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02 下山历练

202 下山历练


  泉峰,某山崖。天色刚刚破晓,露出一缕光芒,叶膝坐在别院外最近一处悬崖的岩石上。修炼完当日的功法之后,他取出一册《炼器术》,翻在手中,一页一页子津津有味的阅读起来。

  整个青泉峰万籁俱寂,只有参天古木的沙沙树叶声。

  片刻,叶秦将最后一页看完,闭目沉思半响。

  手一招,一块巴掌大小,沉甸甸的火铜锭,悬浮在他身前的半空中。这火铜锭,是火铜石经过阳火的淬炼而成,需要多达上千斤的火铜石,去除大量渣滓,才能炼制出这巴掌大小的火铜锭。

  这是炼制火系灵器的一种铜材料。这火铜锭自然不是叶秦自己炼制的,而是从炼气期弟子手中买来的。

  叶秦凝神,手掌上方冒出一股拇指大小的火苗,他的周身立刻弥漫起异常炙热的高温,周围数十丈的草木之内几乎顷刻间都自动汹汹的烧了起来,化为灰烬,被山风一吹,不知去向。

  他一手操控那块铜锭,往火苗中投去。

  火铜锭才一接触到火苗,便渐渐被高温融化为一团金属液体,慢慢旋转。片刻之后,它耐不住先天真火的烈焰,逐渐沸腾燃烧起来。巴掌大小的火铜锭,大部分渣滓再次被先天真火所烧去,只剩下极少量的火铜精。

  这一步是炼器必须的,只有把原材料中的渣滓尽可能的清除掉,才能让灵器地品质更高。

  直到再也无法从火铜锭内清除任何渣滓的时候,叶秦才取出第二块火铜锭,将其投入火苗之中。连续投入了数十块火铜锭,全部转化为高纯度的火铜精。

  叶秦见差不多够了。手中飞快地掐着炼器法决。将这些液态地火铜精混合在一起。让其飘浮在半空中。连续打了几个法决。将其融塑成固定地形状。

  一柄短小剑地雏型。在烈焰中颤抖着。逐渐成形。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叶秦脸上出现细密地汗珠。但是他丝毫不敢放松。现在离短剑完成。还远着呢。现在顶多只算一柄短剑地粗胚而已。

  半柱香工夫之后。短剑基本上成型。浑身绽放着金黄色地铜光。

  此时地短剑。已经可以算得上一柄火铜灵剑。拿去卖也能值得不少灵石。

  不过。叶秦并未停下。

  他右手一指,一道极其微弱的清剑气,从手指尖端出迸射出来,射向剑身。剑气以极快的度,在火铜剑的剑身两侧,各自刻录上一座微型的阵法。

  这种剑身阵法,威力通常不大,只能起辅助地作用。比如安置上一个风系轻灵阵法,减轻剑身的重量。或是火系阵法,使用灵剑地时候,可以自动释放出各种低阶火系法术攻击敌人,等等。剑柄上,留下一个插槽,可以安放灵石,用来激剑身阵法的作用。

  一个时辰之后。

  一柄手掌可握造型简单的低阶火铜灵剑,终于完成。

  叶秦擦了擦一把汗,满意的把玩着手中的这柄火铜剑。跟葛师兄学了大半年的炼器,普通地灵器,已经可以制造出来了……

  火铜是最容易炼器的一种材料。等他地炼器之术纯熟之后,日后动手淬炼南明离火剑,成功的把握也更高。

  他才刚炼完一柄火铜灵剑,正在把玩之间。

  只见一道微弱地金光,飕,从遥远处的山岭处,朝他径直飞来。

  叶秦目光一动,伸手将微弱地金光抓住,是一张金色的百里传音符。他淡然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是冰儿传来的。

  说起这传音符,他不得不对血引心魂印感到佩服。这秘术极其强悍,一旦结下心印,双修伴侣之间的感应便会极其强烈。而且这是元神之间的感应,几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

  他一回到青丹门,就能感觉到冰儿的元神气息。

  冰儿自然也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不久便传来的传音符,将过去三年点点滴滴的事情都倾述了一遍。她一直坚信他能活着回来。现在她在青丹峰的山腹闭关室,被她爹皇甫严令不得外出所以她不能来找他。

  叶秦并没有打算去闯皇甫冰儿所在的闭关室。不论是陈敏师叔,或还是皇甫师叔,以他现在微弱的实力,根本没有任何资格站在他们的面前。

  叶秦拿着金色传音符,沉默许久,最露出无言的苦笑。

  修仙界之中,地位阶层极其森严。

  高阶修士和低阶修士之间,低阶的修士永远只能仰视高阶修士。大修仙家族和小修仙家族之间,小修仙家族只能讨好迎奉。修仙家族和散修之间,散修往往只能退让,不敢相争。

  不同地位身份的修士之间,有着一层极其顽强而坚硬的隔膜。

  大修仙家族,对普通出身的修士都是非常轻蔑,通常是不会跟普通修士交往的,更不要说通婚联姻。

  青丹门这样的古老大派,更是讲究修为实力、身份和地位。如果叶秦现在不是筑基期修士的话,只怕连在青泉峰占一块石头都不可能。

  皇甫家族是青丹门第一家族,地位极尊。他和冰儿之间的结合,是私定终身,绝不能对外公开。否则的话,皇甫老祖只怕会第一个出手杀了他,以免让皇甫家族在修仙界遭到嗤笑。

  叶秦早已经不是那种热血沸腾的楞头小子,会去莽撞的冲撞修仙界这种森严的秩序。

  他能收到冰儿的百里传音,得知冰儿无恙,便已经安心。

  在没有足够的实力,足以配得上皇甫家族的身份地位之前,他只能选择隐忍,沉默蓄积力量。否则地话,不但他要遭殃,更会牵连到冰儿。

  以皇甫冰儿的冰雪聪明,当然也清楚这一点。青丹峰和青泉峰,虽然是隔山相望,她也只能强忍着相见的冲动,在青丹峰的闭关室潜心修炼,只是偶尔以传音符传音。否则一个不小心,叶秦便是殒落的危险。

  “谁?”

  叶秦手握着皇甫冰儿的金色传音符,正沉思着的时候,突然心头一凛,冷声喝道。他并未回头,他可以感觉出,有个熟悉的气息在靠近。

  “师叔,是我!”

  彭丹轻灵的飞身来到叶秦身后数十丈之处,望着孤身独坐在岩崖上的,她心中一股难以言述地敬服。叶师叔年仅二十余岁

  是筑基期修士,却依旧如此勤奋,这大半年来每日都用于修炼,几乎没有怎么见过休息。这样地坚毅勤奋,在修仙中也不多见。

  叶秦淡淡道:“我不是吩咐过,不要随意来打搅吗?”

  彭丹恭声道:“掌门派了一名蓝衣弟子前来传话,说是请师叔去一趟紫金大殿。那蓝衣弟子说,掌门似乎是要安排师叔下山历练的事情。”

  叶秦哦了一声,点了点头。这事情掌门以前跟他说起过,每名弟子成功筑基之后,都要下山历练一段时间。

  只是因为新筑基期的弟子还太少,没有立刻派遣他出去。前些天听说又有一位姓朱的弟子筑基,现在已经凑齐了三四名新晋升的筑基弟子,也是时候下山历练了。

  叶秦让彭丹自行回去,甩手将一柄飞剑法器抛出,化为一丈虹芒,驾驭飞剑朝青丹峰疾飞去。片刻之后,他已经飞到青丹峰地广场上,降落,举步来到紫金大殿前。

  这紫金大殿建筑群,气势宏伟壮丽,完全是建立在青丹山峰之颠的仙城宫阙一样,庞大地建筑群历经上万年的扩展,层层叠叠,美轮美,远非世俗凡人可以想象。叶秦每次来到这里,都免不了被硬生生的震撼一次。

  紫金大殿前站着的几名蓝衣弟子,躬身请他进去。

  叶秦在蓝衣弟子的前引下,举步入宽敞无比,空荡荡的紫金大殿内。让叶秦诧异地是,这紫金大殿内,除了吴掌门以外,还有严大长老等好几名高层修士,正在碎语商量着什么。

  此外,还有三名筑基期一层的男女修士,都是神采飞扬,意气风。让他差点一惊地是,这里面居然有一个熟人严萱。

  叶秦明白过来,这三位就是这大半年之内新筑基的修士,他将要和这三位一起去历练。

  叶秦只是略微对另外二人扫了一眼。这二人,一个是二十余岁地高挑的青年修士,有些傲气。一个是三十余岁地修士,白白胖胖,有些福。

  叶秦记下他们的样貌,便看向吴掌门和严长老等人,拱手施礼。

  吴掌门呵呵笑道:“叶师弟,来的正好了!这三位是朱长云朱师弟、吕元吕师弟,还有严萱师妹。你们中间有三位,是我青丹门今年下半年成功筑基的弟子。严萱是去年完成筑基,一直没有下山历练。此次试炼,将由你们四位一同去完成。”

  叶秦点了点头,淡笑着跟其他几位同行的师兄弟一一拱手示意。

  三名师兄弟神情不一,朱长云是平淡,吕元是恭谦笑容,一一回礼。神色最古怪的,无疑是严萱了,她调皮的朝叶秦挤眉弄眼,见到叶秦一脸诧异,想笑又不敢笑出来。

  在这气氛严肃的紫金大殿,叶秦只当没看见。

  吴掌门替他们相互介绍认识之后,收起笑容,正色道:“你们应该知道,本门弟子筑基期之后,都会离开师门外出游历中土大6至少三年。不过,我青丹门的历练,并非漫无目的的历练。每次都是在灵雾山脉周边诸国,寻找灵石、矿脉、珍稀药材、福地等等,同时对整个中土大6有一次较为全面的了解。

  你们四人此次历练的目的地是北齐国。北齐国的吕氏修仙家族,在其国的边境一带现了一条小型灵石矿脉。但是紧挨着北齐国边境的大周国的周氏修仙家族,却称灵石矿脉他们也有份。两大修仙家族因此起了剧烈的冲突,死伤不少修士。

  你们前去北齐,要的任务便是了解这条灵石矿脉的准确储量,看看这矿脉有多高的价值,以及吕氏家族和周氏家族之间的纷争情况,看看吕氏家族是否需要支援。如果情况紧急,你等可以直接将情况用万里传音符传回师门。师门会酌情派出支援。”

  叶秦听完微微愕然,心中顿时生出惑。这是北齐和大周的两个大修仙家族之间的冲突,这跟他们青丹门有什么关系?

  叶秦旁边站着的那位白白胖胖的吕元,看出他的惑,他密语传音道:“叶师弟,严大长老跟北齐的吕氏有联姻,严长老的正妻吕氏就是这个大修仙家族出生的,吕氏也是青丹门的筑基弟子。”

  叶秦朝吕元瞥了一眼,心中顿时明白过来。修仙家族跟门派有千丝万偻的联系,修仙家族出了问题,门派自然会插手。

  他不再胡思乱想,仔细听吴掌门讲解情况。

  这不仅仅是两个大修仙家族之争,更是涉及到了修仙门派之争。吕氏家族有青丹门在后面撑腰,而周氏同样有后台兽灵门,所以这事情有些棘手。

  好在,他们四名筑基期修士只是去了解查探情况,没让他们去送死。

  吴掌门解说了足足大半个时辰,把两个修仙家族的一些情况跟他们四人说清楚之后,才道:“你们几个去回去准备一下吧,过两天便下山,动身去北齐国。”

  “是!”

  众人先后离开紫金大殿。

  严长老却是和叶秦、严萱、吕元一同离开紫金大殿。

  严长老背负双手,淡笑对叶秦道:“叶师弟,这次派你们四人去北齐国,是我一力主张的。吕氏和我严氏有联姻,在自己人的地盘上,你要立功也容易一些。功劳够了,日后也好为你在门派内安排上一些实缺。

  另外,你此去北齐,可以考虑和吕氏家族联姻。虽然你是散修出生,但已经是我青丹门的核心弟子,也该考虑建立自己的家族的事了。吕氏有几支旁支,有不少女弟子应该适合,如果看中了,我帮你说媒。当然,你要是看不中,独自建立一个家族,这也是允许的。”

  叶秦脸上始终保持着不变的淡笑,微微点头道:“多谢严长老提点,我会慎重考虑的!”他知道严长老是准备扶持他,还三年前的人情。甚至还有意帮他做媒。

  不过,他有自己的打算。历练归历练,跟吕氏联姻就免了。

  严长老对叶秦的不卑不亢的态度很满意,能有这份气度。点了点头,回头又朝吕元道:“阿元啊,回去北齐之后,记得代我向吕族长问候一声。”

  吕元对严长老有些畏惧,缩了一下头,恭声道:“是,姑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