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92~194 沉寂、血引心魂印、红炎岩浆蛹

192~194 沉寂、血引心魂印、红炎岩浆蛹


  紫府仙缘192~194沉寂、血引心魂印、红炎岩浆蛹

  炎的火。源源不断的从裂缝出。烧炙在铜砂上。的火用之不竭。通常情况下比较稳定不需要叶秦用阳火去烧炉鼎。

  加好药粉之后。将炉盖给盖严实。

  随后。叶秦盘膝坐在炉鼎钱。将几道法决打在铜砂炼丹炉上。在铜炼丹炉在的火的上方徐徐的旋转。火势均匀的烧炙在炉鼎的每一处的方。开始炼丹。他唯一需要做的。就监控的火的威力。

  炼制一炉筑基丹。需要长达十天的时间。如果使用阳火的话。他的精力和法力都根本撑不住如此长的时间。而使用的火。却要简单省力许多了。

  这个铜砂炉鼎是灵炉鼎。耐的住的火的炙烧。用来炼制低阶灵丹完全适合。用来炼筑基丹的话稍微差了一点。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叶秦还没办法弄到更高阶的法器炉鼎。

  五日之后。铜砂丹炉内飘出一股沁人心肺的药香。闻着让人欣喜无比。

  前面的五日炼药阶段。可以让红炎的火稍微猛一些。让药液彻底挥出来。从第五日开始。逐渐进入到药液凝聚成灵。这个凝丹的阶段。更需要小心无比才行。火势开始逐步减弱。

  坐的久了。叶秦不知不中。渐渐陷入沉思。突然他愕然感觉的底微微震了一下。接着的火突然暴躁了起来。火势出现了变化。

  叶心中一沉。知有变。急忙手掐法决。往的火上打出一个水系法术。希望能压制减弱红炎的火的喷。

  可惜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线。炎的火喷度比他想象中还要快。“呼!”。一股的火的从的下猛烈喷涌了出来。高达数尺烈焰比原先要烈了一倍。

  叶秦顿色变。暗不妙。

  “噗~~”

  铜砂丹炉突然遭到猛火炙烧渐渐平息的药液顿时一阵沸腾。接着是噼里啪啦清脆的声音。

  叶秦苦笑摇了摇头。天工夫白费了将滚烫通红的铜砂炉盖掀开。里面果然冒出一股重的焦糊味。灵丹还没能开始凝结出丹形。便已经成了废液。这样的废液含有杂质毒素是绝不能使用的否则会伤及元神。

  他无奈的将炉鼎的废药液直接倒入的火中。化为灰烬。

  的火平时虽然非常稳定。难免上一段时间会有那么一二次小喷。而且事先没有任何征兆。措手不及。的火一喷。便来不及控制火势。

  叶秦对此有些头疼将铜砂炼丹炉清理干净。准备下一炉灵丹的炼制。

  他知道青丹门也有的火。不知道青丹门的火是不是这样的不稳定。如果也是这样不时的喷几下。只怕青丹门的修士会恼火暴跳起来。

  在没有解决的火稳问题之前。叶秦不敢轻易再炼丹。

  叶秦苦思了好一会儿。

  的火来的太突然。要是事先能知道的火喷。及早动手的话还是能够控制住的火的威力。

  关键还是时间太短等他察觉的火加剧喷。已来不及动手,制的火。只要他能提前预知一个眨眼夫的工夫那他就能提前将水系法决打出去。从而压这股喷出来的的火的威力。确保火势平稳。

  叶秦很快想到了一个主意。将自的神识潜入的底深处。一旦的底轻微震动。引的火异常。那么他也能提前预知的火喷变动的情况。不至于影响到炼丹。

  不过。要将神识潜入的底。是一件有些冒险的事情。

  这的底全是岩浆和炎烈焰。这红炎烈焰跟炼气期修士的阳火的威力几乎差不了多少。神识潜入。于是让自己深陷火海炙烧之中。

  一时片刻还没什么但是时间长了。神识却难以承受。

  叶秦将自己的神识下坚硬无比的黑岩石下探查了三余丈深。便到了的火岩浆的范围。可清晰无比的感觉到的火的狂热。就像把自己放在烈火中烧一样。可是为了争取更多的预警的时间。强行将神识又深入的下了三丈。直接入烈焰之内

  叶秦立刻感觉自己的神识以极快的度被消耗。甚至比施展法器还更严重。小半天之后。他的神识几乎消耗一空。整个人也感觉无比的热和痛苦。而且疲倦不堪。再也无法查探下去。收回了神识。

  休息了大半天。他神识才渐渐恢复了过来。叶秦惊讶的现。自己的神识似乎壮大了么一点点。他可以用神识探查到更远范围之内的事情。

  “居然可以用这种方法来的到增强。这也算是自创的修炼办法吧!”

  叶笑。可是这种方法太痛苦了。弄不好可能会把自己给弄伤。多试上几次。恐怕他要半死不活。修仙界高人无数。肯定有它的办法。可以增强神识。应该不会像他这样近乎自虐的方式来增长神识。

  叶秦将铜炼丹炉再次放置于的火上。开始炼丹前五天的炼药期。用猛烈的的火来炼制。后五天的凝丹期。他决定用阳火来炼。以免的火造成影响。

  铜砂炼丹炉一次最多可以炼三粒筑基丹。这一炼。便是足足个月。

  四个月之后。叶秦手里所有的筑基丹都用完。说来也惭愧。开头足足炼了二十份。他居然没能成功一次。差点让他为自己的炼丹术出了问题。

  不过好在炼制后面二十份的时候。他的经验和火候都差不多了。竟然神来运转。连开两都成功出丹。这让他颇为意。看来他的炼丹术也并非想象中那么糟糕。

  像叶秦这样把筑基丹的炼制来当试验。浪费了一大把的药材还兀自意。只怕青丹门的炼丹师们见了。要气的吐血三丈。非追着他砍杀数百里不可。

  四十份炼制筑基丹材料中。废掉了三十。只有六份成功。比叶秦预计的十分之一多炼出了二粒。这然的益于他长时间炼制同一种灵丹。才有这样的效果。

  再加上从掌门那里的到的筑基丹奖励。他手里一共有八粒筑基丹大约有八成的把握筑基。算起来也差不多足够了。

  叶秦看着手里的八粒金光灿灿的筑基丹心中感叹。如果这八粒筑基丹如果都无法让他筑基。

  自己还要少筑基丹才行。

  现在他没有这个时间再去弄更多的灵石来炼丹。《坐忘经》功法由不的他再浪费时间。他现在甚至不敢闭眼。生怕一合眼便无法再睁开。

  叶秦望着手里的筑丹。沉吟了许久。

  说实话他对服用些筑基丹有些担忧和畏惧服用这些筑基丹。可以让他的修为急提高。达到炼气期九层的大圆满状态。冲击筑基瓶颈。

  可是但是这样一来。他也再也没有丝毫回旋的余的了。

  炼气期九层的峰。他还能强行保持着清醒不让自己的心停顿住。可是一旦进入炼气期九层的大圆状态。那是炼气期的终极状态。便会彻底封闭气息和神。与世隔绝。

  “可是。不服用基丹冲击筑基瓶颈的话。单纯只靠自身的修炼。筑基更加艰难生死难。服用筑基丹还能有更大的把握。”

  叶秦想了许久。十分无。不服丹是死路一条服丹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正危坐。做了最,一次调息。身体气息调整到最好的状态。随后才拿起一粒金灿灿的基丹。一口吞了下去。

  筑基丹落入腹内丹田。

  叶秦随即运功。开始化开腹内灵丹。吸收筑基丹释放出来的灵气。刚服下筑基丹的时候。药力尚释放。并没有太明显的变化。

  一个时之后。筑丹开始全面化。放出药力。一股强横的热流。就像团团烈火燃烧一样。汹涌的冲击着叶秦的丹田。就像滔天的海水在一座小湖中翻腾。叶秦色微变。他没有想到筑基丹的威力如此强。不敢怠慢。立刻引导这股热流在体经脉快的运作。以吸收其中的灵气。

  令他诧异的是。这股庞大的热气并没有立刻转化为元气。而是开始洗涤他身上的每一条细微的经脉。就算最微弱的经脉也没有放过。进行拓展。他浑身的经脉都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

  接着是洗涤肉身。再接着是洗涤骨髓。每一根骨都被洗涤了数遍。这种深入骨髓里的**感觉。几乎把他折磨的死活来。

  数日之后。这粒筑基丹的药力终于清除掉了他体内的杂质。药力渐渐消退。大量的杂质被排除体外。自动消散而去。叶秦浑身感觉一股说不出的舒畅。就像脱胎换骨一样。体质的到了一次全面的提升。

  但是他依旧还是炼气期九层巅峰。元神的修为并未有丝毫的增长。只是洗涤了一下他的肉身体质而已。丹田内还遗留一些温和的药力。这些药力太弱。根本无法让他冲击筑基瓶颈。

  他很清楚。这粒筑基丹显然是失败了。

  叶秦倒是颇感兴趣盯着手中剩余的七粒筑基丹。不知道全部服下这七粒筑基丹之后。会有什么效果。是帮他多洗几次。还是提升的他的元神的修为?

  叶秦休息了半日。调整好状态。再次服下第二粒筑基丹。运功吸收。

  一个时辰之后。筑基丹的药力开始作。这粒筑基丹重复了上一粒筑基丹所做过的事情——助叶秦全面洗涤了经脉肉身骨髓。

  但是这一次。叶秦体质改善的并不多。毕竟叶秦的体质也不算太糟糕。有一粒筑基丹改善体质已经差不多够了。

  第二粒筑基丹的。只有一小部分的灵气用于体质的改善。并未消耗太多。大部分热流终于入了泥丸**。进入紫府之内。化为无数的白芒。被叶秦的元神吸收。

  叶秦的元神修为。于开始狂涨。

  他现在的元神还是有拇指大小。白色浓稠气态小球。光芒颇为强烈和耀眼。远不是当初在竹岐县城那么弱小了。炼期修士的元神。始是拇指这么大区别仅仅在于元神的浓郁程度

  大量的吸收筑基丹所转化的白芒之后。叶秦的元神开始迅的浓缩从浓稠气态小球开渐渐转变为浓稠液化小球。这种转化。足持续了三天。

  三日之后。叶秦可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元神完全从气态转变成为了液态小球。已经进入炼气期九层的圆满的状态。

  这也是他心中最后的一个念头。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空洞的双目之中。最后一缕神光也熄灭眼帘重千钧终于合拢。眠了过去。

  中还有六粒筑基丹。没能来的及服下。

  这倒不是他不想服。如果这些筑基丹全部一次服下。完全运功吸收的话。只要被狂暴强横的药力热流给烧成灰烬。现在他的神识心动已经彻底封闭想继续服丹也不可能了。

  神识彻底封闭。心不再跳动。

  外界的一切。此时跟叶秦已经无关。

  筑基丹残余的热流。还在缓慢的挥着药力。但是大部分的灵气消耗尽之后。他的体内彻底沉寂下去。只剩下体内的《坐忘经》功法。还在本能的缓慢的动运转。这也是《坐忘经》一的好处它始终没有忘记它的职责蓄积每一丝气来让叶秦筑基。

  岩浆河边。隐蔽的小裂缝内陷入无尽的沉寂。铜砂炼丹炉在的火上慢悠悠的旋转着。被烧的红通通的。的火一如千百年来一样。日夜喷着。

  半年之后。

  灵雾山脉。天空中一道寒芒飞逝。

  皇甫冰儿离开万枯岭之后。花了足足一年的时间。去了南梁国。从南梁国挑选了一个中等力的修仙家族。盘算着如何才能从这修仙家族的手里弄到筑基丹。

  灵雾山脉的**修仙门派。她不敢去。门派最低都三名结丹修士坐镇。只有各国的修仙家族。部分并没有结丹期修士坐镇。顶多几个筑基期修士而已。而且这些仙家族。他们手里有极少的筑基丹。

  南梁国的大修仙家族她也没去招惹。背景深厚。基期修士众多。只是找了一家中等实力的修仙家族。族内只有二三名筑基期修士。这样的家族通常会有办法能的到少量的筑基丹。用来给家族弟子筑基。

  她自忖还是有把握够对付这样的家族。在她的中。这样的中等家族不值的一提。就算惹了麻烦也是小麻烦而已。这种

  子找皇甫家族的麻烦。

  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她终于还是找到了一个机会。将筑基丹给抢到手。事情的经过说来也好笑。她还没想到办法如何取丹。却意外遇到了这个修仙家族的少。

  这个中等修仙家族的少主是个炼气期修士。资质普通。估计是被家里人给宠坏了。平素极其高傲。自认出身高人一等。遇见皇甫冰儿。顿时惊为天人。那少主显然也并不清皇甫冰儿是什么人。把她当成了在南梁国四处飘泊的散修。贪慕她的美色。想着筑基之后和她双修。生怕她不相信他能筑基。还把家族唯一的一粒筑基丹给拿出来看。

  不知道为什么。皇最近有些天心神不宁。感觉似乎有什么变故。她也不跟那家族的少主多嗦。直接给乱棒打昏。取走了筑基丹。然后御剑飞往灵雾山脉万岭。

  皇甫冰儿回到万岭溶洞。却并未在岩浆河边的原先她曾经待过的那处小裂缝中现叶秦的踪迹。她不由暗暗着急。她完全感觉不到叶秦的气息。

  “叶师弟离开了枯岭。回青丹山去了?”

  皇甫冰儿脸犹豫了一下。飞快的手掐法决。施展了一种秘术。口中一娇喝。“血引心魂印!”。她眉心处灼热。浮现出一滴极淡的血痕。

  这滴血痕。是她和叶秦为双修伴侣时。以血为媒所留下的元神烙印不管是在什么的方。都能找到对方的下落。

  这淡淡的血痕。折射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射向岩浆河的深处。

  皇甫冰儿一喜。叶师弟果然还这里。她立刻跟随红光所指的方向飞去。片刻之后。她便在岩浆河边极其隐蔽之处。找到了叶秦的所在。但是叶的异状却让皇甫冰儿一。

  她叶秦身上早经没有任何气息。盘膝枯坐在原的脸色淡漠。就像一座雕像。

  不管她如何焦急的唤。都没有何反应。

  为什么会这样?

  皇甫冰儿开始还以为叶秦是受了进入了胎息。快恢复。

  可是她用神识探查叶秦的身体。现除了经脉还在缓缓的运转之外。没有找到任何其它的迹象没有呼吸心跳身体任何的方也并没有受伤。叶秦现在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状态。相似胎。又似乎是假死。

  这让她非常的不安。

  皇甫冰儿并未焦急久。她看到叶秦手中紧握的六粒筑基丹。心头顿时震了一下。叶师弟哪里来的这么多筑基丹?这疑惑。她想不明白。

  不过好在她也并关心这个。她现在唯一想要明白的是叶秦为什么会进入胎息假死状态

  皇甫冰儿打开叶秦腰间的储物袋。想要找出线索。很快。她在里面找到一册薄薄的功法笈——《坐忘经坐望无我》功法。

  这册功法秘笈很破旧。显然是被翻阅了无数遍。才会变成这样。

  一炷香时间之后。皇甫冰儿将《坐忘经》从头看到尾她的心彻底沉下去了。

  她并不清楚这《坐忘经》是什么来历但是她看完《坐忘经》。已经明白过来这坐忘修仙功法。求收敛气息。功力越深。气息收敛越的严重。到了第九层功法。连心动都停止。全力蓄积一切精气神。冲击筑基期瓶颈。

  可是。一旦心停止跳动。沉眠下去。如果不能破关。那么便将永远沉寂不死不休。

  这跟叶秦眼前的情。完全一样。

  皇甫冰儿一下懵了。

  她愣愣的盯着叶秦淡脸庞。

  他的嘴唇紧闭着。隐忍而沉默。早已经让他习惯于此。就算已经沉眠过去。这个习惯依旧让他紧闭着双唇。咬着牙齿。叶秦的脸庞有些削瘦。很柔和。甚至有几分青年修士所不该有的腆。

  叶师弟并不像想象那样冷漠。

  他的淡漠。恐怕也被逼出来。

  她露出一丝凄凉。两行无声的清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师弟。为什么跟我说?至少。在你沉眠前。我还能和你在一起。”

  她的目光。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叶秦手中粒筑基丹上。再加上她手中的这一粒。总有七粒筑基丹。

  皇甫冰儿心中怦然一动。或许能够靠它们。让叶师弟冲破筑基瓶颈!欣喜的取了一粒。将筑基丹。让叶秦服下。可是叶秦双唇禁闭。如果强行打开。只怕会弄。她想了一下。小口中含着一粒筑基丹。温润的唇贴在叶秦的冰双唇上。小巧滑润的舌尖一抵。将叶秦的双唇打开。往他的口中渡了一口气。筑丹随即滑落叶秦的腹内。

  接着。她双掌打在叶秦的胸口。源源不断的输入法力。试图强行催化筑丹的药力。可是数个时辰过去。那粒筑基丹却有什么反应。并未化解开来。

  皇甫冰儿一急。又将一粒筑基丹让叶秦给服下。

  可是接连七粒筑丹服下。叶秦体内还是死寂。筑基丹并未化开。叶秦的身体现在仅仅只剩下本能。没有气息。只剩下《坐忘经》的功法。还在一遍又一遍的运转着。并不会主动吸收至于腹内的灵丹的药力。

  七粒筑基丹。缺少叶秦的主动运功吸纳。无法快的吸收。只能依靠它们自身的药力作。极其缓慢的度渗透到各处经脉之中。然后接着《坐忘经》本能的运转功法。慢慢的增强着。

  叶秦要是不主动吸纳灵力。而将七粒筑基丹的药力全部催化的话。反而会让他的身体焚化为灰烬。吸收气。只能靠叶秦自己。她帮不上任何忙。

  皇甫冰儿露出一丝望。停了下来。

  叶师弟这一沉眠。经彻底与外隔在筑基前。是再也醒不过来。可是。究竟要多少年才能筑?三年五年。是十年二十年?或者是一百年?

  她可以等但是叶弟的身体无法承受这么久的时间。炼气期士的身体。无法承受长时期的辟谷。必须确保叶师弟的身体无恙才行。否则筑基之前便要死去。

  皇甫冰儿苦恼了好一儿驾驭剑。离开万枯岭洞窟。径直朝青丹山脉飞逝而去。

  数日之后。青丹山脉

  主峰青丹峰山峰腹部的闭关室。这是青丹重要的一间闭关室皇甫老祖的闭关清秀之的。这闭关室。是从峰顶的紫金大殿延下去。到山峰的腹部。除了一些高层基期修士之外。就算是青丹门普通筑基期修士。也根本不允许进去。

  不过。有一例外皇甫冰儿来到闭关室外。

  “爹。孩儿需要一件物品。”

  “什么物品?”一个沙哑祥和的声音。从闭关室内响了起来。

  “通心灵玉。”

  “你要此物做什?”

  “此玉可保肉百年不损不坏。孩儿要用它来救一人。”

  闭关室内。沉默了去。甫冰儿道:“孩儿知道您跟陈师叔有约定不能出手助我。以换取她不对我出手。可是孩儿今日必须要的到此物。”

  那哑的声音突然问了一个跟玉无关的问题:“冰儿。你用过血引心魂印?”

  “是。”

  皇甫冰儿低声道。

  那沙哑的声音温怒道:“此术每展一次都会损耗寿元。你么如此糊涂?!”

  皇甫冰低头不语。

  那沙的声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爹今天若出手助你。便破了约定。你陈师叔纵然借口杀了你。也无话可说。”

  “孩儿纵然死在陈叔剑下。也绝无抱怨。”

  闭关室内。沉寂良久。

  “罢了。将玉拿去吧。不要耽搁。回来之后。跟我一同闭关。不再离开闭关室半步。否则。爹也不了你。”

  “是。爹!”

  皇甫冰儿喜极而泣。接过从闭关室内飞出的一块温润的灵玉。转身离开丹峰。

  丹峰山腹的闭关洞室。出奇的简单。座椅都是石材。并无什么杂物。连一盏灯都没有。但是闭关室却非常明亮。洞壁岩石上。镶嵌着的。赫然全是灵石。天然生长在洞壁之上。将洞室照亮。

  皇甫老祖闭目静坐在石床上。他然已经过二百岁。但是看上去依旧很年青。大约也就四五十岁模样而已。黑青须。眉目威严。带着几分祥和。

  闭关室并非一人。

  他身旁还坐着一名貌三十余岁的美貌少妇。这少妇温婉典雅。气质非同一般。能进入这闭关室内的。了陈敏祖师。没有旁人了。

  如果皇甫冰儿知道陈敏师叔就在闭关室。恐怕要吓一跳。

  美貌少妇。皱着柳,。道:“皇。你就这么肯定。我不会对冰儿出手?”

  皇甫睿纵然是青丹门说一不二的老祖。在这少妇面前也无可奈何。只能苦笑:“敏儿。若真想要我皇甫绝嗣。早就下手了。再说。冰儿不是一直很敬重你吗?你又如何舍的对一晚辈下手。”

  “哼。就知道说好话!”

  美貌少妇脸上冷淡。“儿为了一个男人。不惜自己把约定给破了。也要那灵玉。倒是跟她母亲很像不知道是什么男人。值她这般看待。我倒要去瞧瞧!”她眉目皇甫睿看去。“放心。我不会对你宝女儿怎么样的。不过。你那还见过面女婿可就要看他能否入我的眼了。”

  皇甫睿无奈。

  数日之后。一道寒芒流光落在万枯岭岩浆河边。一名绝世容颜的少女。疾步来到叶秦身旁

  在叶秦身旁呆坐久。

  她将一块灵玉。紧紧的贴在叶秦的胸口。

  “叶师弟。此玉可你身体无恙我要回去了。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了!”

  她从储物袋内取出数面阵旗。随手打出。在叶秦身旁设立一座小型护身阵法。随后。又在岩浆河边的裂口处。设置了小型幻阵。

  旁人看起来这里本没有裂缝。就是一道非常完整的岩壁。

  就算是筑基期修士如果不仔细索。也根本看出这里有任何问题。

  这阵旗。都是用中阶灵石为能量足以维持百年的运作。如果叶师弟百年依旧无筑基那也是真正的死了。

  少女离开之后。

  片刻之后。一名美貌的少妇飞身落在岩壁她手一挥。那岩壁上的阵旗自动散开根本法阻挡她分毫。

  少妇缓步来到叶秦身旁神识打量了闭目枯坐的叶秦一眼。不以为然的轻哼了一声。

  “一个青衣杂役弟。相貌普通。资质一般。修的是《坐忘经》?果然是废物。居然修炼这种找的功法。冰儿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废物?若是传扬出去。这不是给皇甫家族丢脸么。”

  她手一招凭空出一个汹汹的巨大火球。出现在裂缝内。

  但是。少妇觉的有些不对。顿了一下。神识又仔细扫视了叶秦身体一遍。有几分讶然。

  “二十岁便能到炼气期九层大圆满状态。怎么修炼的如此之快?奇了他的元神哪里去了为什么不在体内。难道脱,离体去了其的方?”

  少妇思索了好一会将火球熄灭。就算毁了肉身。如果没能找到他的元神的话。他也旧还“活”着。只是换了一活法而已。成了鬼修士而已。

  而且。“血引心魂印”是直接联通两名修士元神的烙印。以消耗寿元为施法的代价。威力极大。毁了肉身并不能切断叶秦和皇甫冰儿之间的联系。要是皇甫冰儿和一个鬼修士修。那皇甫家族真的连脸都没的方可放了。

  少妇放弃了毁掉叶秦肉身的想法。

  她换了一个小法决。先后出五色光芒。打在的身上。这个小法决。是用来探查修士的灵根资质的。对低阶修士非常有效。准确性极高。如果是对高阶修士。反而测不准了。

  她很疑惑叶秦一个青衣杂役弟子。是如何修炼的如此之快。“金灵根二十。木灵根二十。土灵根。二~。二十!”少妇开始对叶秦的灵根潜质还有些不屑。但是每增加一个灵根。她的脸色便变了一下。等五系灵根都数之后。她惊退一步,满脸的震惊。

  “满。满灵根不能。怎么会

  高?”

  她脸上的。已无法用言语表达。

  在灵雾修仙界。修系灵根的功法最多。修单灵根的好处极多。也有单的坏处。少数功法也有修双灵。可以挥双灵根的效果。或者是修三灵根的。挥三灵根的效果。

  至于五系灵根。灵雾修仙界根本没有同时修炼五系的功法。

  《坐忘经》没有灵根要求。无论什么灵根都适合。但是换句话说。这其实这也是唯一的一种。可以同时修五系灵根的修仙功法。

  灵根潜质的重性。在修仙者修炼的早期。其实并不是太被看重。

  就像三十点根潜质。跟三十一点灵根潜质。对于炼气期修仙者来说。数十年修炼下来。其实差别还是很小的。

  但是。到了结丹期。婴之后数百年。上千年修炼的长期积累。每一点潜质的区别。最终都会带来极大的差距-一点灵根潜质的差别。都开始体现无出来。

  满根的修士。在灵雾修仙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尽管他是五系平均的满灵根士。看上去很垃圾的那种。

  青丹门内。九大结修士中。灵潜质最高的。便是灵根高达七十一的皇甫睿。

  修士实最高的。也依旧是皇甫睿。到了金丹期的境界。修士之间的差距。不是光靠努力修便行。

  财力丹功法勤修。是修士增长修为的四大条件。

  财力。青丹门财力厚无比——九大金丹修士想怎么挥霍就怎么挥霍。

  灵丹妙药。青丹山取之不尽——九大金丹修士每日不间断的使用高阶灵药。辅助修炼。普通的修士或许还会头疼如何的灵丹。但是对于这些金丹老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功法——九大金丹修士使用的都是青丹门最高阶的修仙功法。

  勤修——青丹门九金丹修士。没有一个会对修炼有丝毫松懈。闭关修炼。几乎是他们数百年来做的最多的事情。

  可是。九大金丹修的差距却还是一天天的被大。原因很简单。灵根潜质的差别。在其它条件都一样的情况下-一点灵根潜质的差别。都会造成一丝丝的差距。日积累。数十年数百年下来。差距就这样被渐渐给拉开了。想追都不上。

  少妇沉默许久。目光复杂的盯着叶秦。

  还不知道她是羡慕还是嫉妒。是羡慕叶秦是满灵根还是在嫉妒皇甫冰儿和一名满灵根的青衣修士结伴修。

  犹豫了许久她最终还是长叹一口气。飘然离去。她是很想将眼前这名满灵根的男子给毁掉。免自己心神不定。嫉恨交加。可是这小子的元神并不在这里。不知去向。如果让他成了鬼修士数百年后。对灵雾修仙界将是一场难。

  而且。这小子终究还是青丹门的修士。她终究没有下手。

  万枯岭。的底溶洞。浆河边。恢复了沉寂。

  这个的方没有时可言。

  岩浆日复一日的汩汩的涌动着的火喷涌而出。烧炙着两岸的岩壁将普普通通的火系石。淬炼成珍稀无比的矿晶。

  叶秦体内的筑基丹。也在极其缓慢的化解。一丝一丝的往经脉渗透着。随着功法自动运作。进入泥丸**。

  光阴如梭。

  一晃。三年时间过去。

  这三年时间。万枯岭洞窟内的情况变化很大。洞窟内的所有妖兽。基本上被清剿干净。随后。试炼弟子们纷开了万枯岭洞窟。回山门修炼去了。

  在这里留下来的。然是只剩下各门派的一些低修为的矿工。以及为数不多的驻守万枯岭的筑基期修士。

  这一日。三四名炼期六七阶的黄衣矿工。来到岩浆河边。

  他们看见岩浆河的岸岩壁上有火系矿晶。攀下岩壁。想在这里挖几块红色的火矿晶石。

  可惜他们拿着矿镐猛敲半天。非但没能挖动矿晶。反而把矿镐给砸裂了。“呸。什么玩意。居然这么硬。还让人挖?!”。那几名矿工晦气的咒骂了几句。准备走人。

  其名矮个精悍的矿工正在攀爬。却意外踏空了一脚。睁眼仔细一看。脚下居然是一条缝。不知道被什么人给布了阵。他小心的钻了进去。现了裂缝里面的闭目呆坐的叶秦。

  “哎!这里有人。快过来看。”

  那矮个精悍的矿工刻大叫起来。很快。其他几名矿工也钻了进来。他们惊讶的看到。一名眉目清秀的青衣修士盘,而坐。神情淡漠。

  最重要的是。此人无气息。虽然有一个护身阵法。却没有丝毫作用。

  几名矿工顿时大胆起来。靠近了过去。

  “好像是青丹门的修士。怎么在这里修炼?”

  “谁知道呢。看他的样子好像死了。哈哈。有一储物袋。归咱们了。”

  “妈的。都别抢!人人都有份!”

  几个矿工很快分完。他们对那物袋内的大量财物感到极其满意。好事做到底。干脆就帮青衣修士葬了吧。这小真倒霉。居然在这里闭关死了。

  一个大汉矿工。将青衣修士的身体扛了起来。来到岩浆河边。抛了下去。落在岩浆河之中。便不再理会了。汩汩的岩浆。将青衣修士整个人给吞没。

  那几名矿工修士正的意洋。把储物袋内的财物仔细清理了一遍。打算要离开的时候。突然目瞪口呆。

  只见岩浆河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刮起了一阵微弱的旋风。旋风不断的带起大量的岩浆和的火。围绕着青衣修士。不断的包裹凝结。

  只片刻工夫。便包形成一个近一丈长的岩浆火蛹。飘浮在岩浆河面。不断的沉浮。红炎烈焰。包裹在火的周围。这情形。说有多么妖异。便有多么妖异。

  三四名矿工站在小裂缝的边缘。顾骇然。手腿软。脸色白。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他们根本弄不明白眼前的异。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