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03 仙缘坊市

203 仙缘坊市

  和严长老等人告辞,御剑飞回到自己在青泉峰半后,收拾了几件青丹门筑基弟子的衣裳,还有大量从青丹藏书阁复制来的书籍玉简。不只是修炼书籍,还有一些修仙的游历传记之类的,放入储物袋内。

  寻思着也没有其它东西需要带。

  他这大半年的时间一直在为这次远行历练做准备,早已经提前炼制好了数十瓶丹瓶,每一瓶都装满了筑基期低阶修士修炼所需要的归元丹,就算在路途上也依旧能服丹修炼,一天也不会有丝毫的耽搁。

  叶秦想了好一会儿,给正在青丹峰闭关的皇甫冰儿了最后一道传音符,和她道别。这一去,至少也是三年以上,什么时候能回来,无法确定。

  半日之后,才收到皇甫冰儿的传音符。上面并未多说什么,只有一句话,“全心修炼,早日结丹。”

  叶秦沉默。

  不错,结丹。除了结丹,没有其它路可走。以皇甫冰儿的冰雪聪颖,当然想过所有的办法,可是只有这一条是最佳的出路。成为结丹修士,才能摆脱来自家族的束缚。

  他此次外出历练,同样不能耽搁修为的进展。

  他招来彭元和彭丹兄妹二人,将别院和药园田圃交予兄妹二人打理。每月门派下给筑基修士的薪俸,也由他们去代领,用来支付别院和药园的雇佣杂役弟子费用。

  兄妹二人十分不舍,虽然叶秦平时只顾着修炼,对他们淡漠,但是从没有少了他们地好处,对待他们也没有当外人看待。相比其他筑基修士来说,已经是相当好了。

  彭元更是拍着胸脯保证。等叶秦历练回来之后。药园里肯定已经长出大片长势喜人地灵药材来。叶秦付地钱。一定会得到最大地回报。

  做完这些之后。叶秦挥手让他们出去。独自待在阁楼内闭目打坐冥思。

  二日之后地清晨。

  严萱、朱长云、吕元、叶秦四名筑基修士。各自带上行囊离开青丹山门。一同御剑往灵雾山脉东方向飞去。

  他们四人中间。严、朱、吕三人都曾经是蓝衣弟子。大修仙家族出身。

  其中。又以严萱地地位最高。是严大长老之女。

  朱、吕其次。

  朱长云是青丹门朱二长老之子,相貌英俊,颇有几分自负风流倜傥地味道。

  吕元则是蓝衣核心弟子,白胖胖的像是笑脸商贾,一团和气。

  叶秦是青衣弟子,散修出身,没什么地位可言,非常自觉的躬陪末座,对其他三人敬称师姐、师兄。他们四人现在都是筑基修士一层的修士,修为一样,自然只能按照身世地位来排出辈分。

  不知道为什么,叶秦总是从这朱长云的目光中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敌意和不屑,让他十分纳闷。他自忖,自己才见过这位朱师兄几天而已,应该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这位朱师兄才是。

  好在,严萱、吕元二人,对他有极大的善意。严萱曾经跟叶秦在万枯岭洞窟试练中是搭档,而且还让了二粒筑基丹,严萱正是因为这二粒筑基丹而得以成功筑基,对他有好感这很正常。吕元是严萱的表兄,一家人,自然也不会对叶秦有什么见外。

  叶秦有意避开那朱长云,没事只和吕元在一起闲聊。

  四人日夜兼程赶路,一连飞了十余日,路上偶尔在灵雾山脉歇息恢复法力。这一日,他们终于飞出了灵雾山脉,抵达了灵雾大峡谷的上空,远远的可以看见远方地戈壁滩上的一座庞大的青石城池——仙缘城。就算在天空中俯瞰,这座修仙的城池依旧雄伟壮观无比。

  朱长云飞在最前面,见到远方戈壁滩上的仙缘城,顿时露出喜色,回头朝严萱扬声笑道:“呵呵,严师妹,终于到了,在山门差点要闷死了,咱们先在仙缘城歇上十多日,再去北齐国。你看怎么样?”

  严萱回头瞧了叶秦和吕元一眼,她这些天赶路也乏,点头同意。

  叶秦和吕元不疾不徐的并肩飞后面。此行是严萱为,只要严萱同意,他们二人赞同与否都不重要。吕元是不敢去违背严萱的意思。

  叶秦自然选择缄默。这十多天时间下来,都是朱、严等人拿主意,他偶尔跟吕元吕胖子闲聊的较为融洽而已。

  吕元对朱长云商量都不跟他商量一下,直接决定在仙缘城住下,有些不满,低声道:“这次历练,跟我吕家有直接的厉害关系。那朱长云纯粹是来凑数,根本没把这次历练放在心上。我敢肯定,到了北齐之后他不会尽什么力。还有,叶师弟,那朱小子以前跟乌子建地走的很近,有些交情,瞧你不顺眼也正常。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那乌子建被禁闭了三年,还不知道能不能筑基呢,朱小子不可能为了那姓乌的对你怎么样,这对他也没什么好处,他不会出这个头。”

  叶秦诧异的看向吕元,没想到这吕师兄倒是挺细心的,居然注意到了朱长云的异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看我不顺眼?”

  吕元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道:“当然不少,他对你有敌意,只怕更多的是因为我表妹。我表妹在青丹门内的仰慕可觉不少,他就是其中的一个。我表妹对你有好感,瞎子都能看出,她从万枯岭试练回山之后,念了你足足二年呢。这朱小子心里惦记着我表妹,自然会嫉恨于你。不过,朱小子想和我表妹结伴双修,却是痴人说梦。严氏家族对朱氏家族根本没什么交情,也根本不需要跟他们家族联姻。”

  叶秦继续缄默,吕元地话中涉及到门派内几个家族之间地纠葛,他不清楚里面的深浅,只能闭嘴,免的引火上身。

  吕元看了沉默少言地叶秦一眼,就算他说道表妹的双修伴侣地事情,也没有动任何声色,心中暗暗点头,姑父说的不错,这位叶师弟果然异常地冷静,不急不躁,光是这份气度便堪称人才。

  他此次前往北齐国的历练,其实还有一条来自严长老地命令,就是观察叶秦的举动,如果叶秦有什么非分之想,不自量力的试图和严氏家族结姻,则没必要再对其进行扶持,日后也不会受到重用。

  不过现在看来,叶师弟似乎丝毫没有打算和严萱亲近,依靠严萱攀附严氏家族的意思。

  吕元暗道,光是这一点,足以看出这位叶师弟有自知之明,懂得什么是该得的,什么是不该得的。冷静,还有头脑,知道进退,就算是散修出身,也完全值得栽培。他已经打定主意,尽力劝服家族长辈,将这位叶师弟吸纳进吕氏家族。

  他不由笑道:“叶师弟,其实我挺羡慕你这样地散修,至少没有长辈关涉,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像我们这些家族修士,总是身不由己,必须听从家族的安排。咱们这样的筑基弟子还好说一些,多少能有些自主之权。如果是练气期弟子,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家族怎么安排便需要怎么去做。等去了北齐之后,我吕氏家族有不少练气期的女子,各个如花似玉,你看中那个只管跟师兄我说。不需要别人作主,我就可以拍板。”

  吕元挤眉弄眼的笑道。

  叶秦装傻充愣,扯起另外的一个话题,道:“那为什么我们不抓紧时间赶路?严师姐、你、我三人足以决定行程,没必要在仙缘城耽搁时间,朱师兄只怕也只能顺从。”

  吕元白胖胖,瞄向叶秦,颇有玩味的浮出一股男人都懂的笑意,道:“叶师弟,咱知道你急着去北齐。不过,也不急这几天工夫嘛。你知道从仙缘城到北齐国,有多远吗?”

  叶秦奇道:“不太清楚,我这里没有地图卷轴。很远吗?”

  吕元大声道:“那是当然,就算是御剑飞行,一去一回也是近一年地时间。在这仙缘城待上几天也不耽搁行程而且,仙缘城是整个灵雾修仙门派弟子的集散之地,这里有不少的好东西。我上次来的时候,还是被长辈带着去逛了一逛,这次正好去看一看,说不定能找到些有用的东西。走吧,到了!”

  吕元嘿嘿笑道,足下飞剑一拐,往下方落去。

  叶秦愣了一下,突然感觉下方有一股巨大的拉扯之力,将他的飞剑往下拉。

  原来正闲聊着,他们四人已经穿过了灵雾大峡谷的上空,飞临了仙缘城,仙缘城有禁空阵法,无法在上面飞行。只能降落在仙缘城外,然后步行进入城内。

  城门口处的数十名金甲守卫,连查看令牌都没有,见着他们四名身穿青丹门服饰的筑基修士一起抵达,立刻点头恭敬放行。而城门外正准备进城地众练气期弟子,不管是散修还是家族修士,都非常自觉的让出道路。

  叶秦走在城内的青石街道上,心中感叹。这仙缘城,依旧六年前这般地热闹,众多练气期修士,在忙碌着每年一次的灵雾大峡谷试练。

  他们在城内找了一间豪华地客栈,暂时住下。随后的几天,便是各自单独活动。

  朱长云匆匆向三人告辞,直接眉飞色舞地去逛城,说是会友。

  吕元只是嘿嘿冷笑,一脸的不屑,似乎知道朱长云要去做什么。在青丹门有高层管束,不敢乱来。在这仙缘城可没人会管,还不是想干什么便干什么。

  吕元打算去拜访仙缘城地一位吕氏长辈,不方便和叶秦同去,和叶秦告辞,并且商量好十日之后,在这客栈重聚,再去北齐国。

  严萱上街去了,说是要采买一些女修士用的香囊、髻等物品。

  最后,叶秦苦闷的现,客栈内只剩下他一人。他根本没想过中途会在仙缘城待上十天,自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干什么。

  他考虑了一下,干脆去地下坊市逛一逛。

  这地下坊市,肯定不是城内公开地那处坊市,那里买卖的都只是一些练气期弟子的垃圾物品。

  吕元曾经提起过,这仙缘城有一处隐秘的地下坊市,专门供各大门派的筑基

  之间交易,买卖筑基期修士才用的上地昂贵物品。

  这地下坊市是散修联盟的产业,信誉极高,不会透露买卖双方的来历背景。灵雾山脉各大修仙门派筑基修士,都喜欢来这里做交易。仙缘城的地下坊市贸易,几乎是整个灵雾修仙界最密集的地方。

  叶秦这才明白过来,这仙缘城并非仅仅是一座大量练气期弟子聚集的城池,它要比想像中的还要重要一些。最起码,这里是各大修仙门派筑基修士的交易中心。

  可是仙缘城内虽然有这么一个坊市,但吕元走的太匆忙,也没有跟他说清楚这坊市具体是在什么地方,只是说很多修士都清楚,找人问路便行了。

  叶秦找来客栈的一名伙计,询问地下坊市地所在,却也是一问三不知道。这伙计才刚来仙缘城数年,根本不知道有地下秘市存在。

  叶秦有些懊恼,换了一身没有任何标记的普通修士长服,离开客栈,走上仙缘城的街头,四处逛逛。既然不清楚地下坊市在哪里,他只能去仙缘城的炼器坊、灵器阁等地看一看,说不定能找到自己用的上的物品。

  叶秦正在街头上走着,突然目光一动。他看到一名一位脑门贴着狗皮膏药的老道士,正在街上拉着几个新入城的练气期修士做生意,却被那几个新人喷了一脸的口水,大骂骗子。

  那狗皮膏药老道士,大叫晦气。

  叶秦淡笑,想到了什么,足下一点,身形如烟一样快移动,三两步便来到狗皮道士身旁,嘿嘿笑道:“狗皮道士,最近生意可好?”

  那狗皮老道士丧气地低着头,毫无警觉之下被人靠近,吓了一跳,睁大了眼睛瞪叶秦。他的修为太低了,才练气期一层,虽然察觉叶秦的修为远高于他,却无法查探出究竟高多少,惊慌之下以为是来追债的,连忙遮掩着额头的膏药,大口否认:“这位道爷,你认错人了,你见过的人绝对不是我是贫道的旁门表亲戚!贫道绝对没有欠你的灵石!”

  叶秦笑道:“别紧张,找你问个路而已。我给钱。”

  “找路这个贫道在行。”

  狗皮道士一听是能得钱的生意,顿时笑眯眯道:“这位道爷请讲,想要去什么地方,贫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收费要看你想去哪里。”

  “仙缘城的地下坊市怎么走?那个地方有很多筑基修士买卖。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这样地地头蛇都不知情,那可就奇怪了。”

  “地下坊市?”

  狗皮道士诧异,想了一会儿,苦着脸:“贫道不知过,贫道知道有一处地方,经常有各派筑基修士出入。可是贫道修为低微,从来没进去过里面。”

  “哦,在哪里?”

  “那个地方需要一块下品灵石!”

  狗皮道士狮子大口。

  叶秦将一块灵石交给他。

  狗皮道士一把接过灵石,大喜过望,马上笑道:“就在仙缘殿,仙缘城的中心!”

  叶秦惑:“仙缘殿,哪里不是散修联盟的议事重地吗,禁止外人出入。

  哪里为什么会成为地下坊市?”

  狗皮道士却不肯说了,只是笑眯眯着一张脸,手上一搓。“一个问题收一块灵石。”

  叶秦皱起眉头,又掏出一块下品灵石,丢了过去。

  狗皮道士接住灵石,笑道:“贫道不敢欺瞒,为什么地下坊市会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贫道在仙缘城混迹数十载,这仙缘城哪一处地方没去过,唯独这仙缘殿,有筑基修士把守,根本进不去。而且这里只有筑基修士,才能进去。如果仙缘城内有地下坊市,非仙缘殿莫属了。

  仙缘殿地正门很少开,那些筑基修士都是从仙缘殿的侧门进去。这位道爷爽快,贫道再附赠一个小秘密。这仙缘城有两座威力巨大地防御阵法,一座是建立在城池的四面城墙上。另外一座更厉害地大阵,却是建在这仙缘殿。就算城池被攻破,整个仙缘城毁了,只要这仙缘殿无恙,仙缘城也能重新建起来。想要打破这两道阵法防御,可不容易。想当年,仙缘城曾经被毁过数次”

  叶秦没这工夫听狗皮道士扯仙缘城的历史传说,扯这些只怕三年也说不完,打断他地话,道:“带我去仙缘殿的那处侧门!给钱。”

  狗皮道士听到叶秦提出这个要求,顿时傻眼了:“呃您要进去您老难道是筑基修士?”

  叶秦冷眼盯着他,冷声道:“不像么?”

  狗皮道士一震,突然打了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赶紧点头,在前面带路。心中却暗呼一声妈呀,真是老了,眼拙啊,敲竹杠不小心敲到筑基修士身上,还好这位道爷说话客气,没跟他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