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24 铁血煞气

224 铁血煞气


  年之后,一道疾的虹芒,飞临了北齐国的边境一带

  叶秦迎风伫立在飞剑之上,望着天空和大地,神色凝重。

  自从进入北齐国境内的天空之后,他惊奇的现,北齐国边境一带的天空竟然带着淡淡的赤血色。不是一小片,而是覆盖了目光所及的整个天空。不管是黑夜还是白晨,这种妖异的血色都并未消失,空气中四处弥漫着一丝血腥味。

  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惊讶,如此大范围的天色异常,他几乎从未见过。

  叶秦暗闷。

  要弄清楚这里竟生什么,必须尽快感到北齐国的国都去才行。北齐国的修士,或许应该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正御剑疾往北方飞之间,突然一股浓烈的煞气从地面上冲天而起,形成血色气旋。这股血色气旋不断在半空扭动,横扫周围的天空。

  叶秦闪避不,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气旋的边缘扫中了足下的飞剑,飞剑剧烈一颤,顿时和叶秦的神识切断了联系,陷入暂的失控状态,往地面坠去。

  叶秦大惊,来不及操纵剑,随即便被卷入这股血色气旋之中,顿时感觉气血沸腾,几乎喘不过气来,似乎自己被滚滚而来的无边杀意给包裹住了一样。

  沾了气旋内的煞气,他的眼眶中泛现一丝红光,心中冒出一股杀气,似乎有操纵飞剑杀尽一切的狂杀之意。

  只是。股杀意和叶秦地本心心神相冲突。

  他地本心向来只是沉默隐忍意无故大开杀戒。从未生出过如此疯狂地杀意。这股疯狂地杀意。立刻令他警觉到自己地心神不对劲。

  回过神来。明白自己中了这股血色煞气。影响了心神。

  如果在这股煞气中久待下去。只怕整个人都会疯狂地杀人魔。

  叶秦捏碎了一张中阶护身符纸。护住周身。冲出血色气旋之外。心中飞快默念了一遍清心定神诀。法力在体内运作。将侵入体内地煞气逼了出去腾地气血平静下来。眼瞳也恢复常色。

  摆脱了煞气对心神地干扰。他急忙稳住足下不断下坠地飞剑。强行让飞剑往后方倒飞数十丈静地避开那股从地面冲天而起地血色气旋。

  叶秦冷静应对之余,心中骇然。

  就算是筑基修士之间的斗法无法切断对方神识和飞剑的联系。这股血色煞气,竟然如此霸道,直接令他的飞剑陷入失控之中。

  这样的手段,只怕是金丹期以上修士才可能做的。

  这不能不让他感到震惊。

  这才刚进入北齐国境内,便在路途上遇到如此可怕的煞气,几乎要郁闷的吐血了。而且现在还不敢肯定,这股霸道的煞气究竟是意外生出来的是冲着他来的。

  如果是冲着他来的,只怕他要面对踏入仙途之后最强的一场生死血战。拼尽全力能有一成机会保证性命。

  叶秦不敢怠慢,一拍腰间储物袋的身后多了一对巨大雪白的羽翼,准备用来辗转腾挪。

  同时左手一扬,一柄冒着熊熊红色烈焰,足有一丈长的巨型紫刀,握在他的左手中。而右手,更是抛出了一口暴涨的青色小钟,凌空滴溜溜的旋转,随时准备进行防御。

  这是他手中威力最强的两件法器。如果这两件法器还无法挡住对手,那他只有疯狂逃命的份了。

  叶秦避开那股冲天而起的血色气旋,手持两件法器,稍微安心,冷静的往地面下方看去,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对他出手。

  叶秦这才惊讶的现,地面上一大片树林中,密密麻麻的甲士冲了出来,喊杀声震天。

  两支各有四五千名身披铠甲,手持戈戟利刃的军队,正在树林的边缘上浴血作战,相互攻伐厮杀。分青、黑两色旗帜统帅,旗帜上面分别竹着“北齐(狐)”、“大周(虎)”几个字。

  刚才那股突然爆的血色煞气,正是从这两支军队的头顶上冒出来的,这些煞气在天空中形成一股巨大的气旋。而且随着双方死伤的增加,杀伐的激烈,这股血色煞气有越来越浓郁的趋势。

  “这里是世俗战场!?”

  叶秦从空中,看到地面上的这幅场景,脸上不由的惊然错愕。

  他仔细凝视地面战场双方的军阵,从两军所持的旗帜上看,这显然是北齐国和大周国的军队正在此地厮杀。北齐国多为精锐的弓弩兵和轻甲兵,藏身在树林内,对大周国路过的一支轻甲骑兵军队进行了一场伏击。

  这两支军队的头顶上空各冒出一大片的血色煞气,在半空中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盘旋的

  北齐**队的头顶上的血色煞气,似乎要更为浓烈

  叶秦静立在天空,奇异的看着这场世俗国家军队之间的大战。

  血战了整整一个白天,傍晚天黑的时候,两军停战。

  大周的军队丢下近二千余军士的尸体,连夜悄然撤退,而北齐似乎并没有追击的打算,撤离了战场,只留下满地的鲜血和尸体,醒目的显示着这里曾经爆过一场小规模的战争。

  叶秦不清楚此地的情况,并未冒然出手干涉。等两支军队离开树林后,他才从天空中降了下来,落在树林之中。树林内到处都是血腥之气,叶秦惑的查看地面上尸体,看看是否有什么异状。

  查看之后,全是正的军士,没有一个是修仙之人,军士身上的伤痕也都是刀剑之伤。

  这些军士的铠甲非常精;,是世俗界非常有名的百炼钢。如果是在南梁国的话,至少是王都的禁军才能有这样精良的铠甲。而且这些军士异常的凶悍,身手极高,至少是二流和一流武者的水平,纵然是缺胳膊断腿,也还在顽强的依旧作战,除非是砍断头颅,拦腰给砍断,才会彻底倒下。

  叶秦喃喃嘀,“都是世俗军士,原来是一场虚惊!”

  这煞气并非修士所:来,而是世俗将士所出来的。

  但这场虚惊,也让他感到一丝心寒。近万名精锐军士杀伐之时,散出的血色煞气,竟然浓烈到了令筑基修士也不得不避其锋芒的地步。

  只是知道他们头顶上散出来的血色煞气,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样霸道。

  叶秦在树林内待了一会儿,神色慎了起来。

  这里已经是北齐国的边境,但也意味着离大周国很近。北齐是吕氏修仙家族的地盘,是严萱之母的家族,有青丹门在撑腰,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大周却是周氏修仙家族的地盘,跟兽灵门有直接的关系。他这次前来北齐历练,就是和周氏做对。

  这两大修仙家族,都有不少的筑基期以上的修士,这样的家族不是他所能轻易应对的,还需小心谨慎为妙,先去北齐的王都,和严萱、吕元、朱长云三位同门师兄弟汇合。

  叶秦正打算离开这个血腥的地方,突然听到远处树林内传来几个极其细微的声音,他不由停下脚步。

  “气味真不错。不愧是北齐的千狐军和大周的虎王军,这两支精锐的军队死了四五千人,散出的煞气是最极品的铁血煞。二位师弟,咱们这回可是有福了!收集满了这些极品铁血煞,炼制出来的铁血葫芦来,那可是高阶的灵器。拿来对敌,锐不可当。就算拿去售卖,也非常值钱。”

  “可是,师兄,咱们这样做,万一被老祖现怎么办?”

  “呸,老祖把咱们当猪一样使唤,什么时候把咱们当门徒看待了。这次北齐和大周的精锐军队提前交战,老祖根本不知情。咱们正好趁机捡一点便宜。等老祖现这里有极品的铁血煞气,前来收集了,咱们早就跑了,到黑市上卖了换成钱。他能知道个屁!”

  “好了,你们别废话了,快点动手收集煞气。老祖一觉醒来,估计很快就会现这里的煞气,用不了多久就过来了。”

  叶秦心中一动,完全收敛气息,身影在树林间鬼魅一般悄无声息的移动,出现在一棵大树的阴影之中。冷冷的看着大树不远的空地上,盘膝而坐的三个高矮不一的身影。

  三人都是练气期修士,三人的修为都是练气期八层、九层之间。一人身穿黑色衣裳,一人胸前挂着一串骷髅项链,还有一人面孔青黑狰狞。

  这三人正盘膝而坐,身前各自放着一个葫芦灵器,葫芦口开着朝向天空。

  三人联手,手中法诀,口中飞快的念着一些拗口的咒语。伴随着咒语,弥漫在天空的血色煞气,缓缓的被吸入这几个葫芦内。

  只是这几个葫芦太小,顶多只能装下数十丈范围的煞气,无法盛下太多。

  三人收集了一个葫芦的铁血煞,意犹未尽,相互贪婪的望了一眼,飞快的掏出一个葫芦,继续施法。

  叶秦看着三人在树林内施法,心中暗道,原来这霸道的煞气叫铁血煞!如果能收集几个葫芦的铁血煞,留着备用,倒是不错。

  不过,他不打算在这里待下去。

  刚才那三名修士似乎提及,有一位老祖很快会来这里。只有金丹期以上修为的修士,才有这个资格被成为老祖。留在此地,非常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