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16 邀请入伙

216 邀请入伙


  哲、章巧、夏老黑、范贾生四人正在犹豫,要不要拜人的时候。这时,一道强大的神识从小院内扫了过来,在他们身上停顿了一会儿。接着,青鸿客栈小院的光壁突然打开一个可以容纳人进入的大洞。

  “来者是客,既然已经到门口了,就进来坐一坐吧。”一个清淡的年青男子声音,从小院内传了出来。虽然语气有些清淡,却并没有什么敌意。

  四人相顾骇然,刚才那道突如其来的强横神识罩住他们,令他们几乎一窒,连反抗的心思都不敢生出。能够轻易将神识外放,探查远处的情况,那绝不是一般的练气期修士可以做到的。

  章哲等人心中暗苦,这小院中的只怕是一位筑基期的前辈修士。就算是练气期高阶修士都让他们难以应付,何况是一位筑基期修士。

  看来他们来的太过冒然,没有想到此地主人的修为之高,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但是已经惊动了此地的主人,他们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小院里面走。修仙之人相互拜访一下,倒也没什么大碍。毕竟修仙界中,嗜杀之人极少,如果不是起了剧烈的冲突,不会轻易开杀戒。

  章哲等四人进入小院,光壁随即合拢。

  进入小院之后,他们眼中反而热切起来,想要见识一下这小院内究竟是哪位高人。

  他们很快来到小院,正见小院内一间厢房打开,一名年青修士缓步从房内走了出来,一副淡笑的看着他们,看那神情绝对不想是有恶意之人,反而像是见到老朋友一样。

  四人怔了一下,感觉这位年青修士很是眼熟,只是一时间想不出什么时候见过。

  “晚辈章哲,见过这位前辈,不知前辈是。”

  章哲才刚开口,他妹子章巧见着叶秦,掩口失声惊呼,“叶叶大哥,你是叶大哥!”。伴随着章巧这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章哲、范贾生、夏老黑三人也终于想起来,眼前这位修士是谁了。

  六年前,叶秦刚刚达仙缘城时才十六岁,虽然少年老成,做事谨慎果决,但是多少还有些少年青涩。如今二十余岁,容貌自然有些变化,沉稳冷静,这份气度更是有着长足的增长。更重要的是叶秦修为的大幅增长,让他们一时之间根本想不起究竟是谁来。

  章哲、范、夏等人见着旧友,都露出狂喜的神色。

  “竟然是叶兄弟!”

  “多年不见啊!”

  叶秦拱手淡笑还礼,笑道:“章兄弟,范兄弟,夏兄弟,章小妹。(更多新章节请到、我前些日子还想着几位的家乡在南梁国,说不得要找机会拜访一下,没想到今日几位兄弟找上门来了,倒是让我省了一番工夫。”

  夏老黑惊奇,“叶兄弟,你现在的修为,只怕已经是筑基期吧。”

  “不错。”

  叶秦笑道,略微提了一下他六年前灵雾大峡谷之后,加入青丹门派的事情。在门派内潜心修炼了六年,筑基之后便从门派出来历练。

  章哲、范、夏等人见叶秦加入大修仙门派后,修为实力大涨,不由羡慕无比。暗道,加入门派和没有加入门派,修为增长的差距如此之大,难怪几乎人人都抢着加入门派。只可惜,他们没有这个机会。

  想起当年的事情,众人不由嘘唏,感叹不已。

  当年他们一行结伴去闯荡灵雾大峡谷,因为章氏兄妹那位表哥抢了妖丹之后临阵脱逃,差点让他们全军覆没。章氏兄妹倍受打击,心灰意冷之下,黯然返回了南梁国。

  他们再也没打算去修仙界闯荡,而是在南梁国青州的江湖上打拼,混日子。他们本来便是青州一个章氏帮会出身,倒也并没有什么不适应。(更多新章节请到、

  随后不久,范、夏二人也返回了南梁国。

  在章氏兄妹的邀请下,范夏二人也入伙,一起闯荡江湖,控制江湖帮会,让大批的江湖武者去收集灵物。

  他们四人在修仙界中虽然只是小鱼小虾,混不下去。但是在江湖上却是庞然大鳄,一入江湖如鱼得水,短短六年便已经收服了二十个大型帮会,占据了青州境北部的地盘。

  “修仙之事,我们早已经放弃了,能在有生之年达到练气期高阶,已经算不错了。”说到这里,章哲苦笑道,“其实混江湖也不错,至少不用担心太过危险。就是灵石太难找了一些,修炼进展十分缓慢。”

  叶秦对南梁国的情况并不了解,不由惑道:“南梁国人口众多,土地肥沃丰产,是个好地方。这里的灵物怎么会很少?”

  章哲摇头叹道:“灵物跟土地是否肥沃,人口寡众没什么关系。别看南梁国人多地广,但是灵物却奇少。我们四人控制了整个青州境北部诸县,依靠二十个江湖帮会之力,一个月下来能收集到三四十块下品灵石已经不错了。四人一分,每人也就十块左右。:如果把整个青州都控制的话,估计能有上百块灵石。青州城这块肥肉,是江湖帮会必争之地。此次我们调遣一批江湖武者来到青州城,我们便打算先拿下州府的本地帮会,控制此处重地。然后再花上十余年的工夫,将势力扩张到青州境内东、西、南的等地去。”

  叶秦这才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章氏等人会出现在青州城内。

  但是他还是一个问题不明白。就算是武国那样的小国,平州境内也有一个南氏家族。南梁这样的大国,肯定有不少的散修修士和家族。

  “青州境内应该有不少的修士。你们在青州大举扩张,不会得罪本地其他的修士吗?”

  章哲解释道:“南梁国出现的修仙者,许多都是其他国家路

  士,往来于仙缘城和诸国,并非南梁本国的修士。国的修士其实并不多,像青州境内,仅仅只有几个练气低阶的散修,还有一个小修仙家族而已。我北二十帮现在的对手,主要便是那几个散修。”

  叶秦诧异,“南梁国的修士这么少吗?我以前在仙缘城听说南梁国有不少的修仙者。这里怎么会没有大家族?”

  章哲有些无奈道:“南梁国的土地虽然肥沃,能养活人,但是却并没有修仙者所需要的灵物。灵物太少,不适合修炼,自然也不会多少大家族在此地落脚生根。整个南梁国境内,本地只有一个大修仙家族吕氏家族。不过他们主要在南梁国都一带活动,幕后操纵着当今的南梁国朝廷。

  只要咱们这些散修不去招惹他们的势力范围,他们也不会刻意打压我们散修。

  还有一点,南梁国太靠近仙缘城,很容易和仙缘城的散修生冲突,偶尔会有一些散修在南梁国出没。大家族都不愿意在这里生根落脚。

  我们选择在此地生根,也是无奈之举。我兄妹二人本来便是青州江湖出身的散修,而老范、老黑也都是南梁国散修,一合计,干脆便在这青州生根。虽然修仙之道无望,但是好歹也能享受一些世俗的富贵。”

  听完章哲等人的解说,叶秦这才对家族势力有所了解。

  修仙家族分为好几个档次:

  古修仙家族,族内曾经出现过元婴期修士。

  大修仙家族,族内至少有一名金丹修士,才有资格称之为大修仙家族。一旦金丹修士去世,后续无人的话,则会自动降格为中等修仙家族。这样的大修仙家族,主要是幕后操纵该国的国政,控制军政大权,吸纳该国的财力,并不会插手江湖帮会。

  中修仙家族,族内至少有一名筑基修士。

  小修仙家族,族内全都是练气期修士,传承二代以上。小家族的势力,大部分都集中在控制江湖帮会,在江湖上捡取一些小财。

  地位最低的是散修,像章哲、范、夏等人,顶多也就算是散修,没有修仙家族传承的历史,还称不上家族。

  南梁国有十多个州郡,但是只有一个吕氏大修仙家族,族内有金丹修士一名,筑基修士七名,练气修士近二百之众,实力颇为庞大。

  南梁国有小修仙家族二三十个,每个家族有四五人到十余人,人数加起来也有二三百名修士。而境内的散修,则不足百人。

  这个修士数量其实算少的了。

  南梁国主要是一些路过往来的修士多,落地生根的较少。

  南梁国内并无中等实力的家族,因为中等实力的修仙家族地位非常尴尬。中等实力修仙家族要想在该国更上一层楼,获得更多的资源,则肯定要向大修仙家族起挑战。而这肯定会受到大修仙家族的强力压制。

  所以中等修仙家族,通常都会干脆避开大修仙家族。

  小家族的势力变动频繁,往往不到数十年就会自动消失,对大家族几乎毫无威胁。大修仙家族瞧不起小家族,根本不会对小家族过多的关注。小修仙家族的处境,反而更好一些。

  “青州境内的情况,我们这几年下来也早已经都探查清楚了。青州共有五家修仙势力,我们四人是一个。青州城内有一个衰败的小修仙家族,实力非常虚弱,这些年甚至没有出过一个像样的修士。另外,青州境西、东、南部,共有七名练气期散修的势力,是我北二十帮称霸青州的对手。”

  章哲一拱手,满脸诚恳说道:“叶兄,不如你也入伙吧,做我们北二十帮的总瓢把子,小弟愿主动让出领之位。以叶兄现在的实力,一年之内控制整个青州,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范贾生、夏老黑,都是满脸期待的望着叶秦。还有章巧,也是脸色紧张。

  他们几位从见到叶秦的时候,便不由自主的生出了拉他入伙的打算。否则也不会这样事无巨细,将青州的情况对叶秦说的那样清楚。

  叶秦这时沉默了下来,心中掂量着。他在修仙门派和仙缘城,得罪过不少人。就算他不去招惹麻烦,麻烦只怕也会有找上门的一天。

  他不得不对此有所考虑。

  章、范等四人想要拉他入伙,他何尝又不是想多条后路。

  万一日后自己在门派前景不顺,或者遭遇到什么意外的变故,他在青州也留有一步退路。狡兔尚且有三**,更何况是人。多准备几处落脚之地,并没什么坏处。

  有这几个亲近熟悉的伙伴,控制着青州的江湖帮会,日后他往来师门和诸国之间也方便一些。可以直接在南梁国境内落脚,而不用去仙缘城。

  况且,助四人一臂之力,这对他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

  对他,对章、范等四人,都有好处。

  叶秦想到这里,有了决定,道:“我此次下山,奉师门之命,前往远方一个国家历练,在南梁只是暂留,无法久待,过些天便要动身,数年之后才可能回来。所以入伙之事,就不用提了。”

  四人顿时有些失望,正要劝说一些什么。

  叶秦这时却又补充道:“不过在离开之前,我可以帮你们一个小忙,帮你们挡下主动来犯之敌。只要是练气期的修士,问题不大。不过,我最多在青州城待上十天。这十天,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四人顿时大喜.有一位筑基期修士撑腰,他们放手大胆的施为。十天,够他们干很多事情了。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