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22、223 心境、廖氏古籍

222、223 心境、廖氏古籍

  云观,一座小院。沈俊穿过花园小径,神色匆匆来的三层楼阁前。一名貌美的丫鬟正从里面出来,见着他,不由媚笑道,“沈公子,王爷正在书房内等你呢,快进去吧。”

  沈俊没心思多看她一眼,只是点头,匆匆上了楼阁。

  随后,叶秦跟着来到小院,方圆一里之内,世俗凡人根本逃不出他的神识探查。

  不知道那沈俊,来这里小院要见什么人。

  叶秦抬头看了看那楼阁。

  这栋楼阁上,只三楼的一间房间点着灯烛,里面显然有人在活动。

  叶秦颇为好奇,想了一下,身化为一道白色的影子,潜入了楼阁内。双足一点,几个轻巧的跃上了楼阁的三层,来到那点着灯烛的房间前,收敛气息。

  “师父!”

  沈俊进入书,朝书桌前的一名中年道士一躬身,恭敬的持弟子之礼仪。他堂堂一介南梁国状元,而且被南梁国皇帝评为宰相之才,在青州素有持才傲物的美誉。

  没想到对一名青云观地道士如恭敬。这要是传扬出去。只怕令人惊讶。

  那中年道士中等相貌。表堂堂。身穿道服。颇有威严之相。正端坐在书桌前。手中缓缓地研着墨。墨磨好之后。他这才翻开桌上一册名为《廖氏修仙笔录》地。一手持笔。淡声道:“俊儿。将今日斗法场上情形。说一下。”

  “是。师父。”

  沈俊耐心地等着中年道士完墨。一辑拜完。然后站立起来。当着中年道士地面。将斗法场上四人地争辩五一十地重演了一遍。

  叶秦此时正背靠在门外。虽然隔一层木板。但是里面生地事情几乎如同在他眼前一样。

  让他惊奇地是。这沈俊将吴道长、长智法师、无尘师太。还有他自己地言。完整地重说了一遍。整日地激辩。长达数万语。竟然一字不差次序也没有丝毫差错。甚至连语气都模仿地微妙微俏。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只能用惊艳之才来形容了。

  而那中年道士手中更是运笔如飞,将沈俊这些话大部分都原原本本的在一册厚厚的黄纸上,记录了下来。只是在听到沈俊说到“冥思坐忘垢无伤”的时候,手上顿了一下,脸色微微一变。

  沈俊顿时心中一慌倒在地上急忙道:“弟子知错,请师父责罚!师父传授的修仙功法,不该当众说出来。”

  那中年道士沉默半响,摇了摇头道:“算了,这也并非大不了的事情。这《坐忘经》功法,是上古修士流传下来的正统修仙功法之一,一两句流传出去,并无大碍。不过,以后还需谨慎才是免引来真正仙人的注意。

  咱们现在做的事情,乃是创立心境仙道的基石。我廖氏家族已经为此付出了数十代人的心血旦成功,便开创仙道万世之功用无穷。当然,这其中也会有你的一份功劳。所以尽量不能有任何差池。”

  “是弟子明白,不敢有丝毫懈怠!师父,不知弟子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修仙?”沈俊欣喜无比。能在仙道上有一席之地,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中年道士头也不抬,淡声道:“这要看你的慧根了,如果能参悟透我传授给你的《坐忘经》功法,自然有得道成仙的一天。你继续说下去吧,把后面剩下的都记录下来。”

  叶秦在外面,差点忍不住笑了起来。

  什么慧根,这不是摆明了误人子弟么!那沈俊根本没有灵根,就算有天纵之才,也无法在体内诞生元神,进行修仙。中年道士分明是在拿修仙当诱饵,白白让那沈俊为他效力。

  不过,叶秦现那中年道士体内拥有法力,是真正的修仙,已经有练气期中阶的修为,而且这道士似乎修炼的也是《坐忘经》。

  叶秦作为筑基期修士,能够轻松自如的控制自身的灵气,一旦收敛气息,整个人便宛如从世上消失了一般。而那中年道士的修为太低,才练气期五层,甚至还无法控制自身的气息。所以就算近在咫尺,那中年道士也并未察觉叶秦的存在,叶秦却能轻易的探查到中年道士的修为。

  沈俊虽然是奇才,但是却并不知道自己没有灵根,痴心于仙道,不疑有它,心甘情愿的为中年道士效力。他很快将后面的话语都说了出来,由中年道士记录了下来。

  中年道士将斗法场上所有话语都记录下来之后。随后,那中年道士开始逐条逐句,阅读,并且偶尔征询那沈俊的意见。那沈俊极其博学,。中年道士将笔录上无用的废话,通通一笔删除。只有那些似乎有用的语句,才留下。

  这师徒二人,通宵达旦,对数万言进行研究。

  叶秦在书房外听了许久,心痒无比,终于忍不住推开书房门,呵呵笑道:“。”

  中年道士听见房门被推开,他却毫无所觉,顿时一惊。等他看清楚来人之后,更是大惊失色。

  沈俊回头一看,惊怒不已,这不是那个半路上拦着他询问的的那人么,怎么跟踪他到了这楼阁。大喝道,“你是何人?出去!”

  “住口!”

  中年道士急忙喝止了沈俊,从书桌前起身,恭敬的躬身一拜,道:“晚辈廖一凡,不知前辈驾临,有失远迎,赎罪!”眼前这位筑基期修士,他有是十个胆子也得罪不起。

  叶秦站立原地,微微点头,坦然的受了一礼,“我姓叶。”

  沈俊傻眼,愣在当场不知所措。能够被他师父称为前辈的,无也是仙人,而且绝对是更为高明的仙人。他惊醒过来,连忙便要叩拜。

  叶秦手上一抬,一股力道托住了沈俊,令沈俊叩拜不下去,淡笑道:“你师父是修仙之人,按仙人的规矩为尊,晚辈需持礼拜见前辈。但你只是世俗界的凡人,不需按照仙人规矩持着仙界之礼,你要是无缘无故拜我,我可没什么见面礼给你。你先退后一旁,我有些话要问你师父。”

  在叶秦的眼中,是廖一凡、章氏四人、沈俊,是三类完全不同的人。廖一凡是修仙且自认为是修仙界的修士。而章氏四人虽然也曾经修炼过仙道,但是已经退出了修仙界,把自身降格成了江湖中人,专注于帮派之争,所以他们某

  上已经算是江湖中人。沈俊一门心思想成仙始的世俗凡人。

  对于这三类人,叶秦的态度也完全不同。廖一凡是修仙,叶秦自然按照修仙的规矩来对待。章氏四人是江湖中人秦对他们四位,讲的是江湖义气。沈俊这位凡人,他则是以世俗之人对待。

  沈俊脸上一红,退后数步。

  廖一凡心中忐忑:“不知道前辈有什么话询问?”

  叶秦盯着他,突然淡声道:“你姓廖,是廖王府的人?”

  廖一凡心中一,这位怎么问起他家里的情况来了,十分谨慎的回道:“不敢,晚辈是南梁国皇帝册封的外姓王爷是青州廖王府的主人。不过,晚辈早已经不过问王府的事情些年只是在这青云观内,潜心修炼而已。廖王府的事情直是晚辈的父亲在打理。前辈是为了廖王府的事情而来?”

  叶秦笑道:“这倒不是。我的个江湖上的朋友,在帮派地盘上和廖王府有点冲突。不过是小事。江湖上的事情,只按照江湖规矩解决便是了,没必要引修仙之间的冲突。

  我此次来青观,听斗法大会,纯粹是无心之举。只是无意之间听到令‘徒’说到《坐忘经》的内容,心生惑,这才过来看一看。”

  廖一凡稍微放心下来,只要不是他麻烦,那就好。至于廖王府和江湖帮会之间的争斗,的确是小事,犯不着因此而得罪一位筑基修士。

  叶秦踱步来到书桌前,着书桌上那册厚厚的《廖氏修仙笔录》,转头问道:“你在研究心境?”

  廖一凡道:“不敢隐瞒,晚辈的在研究心境。”

  “说来听听。”

  “前辈的心境修炼已经到了较高界,晚辈才刚刚入门而已,不敢班门弄斧。”

  叶秦一愣,道:“我并未修炼过心境,为何说我的心境修为已经很高了?”

  廖一凡顿时神色古怪,道:“前辈修炼的不是《坐忘经》吗?”

  “不错。”

  “晚辈修炼的也是《坐忘经》。这《坐忘经》功法,虽然是以修炼元神为主,但是同时也修炼心境。前辈能进入筑基境界,必定在心境上已经有了较高的境界。晚辈跟前辈相比,相差太远,不敢胡说。”

  叶秦这次是彻底愣住了。虽然他修炼的是《坐忘经》功法,但是这门功法修炼的人极少,他也从未听说过这个功法还有别的什么效果。

  “你对《坐忘经》似乎很了解?”

  “知道一些。廖氏家族的先祖,曾经参与过《坐忘经》的修订。”廖一凡迟疑了一下,道:“先祖的名讳是廖天语,不知前辈可曾听说。”

  叶秦摇头,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先祖有一个称号,前辈或许听过,广语真人。”廖一凡把先祖的名讳报了出来,也是希望叶秦能看在廖氏先祖的面子上,不要为难他。

  “什么,仙缘城八大散修之一的广语真人,是廖氏家族的先祖?”

  叶秦吃了一惊,他手中的不熄之火便是广语真人采集的。这位赫赫有名的上古元婴期修士,竟然是廖氏家族的先祖。这廖氏家族的渊源,也未免太悠长了吧。

  他对廖氏家族,生出一丝敬佩之心。不管怎么说,这样一个悠久的修仙家族,值得尊敬。

  “不错。”

  廖一凡点头,颓然。

  先祖名震天下,只要报上名号,果然有不少前辈听说过。在灵雾修仙界,曾经出过元婴修士的家族,极其罕见。可惜家族的辉煌那是许久以前的事情了,如今廖氏家族落魄到了连一个筑基修士都没有。他要是不说,估计也没有几个修仙之人知道广语真人还有后人流传在世上。

  “《坐忘经》一共分预篇、上篇练气篇、中篇筑基篇、下篇结丹篇。有众多的灵雾修仙界古修士曾经参与过修订且亲身修炼过。

  廖氏先祖广语真人,曾经参与了《坐忘经》下篇结丹篇《抱元守缺》的修订。所以我廖氏家族,对这《坐忘经》了解的,比普通修士更多一些。”

  “那我请教几个惑。”

  “晚辈知无不言。”

  “《坐忘经》的练气篇,有一个极大的缺陷。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个,说来有些话长了。”

  廖一凡脸上有些为难,可是见叶秦一副志在必得的神态,不得已才道:“其实上古时期修士们是同时元神和心境。那个时候留下的修仙秘籍,大多都是同时可以兼修元神和心境。就像这《坐忘经》,便是其中最正统的一种。”

  接着,廖一凡不屑道:“但是后来,不少后辈修士认为《坐忘经》存在缺陷。而且心境的作用并不大这些人放弃了心境的修炼,专注于元神的修炼。这才有了后辈修士更为流行的《金灵经》、《木灵经》、《火灵经》、《水灵经》、《土灵经》等等。那些后辈修士自以为创造了出色的修炼功法,便是却不知道些功法只进行元神修炼,基本上不再涉及到心境方面的修炼。他们会因此而付出代价。”

  叶秦道:“我最后一个问题,这心境究竟有何作用?”

  廖一凡躬身道:“前辈,只有一个作用境越高,越容易保持本心,不迷失。不被迷幻阵法所迷惑!可以用来渡心魔劫。”

  半个时辰之后,叶秦离开了青云观,返回青鸿客栈,闭门不出炉炼丹。

  十日之期一过,他便和章氏兄妹、夏、范四人告别。毕竟这南梁国只是他路过之地不打算在这里久留。廖王府并非北二十帮的对手,北帮拿下这青州城是迟早的事情。

  随后秦前往青云观,和廖一凡见过一面之后即离开了南梁国境内。

  一道耀眼的飞鸿剑芒,划过南梁国的天空,飞遁往遥远的北齐国。

  叶秦伫立在飞剑上,任由凌厉的罡风吹拂着衣裳和髻。心中却在想着,他在临走之前,和廖一凡做的一笔交易。

  廖一凡之前说的那些话,他根本不信。

  什么心境越高越容易保持本心。

  如果真是这样简单,这位廖王爷,放着一个堂堂廖王府的王爷不做,却窝在青云观,潜心研究心境?

  区区一个练气期修士

  把心境修炼的再高,又能有什么用。

  心魔劫,那是元婴期修士,才会遇到的劫难,跟练气期修士可以说是毫无关系。天下有几个修士敢夸口自己能修炼到元婴期。

  当然,叶秦也并未动手去逼迫廖一凡说出实情。廖一凡要是有心不想说出来,他很难有手段去逼。

  但是,只要是人,便会有缺点,有所求。

  廖一凡自然也有所求。

  “一粒筑基丹!你中一定有很价值的物品。只要你给我的东西,能够让我满意,我将一粒筑基丹给你。”叶秦平淡的语气,将这句话说出口,然后看着廖一凡的脸色。

  廖一凡脸色终于大变。筑丹掌握在修仙门派的手中,大修仙家族也拥有少量的筑基丹。但是像廖氏家族这样已经落魄的家族,那是根本就是奢望。这种稀罕的灵丹,可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

  “前辈,晚辈的中有一册上古秘籍,乃是上古修士所留,必须拥有极高的心境修为,才能施展出其中威力来。但是因为保存不善,此册秘籍有所残缺,晚辈为了弥补上其中的残缺,同时也为了提高心境修为,这才在青云观潜心数十载,希望借助世俗凡人的智慧,将秘籍残缺部分弥补上。此册秘籍,完全可以抵一粒筑基丹的价格。不过书在廖王府,我需要回去取来。”

  “那好,三日后,我再来此处。一手交手交书。我相信你这番话中没有虚假之言,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廖氏家族,或许会因此而灰飞烟灭,从青州彻底消失。”

  廖一凡背上渗出汗滴,“敢欺瞒。”

  叶秦御剑飞行,手中拿着一薄薄的秘籍,正是用一粒筑基丹从廖一凡换来的《天心诀》。他手中的这本是抄录的副本,原本还在廖一凡的手中。

  廖王府的藏书并不多年来廖家族历经劫难,大部分藏书已经遗失殆尽,这是廖家剩下的最后一册古籍。

  《天心诀》的原本已经损坏,据说是数百年前,廖王府上闹蚁灾把这册中的一部分给啃坏了。廖氏家族十余代人,花了极大的精力,来修补这本《心镜诀》至今也没能修补完。

  廖氏族人才智有限,便想出借助世俗凡人的才智,来修补这册《天心诀》。青州境内极负盛名的斗法大会,打着天心剑势的幌子实一直是廖氏家族在背后推波助澜。

  至于廖氏家族操纵这斗法大会,幕后是否还有其它的意图,却不是叶秦所能知道的了。

  最神奇的地方,是这《天心诀》并不靠元神的修为,而是纯粹靠心境的高低来挥威力。

  每达到一个心境境界,便能挥出更强的威力。

  换句话就是说,没有修炼过心境的修士本无法修炼它。

  不过好在,《坐忘经》本身便是同时修炼元神和心境以配合《天心诀》一起修炼。叶秦也省去了修炼心境的苦恼。

  这册《天心诀》,一共分为三层。

  第一层“蓄势”需要达到《坐忘经》的上篇心境界,才能进行修炼。修炼完成之后,可以蓄势,在原来的基础上,大幅增强释放出来的法力的威力,至少能增加三成左右。

  第二层“魔影”,需要达到《坐忘经》的中篇心境界,才能进行修炼。修炼完之后,能够以法力投射成为虚幻的镜子,幻化出一道魔影。散出过自身威力一倍到九倍的气势。

  不过,魔影虽然气势惊人,骇人心魂,甚至将敌人吓住,但是无法伤敌。因为它完全是虚影。

  第三层“仙身”,需要达到《坐忘经》的下篇心境界,才能进行修炼。修炼完成之后,能够将虚幻的魔影凝实,可以伤敌。但是这个凝实的影子无法长久,会自然消散。

  叶秦一路御剑飞往北齐国,和严萱等同门汇合,完成历练。

  因为路程极远,纵然是御剑飞行,也要长达半年之久才能抵达。在这一路上,他自然也花了不少的精力去修炼这《天心诀》。

  他也考虑过,这册《天心诀》里面的内容有破损,被修补过,会不会有副作用。

  但是仔细看完之后,叶秦慢慢现,修炼这个功法并没有副作用。不会想元神修炼一样,一旦出了差错,便会造成元神反噬,走火入魔。修炼这个出了错的话,顶多只是无法挥足够的威力而已。

  叶秦考虑过这些之后,这才安心的进行修炼。

  运行《天心诀》功法之后,小半个月,第一层的功法便修炼完成。

  筑基期一层的修士,正常情况下可以将数寸飞剑法器化为一丈长的剑芒。修为越高,才能令飞剑越大。飞剑越大,施展出来的威力自然也越大。

  让叶秦大感惊喜的是,他释放出来的飞剑,长达一丈三,明显比以前大了足足三成。

  要知道,到了筑基期以上的修为,每前进一步都显得非常艰难,需要耗费长年累月的心血去苦修,功力才行有寸近。否则的话,必须求助于外物,更强的法器、更高阶的功法秘籍。才能抵上长年累月的苦修。

  这《天心诀》的第一层,便让叶秦凭增三成剑芒的实力,这相当令人吃惊。

  当然,施展的时候也有弊端,必须经过短暂的蓄势,才能爆出更强的剑芒。如果不进行蓄势的话,是无法暴涨三成威力的。也就说,攻击有间隔,蓄势被对手阻断的话,则无法挥出效果。

  至于《天心诀》的第二层“魔影”,有些难度。

  叶秦反复演练多达数百遍,也没能找到诀窍,用法力虚幻出一个自身的影子来。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功法内容出错,才让他无法成功施展出来。

  但是叶秦并未放弃。

  他对这第二层的功法,更为期待。

  能幻化出一个自身的魔影来,而且随着修炼,这个魔影比自己所出的气势还要“强”上足足一到九倍,肯定非常引人注意。

  这个魔影越引人注意,自然会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一旦陷入危险的境地,他可以释放出魔影,以此来摆脱敌人的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