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84、185 合璧

184、185 合璧

  叶秦很是好奇,居然有办法可以让皇甫师姐实力暴增好几倍,发挥出冰魄剑离决剑的近五成威力。究竟是什么修仙秘术,这样厉害?

  考虑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点头答应下来。

  他也仔细想过,皇甫师姐打算用的办法,是否会对自己不利。

  刚开始遇到这位皇甫师姐,他纯粹是看在同门的份上,才出手相救。

  跟这位皇甫师姐相处这些天,他对她还是有几分信任。在这万枯岭的地下洞窟内,她都是亲自走在前,至少从来没有把他当青丹门内的炮灰修士看待,更没有让他去代她冒险,冲锋陷阵。这至少可以看出,她并没有把她自己的性命,看的比他这位青丹门普通杂役弟子的命要金贵。

  甚至他还注意到一个微不起眼的细节。在不久前,皇甫师姐和那五阶妖兽岩浆石火兽厮杀的时候,她也并未开口求救,反而向远离他所在位置的方向飞奔,避免岩浆石火兽的攻击波及到他。这种要命的关头,所有的反应都是本能反应,根本不可能丝毫做作和欺骗。足以看出,皇甫师姐丝毫没有打算牺牲他,让他代为送死的念头。

  这才是他肯二度出手相救的原因。

  人心善恶,他心中自有寸度。.这样一个没有害人之心的少女,他没办法看着她死在这条地底岩浆河中。

  否则的话,他早就拍双翼闪人,有.多远闪多远了,哪里有这闲工夫去救人,还因为一时的心软,而被困在岩浆河边的这条岩壁裂缝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脱困离开。

  至于皇甫师姐说有办法,需要.借助他的力量。他估计这着,自己顶多受点小罪。不会有生命危险。

  蒙纱少女见叶秦答应下来,脸上立刻露出喜悦。虽.然叶秦答应的有些勉强,但是她并未介意。此事因她而起,她又怎么会抱怨。

  她这才从腰间的储物袋内,取出一个女子佩戴的.锦凤香囊,从中倒出一粒金光灿灿的灵丹。她心中微叹,这粒筑基丹跟随她已经有近三年了,可是一直不敢服用。

  筑基丹,所有炼气期修士梦寐以求的宝物。她二.次昏迷的时候,叶师弟有足够的机会取走这粒筑基丹,为什么他不将这筑基丹直接取走呢?这样的话,她也不用欠下这份还不清的债了,不管是生是死,她都能坦然独自一人走下去。

  叶秦瞪着眼睛,.望着她手中的灵丹。......或者说是筑基丹。这分明就是筑基丹,他有筑基丹的配方,看过筑基丹的模样,自然认得。

  他看过皇甫师姐的储物袋,但是袋内女子用的物品都是直接忽略,仅仅翻阅了那册《冰魄离决剑》的修炼而已。并没有留意这个香囊,自然不知道里面会有一粒筑基丹。

  不过,就算看见了,他也不会动心。

  他手里的灵石,已经足够炼一二十炉的筑基丹,自己慢慢炼制,不愁筑基丹炼不出来,没必要去打别人的主意。自然不会像普通的炼气期修士一样,对筑基丹迫切。

  叶秦疑惑的是,皇甫师姐既然有筑基丹,为什么不早服用,进行筑基。她完全可以在筑基之后,再来这洞窟三层,取走紫色矿晶不迟。那样的话,她根本就不会遇到多大的危险。

  蒙纱少女似乎猜测到叶秦的疑惑不解,轻启杏唇,淡声解释道:“我十四岁达到炼气期九层,便有了这粒筑基丹,可是时至今日,一直未敢服用,这其中自然是有原因的。我修炼的是《冰火凝心决》,这罕见的双系同修功法,而且此功法仅仅只适合同时拥有冰灵根、火灵根的修士进行修炼。

  此功法是青丹门内的顶阶修仙功法,由数千前的一位女祖师所创。此功法兼修冰灵根和火灵根,所以修炼速度极快,甚至不需要太多的服用灵丹,便能最大限度的增长自身的修为。我能在十四岁达到炼气期九层,一半的功劳是因为这套《冰火凝心决》修仙功法。

  但是,修炼这套功法,却要求冰灵根和火灵根的潜质,必须完全一样才行。否则,平时修炼虽然没有什么问题,可一旦要突破瓶颈,冲击更高的阶层的时候,体内的冰灵气和火灵气却会因为不同量,而导致失衡,失控,最终筑基失败身亡。正因为此,所以我在门派小比上得到这粒筑基丹已经三年,一直没敢服用筑基丹。”

  蒙纱少女看着手中的筑基丹,道:“为了解决灵气失衡的问题,我已经准备了足足三年的时间。需要用冰系的冰魄晶和火系紫晶,来抑制体内的失衡的冰火灵气。我爹帮我采集冰魄受了伤,现在只缺火系的紫晶。”她带着几分歉意道,“我来此地采挖紫晶,不仅仅是为了日后炼制火系法器,更是为了筑基而做准备。”

  叶秦默默的点头,他有些明白过来。

  他修炼的《坐忘经》也有一个无法避免的缺陷,只是这缺陷会让他收敛一切精气神,直到肉身彻底封闭气息,蓄积全力,冲击筑基瓶颈。要是突破不了瓶颈的话,那等死吧。《坐忘经》的敛息缺陷,跟《冰魄凝心决》的失衡的缺陷,略有不同,却都很致命。

  由此看来,看来这修仙界的很多偏门、独门修仙功法,很多都不是十全十美,不少都有缺陷。

  那些仙缘城的街摊上最常见的货摊修仙秘笈,反而没有那么多的问题。这种货摊虽然普通低级,却千锤百炼,没什么缺陷,修炼它们的修士反而极多。

  叶秦点了点头。

  蒙纱少女嫣然一笑,道:“我的冰灵根潜质四十九点,火灵根潜质四十八点。仅仅只相差一点,却有致命的危险。《冰火凝心决》中有记载,只要灵根潜质有一点的差异,都非常容易导致筑基失败。一旦筑基失败,便是身亡。”

  “叶师弟,你真的愿意助师姐一臂之力?”

  蒙纱少女清澈的双眸看着叶秦。

  叶秦纳闷,小心翼翼的再次点头,他还是弄不明白她要自己去干什么。

  蒙纱少女伸出纤细的小手,紧握住叶秦有些粗糙的大手,在这狭小的岩壁内跪下,朝着天地“咚咚咚”三叩首。

  “天地为媒,我皇甫冰儿,愿与叶秦,永结同心,合璧双修!”

  她神色肃穆,认真无比的说道。冰清玉洁,妍丽无比的容颜上,映照着微微的地火,散发着淡淡的红晕光辉。好像这地底岩浆河千万年的光辉,都聚焦在她身上。

  叶秦心中轰然的一下,整个人被皇甫冰儿的话给震撼住了,他转头懵懵的看着蒙纱少女,皇甫冰儿。合璧双修?

  皇甫冰儿轻启贝齿,将她的尾指轻轻咬破,流出一粒鲜艳血液。

  接着,她双手打了一个奇异繁琐的法决,轻轻一弹,那滴血珠子飞起,落在叶秦的眉心,鲜艳无比。这滴血凝聚成一个血滴一样的图案,发出鲜红色的光芒,渐渐渗入叶秦的眉心中去,最终消失不见。

  叶秦心神再度轰然,感觉自己身上多了一样东西,可是神识搜遍全身,却找不到那东西在什么地方。

  “呆子!”

  皇甫冰儿看见叶秦一直在望着她发呆,不由红着脸,轻啐一口,娇嫩的声音脆声说道,“该你了!”

  叶秦被这个意外给冲击的失魂落魄,哪里还回得过神来。

  她只好将叶秦的尾指咬破,点在自己的眉心处,同样出现一个血色图案,最后消失不见。

  叶秦手上吃痛,嘴巴里好像跟着说了几句话,这才蓦然清醒过来,茫然的发现,誓言已经完成,一切仪式已经结束。按照竹岐县城穷山老沟里的说法,他这算是...娶亲成家了?!

  可是,叶秦怎么感觉那么古怪,浑身都不对劲呢。

  他偷偷瞄了脸色娇红的蒙纱少女一眼,这娶亲之后,接下来是不是要掀盖头,入洞房?

  “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呢!”

  叶秦满脑子胡思乱想,嘀嘀咕咕的嘟囔着。

  他以前十多岁小时候也偶尔做梦想过自己成亲的时候是什么模样,像县城那些乡绅富户一样,盖一座新宅院,起三间新土房,穿一身新郎新装,骑着高头大牛,一大群乡人抬着大红花轿热闹哄哄的迎娶新娘。现在倒好,在这光溜溜的岩壁裂缝内,一边烤地火,一边把亲成了。这不是让新娘子委屈么?

  至于修仙者如何成亲,他的脑中却是没有丝毫概念。

  可惜,蒙纱少女不管他此刻心中的胡思乱想,而是盘膝坐在地上,将那粒筑基丹服下。全神贯注,吸收灵丹内的灵力,开始冲击筑基瓶颈。她的脱困的办法便是筑基,只要筑基成功,脱困将是很简单的事情。

  半个时辰之后,绝世佳人的身上,开始覆盖上一层近半尺厚的冰霜雪块,她的娇躯微微颤抖,脸色苍白。这冰霜,是体内的冰灵力外放而造成的。

  半日之后,冰霜渐渐融化,她整个人化为一团熊熊的火焰。

  冰霜和火焰,反复的交替,直到筑基成功才能停止。

  蒙纱少女发出轻微的痛苦呻吟,忍受着一遍又一遍的冰火冲击。这是修炼《冰火凝心决》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筑基失败,灵气失控,她最终要么被冰封为坚硬寒冷的冰雕,被永远冰冻,要么被烈焰焚为灰烬,肉身和元神永远消失。

  她的冰魄剑和紫晶,也开始发挥作用。每当烈焰极盛的时候,冰魄剑便开始散发出冰寒气,以减弱烈焰的威势。每当冰霜极盛的时候,紫晶便开始冒出烈火,融化坚冰。但是,这依旧不够,只是稍微削弱了她体外的的烈焰和冰霜而已,丝毫无法减弱她体内的火灵气和冰灵气。要消此烈焰冰霜,唯有双修。

  叶秦呆呆的望着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帮助她。

  恍然间,他似乎看到一个火红的娇美身影走向自己,柔滑的娇躯,一下钻入自己的怀中,紧紧的缠住他。一条灵巧的小舌,抵开嘴巴,滑入他的口。全身上下紧紧的纠缠粘在了一起。

  轰!

  一股强悍无比的火灵气,一口气冲入他的体内。叶秦痛苦的呻吟,感觉就像被一团烈火焚烧一样,浑身燥热,似乎要爆炸开来。

  可是短短的一日之后,烈火褪去,叶秦还来不及松一口气,浑身便被一股冰霜覆盖,感觉如坠冰窟之中,牙齿“得得”打颤。。

  他怀中的人儿,也同样冻的瑟瑟发抖,冻的厉害。

  叶秦怀抱着娇儿,微微叹了一口气,谁叫他的男人呢。大嘴堵住她娇嫩的红唇,猛地将冰寒之气吸入口中,把自己冻的像是冰海里冻僵的鱼一样,减轻她的痛苦。皇甫冰儿神识几近昏迷,清澈的双眸却始终牢牢的盯着他,纠缠的更紧的。

  每隔一日,这火焰和冰霜来势汹汹,越发的凌厉和难以应付。

  足足九天,冰火九重天,将叶秦折磨的死去活来,几乎去掉半条性命。

  ......

  这一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切终于平息了下来。冰霜和火焰,都消失不见。叶秦也终于从残酷的折磨中,解脱出来,差点脱虚,和皇甫冰儿四目相对。

  接下来,他们做了一对合璧双修的修仙者,正常情况下都会做的事情。这岩壁小裂缝内虽狭小,地方却也足够二人翻来覆去施展那亘古不变的神功了。

  一番激烈的二人大战过后。

  叶秦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然和冷漠,眼中的一团烈火渐渐褪去,似乎在想什么。紧紧的拥着皇甫冰儿的娇躯,体味着那温暖如玉,令人爱不释手的感觉。他忍不住抚摸过佳人的**和丰盈的香臀,那种柔滑细腻的感觉,让人心神荡漾不已。这个绝世佳人,从今往后便是他的双修伴侣了。

  皇甫冰儿刚才的激情中渐渐平缓下来的,丰满的**微微起伏。她抬头望着他,伸手抚摸叶秦的脸颊,心中担忧,为什么他的脸上这样冰凉?难道是她筑基的时候让他受了伤?

  叶秦看出了她的担忧,摇了摇头,目光深处一丝温柔,平静道:“是我修炼的功法上出了一些问题,没什么大碍,过上一些时日,就会恢复正常。我担心的还是陈祖师,冰儿你虽然已经筑基,但是离陈祖师的修为还是差的太远了。她如果要对你不利,只怕后果不堪设想。皇甫祖师不会出手阻止么?”

  “嗯!”

  皇甫冰儿看到了叶秦深邃的眼底深处的那一抹深情,终于放心下来,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我娘是散修出生,一生都是在外独自艰苦修行。后来我爹遇到我娘,带我娘会回青丹门,陈师叔不久便指示其他修士暗中下毒害死了我娘。我爹愤怒之下,差点和陈师叔翻脸。可是,这事情终究还是不了了之。陈师叔是金丹修士,是青丹门的支柱,不可能拿她如何。”

  她偎依叶秦的胸膛,道:“其实我娘就算临死的时候,也没有抱怨过陈师叔,毕竟陈师叔才是我爹的原配的结发双修夫人。她只是埋怨自己,没有在陈师叔之前遇上我爹而已。......我娘还告诫我,如果日后要和男子双修,必须做原配才行。”她狡黠的笑了笑,“叶师弟,你我在此天地为媒,血契为证,我既是你的原配双修夫人了,可抵不来赖。有句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娘的教训,我可是铭记在心。”

  叶秦无言,他是被强迫的。事已至此,他也没有任何退路可走,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皇甫冰儿很快又脸色黯然下来道:“我爹和陈师叔后来有过约定,陈师叔不会亲自对我出手,但代价是我爹也不能出手助我。我的冰魄剑和修炼功法,都是出生的时候爹送给我的。后来回到青丹门,他便也没有再帮助我什么,连筑基丹也是我自己在小比上获得的。不过,陈师叔不会对我出手,她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和我关系密切的人。回到青丹门之后,不能让她知道你和我合璧双修之事,否则你活不过三天。”

  叶秦沉默了一会儿。他自然不会傻到去挑战一个金丹修士的权威。在金丹修士的眼里,估计捏死他跟捏死蚂蚁没什么区别。除非他的实力超过金丹修士,否则根本没有资格在金丹修士面前说上一句话。

  他此刻修炼之心,无比坚毅,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让他的命运由别人来决定。

  叶秦冷静道:“你先离开这里,我过两天再走,免得被这其它修士撞见。”

  皇甫冰儿点了点头,为了安全,只能这样做了,她站了起来,打算离开。

  可是看见叶秦坚韧淡漠的脸庞,她的心却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离开之后,只怕在青丹山相逢,也只能强装做是陌路之人。

  加上新近破瓜,身子不适,她身子一软,站立不稳。

  叶秦一把将跌入怀中的丰盈的娇躯抱住,紧紧的贴着,轻吻着皇甫冰儿娇嫩欲滴的红唇,一双粗糙的大手在她身上丰盈之处游走。

  他的眼中很快再次冒出汹汹的欲火,翻身上去,卖力的鞭挞着身躯下的娇儿。

  皇甫冰儿仰面,双眸迷离,红唇轻启,欲拒还迎,娇柔无力的身子轻轻的回应着叶秦每一次的叩门。渐渐,她的动作也越来越大,却忍不住苦苦哀求呻吟起来。

  叶秦哪里理会的那么多,肆意纵横。

  呻吟声和拍击声,再次在岩壁的小裂缝内响起。一日的反复纠缠,数次,良久方熄。绝世佳人禁闭着双目,**起伏不定,偎依在叶秦的胸口处,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

  那岩浆石火兽在岩壁小裂缝口处等了许久,耐不得十多日的清苦死守,早已经沉入岩浆河中。它吐出来的烈焰幻兽也无法持久,火灵力渐渐散去,纷纷瓦解。

  蒙纱少女衣袂飘飘,迎着热浪滚滚的旋风,站在岩壁裂缝的边缘,她回眸朝叶秦看了一眼,轻咬着红唇,心中充满了歉意。

  叶师弟曾经救过二次,助她成功筑基。可是她只会给他带来灾难。陈师叔若知叶师弟曾经二次三番助她,他绝活不过三天。陈师叔不用亲自动手,青丹门内杀他的人难以计数。

  这个决定是对是错,她的心中茫然。

  她衣袖中甩出一柄冰魄小剑,化为近丈长的冰魄剑芒,她一跃踏在飞剑上,御剑飞行在岩浆河的上方。

  “轰!”

  潜伏在岩浆河底的岩浆石火兽,似乎察觉到了皇甫冰儿逼人的气息,马上低吼着,驾驭着河底的岩浆柱,冲天破浪而起。重操故技,吐出一团团的烈焰,幻化为火焰幻兽,朝蒙纱少女扑去。

  蒙纱少女脸上冰霜,手掐法决,凌空遥遥一指。

  “冰魄离决——剑合归一,疾!”

  十六柄丈长的冰魄飞剑,化为一柄冰魄巨剑,无视众烈焰幻兽,当头朝那头五阶的岩浆石火兽劈去。速度极快,岩浆石火兽甚至来不及闪避。

  “咔嚓!”

  岩浆石火兽被冰魄巨剑砍崩一大块石头,它顿时被吓得惊叫,呼呼的往河底下钻去。“啪”,掀起滔天巨*,一下钻入岩浆河底,不见了踪影,哪里还有半分嚣张的模样。

  “妖畜,再敢出来作乱,姐姐我再赏你几剑,剥了你的壳,看看你究竟是头什么妖兽。”

  蒙纱少女冰寒着俏脸,筑基之后,她已经能够轻易的施展出一些威力极强的剑诀,而不用担心法力耗竭。

  看了看河底,见那头被吓的岩浆石火兽不肯再冒出来,她这才驾驭飞剑,转瞬之间飞上岩浆河,朝百里之外的洞窟三层出入口飞去。

  她打算去弄一粒筑基丹,助叶师弟筑基。不过,不知道一粒够不够,或许还要更多才行。可是让她伤脑筋的是,她不清楚该去哪里弄这些筑基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蒙纱少女走后不久。一个年青的青衫身影,从裂缝内缓步出来,神色淡漠,独自来到岩石大裂缝边缘,抬头看了一眼红丹丹的溶洞天空,然后盘膝,枯坐在岩浆河。

  他的面容淡漠,双目空洞,就算天崩地裂,河川倒流,只怕此刻也无法让他的神色有丝毫的动容。

  筑基丹蕴含的灵力极为庞大,不仅仅让蒙纱少女一举冲破瓶颈筑基成功,同样也让他的《坐忘经》功法,冲击到了炼气期第九层的巅峰状态。

  《坐忘经,上篇,坐望无我》

  “冥思坐忘,无垢无伤。隐介藏形,厚积薄发。”

  第一至第三层功法:冥思坐忘。收敛一切外放的气息,收敛一切外放的表情神态、情绪,把自身的每一丝精气都转化为神元。沉默,淡漠。

  第四至第六层功法:无垢无伤。收敛目光神采、心智,形同槁木,减弱对外界毫无反应。

  第七至九层功法:隐介藏形,厚积薄发。尽一切封闭肉身外泄的能量,而让所有能量都积于身体内,持续不断的快速积累着每一丝的元气,以冲击筑基瓶颈。

  这套功法越到巅峰,反而越发的凶险无比的。

  到了最巅峰的时候,会给人一种近乎根本不存在的感觉。心,良久才会动一次,几乎近于彻底停顿了。当心彻底停顿的时候,也就是他的心神彻底封闭的时候,就算有千万人,也无法将他唤醒。

  心不动的时候,他脑中也是近乎一片空白,无法进行任何思考。

  现在,正是他到了筑基期前最危险的关口。

  叶秦甚至连心动的能力几乎要消失。

  他在岩浆河边这么一坐,便是足足二天二夜。

  一股地火剧烈的喷发出来,冲上数十多丈的高处,随后哗啦一声,又坠入了河底。

  叶秦空洞的眼底深处,映射出一抹火焰的红色。

  这一刹那,他的心快速动了一下,豁然站起来。死亡的恐惧,让他从沉寂中蓦然惊醒过来,恢复了思考的能力。

  不能再枯坐下去,否则死期不远。必须尽快得到筑基丹,全力冲击筑基瓶颈。

  他可以自己炼制筑基丹,这里的地火也适合炼丹。但问题是这岩浆河边并不安全,不要说妖兽,万一有其它修士来到这岩浆河边采集火系矿晶,碰上的话,他的处境将会极度的非常不妙。

  最好是返回青丹山脉,找密室闭关,这样最安全。

  叶秦想到这里,缓缓的飞跃上了岩浆河的岩壁之上,辨认了一下方向之后,疾速朝洞窟三层的破口入口处奔去。

  他助蒙纱少女在这岩浆河边双修筑基的十多日的期间,此时的万枯岭洞窟三层,形势早已经大变。随着十七大修仙门派的试炼弟子陆续发现了这个破洞入口之后,已经一大批的修士来到这个洞内,并且开始围剿这溶洞内的妖兽巢穴,准备开辟矿场,挖掘火系矿石。

  不过,溶洞的妖兽巢穴密集,妖兽的实力较高,普通的妖兽通常都有三阶。甚至有不少凶险的地方,存在四阶、五阶妖兽。各门派的试炼弟子想要彻底清剿光这里的妖兽,并不容易。没有一年半载的工夫,只怕杀不完。

  作为对门派炼气期弟子的试炼,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是不会出手的。不经过生死试炼杀场的考验,就算侥幸筑基成功,也是空有一副花架子的废物而已,关键的时候经不起血战的考验。所以虽然各门派炼气期弟子在试炼中都死伤惨重,各门派却对此早已经习以为常。各门派的筑基期修士,在筑基之前都或多或少参加过这样残酷的试炼。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