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88、189 筑基丹到手

188、189 筑基丹到手


  掌门说道筑基丹该如何分的时候,沉吟了一下,望了众修士,最后落在严长老的身上。此事涉及到严长老之女严萱,他有必要顾及严长老的想法。

  不过,严长老目光热切,差点喏了一下嘴巴,却最终还是选择了没吭声,等待掌门分配奖励。

  筑基丹的放,青丹门其实早有一套传承上万年的严密规矩。要么是门内小比中获得,要么就是为门派立下足够大的功劳,才能奖励。否则的话,正常情况下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得到的,就算是皇甫老祖之女皇甫冰儿也不例外。

  严大长老虽然急切,却也不敢冒然开这个口违背规矩,只能期盼掌门能将一部分功劳归到他女儿严萱身上,这样严萱也有资格得到一粒筑基丹了。

  吴掌门见严长老目光热切,他心中不由苦笑摇头,他这掌门也为难啊。

  身为七大修仙门派青丹门的掌门,他必须秉公论断,言出必行才行。否则这事情传扬出去,他这掌门如何能让青丹门上下近万弟子信服?

  要是因为此事不公,寒了门下八千炼气期弟子的心,日后谁还肯再为门派卖死效力?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这个掌门也没有权破坏规矩,这筑基丹不是他想找个理由给谁便给谁。门派内每一粒筑基丹的去向,他都必须向皇甫师叔等诸位师叔禀报清楚。

  吴掌门不由暗自摇头,如果严侄女当时是和这位叶师侄一起获得这些卷轴的,他多少也还能说一句话,把一部分功劳算在严萱身上。可问题是,这些地图卷轴明明白白都是叶师侄独自一人抢到手,他不能睁眼说瞎话啊。

  在这大帐内,亲眼看着的筑基期修士便有十多位,谁要是在皇甫师叔那里说他欺上瞒下徇私,将筑基丹交给并未立下大功之人,他这掌门只怕也干到头了。青丹门内想取代他掌门位置的人还多着呢,只怕旁边这位乌副掌门,便早有这份心思了。他可不想因为这事情落下什么把柄。

  所以这八粒筑基丹。还是只能给叶师侄。当然。为了照顾严大长老地面子。他可以给严萱等弟子一些高阶灵器、灵石之类地奖励。

  吴掌门想到这里。顿了一下。准备宣布他地决定。

  让吴掌门没想到地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宣布。叶秦便先说了一番话。

  “禀掌门。这八份地图卷轴虽然是弟子夺来地。但是若非严师姐、沈师弟、张师弟、孔师弟之前鼎力相助。只怕我也到不了洞窟二层。此外。弟子在洞窟三层落难。幸地师姐和二位师弟地一路护送。这才安全来到此地见到掌门。他们地功劳跟弟子一般无二。孔师弟已死。这八份卷轴理应由剩余四人平分。”

  叶秦地话音一落。大帐内。吴掌门直接错愕。乌副掌门、严大长老、赵三长老等人。还有帐内冷眼旁观地众青丹筑基期修士。无不动容。

  他们这些也不傻。有眼睛有耳朵。自然分得清事情地真相。

  叶秦从进了洞窟二层之后,便和严萱等三人分开。这八份地图卷轴,几乎没有他们三人的功劳。就算他们曾经是叶秦的队友,又对叶秦有过一些帮助,但是顶多也只能算做几分苦劳,绝对抵不得二粒筑基丹的功劳。

  叶秦这等于是把到手的八成筑基机会,让了六成分给其他三人。如果叶秦服用二粒筑基丹筑基成功,把多余地筑基丹让给人,这是他大度。可是叶秦还没筑基成功呢,却把筑基丹让给别人,自己只留下二成的机会筑基。这样的礼让,只怕在场任何一个人也做不到。

  他们这些筑基期修士,能到今天地修为和地位,哪一个不是历经艰辛才搏来的!

  他们原本还瞧叶秦有些异色和轻视,认为他得来八粒筑基丹太容易了,完全是侥幸捡了一个储物袋而已。可是现在叶秦一口气便将筑基丹让出足足六粒之多,他们的心态马上有了微妙的改变,露出惊色,丝毫不敢再用轻视地目光去打量叶秦。这小子,够狠!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也够狠,居然能忍住筑基的诱惑。有这份雄心,日后只怕必成气候。

  赵三长老暗道,“这小子的胆略不浅,居然拿六粒筑基丹出来换人情。严长老这个人情只怕是逃不过去了,这小子拿二粒筑基丹来拜入严长老的势力之下,严长老想不接纳他也不行啊。看来这小子也不是白捡这储物袋的,不但有筑基的希望,还能得到严大长老势力地庇护。不过,这小子把剩下四粒筑基丹给两个无关紧要的青衣修士干什么?他们二个有什么值得去巴结地?”赵三长老左思右想,愣是没看出沈宝和张云自身上有什么奇特之处。

  严萱惊讶的张大了小嘴巴,她并未想到叶秦能一口气拿出八份地图卷轴来。但是她更没有想到,叶秦会主动提出将功劳平分。其实她能有一粒筑基丹,便心满意足了。

  张云自则直接傻眼,就像天上掉下了巨型肉馅饼,把他给砸晕了,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拥有两粒筑基丹。

  沈宝神色古怪,嘴巴里一直嘀咕着。

  这个人情,欠地可不是一般的大。

  叶秦面对帐内众筑基期修士地炯炯目光的注视,却是一如既往的淡漠,丝毫不受影响。

  “好,叶师侄果然有气度,能和同门师兄弟同甘共苦,共患难,堪为我青丹门青衣弟子的表率啊,不错,有前途!掌门师兄,依我看就按叶师侄的意思来定下此事吧。”

  严大长老笑了起来,赞赏的打量了叶秦一翻,越来越觉得这个出身贫寒相貌普通的青衣弟子有胆色才干,说不得日后还得好好奖赏提拔重用一番才是。

  他担心再生变故,直接把叶秦的话给说死,更不让别的修士有插口说话的机会。

  吴掌门点了点头,。

  叶秦主动谦让,让他避免跟严长老之间产出芥蒂。看来这位叶师侄雄心不小,有心要卖一个大人情给严大长老。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他自然不好插

  吴掌门也不再多说什么,从储物袋中取出四个玉丹瓶,每个丹瓶中有二粒筑基丹,分布交予帐前的四名立功的弟子。

  叶秦得了一瓶,自然不用多说。

  严萱、沈宝、张云自三人,分别得了二粒筑基丹地奖励,纷纷露出激动的神色。望向叶秦的目光,也完全不同。

  “每人二粒筑基丹!”

  乌子建从主帐内悄然退了出来,穿过一层具有隔音效果的光圈护壁,到了外面,嘴角上挂着一丝阴霾的玩味。

  这主帐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出入,只有筑基期修士,或被点名召见地炼气期修士才能进去。不过以他乌副门主之子的身份,却不需要通报,可以毫无顾忌的进出大帐。刚才吴掌门赐予四名弟子筑基丹的那一幕,自然看到一清二楚。

  他乌子建也不是喜欢对同门师兄弟下手的人,可要说他对筑基丹不心动,那空口瞎话。严师妹身上地筑基丹他不好下手,但是另外三名青衣弟子就客气了。

  乌子建一咬牙,立刻招来侯在主帐数丈之外的几名蓝衣弟子。这几名蓝衣弟子平时跟他熟悉,他特意安排他们在这里候着。

  “等下会出来三名青衣弟子。你们几个记牢他们的面容,找些人手盯着他们地动静,一现他们离开营寨,立刻向我报信。”

  他朝其中一名中年蓝衣修士道:“另外,刘师弟的实力较强,你带九名师弟赶去洞窟三层的出入口处守着,禁止一切本门青衫弟子离开,如果现有本门青衣弟子想要离开洞窟的话,想办法将他们拦下。我很快会赶过去。”

  那中年刘师弟惑道:“乌师兄,现在兴建营寨正缺人手呢,无缘无故调这么多人手去监视这三位青衣师弟干什么?”

  乌子建脸上顿时一沉,喝道:“问这么多干什么?这事情也是你们有资格过问地吗?”

  刘姓修士和其余几名蓝衣弟子立刻畏缩的低下头。

  乌子建斥了他们一通之后,拍了拍这几名蓝衣弟子的肩膀,换上一副笑脸道:“这件事情事关机密,不得轻易外泄。不过我们是亲信的师兄弟,我也不瞒你们。有人现他们几个跟其它门派的修士交往过密,怀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私密,现在正被掌门叫去问话。这三人狡猾很,多半问不出什么名堂来,掌门没有证据也不方便责罚他们。等他们三人出来之后,你们把他们给我死死盯住就是了,不能有丝毫差错。别在这里动手,听从我的安排,等他们离开这里之后再动手。你们好好干,说不定还能立上一功,好处是少不了地。”

  几名蓝衣弟子一时间错愕,但是接着脸色露出惊喜,点头答应下来。“是,乌师兄,我等一定将他们擒拿下。”他们几人分头行动,去找一些跟他们熟络的青衣弟子。

  吴掌门、乌副掌门、严大长老等青丹门高层并未久待,将这万枯岭洞窟挖矿地事务交给赵三长老打理之后,他们便释放飞剑,御剑离开这地底溶洞。

  严萱有了二粒筑基丹,无需再在这里冒险试炼下去,自然也跟着她爹严大长老一同离开。临走之前,她还有红着脸朝叶秦看去,想要说几句感谢的话。可是当着众叔伯修士地面,她却说不出口,最后一跺脚,跟着她爹飞走了。

  叶秦、沈宝、张云自恭送吴掌门等诸位高层离开之后,他们三人明显松了一口气。在如此多的筑基期修士面前,就像被一大群巨石压着一样,让他们甚至不敢随意动弹一下手指头。

  很快,叶秦就感觉如芒在刺,察觉自己被青丹门营寨内不少弟子犀利的目光给死死盯住了。

  叶秦心中一凛。

  这在他的意料之内,吴掌门赏赐筑基丹,很难瞒的住同门师兄弟,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盯上了。青丹门这样大门派人多,高层子弟良齐,有歪心思的绝不少。为了一粒筑基丹,足够让他们拼命了,何况是他和沈宝、张云自身上还有六粒之多。

  叶秦神色坦然。他把筑基丹让出,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卖人情,只是单纯的不想让自己成为众所瞩目的唯一的靶子而已。至于严长老对他赞赏有加,很有欣赏的味道,他也并没有太在意。在门派里多了一位严大长老撑腰,日后好处不少。就算没有靠山撑腰,他也一样要过活。

  叶秦环顾了四周一眼,那些盯着他地目光立刻移开,他不由一声冷嘲。这营寨内还有一位赵长老,以及十多名筑基期的师叔驻守,还没谁有这个胆子公然在营寨内打劫他的筑基丹。他在这营寨内安全,应该没什么问题。

  只是叶秦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他手中的二粒筑基丹,筑基的成功只有大约区区二成而已,几率并不大。他必须要找一个适合炼制筑基丹地地方,才有把握一口气突破筑基瓶颈。

  这营寨内过于狭小,显然不适合炼丹,肯定会被别人觉他的异常。

  而且赵长老还在这里,虽然赵长老并没有怀什么,这却让叶秦心底有些虚,杀了人家的儿子,他能安心的在这里待下去么?赵长老要是现什么蛛丝马迹,要杀他,估计跟捏死蚂蚁差不多,连反击只怕都做不到。他是片刻也不想在这营寨多待。

  沈宝和张云自分别得到了二粒筑基丹,和他同甘。现在也该共苦,分担走他的压力和危险才是,那二粒筑基丹可不是白送给他们地。

  叶秦也是无奈。谁叫他们三人都是没有后台的普通青衣修士呢。如果像严萱一样,直接跟随她爹严长老御剑返回青丹门,却是半点危险都没有。可惜,他们只是普通青衣修士而已,而且还是最差劲的散修出身,连家族背景都没有,死了也没半个人会操心。

  除非他们有一日能够筑基,才有可能从八千炼气弟子中脱颖而出,成为青丹门地核心弟子,享受门派的种种好处。在没有成功筑基之前

  就是草芥,就算手中有筑基丹,也依旧还是草芥。

  沈宝和张云自二人都是炼气八层,就算得了筑基丹,也无法立刻服用进行筑基。他们必须回青丹门潜修,修炼到了炼气期九层,修为足够高了,才能服丹进行筑基。

  果然,叶秦还没有开口,沈宝和张云自二人便急匆匆的说道,希望能和叶秦一起结伴离开这万枯岭洞窟,返回青丹门去闭关潜修,等筑基之后再出来活动。

  叶秦自然答应下来,要返回青丹门,这一路上危险性颇高。三人照应着也方便一些。

  他们随即出了青丹门的营寨,向洞窟三层地出口处奔去。

  负责青丹门营寨守门的一名蓝衣修士,若有若无的看了他们三人背影一眼,马上传音给乌子建报信。青丹门的营寨内,很快冲出十多名蓝衣和青衣修士。

  半柱香之后。

  “有人在跟踪,有十多个,是冲着咱们来的。”

  沈宝回头飞快的往身后瞄了一眼,急切地说道。

  张云自回头瞧了一眼,不屑道,“不用理会他们,人多有怎么样,只要咱们进了洞窟二层的矿道,他们人多也施展不开。有他们颜色好看。”他对叶秦非常有信心。

  叶秦一言未,三人一路疾行,飞快地来到洞窟三层的出入口处。

  可是洞窟三层地出口处,却“飕”的飞出十名青丹门地修士,将出口处给堵住。其中为的一名中年蓝衣弟子提着一把巨大的火焰刀,朝叶秦三人厉喝道:“站住,青丹门弟子,只能进洞,不能出洞。”

  “为什么不能出去?”

  “怀你们跟其它门派勾结,想对我青丹门不利。”

  “胡说,我们什么时候跟其它门派勾结?”

  张云自怒道。

  “哦,是吗?那你们几个现在想出洞干什么去,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开这里?我看你们分明是心怀不轨,担心东窗事,畏罪潜逃!”

  “我们要去哪里,不关你们的事情,把路让开!”

  “哼,我看你们还是乖乖的待在这里,跟乌师兄去说吧。否则,问问我手中的刀答不答应让你们离开。”

  那中年蓝衣弟子提着火焰刀,一声冷笑,非常自信的拦在洞窟三层的出口前。而他的左右,还有多达九名炼气期八、九层的修士。足足是叶秦等人地三倍之多。

  叶秦皱了一下眉头,回头朝身后看去,正有十余名蓝衣青衣修士朝这里飞奔赶来。等他们赶到,那就是二十余人围攻他们三人了。

  他不由暗骂一句,二十多人围堵他们三个,这个手笔可真够大的。他可没有那种以一杀十的本事,一旦被纠缠住,陷入大群修士的围攻之中,极难逃脱。

  “散开逃走,各自保命吧!”

  叶秦朝沈宝和张云自说道,立刻化为一道利箭,转身飞奔。

  沈宝和张云自相顾一眼,知道情况紧急,一咬牙,各种扭身朝不同的方向逃去。这地底溶洞,范围数百里,溶柱、奇石、、灌木、河流、湖泊,地形复杂,而且妖兽巢**众多,只要避开追击之敌,要找一个藏身之地并不是太难地事情。现在就算集结各门派的所有人手,也根本无法搜查整个地下溶洞的情况。

  叶秦借助着溶洞内地形,飞疾奔。

  乌子建率人赶到的时候,叶秦等人已经出近里。他阴沉着脸,立刻喝道:“留下五人把守住洞口,不能让他们逃出动。其余十五人等分为三个小队,跟我去追,务必将他们三人生擒。”

  “是!”

  众修士分为四队,一队留守,其余三队分头追击。

  叶秦在溶洞内疾奔了数里之后,现身后一名年青的蓝衣修士带着几名青衣弟子依旧追着不放。他心中恼火,回手一甩,一道紫芒射出。

  “轰”地一声,紫刀劈在地面上,溅起一片惊天的赤红色砂石尘土。

  那五名修士骇然停下,等尘土散去,他们追击的人早已经消失不见,不知道去向。乌子建看着身前地上地一道巨大的刀痕,还有刀痕内几乎融化的砂石晶体,半响作声不得。

  “混账,那小子居然有古器门的火系法器!紫刀法器可是古器门核心弟子才可能拥有。”

  乌子建手中紧握着一柄法器,心头冒出一丝胆寒,刚才要是他要是再追前几分,只怕已经被刀芒给劈地身异处。这个对手还想象中要厉害许多。他不敢再追下去,走了一个,还有另外两个,四粒筑基丹也不少了。

  “回头,追另外的二个!”

  等乌子建忿忿的带人离开之后。叶秦这才从一处低矮的灌木中钻出来,冰冷的目光看向他们的背影。

  他记牢了刚才那张脸,乌副门主地儿子乌子建,原来是这家伙在搞鬼,难怪可以轻易调动这么多的同门人手来围殴他们。青丹门内,炼气期弟子中间,乌子建也算地是仅次于吴浩的顶级高层核心弟子了,不是一般地嚣张跋扈。

  叶秦有些郁闷,就算明知道乌子建在动手暗算他,他也还不能动这个乌子建。胳膊拗不过大腿,乌副掌门执掌一峰,实权比赵三长老强太多。一个赵长老已经让他头皮麻,小心谨慎应对。如果再和乌副掌门结仇,那他说不好只有彻底叛出青丹门,逃之夭夭才能自保了。也不知道这灵雾山脉,那个修仙门派愿意收容他。

  洞窟三层的出口被乌子建给派人堵住,看样子是出不去了。

  那就干脆在这溶洞内,找一块地方去筑基好了。

  反正现在一切事先地准备都已经妥当,就只差筑基这最后一道关口了。等他成功筑基,那乌子建就算再蛮横,也得老老实实低头称他师叔。

  叶秦想了一下,一对雪翼出现在他的背后,呼呼,拍了几下,从溶洞旷野消失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