更是古器门的祖师之一,地位堪比皇甫老祖。论资质,我雷昊更是潜质高达五十七的单灵根,虽然还没到绝的地步,但也称得上不凡了。结丹不敢说,筑基是肯定不成问题。论家世论天赋,我雷昊哪一点配不上你?皇甫师妹,只要你点头,我恳求祖父亲自携带重礼去青丹山向皇甫老祖提亲。”

  紫衣男子扇着扇子,装出一副丝毫不着急,风雅无比的姿态。但是扇子却散不去他心里的焦急。

  绝大部分的古器门弟子都是为了筑基丹而参加这场试炼。

  但是他不同,身为古器门雷祖师之孙,他根本不缺筑基丹。这次他冒险进入万枯岭洞窟,主要还是为了在地底深处寻找一样珍稀的火系矿物,等他筑基之后,用来炼制一件威力极大的火系法器。

  但让他意外的是,居然在这万枯岭矿道深处遇到青丹门的皇甫师妹,这实属偶然。他顿时喜出望外。跟那珍稀矿物比起来,显然是这位青丹门的皇甫师妹更为重要。

  要是把她擒住,促成雷氏、皇甫氏二家的联姻,不但对古器门有利,对雷氏家族也极其有利。更对他日后继承雷家家主的大位至关重要。毕竟雷氏家族十分庞大,可不是只有他一个孙子,他要是挤不上去,自然还有别人等着坐。

  可是情况并不如他所愿。一路上已经死了十多名古器门试炼弟子,却依旧没能将她拿下。剩下的四名金衣修士能不能困住她,还丝毫没有把握,这不能不让他心焦。

  不过,他没有打算退缩。就算四名金衣修士都死绝了,他也要将这位皇甫师妹拿下。

  蒙纱女子手持一柄冰寒小剑,扫视着四名金衣修士,冷淡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理会紫衣男子的叫嚣。不知是她无暇分心,还是根本不屑理会。

  那紫衣男子等了好一会儿,不见蒙纱少女答复,心头温怒,厉声喝道:“好,看来皇甫师妹是不见黄泉不死心。我就先将你擒住,再向皇甫老祖赔罪!一起上!”

  叶秦循着矿道内一丝淡淡地血腥气味。不时地飞腾跳跃。从洞壁上踏过。避免地上地陷阱。过了一处矿道拐角。他落下身来。皱起眉头。望着地上地一具古器门银衣修士地尸。储物袋、随身携带地灵器。十分完整。并未丢失。这具尸是朝前面走地时候。被一柄飞剑从正面割断了咽喉。直接毙命。

  这已经是他这一路上所看见地第十三具尸了。

  开始。叶秦还以为是某个门派弟子故意设置地诱饵陷阱。并不敢轻动这些尸。或是古器门弟子遭到追杀。

  但是他连续看到好几具尸。都是这样之后。才现不对。

  古器门弟子都是身前遭到攻击。肯定是他们在追杀别人。

  矿道内脚印凌乱,这分明是一群古器门地弟子在追杀另一个门派的弟子。沿途不断的和他们所追杀之人生短暂地打斗,却反而不断遭到埋伏,留下的尸体。

  这些尸体根本来不及处理,古器门弟子还在往前追赶。

  最让叶秦诧异的是,这些尸全是古器门的弟子所留下来地,没有一具是另外门派留下来的。也不知道这些古器门的弟子,究竟在追杀什么人。

  正想着,叶秦的耳朵突然竖立了起来,全身肌肉紧绷起,高度紧张了起来。他隐约听到,洞窟二层的深处,正传来几声厉啸声,接着是打斗和惨叫声。

  他皱了皱眉头,辨认了一下方位,立刻飞身疾奔,朝那的地方赶去。虽然明知道不该过去凑这热闹,但是却掩不住心中地好奇,想要知道是什么人在跟古器门的弟子厮杀。

  他并不担心自己地全。古器门死了这么多人,双方肯定杀的极其惨烈,根本没有这工夫来回头对付自己。

  那声音时断时续。

  大约用了近一炷香地时间,叶秦这才终于来到了一座出打斗声的洞窟石室,无声无息地闪身落在洞口。

  他朝洞窟石室内扫了一眼,洞窟内的情况让他震惊。

  二名古器门的金衣修士,混身满是破洞,死不瞑目的扑倒在地上血泊之中,几件法器落在地上,也无人去捡。还有二名金衣修士,身负重伤,只是强撑着,惊惧的盯着一个蒙纱少女,还有她手中的那件威力强到令人胆寒的法器。

  那蒙纱蓝衣少女,正虚弱的扶靠在洞壁处,盯着那两名金衣修士。薄纱之下,虽然看不清楚她的容颜,但是却能看出她同样是在倔强的强撑着。她的蓝衫衣袖之下,紧握着法器的纤手,轻微颤抖。外表并无伤痕,但是体内的消耗只怕极其严重。

  一名紫衣男子,脸上惊骇,站在二名金衣修士的后面,手持一柄烂扇子。他顾不得去关心破损了一件扇法器,心中烦躁无比。再度折损了两员金衣修士,靠剩下的两

  修士,能不能将蒙纱少女拿下,他心里可丝毫没有

  叶秦看见那蒙纱少女,顿时怔了一下,这不是青丹门的大师姐吗?他曾经在青丹门的临时营寨,见过这位青丹门大师姐。十位蓝衣高层弟子的恭敬,还有掌门以及诸位长老的态度,让他印象深刻。

  她怎么在这里?

  叶秦惑。可是看了一下围攻她的几名古器门弟子,有些明白过来。一路上他所见的古器门修士的尸体,只怕都是在追杀这位青丹门大师姐的过程中留下。心中不由暗怒,一大群修士追杀一个女子,够无耻的。

  那紫衣修士似乎有所察觉,蓦然回头,看见一个青丹门修士出现在洞窟石室的出口处,吃了一惊。可是当他看清楚叶秦的衣着,完全是普通修士的穿扮,不由轻蔑的冷嗤。

  “还以为是青丹门的援兵呢,原来来了一个送死地!”

  让他和蒙纱少女硬拼,他没把握。但是让他杀一个青丹门普通弟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紫衣修士随手一挥,一道紫色惊虹,朝叶秦扑去,赫然是一柄刀法器。

  叶秦一丝无奈,在这地底洞窟内遇见危难地同门修士,他总不能见死不救吧。立刻全力打出一道耀眼的金芒,将那紫色惊虹拦住。

  那紫衣修士为了对付蒙纱少女,早已经耗去大半的法力。他现在不想耗费太多的法力在这个青丹门地普通修士身上,并未用上全力。这样一来,他的紫刀法器虽然颇为厉害,可惜却根本无法逼退叶秦。

  紫衣修士见紫刀被那个青丹门修士毫不费力的挡住,脸色顿时难看。

  他堂堂古器门最顶尖地核心弟子,居然在青丹门一个貌不起眼的普通修士的手中,捡不到任何便宜,简直是耻辱。而且这个耻辱还是在蒙纱少女面前生的,这让他面子上如何挂地住?

  “再接我一刀!”

  紫衣修士气恼,不再保留法力,遥遥一指,法力狂涌,紫色惊虹顿时光芒暴涨。整个洞窟充斥着耀眼的紫光,紫刀以无可匹敌的狂势,再度朝叶秦凌空怒斩过去。

  半空中,紫刀和金色小剑纠缠,迸出了极其密集的响作声。

  咔嚓!

  玄金剑遭到紫刀的全力猛攻,破损的剑身上居然出现了细密地裂痕,接着被击碎。

  叶秦的这柄玄金剑,是从古器门姓俞地金衣修士手中得来的。这姓俞地金衣修士在用金剑杀毒尸的时候,不小心沾染了大量地尸液,令玄金剑的剑身有了一些破损。如今被紫刀猛攻,却是一下碎裂了。

  叶秦有些吃惊。这紫刀居然如此坚硬,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连玄金剑都能劈碎。他立刻打出青色小钟,化为一道青色光芒,“当”的一声清响,再度将那紫刀给抵挡住,令紫刀无法逼近自己。

  洞窟内的二名金衣男子都惊讶的朝他们看过去。

  这名青丹门普通修士刚出现在洞窟口,他们并未当一回事。这样的小角色冒冒失失的误闯了过来,横竖也就是一个死而已,起不了什么作用。

  但是让他们意外的是,紫衣修士二度全力出手,居然都没有拿下这个貌不起眼的普通修士。

  蒙纱少女朝洞窟口的叶秦看了一眼,目光中闪过一丝激动。

  这名青丹门弟子拖住了实力最强的紫衣修士,那她对付剩余的两个金衣修士便有十足的把握。她不由紧握手中的冰寒剑,全力蓄积体内最后的法力,准备伺机出手。

  紫衣修士郁闷的吐血,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不起眼的青丹门修士居然接连不断的抛出法器,毁了一件又出来了一件。这哪里是什么普通弟子,足以比得上一二个核心弟子了。

  他正气恼间,突然一愣,盯住了叶秦操控的那口青色摄魂钟,感觉十分眼熟。

  刚才叶秦打出金色小剑的时候,他并没有认那金色小剑出来。

  玄金剑,是较为常见的低阶金系法器,不少修士都用有。但是这口摄魂,却极少有人,古器门炼气期弟子中,也仅有古器门的俞长老之子俞玉一人拥有而已。他和俞玉还有很深的兄弟交情,自然对这口钟非常熟悉。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有俞玉的摄魂钟?”紫衣修士一手召回了紫刀,目光中充满了怀之色,死死的盯着叶秦,不由沉声喝问。

  “这还用问,自然是杀了。否则,那姓俞的怎么肯把这口钟让给别人。”

  叶秦将青色小钟召了回去,淡淡说道。他和地阙门的钟姓修士,一起杀了俞玉,仇恨已经接下了,有好几名其它门派的修士看见,根本无法隐瞒。他干脆大大方方的承认。古器门既然连青丹门的大师姐都敢追杀,他自然能杀古器门的弟子。

  既然敢来参加这危险的洞窟试炼,连死都不怕,还会怕惹上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