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18 痴迷仙道

218 痴迷仙道


  老王爷,您看是不是该做决定的时候了?否则只怕稳。”站在廖老王爷身侧的一名黄衣老仆李忠,见廖老王爷枯坐在王椅上迟迟没有任何表示,忍不住躬身上前一步,低声提醒。

  他打小就便卖身进入王府,跟随在老王爷的身侧,为王府已经效力五六十年之久,如今更是廖王爷府的大管家,可以称得上是老王爷最为信任的下人。

  以他仆人的身份,没有主子的吩咐,本来是绝不应该主动开这个口。但是如今王府面临巨大的危机,他也不得不逾越。这一大群的江湖中人,深更半夜,不顾严寒,候在王府大堂内,等着老王爷的吩咐,也不是一个事儿。这些本地的帮会,数百年来都是一直忠于廖王爷府,可不能让这些人寒了心。老王爷未必在乎他们是不是忠心,但是他这个做仆人的,却必须为主子着想。

  而且,这事情总要有个解决的办法,是直接和北二十帮开战,或还是提前想好退路,都要尽早打算才行。

  李忠的一句话,似乎把廖老王爷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

  廖老王爷愕然头,问道:“是聪儿回来了么?”

  李忠连忙道:“回老王爷,小王正在赶去青云观的路上,才出去小半盏茶的工夫,还没有这么快回来。估摸着,还要有顿饭的工夫才能回来。”

  “等他回,让他到书房找我。”

  廖老王爷在大堂内枯坐半天,耗尽力,神情有些疲倦,说完挥了挥手不看大堂下方的众帮会领,直接负手离开了议事大堂,去了王府内宅书房休息。

  大堂上帮主、长老们面相觑,不知道老王爷这是在做什么。现在距离黎明二十帮通的最后期限,只有短短二三个时辰了。老王爷现在还在等什么?

  顿饭工夫之后。一名年仅十岁华服年轻男子。骑着一匹黑鬃俊马狂奔至廖王府外。将满身雪花地笠摘下了王府。在李忠地引领下匆匆来到府邸书房。

  见着廖老王爷。年轻男子立刻在地上。恭声道:“爷爷!”

  廖老王爷见只有他一人回来。脸色顿时一沉。喝问道:“你爹呢他怎么没有从青云观回来?”

  那年轻男子诺诺地缩了一下头。低声道:“爹他不肯回来。他说他要主持仙道斗法大会。必须焚香沐浴在青云观静养三日。主持这场盛会。”

  “你没跟他说。现在是廖氏家族生死存亡地关头吗?”

  年轻男子苦着脸道:“说了是没用啊。爹说这些江湖争斗琐事。根本不值得他分心。他不想理会。廖王府上地事情也不管。让我别再去找他。爹说了算廖王府被人占了。他也不会管。爹还说只要他在心境仙道上有大成。廖氏家族迟早能重新辉煌。还劝孙儿留在道观。跟他一起修炼心境仙道。”

  廖老王爷闻言,顿时浑身气的抖,一拍书桌案几:“胡闹,简直是胡闹,王府的事是琐事吗?这青州城本地的帮会,是我廖家掌控的最后手段。丢了青州城的势力,我廖氏家族就再也没有一块家族地盘。

  他摆弄的那个斗法大会,都已经数十年了,也没见对他的修炼起什么效果。难道那个斗法大会,能让我廖家起死回生不成?现在我廖氏生死存亡的关头,廖家就剩下我们三名修士。你爹是我们家族内唯一的一个练气期中阶修士,他对家族危难不管不问,还在痴迷他的心境仙道!”

  年轻人对那心境仙道并没有太大的排斥,忍不住开口说道:“爷爷,那心境仙道也是咱们廖氏先祖流传下来的,爹他修炼这心境仙道,其实也是。”

  “住口,你懂什么

  廖老王爷不知道怎的,对那心境仙道极其厌恶。听到年轻男子为心境仙道辩解,顿时勃然大怒起来,将那年轻人的话喝断。

  廖府大管家李忠,守候在书房门口,听到老王爷突然生出的怒气,不由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老王爷为什么如此痛恨这心境仙道。当初老王爷还是二三十岁的年青修士时候,他就随身伺候着。老王爷当时可比现今的那位待在青云观修炼心境的王爷,还更加的痴迷这心境仙道。

  青州城享誉盛名的心境仙道斗法大会,若不是老王爷和王爷父子二人在幕后推动,只怕也没有如今的盛况。

  当初老王爷同样是满腔的雄心壮志,想要借这心境仙道,重振廖氏家族,因此而荒废了肉身元神的修

  果到了老了还是一无所成,这才幡然醒悟,极度后悔

  可惜这个时候,他已经错过了年青时候最佳的修炼期,老王爷至今才练气期二层的修为。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老王爷对这心境仙道,痛恨无比。认为是这心境仙道,误了他的修炼正道。从最初的极度痴迷,转而到极度的厌恶。

  书房内,年轻人吓了一跳,不敢多说什么。爷爷脾气暴躁,动辄生怒,他可不敢惹爷爷火。

  廖老王爷急促的喘了几口气,气血沸腾,脸上殷红,坐在檀木背椅上停了好半响才平缓下来。

  “聪儿,我灵雾修仙界的修士,自从开创了修仙道以来,这条长生仙途便艰难无比必须日月积累元气,修为才能有所小成。这世上哪里有什么成的办法?要是这心境仙道真能有效,那先祖为什么将其立为正道,反而专注于肉身、元神的修炼?你爹妄想靠那虚无缥缈的心境修炼,去急遽提升实力,那是走上邪路。”

  廖老王爷的怒并未持续太长,他斥责他儿子痴迷仙道,何尝又不是在斥责自己当年的痴迷,仰头长叹。可怜他堂堂廖氏,上古修士遗存至今的血脉,居然沦落到了今天这步田地。不过,无论如何,都必须保住他廖氏的血脉传承才行。

  “聪儿,你带着你娘亲、兄妹,还其他嫡亲族人,出城去避祸。这青州城内有我这个糟老头子撑着,天还塌不下来

  年轻人急忙道:“爷爷,北二十帮有四名散修,你一人独自留下,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爷爷寿元将近,已经是垂死之人,死足惜。你爹要是能回来,说准还能支撑住这份家业,可是唉~。现在爷爷留下,凭借王府内的部署,能拖上一时便算一时吧。

  你走,现在走还来得及。过些时日,北二十帮控制了青州城本地的帮会,你们想走也难了。离开青州城之后,找个小县城,将族人安顿好,然后你去仙缘城,做个散修,隐姓埋名下来,潜心修炼。咱们廖家的先祖,不也是从散修开始建立起庞大的家业。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咱们廖氏家族从头再来。”

  廖老王爷的话中,说不出的寂寥。他中也明白,家族衰落之后,想从头再来,谈何容易!说不定那天,他廖氏家族的香火传承就断绝了。可是就算这样,他也得拼命保全这仅剩的香火才是。

  “爷爷,您老人家保重。”

  年轻男子性子有些懦弱,但是对不迂腐。事急从权,家族要保全下来,必须有人牺牲才行。他丧气着脸,朝廖老王爷磕了几个响头,转身匆匆出了书房,召集廖氏家族的嫡亲族人,准备撤离青州城,外出避祸。

  一个时辰之,廖老王爷安排好族人转移之事,缓步回到王府的议事大堂,召集众帮会的高层领。此时的他已经恢复了红光满面,丝毫看不出之前的枯萎的脸色。

  众帮会的大佬们,顿时精神振奋了起来。

  “本王只要一息尚在,绝不会任由北帮在青州城猖狂。”

  廖老王爷朝大堂内众帮会高层领们扫视了一眼,语气冷冽。

  “青红帮,刘掌门,你在青州城内外布置暗探哨卡,随时向本王禀报北二十帮的一举一动。”

  “是,谨尊老王爷吩咐!”

  “长秋帮,柳掌门,你带人在城内各帮派总舵要害之处,遍布兵和陷阱。让北二十帮莫不清楚本地帮会兵马的动向,吸引他们分散人马。”

  “是,谨尊老王爷吩咐!”

  “铁掌帮、大刀会、赤血堂、铁血盟,你们几个帮会都是青州城一带最有实力的帮会,集中所有的一流以上高手,准备对北二十帮在城内的据点进行反扑,将他们赶出青州城!”

  “是,谨尊老王爷吩咐!”

  “老李,你派几个人去青州府衙、青州卫所,打点一下,必要的时候,可以借重衙役和官兵的力量,干扰破坏北帮的行动。凭咱们廖王府和府衙、卫所的交情,这点忙他们应该会帮。”

  “是,老王爷。”

  李忠连忙点头。

  青州本地众帮会大佬们见廖老王爷恢复了往昔的气概,有条不紊的作出调遣,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老王爷老当益壮,雄风依旧。只要有这个顶梁柱在,他们心里就有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