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10 土宫

  宫大厅内,众筑基修士出手抢夺聚宝葫芦,到了近乎程度,纷纷朝葫芦扑过去。可是,谁要是最靠近葫芦,谁肯定是第一个遭到其他修士联手攻击的对象。

  才几个眨眼的工夫,便有好几名冲在最前面的筑基高阶、中阶的修士,被其他修士给联手“干掉”,直接化为光芒消失,被禁阵给挪移出迷宫去了。两三个呼吸不到的工夫里,大厅内的修士人数大幅度的锐减一大半。

  虽然在场中筑基修士都以面罩、斗笠之类遮掩了身份,但是一旦全力出手,便很容易看出他们的来历端倪。因为七大修仙门派和著名的修仙家族的修士,都有一些独门的手段,不论是法器还是功法,都容易观察来历。

  一波急促而短暂的剧斗之后,木宫大厅内的情况顿时明朗了起来,只剩下六名修士还在大厅之内。那聚宝葫芦,依旧待在地面上,并未被谁给捡起。

  叶秦、韩旭二人因为一直躲在角落,只是在最后关头才忍不住冲出来捡便宜,并未及时的进入刚才抢夺金色葫芦的剧烈战团之中,所以他们二人还待在大厅内。

  大厅中央另外剩下四名筑基高阶修士。

  一名大罗门的高瘦老,中一件幡形法器,随手一挥卷出数十道的红色风弧。一位是地阙门的冷脸黄衣中年汉子,身上披着一层厚厚的光甲,双手操控一柄法刀,双足扎地,巍然不动目光死死的盯着高瘦老。这两位,都是筑基九层的高手。还有一位是来自南梁国某家族的女修士,筑基期八层,手持一柄高阶水系法剑。

  三人正在厮。

  最后一位就是散修联的韦副殿主一心记挂着叶秦手中的不熄之火那聚宝葫芦反而不是太在意。这聚宝葫芦虽然能生财,但是绝对不如不熄之火的价值,对修仙的修炼有直接的帮助。

  韦主虽然也加入了抢夺聚宝葫芦的战团,和三人纠斗。但手中却是并未尽力,至少一半心思都放在叶秦的身上叶秦密语,催促着让叶秦同意和他交易这不熄之火。

  他们四名筑基高阶修士将宝葫芦一围在一起。叶秦、韩旭二人只能在外围干着急。冲不进去。他们地修为只要被其中任何一名高阶修士地全力一击给击中地话。身上地结界符地护身罩立刻会被击破。

  但让叶秦主动放弃那金色葫芦。那也是不现实。这迷宫之内死不了人。没有人会怕死自然会想尽一切地办法去抢这金色葫芦。

  叶秦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他地实力弱到了极点在场众筑基修士中修为最低地一位。如果是正面捉对打斗。他面对在场任何一个修士只怕都是有败无胜是在众筑基修士自顾不暇抢夺聚宝葫芦地节骨眼上。他这样低地修为显然不是众筑基修士优先打击地目标有谁这个工夫去抽空攻击叶秦。

  唯一可惜地是。这个优势并不能让叶秦抢到聚宝葫芦。

  他考虑过用蝠王翼地破空闪。飞到四人地中间去抢聚宝葫芦。可是这木宫太过狭窄。四名筑基高阶修士斗法所放出来地十多件法器和各色中阶法术。形成地大范围劲气几乎充斥着整个大厅。他要是用破空闪地话。很大地可能都会撞在其中地一柄法器或是法术上。从而导致破空闪失败。

  “就算失败。大不了也就算被挪移出去而已。总比。”

  叶秦自嘲暗道,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他的背后立刻生出一对巨大的雪翼。在施展破空闪之前,他还做了一件看上去非常疯狂的事情,抛出摄魂钟法器,同时朝大厅中间在场的五人轰了一击过去。包括那刚刚认识不久的韩旭,也在轰击范围之内。叶秦对此也能只能暗道抱歉了,聚宝葫芦谁抢到归谁,这可没有礼让可讲。

  咚——!

  一股无形的带着昏眩之力的大范围波浪,朝钟口所对准的五名筑基修士狂卷而去。他们哪里想的到刚刚筑基一层的叶秦,还有摄魂钟这样的法器。

  这一刹那间,筑基修士几乎同时窒了一下,不论是神识操控和法力输出,都出现了停顿。

  也意味着他们的所操控的法器也在瞬间失去了指挥,攻击出现了停顿。

  叶秦想要靠这一刹那间的工夫,击败四名筑基高阶修士,外加韩旭这位筑基低阶修士,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的修为和法力相差太大,震慑作用大大缩小。筑基高阶修士被昏眩的时间太短暂,攻破他们的防御都做不到。

  好在,他的目的也是跟这四位筑基高阶修士死战,而是抢夺葫芦。这一刹那,对叶秦来说已经足够施展一次破空闪。他几乎是闭着眼睛一拍双翼。

  嗖!

  叶秦穿过了交战的空隙,出现在四名筑基期修士的正中间,一把收了地上聚宝葫芦。

  叶秦的这番近乎肆无忌惮的动作,差点没把在场的四名筑基高阶修士给当场震住。他们还没能来得及将葫芦手,一个区区筑基一层的修士,反倒抢了先手,从他们的手中捡了便宜。

  韩旭更是眼睛都瞪圆了起来,现叶秦似乎比他想象中要厉害许多。他也似乎明白了过来,叶秦能够凭借筑基一层的实力,闯入木宫大厅,绝不是靠什么幸运。

  摄魂钟、可施展出破空闪的蝙蝠翼,这两件法器和灵器非常的罕见。

  钟法器通常是作为

  使用,用来抵挡敌人和保护自身,并不具有昏眩

  但是钟法器中有极少数,用法力激荡出来的波浪拥有震慑心魂,晕眩对手之效,这类钟法器被称之为摄魂钟。这种摄魂钟不再是防御型法器,而是控制型法器——操控场面修士当场给昏眩住,没办法作出任何应对。如果对手有准备的话,或许还能抵挡一下。要是突袭之下,就算是高阶修士也非常容易遭到暗算。

  摄魂钟只有喜好炼制偏门法器的大罗门的顶级炼器宗师才有可能制造出来,极少流落在外界修士的手中。

  至于那蝙蝠翼更别提了,区区一件灵器居然能施展出一个风系的高阶法术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尤其这高阶法术,还是可以瞬移的破空闪。就算是筑基修士多也都还仅仅只是掌握了中阶法术而已,根本施展不出高阶法术来自然会对这种灵器感到眼红无比。

  这两件物品的价值极高,它们如果加在一起的话,简直令人嫉妒。

  “摄魂钟!我儿的魂钟怎么在你的手中,你是什么人?”那名高瘦的老目光死死的盯着叶秦手中的青色铜钟,嘴角懦动了一下,眼中露出惊喜和愤怒之色。

  老对这口钟无比的熟。这本来便是他使用的一件高阶法器来重新炼制了一下,大幅度削减成为低阶法器三年前送给他当时还是练气期的儿子,去参加万枯岭洞窟试练。可没想到他儿子一去不复返在了洞窟之内。他就算想报仇也没办法,因为洞窟试练极其复杂根本找不到是谁杀死了他儿子。此事早已经过去许久,他本来早就放弃了追查,没想到在这里居然意外看到了摄魂钟。

  叶秦收了葫,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巴,知道这高瘦老是当初他在矿洞内杀死的那位金衣修士的老爹,心中也只是冷嘲而已。

  那人当然是死了,洞窟练之中各为门派利益而战,莫非还想报仇不成?

  “轰——!”

  整木宫开始大面积的塌陷。等到木宫完全塌陷之后,所有还留在木宫的修士都将化为白光从迷宫内挪移消失。

  叶秦趁着五名修士还在怔之际,一个破空闪,出现在木宫大厅内传送阵上,消失不见。他好不容易来了一趟迷宫,总要进土宫看一看,见识一些才好。

  其几名修士见状,心中大骂,纷纷跟着朝传送阵扑了过去,在木宫崩塌之前抢先进入土宫。

  四周一切恢复了宁静,再也没有了任何打斗的声音。

  叶秦打量了周围一眼,不由淡淡一笑,他果然还在迷宫内,现在应该是在土宫了。仙缘殿迷宫内一共有八宫,火宫、木宫、土宫、金宫里面的幻兽,一宫比一宫更加厉害。筑基期实力的修士,闯火宫还算容易,木宫已经很困难了。而这土宫,据说只有极少数的筑基高阶修士,才能在一天之内及时的闯过去。

  叶秦十分好奇,这土宫内的幻兽究竟有多强大。

  不着急去探索,先坐下恢复一下法力,顺便看看手中的聚宝葫芦再说。这金光灿灿的聚宝葫芦,似乎有些古怪,非木非石,很是沉重,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最令人诧异的是,这葫芦内似乎有一股异常浓郁的灵气存在,绝不是灵石应该有的灵气。

  叶秦一时间也没有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这迷宫之内不方便他去研究试验。他的法力恢复之后,往土宫深处飞去,让人诧异的是,飞了好长一段路,居然并没有看见这土宫通道内有幻兽存在。

  叶秦纳闷不已。

  “这土宫据说非常的危险,只怕有些徒有虚名。”

  他这个念头才刚刚生出,突然一道土黄色的光芒从地上冲天而已,一下将他整个人给笼罩在内。

  叶秦大惊,双翼一拍,朝前方破空闪飞过去,脱离黄色光芒的笼罩。但是“当”的一声,他一头撞在了一层厚厚的黄色光壁上,把他撞的七荤八素,从半空一头栽了下来。

  叶秦惊然的现,都被周围所有地方光壁给挡住。他脚下的土正在沿着他的腿,疯狂的往上“攀爬”,已经包裹了一层厚厚的土黄,身上重逾千钧,几乎寸步难移。

  “土牢术——!”

  “地缚术——!”

  叶秦惊骇失声,任谁同时遭到这两个中土系阶法术的突袭攻击,都难免会露出一样的骇色。土牢术是土系的中阶法术之一,专门禁锢作用。地缚术,更是把他给纠缠住,想移动都难。

  一头丈高的五阶巨型地虎,一声低沉的咆哮,从地下钻了出来,黄色利爪一爪朝叶秦拍了过去。

  “咔嚓”

  非常干脆利落。

  叶秦身上的结界符就像是纸一样清脆碎裂,接着利爪便要拍在叶秦的身上。

  叶秦被地缚术给缠的喘不过气来,整个人根本几乎无法移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爪子落下。

  在这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要被一爪给拍死。

  接着,这迷宫禁阵内似乎有一股极其强大的拉扯之力,一下将他整个人瞬间挪移,从土宫内消失。叶秦的土宫之行,才刚刚开始,便已经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