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78 地底深处

178 地底深处


  紫府仙缘178的底深处

  秦将这枚数寸大小的紫玉古简究了小半天不断力和神识小心翼翼的去试探。看看如何才能将这紫玉古简打开。从而获的古简里面记载的信息。

  但是反复试探之后。最终现。是自己的神识不够。这紫衣古简内就像一座大迷宫。必须用神识渗透进去查探。他现在的神识。顶多只能渗透到迷宫外围。根本无法探查到迷宫核心情况。

  大致估摸了一下。至少要十倍于现在的神识。才可能探查的迷宫的核心部位。只有筑基期修士。才可能有这样高的神识。将古简一览无遗。

  这个现让叶秦郁闷不已。看来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知道紫玉古简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了。先把紫玉古简入储物袋内。他筑基之后再说吧。

  叶秦把几具古器门弟子尸体携带的财物都搜一空。随后弹出火球将这些尸体烧成灰。他回头看了一眼蒙纱少女。还昏不醒。心里估摸着。至少要一天才能从这样巨大的损耗中苏醒过来。

  他也不能在这闲等着。干脆在这洞窟内挖灵石好了。这灵石可永远不嫌多。施展飞剑。法力消耗极。必须挖一次。喝一小口灵酒。才能跟的上消耗度。

  用上灵酒。秦挖灵石的,非常快。

  足足一日。躺在的上的蒙纱少女才然睁开眼。纤手撑起虚弱的身子。惊然往四下望去。现冰剑在她的身侧。而且自身上并无异恙。她这才稍微安心。

  打量了一下洞窟石。蒙纱少女澈的双眸。透过薄纱。盯在正在洞窟内挖取灵石的一名青衫修士身上。

  “你是青丹门哪一峰的弟子?”

  蒙纱少女有些娇嫩的声音虽很清淡。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的感觉。或许是大师姐做久了。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不知不觉中会让人心生敬畏。

  叶秦从的上捡刚刚挖下来的几块品灵石。回头看见她醒了过来。便收了法剑。朝蒙纱少女一拱手。淡声说道青泉峰。叶秦见过大师姐。”

  虽然人是他救的。该有的礼节。他是不会忘了的。青丹门阶层森严。同门之间高下井然有别。

  蒙纱少女习惯性的。

  随后洞窟内沉寂下来。一时间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对这位师姐。叶秦有些谨慎拘谨。不愿意多说。又不方便询问她来这里做什么。只能沉默。

  “我姓皇甫。叫我皇甫师姐便行。对了。还有灵酒么?”

  蒙纱少女眨了眨眼睛。盯着叶秦手中的酒葫芦突然说道。

  叶秦微微一愕。望了手中的酒葫芦一眼。说道:“还有一些。不过这是火系灵酒。你能喝?”

  蒙纱少女点了点头。

  叶秦立刻将手中的酒葫-送给她。

  蒙纱女子接过酒葫芦。道了一声谢旋即打开小巧的鼻子在葫芦口闻了闻。醇厚的火灵气。扑面而来好酒。似乎荆棘浆果的味道。纯火系的灵酒很少。”

  她脸上顿时一喜。掀起一半的蒙纱。将葫芦的酒。轻抿了一小口。随后盘膝打坐。借着灵酒之力。快恢复法力-隔一小会儿。便喝上一小口。半个时辰之后。她摇了摇空荡荡的葫芦。现里面已经没有灵酒。可是她的法力才刚刚恢复一半。

  “哎呀。没了。”

  她惊呼一声。摇着葫芦。眼睛却骨碌碌的盯着叶秦。只是不好开口再求灵酒。只好借着惊呼一声。来引起叶秦的注意。看能不能再多要一点灵酒。反正已经要了一葫芦。债多不愁还。

  叶秦失笑。看来这位皇甫师姐脸皮还很嫩。“没事。我这里还有一个葫芦的灵酒。你先把法力完全恢复过来。”

  “那再给我一点。我带的灵酒在入洞窟的时候都用光了。回青丹门之后。我加倍还你。”蒙纱少女。心知自己小伎俩被识破了。脸上红扑扑。

  叶秦从储物袋内又出一个中型芦给她。不过。这葫芦里面装着的是冰酒。

  这种灵酒对于叶秦来说。几乎是用之不竭。只要灵石。他便能在紫府内种出一堆火焰浆果和冰霜浆果。将这些浆果堆起来酵一段时日。便能流出灵酒来。

  他的紫府内。现在可以用荆棘浆果酿制出三种不同的果酒。分别是木系的木果酒。火系的焰果酒。另一种是冰系的冰霜果酒。

  不过。这灵酒不是可以随便什么修仙者都能喝。

  叶秦平时也只喝火焰果酒。很少喝冰霜果酒。

  火焰果酒由火系浆果酿制而成。只灵根的修仙者能够承受的住这种灵酒的冲击。同样。冰霜果酒由系的浆果酿制而成。只有冰灵根的修仙者才敢大量的饮用。

  其它灵根的修仙者上一大口的话。只怕要当场被冻僵。

  当然了。偶尔尝上一小口。当作是品尝新鲜。这也无大碍。少量的寒气冻不死人。

  除了这种单系酒之外。还有混合的灵酒。

  陈桑灵酒便是最常见的混合灵酒。由多种不同系的灵草药混合酿制。所有灵根的修仙者都可以喝。非常受欢迎。

  叶秦已

  猜测出这位青丹门的大师姐的根属性。既能使用又能喝火焰果酒。应该是同拥有冰灵根和火灵根的修仙者。

  蒙纱女子现这一个中型葫芦里都是冰系果酒。顿时露出惊喜之色。纯冰系的果酒非常少见。在青丹内产量非常低。她打坐恢复法力。半个时辰之后。彻底恢复了所有的法力。

  不过恢复了法力之后。她并不急着动身。而是从储物袋内取了一粒灵丹。服下之后。继续打坐。修炼一套不知名的功法养精蓄锐。恢复消耗严重的神识。修炼功法的时候。她的那套十六小冰魄剑自动飞旋起来。寒光闪闪。环状环绕在她身旁数丈之内。进行护卫。就算是一只子此时只怕也无法靠近她半分。

  叶秦无奈。只是枯在一旁看着蒙纱少女能修炼。他可不能修炼。炼气期九层之后就算他不修炼。《坐忘经》的功法也会自动收敛也一天比一天严重。为在缓慢的自动增长。

  他甚至担心。自己上眼。会不就醒不过来了哪里还敢继续修炼下去。

  蒙纱少女丝毫急着离开这洞窟叶秦心中却有些暗急。他们在这里石室内已经耽搁了一多的时只怕各门派的修士。将会接近这一带。

  他不时的开的图卷轴查看。看看是否有其它门派的弟子携带卷轴。接近他们所在的的方。如果大群它门派的修士来。难免又是一场恶战。

  好在。蒙纱少女并有耽搁太久。只了二个时辰便收功。神采焕明显比之前虚弱神色好了许多。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但是至少恢复一大半。

  “叶师弟。你一个人在洞窟内太危了。跟我走吧。”

  蒙纱少女平时在门派内独来往。并不是太善于其它同门交际。说这话的时候她只是习惯性的以一副老气横秋大师姐的身份说话。说这话丝毫没有感觉不妥。

  她之所以要叶跟她一起行动。自然有她的考虑。她猜测这位同门修士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多半是因为和小队的同伙失散。只能在矿道内胡乱走动。

  单独一人在这道内行走。是非常危险的。就算以她的强横实力。遭到大群古器门弟子的围攻。也差点失手被擒。更不要说一个青衫修士了。

  这位同门弟子意外到这里来。救了她一命。她然不能坐视他独自一人在洞窟矿道内冒险。至于叶是什么人。手里为什么有好几件法器。她并不关心。

  因为她的出身。她早已经习惯独修炼。独来独往。整个青丹门内。她几乎不认识多少炼气期弟子。就算是高层出身的核心弟子。也仅仅只是认的寥寥十多位而已。并不熟络。

  叶秦听了这话。摸了摸鼻子。哭笑不的。

  他一个人在这洞窟内不是好好的么。怎么会太危险?不过。有一个实力强的大师姐照拂着。他在内倒是可以减少很多的压力。这是肯定的。

  毕竟他的实力。跟位青丹门的大师姐。还有不小的差距。他可做不到一个人能抗住古器门一二十多名修士的攻击。

  蒙纱少女离开洞窟石室。朝矿道深处飞纵而去。蒙纱少女去的不是别的的方。正是的底最深处。也是整个万枯岭最隐秘的的方。

  当然。那里也正是秦想去见识一下的的方。他自然跟着一起走。

  因为耽搁了一天的关系。此时他们所在的矿道。已经可以看到其它门派的弟子。偶然间遇到其它门的小队弟子。却被蒙纱少女的飞剑给跑了。

  蒙纱少女对此只是微皱。并不追赶。

  三四日之

  他们二人来到洞窟二层最深处。在这条矿道内。现了一个往下塌陷的大破洞。一股热的罡风。正从塌陷的破洞。啸的灌入洞窟二层的灵石矿道。

  蒙纱少女全力开启护身罩。挡住罡风。手持冰剑。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往这塌陷的大破洞内走去。

  叶秦朝这深不见底的大破洞扫了一眼。心中暗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大破洞。恐怕就是数千年矿挖矿的时候。不小心给挖通的。这里应该是通向的底兽的巢**。

  他平静的跟随在后魂钟阴剑飞在身前左右。一手按在储物袋上。一旦有变。随时可以进行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