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95、196 筑基、岩火虫

195、196 筑基、岩火虫

  俺的娘啊,不会是妖魔出世了吧?”“刚才那个青衣会是化**形的妖兽,在这里潜修?”“有~~,有这个可能快逃吧!”

  那三四名矿工被眼前的情景给吓住,牙齿打颤。他们想起传说中有一些极其厉害的邪道妖魔,横空出世的时候,都会天打雷劈风雷变色出现种种异状。那个青衣修士落入岩浆河内,化为岩浆>,烈焰环绕,这种近乎妖异的景象,怎么也不像是正常修仙该有的情景。

  那几名矿工心知不对劲,这里不是他们能待的地方,惊惶的想要离开,可是吓的两腿麻,想逃都难。

  他们所在的位置正是叶秦闭关之地,在岩浆河岩壁贴近河面的一条裂缝内,距离足有近十丈高。地火喷涌,炙烈罡气极其逼人,修为稍微弱一点的练气期低阶修士,都很难在这里久待,必须一步一步沿着岩壁攀爬上去才行,不能施展御风术,否则很容易被混乱的气浪给卷入岩浆河中。

  他们正叫苦不迭之际,惊惶往上爬的时候,突然之间身后传来“哗啦!”一声巨响,只见岩浆河内,一股汹涌的岩浆泥流,从河内冲天而起。

  岩浆泥流当中,一头身躯高达十丈的岩浆石火兽,挟着无数的岩浆和烈焰,在河中兴风作浪,出阵阵低吼咆哮声。

  娘呀!

  几名矿工吓的狂叫,手脚并用,屁滚尿流的往狂爬。刚才那奇怪的火>,虽然让他们心悸无比,可是终究并没有看出什么危险性。可是眼前的这头妖兽,绝对是四五阶以上地高阶妖兽无疑,要杀他们不过是眨眼工夫而已,哪里还敢有片刻的犹豫。

  它不屑地朝那几名矿工看了一眼,不感兴趣,转头看向岩浆河中沉浮的火蛹看去。它有些疑惑,这是什么玩意,从未见过?它堂堂五阶妖兽,可不会畏惧一个古怪的火蛹,直接朝那岩浆火蛹飞了过去。

  无尽虚空。浮岛内。沉寂。

  叶秦拇指大小地白色元神。闭目沉眠。正襟危坐在本命元神碑旁边。被一个淡淡地光圈所笼罩着。到了炼气期九层地时候。元神从气态逐渐凝聚为液态。叶秦地元神已经完全凝为白色地浓稠液体。但是却始终无法踏出筑基地最后一步。

  浮岛上一片生机盎然。半空中几乎到处都飘着白芒。将整座浮岛给照耀地光芒璀璨。岛上田圃内地荆棘灌木。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开花结果收获一次。连兽虫木屋里地荆棘蜂都差点给忙碌坏了。

  这完全是《坐忘经》和筑基丹地功效。

  虽然叶秦已经沉眠过去。但是他体内地《坐忘经?依旧本能地运转着。产生着一丝一丝地元气。进入紫府内。转化为白芒。而筑基丹。也在过去地三年间。以缓慢地度渗透到了经脉内。一同进入紫府内。转化为了大量地白芒。以至于整座浮岛到处都飘满了白芒。

  可惜地是。其中只有极其少数地白芒。进入光罩内。被叶秦沉眠地元神所吸收。

  其余绝大部分,都还飘浮在半空中。此外,还有相当多地一部分则被浮岛田圃里的灵草药和灌木给吸收掉,以至于这些灵草灌木结出地果子,在田圃内落得几乎遍地都是。

  如果叶秦此时清醒着,只怕要痛心疾,为这些白芒白白浪费而惋惜。

  只是,他现在没有任何反应,日复一日的呆坐着。

  茫茫的无尽灰雾,时间似乎凝滞住。

  叶秦拇指大的浓稠液态元神,因为偶尔得到白芒的补充,以极其缓慢的度增强着实力,逐渐变得饱满膨胀,等待着突破筑基。这个过程虽然缓慢,却始终在进行着。

  沉眠了不知道多久。

  这一日,当一丝白芒无意间钻入光圈内,碰上叶秦的元神的时候,叶秦的元神终于达到临界点,轰!的猛烈爆,膨胀壮大了开来,从拇指大小,一下膨胀为鸡蛋般大小,并且从液态元神再次转化为气态元神。

  虽然仅仅只是元神体积大小的改变,却意味着叶秦终于从炼气期踏入了筑基期。元神更大的体积,意味着可以容纳下更为庞大雄厚的元气。

  完成筑基的刹那间,

  叶秦从沉眠中蓦然惊醒,睁开双眼。一股无言的美妙滋味,涌上他的心头。

  他还来不及欣喜,便听见“咔嚓,轰——!”的一声惊雷。

  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尽虚空内的一丝一丝的紫雷,居然在数百里之外汇聚,形成一束耀眼无比,巨大的紫雷柱。

  无尽虚空的灰雾,也被紫雷所搅动了起来,形成数十里范围的巨大灰雾漩涡,紫雷柱在灰雾漩涡中轰鸣,激荡。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这一幕,让叶秦大吃一惊。

  数百里远处,数以万计的紫雷组成的紫雷柱,正在庞大的灰雾漩涡内纠缠,威势惊人。

  叶秦震惊的看着,他当初竹岐县城的鹰崖上,炼气期一层的时候,便见过这番情形。当时紫雷和灰雾激斗过后,便形成了他所在的这座木紫府。

  如果他猜测不错的话,等眼前这些紫雷和灰雾激斗完之后,很可能会形成一座新的紫府。

  叶秦心头抑制不住的惊喜起来,光是一座木紫府已经让他受益良多,不知道这座新的紫府,会带来什么。

  不过,叶秦突然听到附近传来一些劈哩啪啦的声音。

  叶秦惑的朝周围一看,骇然变色。

  虽然绝大部分紫雷都在数百里之外,远离他所在的浮岛。但是有少数游离的紫雷丝,飘了他所在

  附近,正在四处游荡,大肆作乱。

  他看见有多达十余丝的紫雷,正在他地浮岛上游荡,紫雷在浮岛上随便逛上一圈,不管是遇到什么物品,木屋、田圃内的灵草和灌木,只要被它碰上,直接被紫雷烧成灰烬。

  叶秦对此没有丝毫痛惜,这些草木都是身外之物,烧掉就让它烧。就算浮岛上所有地灵草都被紫雷烧光了,他日后也还能重新弄回来。

  最让他心悸和恐慌的是,居然有紫雷丝飘到他所在的光罩附近,似乎对光罩很感兴趣,在光罩附近大摇大摆的游来游去。

  叶秦心中无可抑制的冒出一种恐惧,他地元神对紫雷有一种本能的畏惧,不敢和紫雷靠近。就算他现在已经是筑基期修为,也丝毫无法改变这一点。

  他急忙施展控物术,手一招,浮岛矿石木屋内的一块紫色矿晶,出现在他地身旁,准备抵挡紫雷。

  从青丹门学来的控物术,可以让他轻松的控制紫府的所有灵物——当然,紫雷除外,这不是他所能控制地。

  浮岛内,最为坚硬的灵物就数紫色火系矿晶了,可以用它来充当防御。他当初用紫刀法器,花了好几天工夫,才好不容易才从岩浆河边挖掘下来的。

  这样的一小块紫色矿晶,可以用来炼制高阶法器,普通的法器根本难以伤及分毫。如果这火系矿晶还抵挡不住紫雷,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挡住紫雷。

  叶秦的元神畏惧缩在本命元神碑地光罩内,心中存着一丝奢望和侥幸,满心期待那丝紫雷不要靠近光罩。

  可是他这个奢望的注定要落空。

  突然间,那丝紫雷停顿了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它猛地扭头一拐,朝光罩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叶秦骇然,神识一动,紫色火系矿晶迎面朝那一丝紫雷挡了过去。

  “咔嚓!”

  那一小块火系矿晶被一丝紫雷给整个劈成了粉末。

  那一丝紫雷被矿晶给挡了一下,黯淡了许多,似乎损耗了不少地力量,它摇摇晃晃的在光罩附近晃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没能钻入光罩内,慢悠悠地游走了。

  叶秦惊目瞪口呆,头皮麻。“这虚空内的紫雷,究竟是什么东西?连经过数千年地火炙烧,才凝结成的紫色火系矿晶都挡不住它一击。”

  轰!

  浮岛上又一声巨响。

  叶秦吓了一跳,连忙回头朝身后看去。只见一丝紫雷不小心撞在了浮岛的灰岩上,出一声巨响声,把他给吓了一大跳。不过好在,紫雷似乎对浮岛的灰岩没什么伤害,那一丝紫雷在灰岩上连痕迹都没有留下半点。

  这同样让叶秦咂舌。

  许久之后,虚空内的这一切终于平息了下来,紫雷柱崩解,化为无数的紫雷丝散去,消失在了灰茫茫的无尽虚空之中。数百里之外,飘浮着一座崭新的浮岛,被灰雾朦胧的笼罩着,看不真切。

  浮岛上,也被紫雷给捣乱的一塌糊涂。

  叶秦经历了一场虚惊,直到最后一丝紫雷也消失在了他的视野内,他的白色元神这才放心的从光罩内飘了出来。想去看看那座新的紫府,是什么模样。

  元神飞闪,一小会儿之间,他便落在了那座崭新的浮岛上方。

  这座浮岛同样是又大大小小的灰岩石块构成,大约一里大小。让叶秦惊诧的是,这座浮岛居然是圆球形,表面有许多窟窿,可以通往浮岛内部,浮岛里面是空心的。

  浮岛的中间,同样立着一块高约一丈宽三尺古老的石碑,在浮岛形成之初,这块石碑便诞生,和整座岛屿浑然一体,石碑被一道淡淡的光圈所包围着。

  石碑身上有许多细密的裂痕纹路。

  叶秦死死的盯着石碑上面细密的裂痕,呆了近半个时辰,才低声自语,“本命元神碑,火府。初始寿元八十一年,增加寿元一百年,合计一百八十一年!”

  碑上面的一条条细密的裂痕显示,他这一沉眠,足足睡了大约三年多的时间。

  叶秦沉默良久。

  虽然知道这浮岛跟自己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但是他始终还是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吃了一个灰蛋之后,体内就多出了这片虚空。

  而且这片奇怪的虚空,还有如此多的紫雷和灰雾。最让他疑惑的,紫雷和灰雾纠缠撕斗一番之后,居然还会诞生一座一座地浮岛。

  同样是浮岛,火府和木府之间有什么区别,他现在也不是太明白。

  不过,对于自己可以认出这石碑上的裂痕地意思,叶秦反而并不奇怪。

  他现在可不是修仙界的新人了,在青丹门待了这几年,他多少也知道,有极少数的修仙懂得特殊某些的秘术,就像天门的修士,把灵龟之甲用火烧出裂纹,通过裂纹来测算机缘、天命、寿元、劫难等等之类。而且这样地玄通秘术,只有施术本人,才能看明白龟甲裂纹上的意思。

  这本命元神石碑上的裂纹,多半跟龟甲上地裂纹差不多,只有本人才能认出来,其他人是看不懂。

  叶秦短时间内也想不出头绪,紫府的奥秘,看来不是他现在所能弄明白的。

  他想了一下,神识离开紫府,回到身体上。

  岩浆河面上,一个完全密封的红炎烈火岩浆蛹内,一名青衣修士平躺在里面,紧闭着双唇,脸上地淡漠渐渐褪去,变得温和。

  他已经从长达数年的沉眠中醒来,只是在这封闭的蛹内体味着体内澎湃的法力,不想睁开眼而已。他曾经在绣县鹰崖顶峰,被

  被封闭过,如今又被岩浆蛹给包裹住,他丝毫不以为

  突然,他感觉到岩浆火蛹外面有一股危险的气息在靠近。

  他的眼睛蓦然睁开,黑瞳地深处,闪过一道内敛而幽邃的亮芒。体内法力陡然爆。“砰——!”岩浆河面上,那个被红炎烈火和岩浆所包裹形成地火蛹,整个炸裂开来,散为无数的碎片。

  岩浆石火兽正在火蛹旁边,把火蛹拨来拨去,稀奇地看这火蛹是什么东西的,顿时被这爆炸给吓了一跳,眼睁睁地看着一道青色的身影,从炸裂的火蛹内飞出,冲上天空。

  叶秦从碎裂的火>中冲了出来,一跃飞上百丈的高空,随后,他衣袖一甩,随风缓缓飘落在岩浆河岸边。看向岩浆河内的岩浆石火兽。

  叶秦露出一丝淡笑。

  真巧,居然会遇到这家伙。

  他不慌不忙往腰间摸去,打算取出一二件法器来,跟这家伙过两招。

  放在筑基之前,他可不敢招惹轻易这高达五阶的家伙。可是现在,他的实力就算打不过这家伙,御剑而逃,还是逃的赢的。作为筑基期修士,他已经能够做到御剑飞行。

  叶秦正想着,脸上却一僵。他腰间的储物袋居然不见了。

  那几名矿工,正心惊胆颤的往上爬,才爬上河岸岩壁,还来不及喘上一口气,抬头一看,正见到站立在河岸边伫立的叶秦。

  他们几个顿时傻眼,这不是被他们抛入河中的那个变成火蛹的青衣修士吗?他来找他们算帐?他们几个相顾一眼,惊恐的扑腾一声,吓得拜倒在地上,口中大叫。

  “前辈,多有冒犯,恕罪啊!”“把您老人家丢下河,这不是俺的主意啊,全都是他,他这坏小子出的馊主意!您老人家要吃人,就吃他好了。”“对,就是这坏小子现您老人家在这里修炼的。”

  众矿工都指向其中的一名矮个精悍的矿工。那矮个矿工脸色一下黑了,哇的大叫冤屈起来,明明是大家伙一起干的,怎么成了他一个人的错。

  叶秦瞥了他们一眼,看了看他们手中拿着的灵器和法器,冷声道,“把东西留下,离开这里。”说完之后,目光依旧盯着河底的岩浆石火兽,并未多加理会他们。

  这几个矿工趁着他沉眠的时候,居然把他的储物袋给取走了,他有些恼火。不过,他没打算拿这几个穷哈哈的矿工怎么样。会来这里挖矿的,都是各个门派混不下去的修士,他不想为难他们。而且,他沉眠之后气息全无,跟死人没什么区别,在修仙界中,捡死人的东西很正常。

  “是,是,多谢前辈饶命!”

  几名矿工喜出望外,捡回一条性命,哪里还敢奢求,慌忙把储物袋和身上的所有物品都抛下,连爬带滚的逃走。他们几个炼气期六七层的中低阶修士,在叶秦强大的灵压面前连气都喘不过来,根本没有胆子跟叶秦耍花样。

  叶秦手一招,将地上所有地物品都收了起来,装入储物袋内,随后仔细清点了一下,现东西并未少一件,尤其是紫玉古简、蝠王翼、摄魂钟、紫刀这几件非常高价值的物品,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储物袋内多出几样东西来了,那几个矿工连矿镐、背篓都留下了。

  他摇头苦笑,将几把垃圾物品给随手给扔下岩浆河中。

  最让他疑惑地是,储物袋内多了一块温润的玉佩,是一块非常罕见的灵玉,不可能是几个低阶矿工所能拥有的。玉的正面,刻着“通心灵玉”四个字。将玉佩翻过来,玉地反面,赫然是“皇甫!”二字。

  叶秦怔了许久。

  皇甫师姐来过?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握着灵玉,沉默许久。

  岩浆石火兽在河底低吼着,并未立刻进攻,它认出叶秦来了。

  短短的三年,并没有让它忘记眼前这青衫修士,正是三年前它曾经遇到地那位。

  跟这个青衫修士一起出现的蓝衣女修士,还用冰寒坚硬的东西把它给打了一顿,打坏了它最外面的一层石甲,吓得它逃入河中躲了好久,直到不久前才敢冒出头来。

  眼前地青衫修士,给它一种同样的危险感觉。

  妖兽的本能,让它不会轻易对一个强大的对手出手。

  叶秦淡然的目光看着岩浆石火兽,既然岩浆石火兽待在河底下没动,他自然也不急。这河底是岩浆石火兽的地盘,它只要一转身就能沉入岩浆河底下去。除非岩浆石火兽从下面飞上来,否则他不会急着动手。

  叶秦干脆站在岩浆河边,把玩着手中地两件低阶法器——紫刀和摄魂钟,俯视着下方的岩浆石火兽。

  他现在是筑基期一层地修为实力。

  筑基之后,有一个极其明显的效果,那就是神识大幅度地加强。炼气期九层仅仅只能探查到周围数十丈距离的情况而已,可是筑基之后,神识随意一扫,便能很容易现周围一里范围地动静。

  以他的眼光来判断,这头岩浆石火兽应该是五阶左右的实力。五阶的妖兽,至少是筑基期中阶,也就是筑基期四层的修为水平。

  单纯的修为水平,他只怕远不如这头岩浆石火兽。

  但是让叶秦感到好笑的是,这头岩浆石火兽的胆子似乎出奇的小。如果遇到弱的对手,立刻吼吼的冲上去。可是遇到强的对手,它却要犹豫上个半天。

  不拿它开刀,拿谁来开刀?

  叶秦想了一下,嘴角上挂起一抹嘿笑,收起法器,转身离

  河,朝溶洞远方疾奔。既然它这么胆小,那就让自些,诱它上来。

  叶秦换了一身颜色的衣服,用布把脸遮挡起来,而且把自己的气息压低,来到岩浆河边逗弄岩浆石火兽。果然,岩浆石火兽不认得经过简单伪装的叶秦,忍不住他的戏弄,气冲冲的从岩浆河中冲了出来。

  叶秦一边用小水箭砸它,一边往远处跑。这头岩浆石火兽的脑袋显然不够聪明,并未弄清楚叶秦的意图。半个时辰之后,不知不觉中,它被叶秦给引到了距离岩浆河岸十多里的地方。

  叶秦这才把自己的简单伪装给撕去,全力出手,对岩浆石火兽进行猛攻。

  蝠王翼!

  叶秦飞了起来,接着一个破空闪,直接出现在岩浆石火兽的头顶上。

  岩浆石火兽还在惑,人跑哪里去了。它还没反应过来,摄魂钟“咚”的一声低沉的钟声,波浪席卷而过,岩浆石火兽顿时陷入短暂的昏眩,一头往地上栽下去。

  这招击晕术,叶秦是百试不爽,就算是五阶妖兽也得认栽。

  紫刀!

  一道一丈长的紫色厉芒,间不容的劈在岩浆石火兽的头上。“轰—!”岩浆石火兽的坚硬石甲,被紫刀给直接给劈裂一大块。

  岩浆石火兽的昏眩,也只是一刹那地工夫而已。它马上清醒了过来,“吐、吐!”,吐出一团团的烈焰,幻化为烈焰幻兽,围攻叶秦。

  然后,它很没种地打滚就跑,往岩浆河飞去。

  “想逃,没门!”

  叶秦嘿嘿冷笑,一个飞闪,便摆脱了那些烈焰幻兽。继续猛追狠打。

  飕!

  一柄巨大的寒冷的水系飞剑,猛烈的击打在岩浆石火兽的身上。

  “轰!”

  岩浆石火兽身上出现一层蓝色地薄薄水层,它的逃逸度一下减慢了下来。

  小片刻工夫。

  “哗啦”。

  岩浆石火兽惨叫一声,玩命的往岩浆河逃去。它最外围地一层厚厚的火焰石甲,整个被打烂。岩浆石火兽脱了一身石壳,直接小了一整圈,由十丈高大,变成了只有五丈大小。

  甚至连它所散出来的气息实力,都直接从五阶,爆跌到四阶。但是,它外围的石头壳被打破了,里面还有一层石头壳。并没有露出它地本体。

  叶秦感到诧异。这不是五阶妖兽?

  继续打。

  小片刻工夫之后。

  岩浆石火兽“呜呼!”一声,狂的暴跳,再次被剥掉一层厚厚的火焰石壳,变得只有大小一丈。它也从四阶,爆跌到三阶的实力。

  三阶,已经仅仅是炼气期的水平而已。可是它还有火焰石甲包裹着。越里面的火焰石甲,越脆弱。

  叶秦心中地疑惑,越来越大,他没打算留手。不把这岩浆石火兽的本体给揪出来,他不走了。收拾一头三阶地妖兽,他已经不需要费多大的劲。

  一道紫芒惊虹过去。

  轰!

  岩浆石火兽连呜呼也没出来,直接被劈开。接连二层火焰石壳,被一次性全部炸裂开来。化为一大堆地冒着火焰的石块,根本就没有妖兽在里面。

  叶秦翻弄着这些冒火焰地石块,惑无比。不是妖兽,难道石头会自己动不成?兽可以成妖,他可还从来没有听过石头也可以成妖的古怪的事情。

  叶秦的目光,突然瞄在了一块烈焰石头中间。

  伸手一抓。

  他的手里,抓着一条全身红通通,晶莹透亮的小虫子,模样很想蚕,才数寸大小。捏了一下,它痛的“吱”的张嘴,口中喷出一团微弱的红炎小火苗。这火焰弱小到了可以直接无视的地步,顶多也就是条一阶小虫而已。

  叶秦直接无语了,五阶岩浆石火兽,被剥了好几层壳之后是这只小虫子?这小东西也太强了吧。不知道它花了多少百年的时间,才把自己包裹上如此厚的泥浆岩石,样强悍。不该叫岩浆石火兽,该叫岩火虫才对。

  等等!

  储物袋内有一册《虫经基础》,还是在仙缘城的灵雾大峡谷,从邪修老毒虫手里得来的,一直放着没怎么用过。上面或许可以找到线索。

  他立刻取出《虫经基础》,将整册的异虫谱翻了一遍。

  半个时辰之后,叶秦的神色变得无比古怪。

  这只小虫子,并没有在《虫经基础》内找到它的存在,甚至没有现和它相似的虫子。这《虫经基础》是兽灵门的秘谱,记载了多达上数百种最为常见的异虫,按理说应该记载的很全面,不会有遗漏才对啊。

  叶秦想了好一会儿,想到两个可能性。

  《虫经基础》里面只是记录了一些较为常见的低阶异虫。兽灵门应该还有更高级别的《虫经》,记载罕见的高阶异虫。就像青丹门,普通的灵草和罕见的灵草,都是分开记载的。

  另外一个,就是兽灵门根本没有这虫子的记载。

  这万枯岭洞窟三层,除了数千前短暂的打开过一次,便极少有人来过这岩浆河边。这小虫如果只是万枯岭地底岩浆河独有的,兽灵门的修士没有把它记录上去,也算正常。就算是青丹门,也同样每一把世上所有的灵草都收集齐全。

  这两个可能性,对叶秦来说无都是好消息,这小虫应该很罕见才对。

  他不客气的将虫子给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