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19 据点
  老王爷强打起精神,将应对北帮挑战的策略布置了下|城各帮会的帮主们遵照吩咐,匆匆领命部署,准备和北帮血战一场。这些青州城本地的帮会少则二三千人,多则上万之众,要大批的调动人手,并非易事。

  一个时辰的时间,一晃而过。

  府外天色渐明,已经是天亮,到了北帮最后通牒的期限。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北帮并未如他们先前所说的那样,在黎明之前,要对不主动向北帮投降的帮会,进行一场血洗。

  相反,整个青州城内,出奇的平静。

  昨夜一场大雪,冷的令人抖,刚天亮,城内街道上几乎没有百姓在屋外活动。除了偶尔几声犬吠之外,冷飕飕的清静无比。

  青州本地帮会出去的探子,也没有侦查到城内有任何异动。

  众帮会的领们反而有不安,不明白北二十帮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们的家业都在这青州城内,不像北二十帮一样在外地。北二十帮要是不顾江湖道义,在青州城大开杀戒,只怕他们要损失惨重。

  正当这些领们,一声急促的马蹄声踏破了长街上的宁静。

  一名手持弓的青袍大汉,骑着一匹快马奔至廖王爷府十余丈之外,勒马停下,蕴含内家真气朝王府高声喝道:“北帮护法卫风,奉总瓢把子之命,拜会廖老王爷。信笺一封,请老王爷过目。”

  他完话之后,从箭筒中取出一支早已经准备好的绑着信笺的铁羽箭,搭在大弓上,“嗖”的一声,铁羽箭破空射出,狠狠的扎在了廖王府的大门上,随后青袍大汉策马狂奔离去。

  廖王府门前地四名带刀守卫呆了一。不敢追赶。他们几个看门地不过是普通一流高手而已是北帮护法地对手。守卫领将铁羽箭从门上拔了出来。竟然深达三寸。洞穿了大门上镶着地铁皮。

  刚才那大汉绝对是神弓。才能有如此强地臂力!

  那守卫暗暗咂舌。取下插在箭身上地信笺。匆匆奔入王府议事大堂内。向老王爷呈上信笺。刚才北帮护法地高声喊话。整个王府内都听地一清二楚。无需守卫多言。

  廖老王爷接过信笺。上面只有寥寥数句话而已。看完之后地脸色显得深沉。心中自语。老夫倒是有些低估北帮地总瓢把子地手段了。竟然要用这种办法来夺青州城。

  他朝大堂内地众帮会领看过去。众领们早就翘以待。

  “北帮地总瓢把子。在信中跟本王划下道来。说要光明正大向我廖王府挑战。”

  廖老王爷扬了扬手中的信笺,顿了一顿,继续道:“信中提出三个办法来决定青州城的归属。办法之一,北帮和我青州城帮会,双方各出五十名帮派高手,在青州城外南坡乱葬岗进行一场生死斗,胜方为尊,败方投降。办法之二,双方在城内各设据点,相互攻击,丢失据点的一方,必须主动向另外一方投降。办法之三方无限制混战,各凭手段帮会厮杀、刺杀、毒等等,无所不用其极,直到其中一方承受不住,主动投降为止。北帮总瓢把子提出这三个办法,由廖王府选择其中一条。诸位都是江湖中人北帮总瓢把子提出的三个办法,有何意见?”

  众帮主们愕然北帮的人打算用帮会规矩来一决胜负?这让他们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也心中暗喜。既然北帮打算按帮会规矩办事一切好说。

  铁掌帮的帮主沈立,不大起眼的瘦个小老头稳有心计,在青州城众帮主中间素来有名望。

  他上前一步,恭声道:“老王爷,按照江湖习俗,北帮总瓢把子提出的这三办法,都是符合规矩的。北帮提出三个办法,让我们选择一条,意图无非就是想用光明正大的江湖手段,将我等青州城的帮会压服。如果我们拒绝,只怕无法服众。

  北二十帮虽然开出三个条件,但是能选的却仅仅只是第一和第二个办法。第三个办法,一场毫无限制的混乱厮杀下来,会让双方都死伤太重,只怕不妥,不宜采用。至于究竟选哪一个,还请老王爷定夺。”

  众位帮主一番交头接耳,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廖老王爷拿着信笺,在大堂上高坐着,闭目思索着什么。

  第一个办法,生死斗,肯定要排除在外。

  北二十帮现在的四位瓢把子都是修仙之人,他们只要任何一人出战,都足以取胜。而廖王府根本不可能派修仙之人出战。他已经是垂暮之年,没有这个心力去参合这种江湖厮杀。他儿子在青云道观,不愿意回来理会这些帮会事务,他孙儿为了安全起见,必须离开青州城,外出避祸。

  如果廖王府和北帮进行生死斗,廖王府几乎必败无疑,所以先被排除。

  第三个办法,鱼死网破,这个办法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青州城各个帮会领也绝不会愿意答应这个办法。虽然说江湖之人,都是刀

  ,把头颅挂在腰带上。但是,帮会领有了庞大的又有几个愿意去刀口舔血?!

  剩下的唯一的办法,其实只有第二个办法。

  那就是双方各设一处据点,哪一方的据点被夺取了,便主动投降归顺。这样代价最小,帮众死伤也不会太多。不论是谁胜谁败,都有回旋的余地。

  而且,青州城本地的帮会熟悉城里的情况,占据着地利,要守住自己的据点也较为容易一些。或许还有一线获胜的可能。

  “就以第二个办法,和北帮一争高下吧。麻烦沈帮主跑一探,拜会北帮的总瓢把子,转达本王的意思。”

  廖老王爷阴沉脸,缓缓说道。

  沈立当即应承下来,带上心腹高手,前往青鸿客栈,拜见北帮的总瓢把子。

  自从数日前,北帮的众多高手便几乎都集中在青鸿客栈附近禁止青州城本地帮会靠近青鸿客栈。为什么北帮挑一家客栈作为自己在城内的据点,这让沈立十分惑。

  不过,立并不关心这个。

  北的总瓢把子,要取代廖王府,控制整个青州城大大小小的十多家帮会。

  这才是重点。

  沈立对此其实并不排斥,北帮取代廖府,只是头顶上面换一个大领而已。只要他铁掌帮势力地盘依旧,不闪伤筋动骨,什么都可以商量。

  他带着几名心腹,来到青客栈分客气的向守在客栈附近的北帮帮众道,沈立求见北帮总瓢把子,传廖老王爷的话。

  守在青鸿客栈附近的北帮领,是章荣,章哲的族弟。

  章荣乜着眼睛打理着眼前这位瘦个小老头,冷笑道:“原来是铁掌帮的沈大帮主,久仰。你还没资格见我北二十帮的总瓢把子。说吧,廖王爷有什么话要跟总瓢把子说?我代为传一下就行了。”

  沈立窒了一下,干笑道:“廖老王爷已经决定了方各设一处据点,一争高下。我青州城帮会以廖王府为据点,只要北帮能攻入廖王府内,我青州城帮会全体投降。不知道贵帮打算以何处为据点?”

  章荣点了点头,返回青鸿客栈向章哲等人进行请示,半盏茶工夫之后,他便回来,指了指身后的青鸿客栈,朝沈立道:“总瓢把子说了,北帮就以这青鸿客栈的宅院为据点。

  以六日为期限三日由廖王府先出手,不限人数。你们要是有这本事攻入青鸿客栈里里外外所有的院子我北帮二话不说,立刻全体退出青州城,不再踏足青州城半步。后三日由北帮出手,攻打廖王府。廖王府若败,必须退出青州城州城本地所有帮会也必须投降。”

  沈立怔了一下,朝青鸿客栈望去起眉头。

  这青鸿客栈虽然是城内屈指可数的豪华客栈,却并非什么高墙深院易守难攻之地客栈四面任何一处,都能杀入进去。要想守住这样的地方只怕并非易事。

  相反,廖王府那可是真正的深宅重院,院墙不但高大,而且极厚,几乎可以比拟小型的堡垒。纵然是调动军队,也难以短时间内攻打下来。

  北帮才刚刚进入青鸿客栈几天,只怕也来不及布置什么陷阱。北帮凭什么这样大的口气,一定能守住青鸿客栈?

  他道:“若是六日之后,你们没能攻入廖王府,我青州帮会也未拿下青鸿客栈,又该如何?”

  章荣轻蔑的笑了笑,道:“那还用多说,既然双方平分秋色,那青州城自然由我北帮、廖王府占一半。廖王府,必须将城南的地盘让出来。”

  沈立听完,不再多言,告辞离去。

  青鸿客栈。

  得到廖王府的回复,决定用据点来一决胜负之后,章氏兄妹,还有范贾生、夏老黑等人,也不由感到惊喜。章哲原本打算对青州本地的帮会进行强攻血洗。

  但是被叶秦给劝阻。

  六年前竹歧县城的那场帮派乱战,在叶秦心中依旧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他不希望青州城内这场新旧势力的兴替太过血腥。能用简单的办法,平稳过度,最好不过。

  三选一这个计策,正是叶秦提出的,所以才有了北帮临时夺取青州城改变战术一事。

  “叶兄弟果然也是江湖帮会出身,对青州帮会的拿捏的分寸。”章哲深感钦佩,“第三个办法,帮会混战损失太大,肯定会被帮会领主动排除。而廖王府会按照自身的实力,来选择第一个办法,或是第二个办法。

  廖王府自觉自身实力不济,不愿意硬拼,那么会选择第二个办法来解决,立刻落入了叶兄弟的圈套之内。

  廖王府绝想不到,一名筑基期修士会在青鸿客栈设下禁制阵法,就算放任廖家的修士强攻,他们也冲不进去半步,互攻据点,他们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