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25 红云老祖

225 红云老祖

  秦眯着眼睛,看了那三名盘膝坐地的黑衣修士,还有的铁血煞葫芦一眼,果断放弃出手的打算,决定走人。他要杀这三名练气期八层、九层的修士,虽然不是太费力气,但是也要花上一点时间。

  他可不敢肯定,耽搁那么一小会儿,会生什么变故。

  要是在这乱树林遇到他们口中的老祖,可十分不妙。

  而且,叶秦也不清楚他们三名浑身透着几分邪气的修士究竟是什么来历。万一无意间得罪此地某个强大的修仙势力,惹出大麻烦来,那才是自找苦头。为了几个高阶灵器葫芦,搭上自己的安危,不值得。

  想到这里,叶秦立刻化身为一道轻烟飘向树林外,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

  可就是这个时,他的神色突然间一变,快的朝树林左右望了一眼,然后迅隐入一片容易藏身的茂密树丛内,尽量收敛自己的气息。

  一名油头肥脸的大和尚,手持法杖,带着四名穿着花红僧袍的僧人,从远方疾奔而来,在树林边缘驻足停下。

  叶秦着树林外,他轻易便察觉出,这几个和尚当中为一人是筑基期初阶的修士,而另外四人则是练气期高阶修士。这伙人实力颇强。

  叶秦不想们照面,生出事端,提前藏匿起来。因为修炼《坐忘经》的缘故,他收敛气息的功力已经到了极高的地步旦气息收敛,整个人便如树林件的一块顽石一根枯木,难以被察觉。就算同阶的筑基修士,也极难用神识探查出他的踪迹。早在青丹门的时候,他便尝试过。这功法的效果,甚至比敛息术还管用。

  这几名和尚显然也没察觉叶秦的存在。他们望了一下树林上方的天空现天空中弥漫的血色煞气,正在缓缓被吸入树林内某处,神色顿时一变,大怒,纷纷喝道,“不好,有人抢在咱们之前在这里收集煞气!”“岂有此理,什么人敢跟我们妖佛宫抢食,活得不耐烦了!”“快进去看一看!”

  那名筑基期修为地和尚现树林内有几个练气期修士。带着其余四名僧人冲入树林内。

  正在收集煞气三名黑衣修士这几名和尚出现树林边缘地时候。便早已经提前现他们散出来地强烈气息。紧急合力布置了一个护罩光罩。

  同时各自拿出灵器。释放出大量地毒瘴气。阻挡那几名和尚靠近。

  大和尚挥动衣袖卷起大风。驱散四周地瘴气。另外四名僧人拿着刀剑灵器。围着三名黑衣修士地护身光罩狂攻。树林内传来激烈地打斗和喝骂声。

  叶秦才听了几句。便皱起眉头。

  先前那三名身上带着骷髅地黑衣修士有后来地几个穿扮古怪地和尚。竟然都是邪道修士。为了抢夺那铁血煞气而打斗了起来。

  不过,那三名黑衣修士都是练气期修士,根本不是那四五名和尚的对手。

  他们惊慌起来,全力支撑着光罩,破口大骂,“妖佛宫的和尚,你们想干什么?”“我等是红云教红云老祖座下弟子,你们不要逼人太甚则我红云教不是好惹的。你们要是杀了我们,就是死仇!”

  那几个身披大红僧袍和尚脸色微变,非但没有停手而攻的更紧。“红云老怪?呸,那老家伙不在他的老巢红云山待着么时候跑来北齐国?他派你们来此地干什么?来这里收集煞气?”

  一名黑衣修士急忙道:“不错。要不,我们平分这里的煞气如何?再过上三五个时辰里的铁血煞气就会全部消失。让这些珍贵无比的铁血煞气白白的消散,岂不是可惜?!与其浪费如让予我等一起将它们取走。这里的煞气足够我们分了。”

  “哼,我妖佛宫的人,从来不和别人分享。

  再说,你们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几个红云教的小教徒,有什么资格跟我抢夺这里的煞气!红云老怪哪里有这个闲工夫替你们几个小人物出头。谁叫你们倒霉,遇到我黄龙和尚呢,去死吧。”

  满脸横肉,相貌凶狠的大和尚一声冷笑,他见四名僧人迟迟攻不破三名黑衣修士的光罩,十分不耐,手中法杖猛的一挥,一道长达一丈的黄色土龙从法杖头上迸射而出,利爪猛烈的撞击在护罩上。

  才两三下,护罩“咔嚓”一下便碎裂开来。

  三名黑衣修士大骇,转身而逃。可惜已经来不及,其中二名修士也跟着被那道霸道的黄色土龙给追上打中。“啊、啊—!”接连传来两声惨叫。

  两名黑衣修士直接身裂而亡,化为一滩血浆肉泥。

  还剩下最后一名黑衣修士,被四名僧人给包围住,脸色死灰,只有坐以待毙的份。不管是战是逃,都不可能打的过眼前的五个和尚。

  叶秦暗暗纳闷,红云教、妖佛宫,听起来似乎是两个势力颇为庞大的修仙门派。可是他在青丹门的时候,从未听过灵雾修仙境内,有这两大修仙门派的存在。

  他正想着,突然心中一凛然,望向远方的天空,一股巨大的危机和压迫感,让他连手指头都不敢有任何异动。

  就在叶秦刚刚产生警觉的

  一股无可匹敌的强大神识,从远方传来,扫过整片数里树林。

  “嘎嘎!谁在欺负我红云教的孩儿啊,我红云老祖对教中弟子,可是爱护的很呐!”一声阴沉怪异的冷笑,从天边传来……接着,一团数百丈大小,妖异无比的血色云雾,从远方天际疾飞来,几乎眨眼间已经笼罩在树林的上方。

  那声音阴冷无比人血液几乎冰冷凝滞。树林内的几个练气期修为的和尚,手持刀剑,站立不住,咬着颤栗的牙根,直接扑通倒在地上。

  只有那名筑基期修为的大和尚,能勉强把持住有倒下。他绝没有想到的红云老祖居然会亲临此地,而且说到便到,脸色大变,想也没想,便急忙夺身而逃,将法杖朝半空一抛,化为一条小型的黄色飞龙,跌跌撞撞的朝树林外飞去。

  那名眼看只有死的黑衣修士,反而喜出望外,连滚带爬拜倒在地上啕大哭:“老祖,弟子正在此地为老祖收集铁血煞气,这几个妖佛教的和尚却横加阻拦,想要抢夺煞起,还说咱们红云教没什么了不起,举手便杀了红云教的两名教徒。老祖为我等几个冤死的弟子做主啊!”

  那团怪异的红云,似乎怒

  “几个佛宫的小秃驴,居然也敢向老夫红云山的孩儿出手,找死!”

  那大片红之中出一小片的红云,化为一道狂风气旋,追向那满脸横肉的大和尚。那大和尚大骇,拼命驱使足下黄色飞龙。

  可是想要从金丹修士中逃脱,哪里这么容易。红云将那正惊骇逃命的大和尚一下包裹住,接着红云里面传来惨烈无比的叫声,凄厉的几乎令人不忍听下去。

  小片刻工夫,一副白_~骨和一根木法杖,从红云中掉落下来。至于地上的几个和尚,早已经心崩胆裂身亡毙命。

  叶秦浑身冰凉,暗叫苦。

  那红云老祖绝对是金丹期修士,杀一个筑基期初阶修士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金丹修士能不能现他藏身之地,他心里没有丝毫的把握。早知道如此刚才就算被那大和尚现,也要抢先离开这鬼地方。

  那一大片的红云快缩小名浑身红色大袍,红红眉的中年修士天空落了下来。此人身材中等,相貌一般,只是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红色,连眼珠子都是红色。

  “拜见老祖!”

  黑衣修士拜倒在地上,讨好的连磕十几个响头,不敢抬头张望。

  “哼!”

  红云老祖并未瞧那黑衣修士,而是颇感兴趣的望着血红色的天空,深吸一口气,舔了舔嘴唇,嘎嘎大笑。

  “这里的铁血煞气的味道真不错,好久没有见到如此淳厚的铁血煞气了。幸好老夫来的及时,否则可就你们这些跳梁小丑给白白糟蹋了。可惜,就是少了一些。正好可以喂一喂老夫的铁血幡旗,再化上数十年,老夫这幡旗也该出世了。”

  红云老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面巨大的血色幡旗,猛的插在地上。幡旗上,似乎翻腾的血海,疯狂的吸纳天空中渐渐弥散的铁血煞气。

  黑衣修士一见红云老祖取出那幡旗,便吓得连连后退,不敢靠近幡旗百丈之内……

  只是片刻工夫,天空上弥漫的铁血煞气,便被幡旗给吸纳一空。而那面血色幡旗上,冒出越浓烈的杀伐之气,显然威力已经更为强悍。

  红云老祖意犹未尽,朝那跪在远处的黑衣修士,冷笑道:“北齐和大周两国,最近战事打的越来越激烈了,居然连最精锐的部队也派遣出来。你小子去一趟大周,冒充流浪修士混入军中进去,把大周和北齐的战事尽量打探清楚,随时向老夫禀告最新战况。这三个小葫芦的铁血煞气,就当是奖励好了。如果再作出敢欺上瞒下之事,嘿嘿,红云山的油锅里,正确油料”

  黑衣修士浑身一颤,但是见红云老祖并未追究他先前偷盗煞气之事情,顿时大喜,急忙回道:“是,老祖!弟子这便赶去大周,尽量打听战事情况。”

  红云老祖收完此地的煞气,一展衣袍,腾空化为一团巨大的红云,朝远方飞逝而去。黑衣修士抬头见老祖走了,这才敢起身捡起地上的葫芦,匆匆往大周国而去。

  叶秦依旧在藏身之地等了足足一个时辰,深夜的树林里,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差点连腿都站不起来。暗呸一声倒霉,什么好处没有得到,反而白白担惊受怕一场。

  唯一让他意外的是,那红云老祖并未现他藏身在树林内。虽然其中有红云老祖并未用神识,对树林内每一处地方,进行仔细查探的缘故。是也足以说明,这《坐忘经》收敛气息的效果,果然非同寻常。

  他抛出一柄飞剑,一跃而上,心思沉重的往北齐国都方向飞去。北齐吕氏和大周的周氏的冲突,只怕非同一般的复杂,竟然有不少强大的修仙势力参合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