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97 回山

  秦在岩浆河边待了一小段时间,不久之后,离开万枯三年的时间,整个万枯岭洞窟已经完全变了样。洞窟三层,多出了不少的火系矿石采集场,十多个门派的低级矿工都在这火热的溶洞内采挖矿石。

  而洞窟二层的灵石矿道,早已经被各个修仙门派给瓜分占据,布置了大量的禁制阵法,非本派弟子无法通过。他只能从青丹门控制的矿道经过。

  就算是青丹门的矿道,也有大量的禁制阵法,由不少矿工头守着。

  “啪!”

  洞窟二层的一条灵石矿道内。一名青丹门炼气期五层的壮汉矿工头,手中舞着一条鞭子,看着背篓里还不足一半的灵石,怒气冲冲的冲着面前几名低级矿工怒吼,“你们这些杂碎,一天不打你们便不舒服是不是?一整天才挖了这么一点的灵石,你们几个干什么吃的?”

  那几名身穿短衫的矿工,有十七八岁的少年,有的五六十岁老头,修为都是极低,手里提着矿镐,畏缩的望着矿工头,其中一名矿工虽然挨了一鞭子,却不敢吭声,以免招来更猛烈的暴打。

  此时正有一道青影出现在矿道内,往外走。

  壮汉矿工头口中骂骂咧咧,看到一名青衣修士空着双手从身后的矿道走出来,顿时大怒,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不干活的,这还了得,顿时一鞭子抽了过去。

  可是这一鞭子却抽了一个空,那个青衣修士身影微微晃了一下,避开鞭子,无声无息的站在原处,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壮汉矿工头。

  壮汉愕然,这矿道内可没有能躲过他鞭子的矿工,他赶紧用灵目术一查探,却现根本看不出眼前这名青衣修士的修为的高低。

  同一层期地修士。可以相互查探出修为地高低。炼气期五层可以查探出炼气期九层地修为。但是高出一个层期之后。则非常困难了。

  炼气期五层地修士。根本无法查探出远过他修为地筑基期修士地层次。

  筑基期修士?!

  壮汉矿工头只是愕了一下。便马上醒悟过来。心头冒出一个可能。顿时吓地魂飞天外。惊恐地叫了一声妈呀。连忙丢下鞭子叩头谢罪。

  “师~师叔见谅。小地看误眼了。小地真该死。”

  壮汉慌不择言。说着狠狠地在自己脸上扇了几巴掌。只希望眼前这名青衣修士不要怪罪于他。筑基期修士。绝不是他这样地小人物可以得罪得起地。就算这位师叔把他给宰了。门内也没有半个人会为他叫屈。至于这位筑基期师叔是什么时候进入矿洞地。根本不关他地事情。

  叶秦的目光扫过那几名畏缩在一旁的灰头土脸的矿工,又看着跪在地上求饶地矿工头。他对矿工头没有任何好感,心中生出一丝厌恶,冷淡的声音道:“行了,都是本门弟子。你刚才在做什么?”

  壮汉抬头瞅了瞅,现眼前这位师叔似乎比较好说话,不像是那种动辄暴怒之人,连忙道:“小人刚才在教训他们,按规矩是每天必须上缴一篓灵石,可是他们几个太懒了,大半天下来还没挖够半篓灵石,只怕完不成今天的任务。”

  叶秦冷冷的盯着他,沉声冷笑道:“所以你就用鞭子训斥同门?谁让你擅自动用私刑的?”

  壮汉感觉到一股筑基期修士庞大的灵压,将他压制在地上,无法动弹,吓得满头大汗,苦苦哀求道:“师叔,我们这些人其实算不得是青丹门的弟子~更算不上私刑。师叔,您老明察啊!”

  “不是青丹门的弟子?”

  叶秦不动声色地将灵压消去,皱着眉头,“那你们是什么人?”

  壮汉顿时感觉身上一松,千钧压力不翼而飞,他也乖巧的很,顾不得满身的大汗,连忙小心翼翼的陪笑道:“您老可能有所不知道,青丹门青衣弟子八千,其中有不少结伴双修,生儿育女的自然也不少。如果灵根潜质不错,当然是直接成为青丹门地正式弟子。可是,并是所有人都有灵根,没有灵根的凡人会直接被送离师门,送到各国地世俗人家去抚养。

  此外还有一部分,则是有灵根,却潜质极差,不上不下的半吊子修士,修炼个数十年也才炼气期低阶修为而已,从来没有算入在青丹门正式弟子地籍册里面。

  第一代的子女还好说,至少有青丹门地正式弟子照料着,不会吃什么苦头。可是,隔了几代之后,就跟青丹门就根本没有多大的渊源了。像我,祖上是三代之前是青丹门的正式弟子,祖爷死后,我们这些后辈便根本没人照顾,不得已才来这里当个工头,挣点辛苦钱。您老别为难小的。其实不只是咱们青丹门,各个门派都一样,最脏最累的活,都是咱们这些修士在做。”

  这壮汉越说越快,见叶秦没有继续责难他的意思,一箩筐的全部都说了出来。只希望叶秦别因为刚才的事情而迁怒于他。

  “像你们这样的不算正式弟子,青丹门内有多少人?”

  “这个小的也不大清楚。不过,怎么也有数千之吧,而且这还只是有灵根的。那些没灵根,都是被直接送离师门,没算入内。”

  叶秦沉默了一下,道:“你们为什么不离开青丹门,去其它地方谋生?”

  “离开青丹门?咱祖祖辈辈都在青丹门,离开这里,那咱们能去哪里?”

  壮汉满脸的茫然了,“再说,在青丹门当个修仙之人不好么。说不定我生出灵根高的儿子来,还能直接送他加入青丹门!要是离开了,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叶秦越沉默了,想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苦恼的摇了摇头。虽然对这些矿工的境遇有些看不过眼,可是他又能怎么样。只要有结伴双修的修士,就难免会有子女。有子女,肯定就会出现没灵根或是灵根潜质极低的人,这完全是天生,无法人力控制。这样的人生来弱小,最难在修仙门派内生存。

  总不能叫修士不得生育子女吧?

  修仙之间的结合,生出有灵根的后代容易地多。世俗凡人中间反而不容易出现有灵根之人。事实上,各个门派都鼓励门下的弟子双修生育,开枝散叶。

  这事情恐怕无法杜绝,掌门出面也处理不了,更不是他插手的。

  叶秦也难以再对这矿工头指责。矿工头和矿工都差不多,在青丹门没有丝毫的地位,矿工头也只能在这矿道内对着更弱地矿工耍耍威风而已,都是可怜人。

  他脸色缓和下来,举步往矿道外走去。

  壮汉见叶秦打算要离开,连忙讨好道,“

  叔,要不要帮什么忙?小的别的不行,但是在这矿几分作用。”

  “赵长老还在不在万枯岭?你可曾听说关于他地情况?最近三年的情况。”

  “在,赵长老他老人家一直在万枯岭外面的青丹门营寨。前年听说他在寻找他小儿子的下落,不过这两年淡下来,今年并未听说赵长老有什么事情。要不要小的去告知赵长老,您在这里?”

  “不必了,我直接回山门。”

  叶秦可不想没事主动跑去跟赵长老打交道。既然赵长老这边始终没什么动静,他也没必要太担心赵长老会找他麻烦。

  “是!”

  壮汉恭敬无比的跟随叶秦,直到送叶秦出了万枯岭的洞窟,这才十分不舍的返回了矿道内。能够跟一位筑基期师叔说上话,也算是他日后对同伴吹嘘地资本了,尽管他根本不知道这位筑基期师叔姓什名谁,为什么出现在这矿道内。

  对这个点头哈腰一路跟随的矿工头,叶秦有些伤脑筋,他就算想偷偷挖些灵石带走,也不方便动手。不过,他现在完成了筑基,对灵石的需求也并不迫切,平常炼丹所需要的灵石并不多,他储物袋内剩余的少量灵石暂时足够用了。

  叶秦从矿道内出来,望了一眼万枯岭天空中的火热的烈阳,以及空旷的四野,一种重新出世地感觉,油然而生。洞窟试炼,潜修筑基,三年之后的今天,他终于出来了。

  叶秦将一柄飞剑抛出,手掐法决,化为近丈剑芒,接着他一跃而起,踩在飞剑上。驾驭着飞剑,在天空上高飞行,前往青丹山脉,一边体悟着御剑飞行的快感。

  御剑术是控物术的高阶法术,原理上相通,都是靠神识和法力来操控物体。筑基之后,神识和法力大增,人可以站在御物的上面,不容易掉下来。

  当然了,这只是最简单地御剑而已。如果要控制飞剑来打斗,最好还需要练习专门的剑诀。否则地话,挥不出飞剑太大的威力。

  十余日之后,叶秦一路无事,飞临了青丹山脉地上空。

  青丹山脉方圆上千里,大部分的地方可以随意飞行,但是七大主峰设置有禁制阵法,只有大殿前地青石广场可以降落,其它的地方禁止随意飞行。

  叶秦进入了青丹山脉之后,半途之中遇到了好几个小队的守山巡逻的弟子,这些弟子只是恭敬的检查了一下他的令牌,并未过多的询问。

  叶秦落在青丹峰的广场,收起飞剑,前往紫金大殿,参见吴掌门。

  在回青丹门的路上,他一直在反复考虑两件事情。一个是乌子建,这家伙曾经带着一伙人追杀他,这个梁子结下了,没这么容易就过去。

  乌子建老爹是乌副掌门。叶秦很是头疼,他想要一雪前仇没那么容易。可是就这么让事情过去,也不妥当,谁知道那个乌子建玩什么花样。

  另外一个是皇甫冰儿的事情。可是有陈敏师叔在,他就算见到她,也只能沉默。

  至于赵长老之子赵乾坤一事,反而最为简单。赵长老一直待在万枯岭的话,远离青丹门,也起不了什么风浪。赵长老在青丹门的地位排位第三,地位并不是太高。

  他现在也是筑基期修士,没什么好惧的。

  叶秦决定先去见吴掌门。

  他记得凡是青丹门弟子,成为筑基期修士之后,都有资格可以在得到在灵气最为浓郁的主峰获得几块种植药材的田圃来使用。他虽然用不上,但是多上几块田圃也没什么坏处。

  紫金大殿,殿前站着四名炼气期九层的蓝衣侍从弟子,见到叶秦,一眼就察觉出筑基期的修为,虽然很是面生,却不敢怠慢,连忙施礼:“见过这位师叔,不知道这位师叔来此有何贵干?”

  叶秦有些不大习惯炼气期弟子的恭敬,客气的还了一礼,笑道:“掌门在吗?”

  “吴掌门正在和几位长老处理一件事务,如果您要见掌门的话,只怕掌门暂时抽不出时间来接见师叔!”一名领头蓝衣弟子面露难色的说道,“不知道您的事情是不是很重要。要不,。”

  叶秦淡笑道:“我刚刚筑基,向掌门禀明一声。也不算什么重要的事情。”

  蓝衣弟子笑道,“哦,原来如此,难怪弟子感觉师叔面生的很,恭喜师叔筑基成功。这事情简单,师叔只需要在偏堂登记一下便行,弟子可以为您安排好住宿,师叔先在青丹峰的阁楼先行住下。我将师叔的事情禀明掌门,等掌门过两天有空,再和师叔商谈田圃、住所之事情。”

  叶秦听掌门没空,无奈只有点头答应下来。

  那名领头的蓝衣弟子领路。

  叶秦跟着他,在偏殿重新登记造册,将青丹门炼气期弟子身份改为筑基期修士,正式成为二百筑基期修士中的一员,并且换了一块青丹门的身份令牌。

  随后前往筑基期修士居住的阁楼,暂时住下。

  青丹峰的建筑群非常庞大,有资格在这里居住的修士并不多,整个青丹峰其实也就住着三十余名筑基期修士而已。

  每一名筑基修士都可以拥有一座小别院,有一栋三层的阁楼和一处院落。

  起居卧室、大厅、客房、书房、炼丹室、修炼室、闭关室等等,一应俱全,就算日后有了双修伴侣,甚至有了子嗣,也有足够宽敞的地方居住。

  楼阁非常干净,显然是经常打扫。门窗雕梁,亭台,都是昂贵的紫檀等上等木材制成,精工细作,奢华中显露出一股大门派的豪气。

  叶秦不由点头,如此高的待遇,远远不是炼气期弟子可以比拟的。

  “这里只是暂住,如果师叔住不惯,可以重新建一栋楼阁,挑选几位从南梁国来的能工巧匠,造一栋你想要的楼阁。此外,如果师叔需要仆役,或是随侍女子的话,随叫随到,本门有许多弟子乐意为师叔效劳。”

  蓝衣弟子恭敬的说明。

  叶秦愕了一下。虽然蓝衣弟子说的很隐晦,他还是明白,这随侍女子,并非简单的干些杂活而已。修仙门派内,普通的青衣修士地位地下,还有一些连普通弟子都不算的低阶修士,实在是没什么地位可言。如果能投靠本门的高阶修士,就算是成为侍女,也未尝不是一条极佳的出路。

  他沉默了一下,挥了挥手。

  蓝衣弟子立刻躬身,谦卑的从楼阁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