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90、191 潜心

190、191 潜心


  余道飞剑光芒,从万枯岭的天空划过,飞往青丹山他们一行,正是吴掌门,乌副掌门,严长老,以及十余位随行的青丹门筑基期修士。

  严萱站在严长老的飞剑上,飞在高空,她不断的回头望向光秃秃的万枯岭,生着闷气,摇晃着严长老的胳膊,道:“爹,你为什么不将叶师弟也带上?反正他已经有筑基丹了,正好回青丹山去闭关筑基。他留在万枯岭洞窟内,会很危险的。”

  严萱虽然平素骄傲,不大看得起青衣修士,也没有太多出门历练的经验。但是她并非丝毫不通事理,知道一个青衣修士带着筑基丹在身上,还在万枯岭洞窟之中,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就算是她得了筑基丹,也不敢留在万枯岭,而是直接乖乖跟她爹回青丹门闭关去。

  她对叶秦有一丝好感,再加上筑基丹的缘故,原本是想着让叶秦和她一起跟随吴掌门等人回青丹门,可是不知道怎么,却被严长老给暗中阻止了,让她开不了口。

  严长老淡然的说道:“没这个必要。他在万枯岭,或是青丹门,结果都是一样。”

  “为什么?”

  严萱惑不解的询问。

  严长老这时却闭口不言,驾驭飞剑,并不解释。严萱不依了,开始撒娇,一定要知道原因,否则她根本没办法安心回青丹门。

  严长老被缠问的不行,只能无奈道,“他的情况,爹岂会不知!我查探了他的气息,那小子几乎没有任何外放的气息,双目空洞无光,所有的元气都集聚在体内不外泄,这分明是修炼了一种很古老地修仙功法《坐忘经》。他现在最大的劫难,并非来自万枯岭,而是来自这套要命的功法。上古时期,死在这套功法之下的修士不计其数,成功不过数百分之一,筑基寥寥无几。爹虽然也看好他的前途,但是前提是他得有命撑过这道槛,活下来才行。”

  严萱诧异道:“《坐忘经》。这是什么修仙功法?”

  “那是灵雾仙缘城古修士创造地一套古老地功法。没有灵根要求。适合所有类型灵根地修仙修炼。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修士会去修炼它也不知道那小子是哪里弄来地功法。稀里糊涂就开始修炼起来。唉。散修出身地修士。就是没有经验。果是刚修炼。爹或许还能帮他一把。但是他现在已经是炼气期第九层地巅峰状态~别说爹。就算老祖出手也帮不了他。全靠他自己地意志。”

  “可是万枯岭太危险。带他回青丹门更安全一些。我担心”

  “呵。有什么好担心地。那小子能从十多个门派修士手中夺得八份地图卷轴。并且成功逃脱。还能独自在洞窟三层内待上半个月。足见其机敏过人。想死也不容易。八份卷轴都能保住。还怕保住二粒筑基丹?

  在万枯岭洞窟。不论是妖兽还是其它门派修士。对那小子而言危险性都不大。不管是在万枯岭。还在青丹门闭关。如果撑不过《坐忘经》这道槛。一样会要了他地小命。在哪里筑基其实都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地机缘。生死都是他造化。无需去随意干涉。只要他能渡过此劫。活下来。爹会尽量补偿他。日后给他在门派内安排一件好差事。也省地有人说我严风真刻薄无情。”

  严长老神色肃然道。

  严萱见她爹不肯带叶秦回去,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回头朝万枯岭看去。

  叶秦孤身站在岩浆河边,蓝色地水系护身罩全开,抵挡着岩浆河扑面而来的炙热气浪,他望着下方滚滚的红色的岩浆,心中无奈地露出一丝苦笑。

  他一天前才从这地方离开,本来是想离开这里,用地图卷轴从掌门那里得筑基丹,便返回青丹门去闭关筑基。可没想又生一些意外的变故,绕了半天,又回到这个地方来了。

  “莫非自己跟这条岩浆河有缘?”

  跟之前唯一不同地是,他手里多了二粒门派奖励的筑基丹。就算筑基成功,门派内也无人会心他为什么突然成为筑基期修士,而不会想到其它方面。当然,如果筑基不成,不心都跟他无关了。

  这条岩浆河是地底溶洞的最深处,也是最热的地方。要抵达这里,必须穿过沿途众多妖兽的巢**才行。短期之内,极少人会来这个地方。

  叶秦在十余里长的地底岩浆河两侧,找了许久,终于在一道拐弯处,百丈高地岩壁上,找到一条刚好可以钻进一个人的非常隐蔽地裂缝。如果不仔细的搜索地话,旁人根本找不到这条裂缝。

  他一个飞跃,轻巧的落在裂缝里面。

  叶秦在裂缝里查探了一番,现这里有好几处大小不一地红炎地火,大有近丈高红炎,小股的也有有数寸烈焰,从地下裂缝内喷出来,将岩壁烧炙的通红,火焰颇为精纯稳定,完全可以用来炼丹使用。

  他让自己完全放松了下来,在这里暂时不用担心被其它门派的修士找到。

  把所有尚未解决的问题抛诸脑后,现在要做的就是心无旁骛的全心筑基。

  只要筑基成功,那么能够威胁到他安危的修士将大大减少,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像蝼蚁一样被赵长老,或是乌子建等给干

  筑基期修士有一个最基本而又非常强悍的能力,那就是御剑飞行。就算打不过其它筑基期修士,御剑飞行逃起来也快,比顶级灵器蝠王翼那慢腾腾的度要强上许多。

  叶秦在裂缝内寻了一处平坦之地,盘膝而坐,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储物袋。

  炼制筑基丹所需的近百种珍稀的灵草药的种子,他都已经凑齐,储存在紫府浮岛内。

  至于各类下品灵石,更是储备充足。

  当然了,要将筑基丹所需要的灵药材都种植出来,还是要花一番心思。这些药材并非都是同一系地灵药。木系药材,需要使用木灵石来栽种,而火系的药材,只能用火灵石来栽种,丝毫不能混淆。

  用神识查探,可以察觉出药材本身的系别。

  叶秦将神识沉入紫府内。

  无尽虚空,四周依旧是茫茫的灰雾,无边无际,只有天空中漂浮着的一座方圆一里的浮岛内。

  此时的浮岛,就像一座微型地小村庄一样。

  浮岛内正中间的平坦地面上,有四间竹岐县城乡村模样的古朴小木屋。这些小木屋全是用紫府内的灵木搭建而成,再在门槛上缠绕上藤木,可以说的上是原汁原味,乡村味道十足。

  一间是酿酒作坊,专门酿灵酒。作坊里面堆着大量的火焰浆果和冰霜浆果,酿出的灵酒,流入一口一口的灵木酒桶中。要喝的时候直接取来用。

  一间是种子木屋,用来保存采集到的所有灵植物地种子。毕竟灵药材太多也太大,只怕这座一里方圆的浮岛根本容纳不下世上所有的灵药材,用种子来保持最适合不过了。一间种子木屋,足以容纳种子。

  现在叶秦已经收集了大约二百多种灵药材的种子,日后想要配什么灵丹地话,可以直接在这里找相应的种子。

  一间是灵石木屋,堆放各类灵石、珍稀矿石。紫色火系矿晶也保存在这里。

  一间是虫兽木屋,暂时只养了两个蜂窝,还可以产荆棘蜂蜜。

  而小木屋地周围,则全都是大块小块的田圃,用来种植各类灵物。

  其中一块种着火焰荆棘荆棘、冰霜荆棘等灌木,这些灌木全身上下都是宝贝,它们的果实用来酿酒,种子可以用来施展缠绕术,而灌木淬炼抽丝,可以支撑荆棘丝甲。

  此外,还有一大片空着的田圃。筑基丹所需要的灵草,都在这里种。

  浮岛内一切井然有序。

  叶秦对这里的环境十分满意。这是他心中一动之下,浮岛才变成这幅模样地。原本这座浮岛光秃秃的,就像是一座无人荒岛,他看着乏味,干脆用神识操控飞剑法器,砍了几株坚硬地金檀灵木,盖了这几座小木屋。

  叶秦打量了一下浮岛的环境之后,从种子木屋内取出筑基丹所需要地灵药材,一株一株在田圃内进行栽种。并且准确的计下每株所需要耗费地灵石数量。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足足花了二个月的时间,才将炼制四十份筑基丹所需的药材准备好。紫府内大部分的下品灵石,被消耗一光。

  别看四十份筑基丹材料的数量很多,但这仅仅只是原材料而已,并非成品。如果扣除炼丹失败的话,其实最后能成丹的,绝不会过十粒。

  叶秦在岩浆河边潜心种植灵药材,准备炼制筑基丹,这段时间,万枯岭洞窟内也越的热闹起来,进入洞窟三层的试炼弟子渐渐增多。

  修仙门派,都派了大量的试炼弟子在万枯岭洞窟内抢占洞窟二层的灵石矿点。

  其中大部分门派并没有占到太多的便宜,真正占到便宜的,是那些拥有万枯岭矿道地图卷轴的门派。

  有地图卷轴的门派,掌握着矿道最准确的情报,哪些矿道值得出手,那些矿道价值不大可以放弃,它们一清二楚。自然能够果断放弃贫矿,集结优势人力去占据富矿。

  当然了,那三十二份卷轴都具体掌握在哪些修仙门派的手里,没人知道。

  拥有地图卷轴的门派绝也不会声张出去,说自己手里有地图。

  毫无问的是,青丹门拥有多达八份地图卷轴,占了全部卷轴的四分之一的数量。这个好处,绝对是难以估量的。将会在未来数百年内,让青丹门享受到极大的好处。

  除了洞窟二层的灵石以外,洞窟三层的火系矿石也是各门派的力争的目标。洞窟三层的地域广阔,而且火系矿藏异常的丰富,足以容纳下门派进行开采,倒不至于为了这里地火系矿石而生火拼。

  此外,赵长老之子赵乾坤失踪一事,赵长老虽然动用了不少的人力去搜寻下落,但是始终毫无线索。当初曾经参与此事的七八名弟子,不管是蓝衣弟子,还是青衣弟子,一个个都缩头乌龟,半声不吭,绝口不向任何人提及他们和赵乾坤之间的事情——就算是那几名和赵乾坤一路的蓝衣弟子,也都不敢对外声称自己曾经跟赵乾坤一起离开青丹山。谁要是吭声谁是傻子,这种事情能不沾边绝不沾边,否则被赵长老的怒火给波及到了,自己找倒霉。此事闹了一阵子之后,也渐渐无人问津,淡了下去。

  其实赵长老还不是最郁闷的,他虽然死了一个最疼爱地小儿

  是还有其他几个大儿子可以继承家业。况且他现在挖矿之职,油水足够多。多少也让他满意。

  最郁闷的,恐怕还是乌子建。

  他追杀叶秦夺筑基丹没能成功,回头又带人去追杀沈宝和张云自。

  可是沈宝和张云自两位也不是废物,他们从都是从修仙界最底层上来的散修,在各国游历的时候历经过不知道多少次生死和逃难,厮杀他们打不过,但是说道在危险的情况下的亡命经验,乌子建拍马也赶不上他们二人,哪有那么容易被抓住。再加上乌子建抓叶秦已经耽搁了大量的时间,回头想要再抓他们,难上加难。

  沈宝和张云自很快便摆脱了追杀他们的青丹门弟子,他们二人也在数百里方圆的洞窟三层内躲藏了起来,让乌子建干瞪眼,却捉到人。

  沈宝平时在青丹门内交友甚广,结交的酒肉兄弟不少,他出传音符向这些兄弟求援,有不少和他关系密切地青衣弟子看不下去,一股冲着乌子建而去的风声很快传了出去。

  乌子建擅自调动人手去追逐叶秦、沈宝等人,试图夺取筑基丹,这件事情在底层青衣弟子中间大肆传了开来,甚至传回了青丹门。

  青丹门执掌门规法纪的严大长老派人去万枯岭调查,结果现叶秦、沈宝、张云自三人果然失踪,乌子建曾经调人去追杀他们三人,顿时在门派内引起了轩然大波。同门相残,这还了得。

  随后立刻有几位门派长老联名状告到了青丹门众位金丹老祖那里,要求以教子不严,纵子行凶之名,要求革除乌副掌门之职,以示惩戒。

  乌副掌门几乎是最后一个得知这个情况的高层,他气地差点连鼻子都歪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儿子居然愚蠢到这份上。叶秦等人刚刚为门派立下一件大功,乌子建这小子居然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借口夺他们的筑基丹,这不是给他捅娄子吗。

  他立刻将乌子建从万枯岭给召回了青丹门,在青丹峰紫金大殿内,当着掌门、众副掌门、长老地面,劈头盖脸的将乌子建叱责了一顿,怒气冲冲要大义灭亲,将乌子建驱逐出门派。

  乌子建顿时装出一副委屈不无的模样,说一位王姓师弟向他告密,说是现三人跟其它门派弟子交往过密,他这才去抓人,打算和他们当面核实。没想到三人误会了他的意思,全跑了。他根本不是为了筑基丹去抓人,他是被冤枉的。

  乌副掌门怒气消了很多,话锋一变,开始盘问起乌子建是如何被人蒙蔽的情况来。乌子建自然是把事情地细枝末节都交代的一清二楚。

  乌副掌门“查”清楚了情况之后,勒令乌子建闭关失过三年,不得踏出闭关室半步,以示惩戒。另外,参与了追杀叶秦等人地二十多名蓝衣弟子和青衣弟子,虽然也是因为被蒙蔽而去围攻叶秦等人,但是一并被严厉责罚。至于那籍籍无名,有冤无处申的某位王姓师弟,则连盘问都省了,直接被驱逐出师门,永远不得再回青丹山门。

  吴掌门、众副掌门和长老们,冷眼看着这对父子在紫金大殿上唱双簧。青丹门内来历复杂,派系极多,巴不得乌副掌门倒霉地人多的是。

  乌副掌门要保他儿子,这很正常,虎毒不食子嘛,哪能真把他儿子给驱逐出门派。

  至于真相是什么,他们心里跟明镜似地,能蒙的了谁啊?不过,他们当中某些人的目标不是要铲除乌子建,而是要打击乌副掌门。现在乌副掌门引火烧身,只怕地位难保,效果也就达到。

  乌副掌门果断的当众处理了此事相关人等之后,赶紧向诸位金丹老祖请罪,愿自罚供薪奉十年,代子赎罪。

  皇甫老祖没有将乌副掌门革职,但是态度明显冷淡了许多。

  乌副掌门原本是负责青丹七峰之一地青焰峰的日常事务,他手里的一些实权很快被一一剥夺,坐冷板凳,闭门思过去了。而负责调查此案的一位长老,却被提拔,接掌了乌副掌门的部分实权。

  乌副掌门意外遭到沉重打击,青丹门的风气一夜之间似乎大好起来,人心思正,歪风邪气一扫而空,连偷鸡摸狗的宵小都不见了踪影。尤其是高层核心蓝衣修士之间见面,张口闭口大谈同门仁爱,至于他们心里是怎么想地,谁也不清楚。

  沈宝和张云自二人借着这股整锉之风,从万枯岭溶洞内冒了出来,匆匆回到青丹山脉,闭关修炼,尽早炼气期九层,才好服筑基丹。

  但是青丹门高层目前最关注的人物——叶秦的去向,根本没有人知道。

  叶秦始终并未出现。

  甚至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并未出现,以至于很多人都怀疑他被乌子建给毒害了。因为这件事情,而向乌副掌门落井下石之人,络绎不绝。

  倒霉的乌副掌门,终于还是因为没能找到曾经为青丹门立下一件大功的叶秦的下落,结果在二年后,被彻底革除了副掌门的职务,降职成了一名普通长老。连同乌副掌门一系的修士,也遭到沉重打击,丧失了权势。

  乌副掌门丧失权势之后,叶秦的“作用”消失,自然也没有人再提及他,把他给忘了。

  二个月地时间,很短暂

  地底溶洞,岩浆河边的一条隐蔽的小裂缝内。叶秦将所有药材准备之后,全心炼制筑基丹,对外界的事情不闻不问,丝毫不知情。

  叶秦曾经在青丹门地北营山矿洞闭关三年,炼制了大量的低阶灵丹。他现在地炼丹术,在整个青丹门八千炼气期弟子中间也算是顶尖的了,完全有资格称为炼丹师。

  炼丹的关键,在于火候的控制和出丹时间的掌握。

  筑基丹配方对“原材料数量、成分、火力、下料和出丹的全过程”一些需要特别注意地细节,诸多方面,都有非常详尽的描述。

  叶秦只要照着配方上面地描述去做便行。

  不过,并不是照着做就能出丹。

  就算是在宗师级的炼丹士,也不可能一下对新拿到手地丹方能够完全把握,对于刚上手新的高阶丹方,几乎是必败无。必须经过一段时间地适应之后,才能渐渐提高灵丹的出丹率。

  青丹门号称是灵雾山脉炼丹术最高明的修仙门派,很多仙缘城的修士误以为青丹门的弟子会炼制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灵丹。

  其实不然。

  青丹门的炼丹士,大部分其实都只精通炼制二三种最拿手的丹药而已,而且很多都是普通的灵丹——因为普通灵丹的原材料容易获得,炼制的越多,出丹率越高,才能获利最大。

  那些稀奇古怪的灵丹,材料太少,极难寻找,出丹率极低,反而没有多少修士愿意去炼制。少量的炼制,挣不到多少灵石。

  炼丹士炼出自己最拿手的灵丹之后,用自己的灵丹,再去换成灵石,或是跟同门师兄弟的灵丹进行交换。

  极少有青丹门炼丹士,会去炼制五种以上的灵丹。

  这样有好处,也有弊处。

  好处是炼制灵丹的种类越少,对少数灵丹的熟练度自然越高高。这样常年日月积累下来,该种灵丹的出丹成功率自然会越来越高,收获也将越大。一辈子专门炼制一种灵丹的修士,最能挣钱。

  但是同样有极大的弊处,无法离开同门师兄弟。一旦脱离同门,反而处处受到制约。就像“辟谷丹”,这种灵丹只可以用来供炼气期弟子辟谷,服用之后不用饮食,没有其它的作用。精通炼制辟谷丹的炼丹士,只能把辟谷丹卖给其他人,不可能全部都留着自己吃。

  炼丹种类越少的炼丹士,对别人的依赖也越大。有一些专门炼制稀罕怪丹的炼丹士,甚至根本无法离开青丹门,离开恐怕就要走投无路。

  尽管青丹门内大部分炼丹士都知道炼丹种类太少的弊处,但是不这样做不行。

  炼丹太烧钱了,灵药材极其昂贵,普通一炉灵丹,便动辄数块、数十块下品灵石。高阶灵丹,甚至要数百块下品灵石。如果无法靠炼丹挣钱,炼丹士的日子也极其难熬,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废掉一炉丹,都会郁闷个半死。

  所以青丹门内,通常以五种灵丹为上限,炼丹的种类不会过这个数。

  叶秦不管这些,他有可以种地的紫府,只要有足够的灵石,灵药材便足够他用。到了什么修为阶段,他便炼什么丹。从最低级的一阶降露丹,到三阶的聚气丹。专挑可以增加自己修为的灵丹来炼制。

  现在要筑基,他也是自己炼筑基丹。

  青丹门内每三年会有一场小比,其中炼丹术天赋最高的弟子,会被选拔出来,专门安排炼制各种高阶的灵丹,比如筑基丹,以及筑基期所用的归元丹、培元丹、聚元丹等等。除此以外,他们不练其它丹药。通过这样的办法,来确保用最少的药材,得到最多的高阶灵丹,最高甚至可以达到五六成的出丹率。

  叶秦可没那种本事,刚开始炼筑基丹,顶多只有一成出丹把握。

  他只能通过多炼几炉丹药,逐渐提高出丹率,来得到更多的筑基丹。出一炉筑基丹丹所需要耗费的灵石,大约是一千块到一千五百块下品灵石。也就是说大约一万块下品灵石,才能得到一粒成品筑基丹。

  像叶秦这样“烧钱”的,可以说得上绝无仅有了。

  就算是大修仙家族,这样的烧法,估计也得烧的财力枯竭,家败而消亡。

  青丹门能够在灵雾山脉众修仙门派中,屹立万年不倒,关键便是在能够在青丹山脉七座山峰种植灵草药,吸纳这里浓郁的灵气,种植灵药材,自己炼制灵丹。自己种灵草,自己炼丹,所耗费的成本,自然大大的降低。唯一需要付出的,只是种植灵草所需要的时间而已。

  青丹山脉,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福地,最适合种植灵草。

  而叶秦的紫府,跟青丹山脉的作用刚好相反,种植灵草药耗费的时间极少,缺的只是灵气。用灵石,来确保灵草药吸收足够的灵气,快成长。

  叶秦将四十份药材都准备好之后,从储物袋内将铜砂炼丹炉取了出来,将丹炉放置于一股较弱的地火上,然后灌入适量的泉水。双手将药材一挫,化为粉末,倒入炉中,开始着手炼丹。

  地底溶洞内,不少的地方有地下湖泊和泉水,取一次水足够他用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