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15 旧人来访

215 旧人来访

  末,青州城内日益热闹起来。

  因为接近年关,青州境内百姓家家户户都忙着采购年货,除旧迎新。青州境内较为富庶,腊肉、白面等物,在百姓家中都常见。

  除了过年以外,青州城最隆重的事情,无疑是青州城每年一度的斗法大会。斗法大会在青州百姓中拥有极大的名气,在年节的前半个月进行。

  每逢年节之前,青州境内都会有许多的富户权贵人家,专程赶赴青州城来听斗法道场,顺便拜访城内各个道观和寺庙,求来年吉利,此时也是青州城各个道观寺庙香火最为鼎盛的时候。城内的大小客栈,也几乎都是满客。

  当然,青州城内人潮汹涌,难免便会鱼龙混杂,不少青州江湖帮会中人趁机混入城内抢占地盘,江湖火拼之事时有生。尤其是青州城本地的帮会,和青州城外的帮会之间,激斗更是频繁。青州城这块肥肉,是所有有雄心的帮会的必争之地。

  不过,青州城是州的府,城内外屯有州府五万重兵。就算最有实力的帮会,也不敢跟官府叫板,所以倒也没哪个江湖帮会敢把争地盘的事情闹大。大部分的江湖火拼都是悄无声息的进行。

  青州城内赫赫有名的青客栈,此时几乎成了青州北二十帮的大本营。进入城内的北二十帮的上百名精锐帮众,都已经被调遣在青鸿客栈的附近将青鸿客栈给团团围住。

  如果江湖中人在此,会惊骇的现,这些人几乎大半是一流武,有三十多名顶尖武,甚至还有四名绝世武。另外,这里还有北二十帮会的三位帮主。这样的实力在任何一个帮会,都是精锐齐出。

  这些背着刀、腰挂宝剑的江湖豪客,守在青鸿客栈附近的酒楼,要不就是蹲在小院四周的墙角下,或趴在角落里。无一例外的是,他们狠厉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青鸿客栈的一个偏僻安静的小院,连一只老鼠都不放过,似乎小院里面有他们血海深仇的仇敌一样。

  这幅如临大敌的架势,把周围不少的百姓吓得够呛,以为是帮派之间要生火拼仇杀闭门不敢外出,生怕遭浴池之火。

  但是事实上。这些北二十帮身手不凡地江湖好汉们。在小院外蹲着苦守了五六天。望眼欲穿等着院内地人出来。一直没有等到。而且还没敢强行进入小院内。

  青鸿客栈地这小院。透着一股邪门。就算绝世武过去。一旦靠近被一股柔和地力道给直接弹开。这些绝世武不敢用剑气强行冲撞这股力道闯入这小院。以免触怒小院内地人。

  北二十帮在场地三位帮主之一。章荣对此却并没有显得太过惊讶。在场地还有两位帮主。段大山、鲁风之。段大山身材魁梧高大。皮厚肉燥。一双铁砂掌极其强横。是顶尖武。鲁风之身形略瘦一些。但也是气息沉稳。深藏不露。

  这北二十帮。是由青州境内北部诸县地二十个大型江湖帮会组成地联盟。虽然组成了联盟是各个帮会还是以原来地帮主为脑。所以帮主有二十位之多。

  他们三人正是其中地三位帮主。

  同样是帮主。他们三人地地位却有明显地高下之分。章荣无是地位最高地帮主因很简单。他是青州北部章氏家族地人是总瓢把子地亲兄弟。

  联盟真正的主事,正是总瓢把子驾于各大帮主之上。在北二十帮内,只要见过总瓢把子的有敢不听号令。不过,有资格见总瓢把子的人并不多,只有北二十帮的帮主以及绝世武,才有这个资格得到面见。

  “章兄,咱们在这里已经守了五六天了,始终没什么动静,这样下去也是一个事啊。如果院内的人始终不出来,怎么办?你看,咱们是不是先干正事要紧?”

  段大山带着几分谦逊的语气,询问章荣的意见。

  北二十帮此次派遣一小批的精锐骨干进入青州城,是为了摸清楚城内的情况,建立一个分堂据点,准备和本地的帮会抢夺城内的地盘。

  但是这个计划,却被这件意外的事情给耽搁了。章荣自从现这小院的异常之后,便立刻把所有入城的帮众都调集到这里,死守在这客栈附近,不让其他帮会和百姓靠近。

  段大山担心耽搁了建立分堂的事情,所以才有这个询问。

  鲁风之也望向章荣,征询章荣的意见。

  章荣清楚自己的斤两,如果不是他兄长的原因,同样身为帮主的段大山、鲁风之,是不可能对他如此客气的。

  他十分客气道:“段兄,鲁兄,我已经将这里的事情通知总瓢把子了,估计这几天总瓢把子便能到青州城。只要等总瓢把子亲来,这里的事情自然交由总瓢把子处理。两位

  该清楚,这小院之中的人非同寻常。总瓢把子早就旦遇到和他一样的人,决不能得罪,要尽量拉拢才是。这比建立一个分堂要重要多了。”

  段大山见章荣把总瓢把子的话抬出来了,脸上一窒,不敢多说。他们是亲眼见过总瓢把子,深知总瓢把子的仙术神通。遇到这种传说中的仙人,他们这些桀骜不驯的江湖中人,也只有折服的份,丝毫不敢抗拒。

  此次北二十帮图谋夺取青州城,无需要避免仙人的干涉,以免功败垂成。章荣如此重视这小院之中的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小院之中的人不出来,总瓢把子又还没有来,他们无奈,只能继续在这里守下去。

  现其他帮会中人靠近,都被赶走。那些被赶走的帮会中人自然不服气,成群结队的来寻北二十帮的晦气。

  可是看到北二帮一大群顶尖武和绝世武坐镇在场,死守在青鸿客栈附近,只有干瞪眼的份。除非是调来大群的高手,否则是闯不进去的。

  纵然是官府衙役来了,也样被他们挡住。衙役们也不愿意轻易得罪这些名气甚大的北二十帮的亡命之徒。只要没有生什么大案,官府也只能听之任之。

  这一四辆不大起眼的灰蓬马车,在八匹纯黑骏马的牵引下徐徐驶入青州城内。这几辆马车的到来,并未引起青州城多大的动静,但是北二十帮的人却高度紧张了起来。

  马车一入内,十余名顶尖武、四位绝世武便随车护送。一直到青鸿客栈的小院前,这四辆马车才徐徐停下。而此时小院周围,都已经被北二十帮的人清理一空,看不到任何过路的人影。

  早已经等候多时的章,匆匆来到几辆马车前,恭声拜见道:“大哥、二姐。”

  而段、鲁二位帮主,站不远处,躬身朝马车内的人施礼,并未靠近马车。

  众位帮主中间,只有章荣,才有这个资格可以主动和总瓢把子说上话。其他十几位帮主,如果没有总瓢把子的开口召唤,是不能主动上前说话的。这也可以看出章荣的地位,明显比其他帮主高了一截。但是其他帮主不服气也不行啊,谁叫章荣是总瓢把子的兄弟呢。

  最前面的一辆马车内,传出一位年青人的声音:“荣弟,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章荣知道询问的是这小院中人,连忙道:“大哥,我现这里的异状之后,便一直带人守在这里,至今并没有现什么动静。估计里面的人应该还在。”

  马车内的年青人嗯了一声,帘子掀开。一名相貌端正的年青人从马车内走了出来,锦衣白袍,虽然衣料华丽,但对于他这样的身份,也算得上是朴实。

  后面的三辆马车,6续又下来三人。一名清纯的白衣女子,一名撑着铁拐杖的黑大汉,还有一名书生打扮中年人。

  “参加总瓢把子、二瓢把子、三瓢把子、四瓢把子!”

  章荣、段大山、鲁风之等北二十帮的帮众,顶尖武和绝世武,立刻单膝半跪在地,口中说着拗口的称呼,神色敬畏,不敢抬头多看。

  几位帮主心中忐忑,北二十帮的四位瓢把子齐至,这可不是寻常的事情。很少看见四位瓢把子一起出动。

  年青人看了一眼青鸿客栈的小院,眼中灵芒一闪,随后皱起眉头。他看到一层淡淡的光壁,将整个数亩大小的小院给笼罩住。这应该是禁制。

  他回头朝身后走来的三人道:“二妹,老黑,穷酸,你们看这里面会是什么人?”

  书生在小院外走了一会儿,摇着扇子,道:“青州是往来仙缘城的必经之,这里什么人都有可能出现。只是,普通的练气期修士不会使用这样大的禁制,这太消耗灵石,有些浪费。这里面要是一群路过的修士,要么便是一位高阶修士。不过,来往路过的修士通常不会在青州城过一天,这小院之中的修士留在这里五六日,想干什么?”

  黑大汉拿铁拐在光壁上敲了敲,光壁坚固无比,嘀咕道:“这种禁制我在仙缘城见过,是低阶的防御禁阵,得要一二百下品块灵石才买得起。阵盘启动一次至少要消耗五块下品灵石,有钱人呐。咱们在青州拼死拼活,掌控了二十个帮会,一个月也就能得到数十来块灵石而已。只怕这里面的人来头不小。”

  清纯的女子闻言,吐了吐俏皮的舌头,“一次就用掉五块下品灵石?真是有钱,不会是大家族修士吧?”

  “谁知道呢,希望这里面路过青州的修士,别干扰我们的大计才是。”

  年青人忧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