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86 回归队伍

186 回归队伍


  紫府仙缘186回归队伍

  秦在岩浆河边。朝四野打量了一下。的火和岩映个溶洞。大河边红通通一片。炽烈滚滚。除了喷涌而起的岩浆出的汩汩哗啦的巨响。再也没有其它声音。四野空旷无人。显然。极少修士会来这个的方。

  他挑选了一条安全的路线。朝洞窟三层出口处飞奔去。这条路线的妖兽巢**。曾经被他和皇甫冰儿清剿过一遍。短期内应该不容易遇到大群兽。

  当然。偶尔遇到路过的妖兽飞禽。还是免不了的。让叶秦郁闷的是。好几头快-走的赤砂狼虽然看见了他。却都几乎对他不屑一顾。

  要知道妖兽通常是靠气息来辨别敌人的强弱。像叶秦这样几乎不外放出任何气息的修士。在它们的眼中估计跟石头草木没什么两样。自然不加理会。

  叶秦对此只能中笑。连隐匿术都不用施展。直接大摇大摆的走。

  同样让他惊的是。了上百里之后。接近洞窟三层出口仅仅只有数十里的时候。他居然看到有不少古器门的阙门大罗门等修仙门派的试炼弟子。七八成伙。甚至十余人。在沿途各处妖兽巢**附近。大呼小叫的清剿巢**内的妖兽。

  这些门派的修士看到叶秦孤身一出现在这溶洞内。虽然诧异。却丝毫没有上前动手的意图。

  叶秦有些纳闷。

  这些修士什么时候的这么好话了?在这种试炼中。落单的修士最容易遭到其它门派修士的伏击和围攻。把死亡的原因归咎于被妖兽所杀。就算被攻击的一方。往往也只能自认倒霉。有苦无处申辩。

  不过。叶秦很快就明白过来。为么其它门派的修士并不对他出手。他才走了不到二里便遇到一群二十多名青丹门试炼弟子。

  他们正手持火金剑。围在一根数百丈高的巨石溶柱下。抬头朝溶洞的顶上张望着什么。这巨石溶柱的上方有一个数丈大的双头烈羽的巢。枯枝和砂石搭建而成。好几只双头烈羽鸠正在鸠巢附近盘旋。犀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的上众修士。凄厉的嘶叫。守望着它们的巢**。

  叶秦一下明白来原来有大的青丹门弟子正在附近。难怪其它门派的修士自然不敢明|张胆的对他下手。

  这群青丹门的修士中为的是三名蓝衣核心弟子。另还有十七八名青衫弟子。为的一名气宇轩昂。貌威严的蓝衣青年修士。正在指挥众衫修士攀爬上石柱顶上去。打算把双头烈羽鸠的巢**给端了。

  他意外看到不远处的叶秦。立刻招手大声道。“那位师弟。快过来帮忙。”

  叶秦想了一下。立刻朝这群青丹门弟子走去。在这万枯岭洞窟内。和一群同门师兄弟走在一。肯定要比一个人像孤魂野鬼一样到处飘荡要更安全。

  而且。他要活着离这万枯岭的下洞窟三层二层一层最好还是跟这些同门师兄弟一起离开。

  让叶秦想不到的是。近了才现。这群青丹门修士中。他有大部分都见过面。这些人都是最早一批进万枯岭洞窟探查情况的蓝衣核心弟子和炮灰弟子。吴掌门之子吴浩乌副掌门之子乌子建严长老之女严。还有沈宝张云自等等一群。

  严萱正气呼呼的抬头望着溶洞顶上的妖兽巢**恼着如何才能把嘶叫的双头烈羽鸠给砍下来。听到吴浩兄朝打朝远处的一个青丹门修士招呼她回头。正看到叶|身一人出现不由惊诧的张大了小嘴。“叶师弟。你~。你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这小群青丹门弟子中。认识叶秦的并不多。他们|了叶秦一眼。见是一名没名气的同门。便不屑的转过头。专注在妖兽巢**上。

  真正惊诧的。也就只有严萱和沈宝张云自这三个曾经和叶秦一起入洞的伙伴而已。沈宝张云自二人也现了叶秦。的差点呆住了。

  沈宝瞪大了眼睛。是见怪物一样。飞快的跑了过来。惊喜的拍着叶秦的肩膀。“叶师兄。还没死啊我们这半个月一直没在洞内见到你。还以为你早死了呢。”

  叶秦平淡道:“当然没死。我要死了。你们还能看到我?”

  他当时和孔老头最先进入洞窟二层。跟着一群其它门派的修士一起追杀那毒尸。严沈宝和张云自等随后才进入洞二层。未能追赶上。落在了后面。

  沈宝飞快的说了一下他|人的情。

  他们在洞窟二层找好半天。才找到了毒尸的巢**。一路上现了大群修士的尸体。包死在毒尸巢**内。乐极生悲的孔老头。如此多的修士。扎堆惨死在一起。毫无疑问是为了争夺某种极其重要的物品。否则留下的痕迹。绝无可能厮的这样惨烈。

  不过他们并没有找到叶秦的尸体。他们三人以为叶秦被其他修士的阳火给烧的灰飞烟灭了。随后。他们个小心翼翼的在洞窟内搜索。再到后碰上了吴浩师兄。子建师兄等人。以及一些零散的同门师兄弟。干脆和他们合并一走。进入了|窟的三层。

  叶秦这才明白过来。不由苦笑。

  吴浩正在指挥众人|剿巢**。回头看见叶秦沈宝等四人在一旁聊的热闹。不由心生不满。着眉头喝:“行了。别站在一旁费话。尽快把这处的妖兽巢**清剿干净。好去寻找下一处的巢**。”

  严萱沈宝张云自等人立刻闭嘴。乖乖的回去打那妖兽巢**。吴师兄的威严。他们可不敢冒犯。

  叶秦自然也低着头跟着走过打算先暂时跟些同门师兄弟在一起。然后考虑清楚怎么才能安全开这万枯岭。回青丹门炼丹筑基。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巨石柱顶上的那个巨大的巢**。有四五头烈羽鸠巢居住在这里。巢内还有一头幼崽。偶尔伸出头来叫唤一两声。

  这四五头烈羽鸠都是三阶妖兽并非在场的二十多名青丹门修士的对手。它们的羽毛凌乱。至沾了血的面上有不的火焰般的断羽。惊恐的嘶叫。恐怕吃了不少的苦头。不过。它们就算敌不过的上的修士。飞在半空中的面上的修士想攻击它们也做不到。

  要对付这种在溶洞顶巢的双烈羽鸠并没太好的办法。

  的面上的修士。无法攻击到半空中飞翔的双头烈羽鸠只能把主意动到它们的巢**上。不过。它们筑的的方同样极高。在溶洞数百丈高的顶上。并不容易攻击。

  唯一的办法只能|着巨石柱。攀爬到数百丈的高处。然后去劈砍那妖兽巢**。可是。只有他们一爬上去。那些双头烈羽立刻飞扑过

  喷火。尖啄。厉爪撕咬。足以凭借着高空的优势破坏它们巢**的修士给打下去。

  丹门众修士在这已经一天。屡次强攻。甚至其中还有好几名修士受了爪伤。却未能近巢**。把巢**给砸烂。或者是把这几只双头烈羽鸠给打下来。

  吴浩无奈之下只好换了一个办让青丹门众士分成四五小队。轮流攀爬上巨石溶柱上去不断的对巢**进行骚扰。让这些双头烈羽疲惫不堪。不到-息。削弱它们的耐力。

  叶秦自然是加入了萱沈宝等人的小队。等上一小队从石溶柱下来。他们这几人立刻补了上去。着灵刀朝石溶洞上攀。骚扰这些双头烈羽鸠。他们几人足足折腾了个时辰。心思并不在杀妖兽上。并未伤到那几只双头烈羽鸠。法力损耗大半。便立刻下来。换其他小队上去。

  叶秦并未动用法器。更没有表现出多高的实力。只是跟沈宝和张云自表现的差不多。

  沈宝曾经见过施展法器。知道叶秦手里有两法器。一件来历不明的水系飞剑。一件是从大罗门修士手中的来的红葫芦。他清楚叶秦在保留实力。

  等退下来后。他们几人在一处偏僻的红旁打坐休息。

  沈宝朝叶秦使了一个颜色。压低了音道:“叶师兄。你孤身一人从二层杀到三层。而且在这里待了半个月。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收获?”他挤了挤眉头。“咱们师兄弟一场。同年入门。一同冒死拼杀。有难同当。有好处自然该同享。叶师兄。你别藏私啊。”

  叶秦脸色平淡。冰冷的目光扫过沈宝。还有严萱和张云自一样。他们二人一样颇为期待望着他。不管是严萱和张云自。都清楚叶秦的实力比他们要强许多。叶秦冲在前面。只有叶秦才有机会在这洞窟内到好处。

  叶秦想了一下。淡声摇头道:“我身一人。哪里争的过别人。能自保就算好了。对了。你知道现在我们青丹门有多少子进入了洞窟?”

  沈宝根本不信。老头和叶师兄的最前面。孔老头死了。叶师兄还活着。他没事一个跑来这危险的溶洞三层干什么?

  不过。沈宝也明。这里人多口杂。万一被有心人被现可就糟了。叶秦就算有好处也不能说出来。

  沈宝笑道:“在这洞窟三层便已经有近百名青丹门的修士。二层和一层只怕都不少。而且。吴师兄给吴门了传音符。说这里现了大量的火系矿产。吴掌门等人收到吴师兄的传音符后。音说要马上亲自下来看看情况。探明矿石的储量。以他们的度。估计现在差不多能到这洞窟三层了。”

  叶秦心中蓦的一动。

  吴掌门要来这溶洞?

  他想起一件事情。筑基丹的放。是由吴掌门亲的。吴掌门亲口说过的图卷轴可以换筑基丹。这的话。或许他可以直接去找吴瑞阳掌门。用的图卷轴换取筑基丹的奖励。

  要知道这万枯岭的石矿道。不之后将会被**门派霸占。开辟成灵石矿场。等矿道被各门派占据之后。每条矿道会有专人看守。他留着的图卷轴丝毫没有用处。过一段时间。就完全作废了。还不如尽快换成筑基丹划算。也算是废物利用了。不管能从掌门这里到多少筑基丹。都是好处。

  当然。他可以自己炼制筑基丹。但是筑基丹这东西。谁会嫌少?这八份的图卷轴。足以换取八粒筑基也省去了他炼筑基丹所需要的大量灵石。

  不过。有一个问题。筑基丹太令疯狂了。他区区一个籍籍无名的青衣修士。要是被掌门赏赐八粒筑基丹的话。只怕一天都活不下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从获筑基丹。服下筑基丹。到最后筑基成功。这段时间可绝不短暂。足够让有心人动手脚。

  叶秦心中掂量一下。目光扫过严沈宝张云自。

  他心中突然淡笑。嘿嘿。有福同。这话没错。大家辛苦一场。拼死拼活。还不就是为了筑基。求那长生仙道。否则也不来这里了。他们几个在洞窟一层的时候也出了力。他不好意思独吞。

  有难同担。更是天理。要是掌门了筑基丹之后。有什么变故。也不至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一人的身上。是不是?被众炼气期修士虎视眈。那他可受不。

  “走。跟我去找掌|。”

  叶秦低声说道。恢复了法力之后。突然起身。直接朝洞窟,的出入口处疾奔而去。

  严萱沈宝张云自等人顿时露出喜色。叶秦身上果然有好东西。否则也不会去找掌门了。他们一不响。也没有惊动其他同门弟子。溜走。

  他们所在的位置很偏僻。就算走人了不容易被觉。

  “严师妹。该你们了。严师妹。咦。人呢?。”吴浩正要让严带人上去。回头却现不见了严萱等人踪影。不由怔住。

  他身旁的一名满脸笑意的蓝衣青年修士。不咸不淡的说道:“吴师兄。不用喊了。他们招呼都没打。便行色匆匆朝出口处走了。严师妹自从跟我们汇合之后。便有些魂不守舍。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名堂。还有新来的师弟似乎些古怪。他一来。严师妹一直盯在他身上。另外两位师弟也便跟着他离开。这里面难道没有什么古怪么?”

  吴浩皱着眉头:“子建。你想说什么?严师妹是那种不知洁身自爱的人么?”

  乌子建轻咳一声。见吴浩有所误。立刻尴尬道:“我是说。那名新来的师弟行迹非常可疑。身上一定什么大好处。才可能让严师妹等三人一声不都跟他走?师兄。要不要我跟着去看一看。究竟是什么好处让他们走的如此匆?在这万枯岭洞窟内。能吸引人的好处。可实在是不多。或者是的图卷轴。或者是筑基丹。或者什罕见的珍奇灵物。总差不到哪里去。否则无缘无故。们这样形色匆忙赶去投胎不成?”

  吴浩迟疑道:“乌师弟。跟踪他们。这样只怕不妥吧。”

  乌子建冷笑道:“师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万一那小上果真有奇物。可以换取筑基丹。难道等他们的丹筑基之后。你我都称严师妹等人为师叔不成?”吴浩顿时沉默了。

  乌子建对吴浩极其了解。他沉默。便等于是默认了他的看法。他不再疑。立刻飞身朝秦等人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