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00、201 元神法器

200、201 元神法器


  掌门向叶秦交代了一番重要的门规之后,留下叶秦当一大笔兴建别院楼阁所需要的钱财,这才离开。

  不久,青泉峰开始兴修土木。

  青丹山脉,每一座主峰,都非常庞大,数十里方圆。甚至一座峰之内,还有许多小型奇峰,需要数百丈的铁锁桥深打在岩石上,相互联通,供普通弟子日常通行。

  叶秦在青泉峰半山腰处,选了一块视野辽阔,地势平坦,树木众多之地,背峰望岭,兴建别院。

  众多的炼气期的青衣杂役弟子被雇佣,前往灵雾山脉的深山老林中砍伐数百甚至上千年的珍稀木材,并且让青丹门内的南梁国、乌兰国等国的顶级良匠设计建造,兴建一座别院,数座楼阁。

  叶秦并没有在别院上费什么心思,他对居住的要求很简单,能住人便行了。兴建别院的琐事,全让新收的侍女彭丹出面去处理。

  彭丹这小丫头的灵根潜质太低,修为也低了一点,对修炼死了心,打算安分守己做一个炼气期中阶修士,替叶秦打杂,是个当侍女的料。得到叶秦的吩咐之后,更是兴致勃勃的指挥着众工匠,誓要盖一座青丹门内最精美的私人别院。

  别院旁边的一座数公顷的上等药园,现在归叶秦拥有。不必叶秦亲自动手去栽种药材,完全雇佣青衣杂役弟子去栽种、照料。

  叶秦根本没有打算去管他的田圃。没有数十年的工夫,他无法从药园得到高价值的药材。

  青丹门的修士都清楚一点常识,药材是慢慢生长出来的,活的越长久,越富有。那些金丹老祖级的修士,随便拿出一株数百年份的高等药材,都比得上一名普通修士全部地家当。

  就在青泉峰开始大兴土木地时候。许多青丹门地普通弟子们都被惊动了。他们显得极其兴奋。

  每年青丹门都大约只有三四名弟子成功筑基。因为数量太过稀少。每一个新筑基成功地修士。注定了会成为整个门派普通弟子羡慕地对象。也是最热门地话题。

  短短地数日时间里。“叶秦师叔”在青丹门地绝大部分经历。被无数喜好八卦地炼气期弟子给挖掘出来了。

  可惜。叶秦地经历实在是苍白地很。乏善可陈。

  六年前进入青丹门。最初地三年内籍籍无名。几乎从来没有谁听说他地什么事迹。

  好不容易有好事弟子。在综务殿地杂役薄上。翻出叶秦曾经领过一个北营山挖矿地任务。三年后才回来交了任务。

  这也是叶秦在门派内唯一做过地杂役。

  让那些喜欢八卦的弟子目瞪口呆。可惜北营山采矿场早已经在二年前被关闭,也不知道叶秦是怎么在那里待了足足三年,都干了些什么。

  这位叶秦师叔地唯一的闪光点,还是在万枯岭洞窟试炼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突然大神威,一口气得到了八份地图卷轴,从掌门处得到二粒筑基丹奖励,其余的六粒筑基丹让给了同门师兄弟。此后,中途又生的一些事情,像乌副掌门之子乌子建带人恶意抢夺筑基丹,后来叶秦不知道怎的失踪了三年,这些事情自然也被人提起。——这些事情,几年前在青丹门内曾经闹得沸沸扬扬,很多青衣弟子都还记得。

  不少蓝衣弟子对此不屑,讥笑道,叶秦师叔这纯粹是运气而已。

  但是大部分地青衣子弟,却力挺叶秦,认为这是实力的证据,而且叶秦师叔够义气,得了这样大地好处也不忘礼让同门,人人均沾,简直是师门的表率。

  不像乌子建一样无耻,找借口恶意抢夺同门地筑基丹,最后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连累的他老爹乌副掌门也垮台,丢了副掌门一职,成了清闲地长老。

  幸好叶秦师叔现在活着回来了,否则那乌子建该自刎谢罪才对。

  众青衣弟子在谈论起这件事情的时候,都猛烈的抨击乌子建。

  毕竟像叶秦这样青衣弟子出身的筑基期修士,在青丹门其实也不多见。大部分的筑基修士,都是蓝衣核心弟子出身,他们有更多的机会获得筑基丹。

  只有少数的青衣弟子,才能依靠自身的努力,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筑基成功。

  叶秦是最典型的青衣弟子出身,青丹门大部分青衣弟子羡慕和崇敬的对象,自然都更倾向于替他说好话。至少,众青衣修士们从叶秦这里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极大的激励和振奋了士气。

  当然了,众弟子突然热衷于谈论叶秦,原因远不止于此。

  青丹门每增加一名筑基期修士,都会给本门的低阶修士带来大量的好处。

  兴建一座新的别院楼阁,需要大量的土石和木料,灵雾山脉的土石和珍贵木材极其坚硬,就算是炼气期九层的弟子出手,也很难挖掘和砍伐,至少要雇佣上百名炼气期弟子,耗时近一个月,才能完工。

  除此以外,还要常年雇佣一些杂役弟子去管理药园田圃,悉心照料田圃内的药材。照料药园田圃,向来都是青丹门内最受到欢迎的活。这些弟子可以从筑基期修士的手中获得一笔非常稳定而且颇为丰厚的收入。

  叶秦在门派内日后有什么需求,通常不必亲自动手,花费灵石让青衣杂役弟子去干就行了。

  这些,都直接关系到青衣弟子的切身好处,自然会引起青衣弟子的特别关注,甚至在打听叶秦的喜好。

  因为彭丹的原因,彭元毛遂自荐,主动提出帮叶秦管理药园田圃。

  叶秦早就当甩手掌柜,不管这些琐事。彭丹这小丫头见叶秦丝毫不介意,胆子大起来,一拍板,举贤不避亲,决定雇佣他哥哥当药园总管,负责管理药园。兄妹二个,一个打理别院,一个管理药园子。

  叶秦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灵石都是从青丹门放的薪俸中扣,对他基本上没什么影响。兄妹二人能把这些琐事都担下来,他图个清静就行。

  众弟子们忙碌了一个月之后,叶秦的别院终于如期建成,青石砌墙,琉璃为瓦,别院前后分几个院

  阁楼众多,开辟有专门的炼丹室和闭关室。

  正院,庭院浮雕,飞檐斗拱,画栋雕梁,刻了许多鸟兽珍禽。庭内座椅都是红木、紫檀等珍稀木材,庄重典雅,古朴而有韵味。

  后院水榭、假山,清一色都是采挖自深山溪涧里的上等青玉白石为材料,在世俗凡人眼中或许价值不菲,少说价值千金。但是修仙的眼中,没有灵气的玉石,也就是采来供踏脚之用而已。

  院落之间扶手游廊,半月门相通,栽种了不少梅兰竹菊。看这款式,只怕是按照南梁国或是乌兰国的豪门别院,设计出来的。只是,就算是富户豪门,也远没有这般华贵气派。光是一座别院,足以看出那些工匠,手艺非同寻常。

  别院建成之后,青泉峰附近居住地一些同门筑基期师兄弟,纷纷前来相贺,足足热闹了半个月,才渐渐平息了下来。

  让叶秦哭笑不得的是,距离他的别院数里的一座别院,住着一位上百岁的白老头,一个筑基期三层的修士,没事就喜欢来他这里串门,每次来都是扯着嗓门大叫,“叶师弟在不在?老头我又来蹭饭了。”

  叶秦还不得不恭恭敬敬的称上一声,“葛师兄,饭管饱!”

  这个白老头不是别人,正是青丹藏书阁二楼的看守,葛老。叶秦早在刚进入青丹门地时候,便见过当时这位“葛师叔”在藏书阁二层炼器,吓了他一跳。

  叶秦筑基回到青丹门后,经常去藏书阁挑书,自然和这位葛师兄有些熟悉。

  让叶秦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这位葛师兄地别院,距离他的住处不远,也数里而已。一来二去,渐渐熟络。葛老头性情豁达,有些没大没小,这段时间惦记上了彭丹丫头做的饭菜,三天两头往叶秦这里串门。

  筑基期修士本来就算不吃不喝也没任何问题。可葛老头偏偏就好这口,隔几天不吃上一顿大鱼大肉便浑身难受。

  叶秦倒也并不排斥,有一些问题他正想向葛师兄请教。这位葛师兄是炼器好手。青丹门内炼丹的修士极多,但是像葛师兄这样一门心思都花在炼器上面的修士,很少见。

  叶秦请葛老头美美地饱餐了一顿,找了一个时机,问起炼器的事情来。

  “有什么办法才能炼制出法器?”

  葛老头回味着刚才地烧鸡腿味,一个劲的摇头道:“难啊,炼制灵器,只需要筑基期修士的先天真火便行了。可是炼制法器,则必须是金丹师叔的三昧真火才能炼制。但是金师叔都常年闭关修炼,根本不可能轻易出手为门内弟子炼器。除非是为他们的子嗣亲近之人炼制法器,才可能亲自出手。”

  叶秦自然知道这一但,所以根本就没有向金丹师叔寻求帮助的意思,他想要知道地是解决的办法,问道:“那咱们这二百筑基弟子,需要使用法器,有什么办法?”

  葛老头挑着牙,道:“青丹门地地火室也可以炼器,分为红炎和青炎两种。不过,红炎地火室,可以淬炼灵器,有五十多间。青炎地火室,可以用来淬炼法器,仅仅只有二间而已,少的可怜。连吴掌门、众副掌门、众长老,都要排队才能使用,而且使用地时间很有限,四五年能用上一次就不错了。咱们这样的普通筑基修士,根本就轮不上。”

  葛老头说到这里,伤心不已地叹了一口气。像他这样的炼器士,一直也是炼制一些灵器而已,根本没有机会炼制法器。只能自己炼造几把伪法器玩一玩。

  他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的数寸大小的金色小剑。“师兄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炼出几件像样的法器来。你瞧瞧,这是什么?”手中操控着金色小剑飞了起来,轻松的变幻大小。

  叶秦愣了一下道:“呃,金剑法器?”

  葛老头不屑,随手将它丢给叶秦,道:“送给你玩吧。这东西跟金剑法器看上去一模一样,我在剑身上面加了好几个阵法。不过,要是和真法器遇上,一碰就完蛋。”

  叶秦将伪法器接在手里,立刻感觉这小剑的份量太轻了一点,显然是质地够。真的金剑法器,同样数寸大小,但是至少要重上十倍。这伪法器,看上去虽然很像法器,但是说白了,其实也就是一柄小型灵剑伪装出来的而已。

  “才二间青炎地火室?这样一年下来,咱们青丹门每年才能产几柄法器?”

  叶秦郁闷地很,他没去过青丹门的地火室内。完全没有想到高阶的青炎地火室这样紧张,连掌门都要排队使用。他手里有一块紫色火系矿晶,盘算着炼制一柄南明离火剑。青丹门的地火室,看来是没有什么指望了。

  葛老头嘿嘿笑道:“当然少的可怜了,地火室每年能产几件法器已经不错。不过,咱们青丹门不全靠自己产法器。咱们门派弟子所使用的灵器、法器,很大一部分都是用灵丹从其它修仙门派换来的。

  七大修仙门派,各个门派都有不同的产出。青丹门地灵丹,古器的飞剑,地阙地甲冑,大罗门的奇器,月缺的丝甲,天门的符和阵法,兽灵的妖兽珍禽,都是赫赫有名。其它小修仙门派也产一些不错地好东西。不知道叶师弟想要什么法器?我可以帮你参考参考。”

  “飞剑。”

  “飞剑法器,那自然是古器门的品质最佳,不过古器门地飞剑很贵。低阶、中阶的飞剑,找小门派买就行,高阶的飞剑最好找古器门。最好多准备一些筑基期修士使用的归元丹之类的灵丹,才容易买到手。叶师弟想要买那个档次的飞剑?”

  “呃阶,大约是什么价钱?”

  叶秦沉吟了一下,说道。他没打算将炼制南明离火剑的事情,告诉这位葛师兄。这事情他自己知道便行了。

  “顶阶?”

  葛老头十分惊讶,很快拨浪鼓一样摇头:“先不说顶阶法器地价钱,就算你买得起,古器门也根本不会卖。顶阶的飞剑,古器门为了保证自身地优势,根本不会轻易出售的。

  就像咱们青丹门,向来也只是卖一些普

  地灵丹,极少会出售筑基丹、寿元丹之类的高阶灵售,也是从对方那里换回一些极其珍贵的物品。”

  叶秦听完,不由失望。这样的话,就算他出紫色火系矿晶材料,并且付上一笔钱,古器门的修士也未必就肯帮他炼制顶阶飞剑。

  葛老头把叶秦失望的神态全收在眼里,笑眯眯道:“叶师弟似乎对炼器很感兴趣,要不,你跟我学炼器,怎么样?其实炼器要比炼丹有意思多了,淬炼的手法极多。炼出的灵器拿去卖,换回灵丹,一样可以轻松修炼增长修为。如果你日后万一能结丹,那炼制飞剑法器就更轻松了。咱们青丹门要是出了一个专长炼器的金丹长老,那可是有面子的事情。”

  叶秦摇了摇头,结丹,那里有那么容易啊,笑道:“师兄精通炼器,不知道师兄可知道元精是什么?”

  葛老头讶然:“元精?你问这个干什么?”

  叶秦道:“翻看炼器配方的时候,偶尔看到这东西,感觉有些奇怪。”

  葛老头以为叶秦是在青丹门内的藏书阁内看到的配方,也没有多想,道:“元精,就是元神精华。结丹期修士坐化死后,元神崩解,都会留下少许的元精。但是这元精的作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知道。直到后来有人意外现,往法器内参入少许的元精,进行淬炼的话,可以将法器收入体内。并且能够被自身的元神包裹住,被元神缓慢的淬炼。经过元神数年的淬炼之后,法器的威力大增,至少能够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三成到五成左右的威力。所以加入了元精的法器,又被称之为元神法器。不过,修仙界中的元精实在是太少,结丹修士坐化之后,留下的元精都会被门派留下珍藏起来,很少人能够得到。”

  叶秦神色一惊,缓缓的点了点头,心中渐渐沉了下去。元精的来历他现在是清楚了,可是希望却越的渺茫。结丹期修士死后遗留之物,他到哪里去弄元精?

  葛老头说到这里,又补充了一句,“就算有人得到了,也未必就会去炼制。”

  叶秦奇怪道:“这是为什么?元神法器比正常的法器威力要大了许多,应该有很多人去炼制才对啊。”

  葛老头翻了一个白眼,“这还不简单,元神既然淬炼了法器,让法器威力大增,那元神本身肯定会消耗许多元气。轻则减少修为,重则甚至直接降阶。

  虽然元神法器的威力,要比普通法器大许多。可是辛苦修炼来地元气,比一件元神法器要宝贵多了。这样的傻事情,谁肯干?这不是耽搁自己的修为么?当然,那些寿元几乎耗竭,快要死的修士除外。他们如果看得开的话,不在意损耗修为,临死之前,把元神法器吸入体内,用元神去淬炼一番。反正对于快死的修士来说,修为高低对他们也没什么作用。元神法器留给后辈子嗣,还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叶秦傻眼了,愣了好一会儿,才醒过来。

  “元神法器的淬炼,会消耗元气?”

  他委实懊恼不已,那紫玉古简,可把他“骗”苦了。紫剑神君夸口自己地《紫剑决》练成之后,筑基、结丹无敌,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八柄由极品原材料炼制而成顶阶飞剑法器,组成剑阵,这本身已经够变态了。再加入元精,经过元神的淬炼,每一柄地威力都能增幅三成以上。

  试问一下,世上有几个金丹修士,能打的过手中拥有八柄顶阶元神法器的变态的修士?

  这位紫剑神君果然强悍,居然能拿出八套顶阶飞剑加元精的原材料配方。不过,这紫剑神君是元婴期修士,寿元长地很,有足够的时间去收集这些原材料。他才筑基期修士,绝大部分地时间都用于修炼,可没有这么多时间去收集这些原材料。

  葛老头一个劲的鼓动叶秦跟他学炼器,像叶秦这样对他的伪法器感兴趣的修士,并不多见。

  叶秦考虑了一下之后,答应了下来。炼器术他迟早都要学,葛老头有心教他,他当然不会拒绝。

  随后的大半年,叶秦开始在自家的别院闭门潜修,一边修炼,一边学炼器。

  他修炼地是《坐忘经》的中篇筑基期功法《坐忘经本归元》:“虚空坐忘,无我真如。脱胎换骨,尘垢不侵。

  或许是当初上古修士在创造《坐忘经望无我》功法地时候,采用的方式过于偏激,死亡修士太多,只有极少数修士筑基成功。结果那些极少数地修士,显然是被吓怕了,不敢继续采用过于冒进的方式修炼下去。

  所以这中篇地筑基期功法,反而十分强调回归自然,循序渐进,令内息舒缓运行,不再强行约束收敛气息。正如经历一场大病之人,慢慢用温火进行调息。

  修炼的同时,紫府种药,炼制出一些筑基期的归元丹,每日服用,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对于叶秦来说,只有灵丹,才是增长修为最快的方式。

  他炼丹的时候,在炼丹室外布置阵旗,任何人都无法靠近炼丹室。

  为了避免有人生,怀他药材的来路,他特意还向本门的其他筑基期修士采购了不少的药材。

  买药材,炼灵丹,卖灵丹,换回灵石。

  这样一来,他的田圃里虽然还没有长出药材,也不会有人随意质他的药材的来路,只会以为他的炼丹术不错,光是炼丹术便可以挣到不少的灵石,再用灵石去购买药材。

  此外,叶秦偶尔有空,则跟着葛老头炼器,熟悉淬炼之术。

  在这大半年左右的时间里,青丹门又先后出了几位新的成功筑基的修士,大肆庆贺了一番,整个青丹门内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热闹非凡。这些筑基的修士,大部分几乎都是蓝衣弟子,其中甚至还有一位青丹门长老之子。

  就这样,叶秦闭门不出之后,自然也渐渐被门派内的众弟子淡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