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32 轰天炮

  紫府仙缘232轰天炮

  场大周国的筑基修士交易会过后。囤积在丹阳大营的始调动。分赴边疆战场。大周国和北齐国的边境。是一片绵延山谷丛林。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山口。这些山口是兵争之的。须派人守卫。

  天空中。数道金色青色飞剑虹芒闪过。叶秦郑道长。以及周氏家族的中年筑基期修士周兴。他们三名筑基修士落在其中的一座关内。紧随他们抵达的。是二十余名练气期的修士。都是大周国的护国仙师。他们这一行人的任务。是保这座关不被北齐国的修士占领。

  周氏家族的那位中年修士拿出十余杆阵法大旗。交给叶秦郑道长二人。道:“郑道长。秦兄弟。这是阵旗。二我在此处关设置一座大型护卫阵法。”

  叶秦和郑道长二人接过阵旗。快将阵旗插在关的险要之处。

  这些阵旗朝天空射出光芒。不多久的工夫。所有的光芒连接起来。一座笼罩数里淡淡的光。将整座关包裹住。北齐修士要想进入关。必须先攻破这层光罩才行。

  叶秦做完这些后。有工夫查看这座关的的形。

  这是依山而筑的险峻关。大周国在此处囤积了十万大军。关之外。北齐国数十万队大举来攻。军正在关之下厮杀。

  叶秦登上,楼一座高台。望着关之外的山谷丛林神色淡漠。两军数万的凡人军卒。密密麻麻遍布山谷之间箭如雨。喊杀声震天。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士卒阵亡。

  自从踏上修仙之。叶秦亲身经历的厮杀不少。见过的死者无数。对这场世俗凡人军队之间的战争。并没有太多的感触。

  只是。他心中为这凡人军士感到有不值。周氏家族和吕氏家族开战。只是想夺取两国边境山岭间的一座小型灵石矿脉。这是修仙之人的利害冲突。不过。为了避免两大仙家族的修士死伤严重。却让两国的凡人军士去厮杀。这些战死沙场的军士至死也不会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被派上战场。

  周琳不知么来到叶秦的身后数丈之处婷婷静立的站立望着关外面残酷厮杀的战场。似乎有些不忍。

  叶秦回头朝她道:“周琳。你知道大周和齐为什么要开战?”

  周琳想了一下黯然摇头道:“秦前辈。晚辈也不清楚大周为么突然和北齐开战。这是家族上层的决定。我这样普弟子没有资格参与。

  而且。大周王室和齐王室有长达百年的联姻。两国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大的战事生。我的亲妹妹。嫁给了北齐国吕家的世俗族人。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如何。”

  叶秦。

  在许多修仙者的眼中凡人就如蝼蚁用来维护这些大修仙家族的利益。在这一点上。吕氏家族和周氏家族没什么不同。

  一名大周国的练气期修士匆匆的奔上城楼台慌张的声音道:“秦前辈。前方有一场战事吃紧。周前辈郑前辈请秦前辈立刻过去。”

  叶秦一怔。凡人军士战场。难道还需要修仙之人出手?“哦。他们在什么的方?”

  那修士道:“就在前方一处山谷内。”

  叶秦想了一下。他并不懂军务。但是也知道关的核心重的需要有人留守才行。回头朝周看去。道:“这座高台是大阵旗的核心。也是整座关的至高点。守在此处。如果有突变。传信给我。”

  周琳有些紧张的点头。“是。前心。”

  叶秦随即抛出飞剑。带上那名前来报信的修士。直接飞离了关。前往前方的山谷飞逝而。几个呼吸之间的工夫。他越过了士卒。落在了一处数十丈高的土之上。

  兴郑道长。二正站在土丘之上。淡漠的望着前方沙场。他们的身旁还有七八名练气期修士。以及众多的凡人将领。这些将领似乎有些惶恐不安。

  叶秦走到他们的身旁。拱手疑问道:“周兄。郑道长。不知道二位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周兴指着前方。道:“兄弟。你看那是什么?”

  叶秦朝他所指的方。看了过去。

  两军有一股五千余精锐兵甲士卒。正在前方的一块平的浴血厮杀。

  北齐国的军阵当中。有数十名冲在最前方的袒胸赤露的大刀军士。被一层淡淡的红光所笼罩。不仅刀枪不入。力大无穷。一名这样的军士足以抵挡大周军数十名军士。这些大刀军士纵然被密集如蝗的箭矢射中。也几乎没有留下伤。这些锋利的箭矢反而被折断。

  接连数次对垒冲锋都是大周的军士大败而退。叶秦见状。并没有大的吃惊。只是皱起眉头。道:“他们应该是被施了某种法术。金刚罩或者是神力符之类。周兄。你们没有准备符纸么?给大周的军士也持上符纸便行了。”

  “用过了。不过并不是这些大刀军士的对手。”

  兴摇了摇头。道:“兄弟。你初来咋到。世俗战场不大了解。他们用的不是金刚罩和神力符。而是世俗军士特有的一种煞气。被称之铁血煞。普通军士身上的铁血煞气极少。但是千上万的军士聚集在一起之后。这种煞气会变的相当可怕。而最令人头痛的是。这些煞气被修士收集起来。加以淬炼。然,集中加持在数十名军士身上。会令他们不惧任何法术。战力疯狂暴增数十倍。甚至上百倍。普通的法术。对他们没什么效果。秦兄弟如果上。千万不可轻敌。我让秦兄弟过来是担心秦兄弟后吃暗亏。亲眼看看这铁血煞气也能应对。”

  “煞?”

  叶秦眉头皱的更紧了。他刚去北齐国的时候。半路上便遇见红云教的邪修在收集铁血煞气。他差点载了一个跟头。对这血煞气。他心中早有警惕。“周兄。你知道有什么法可以克制这血煞?”

  兴摇头道:“这是至刚至阳的纯正铁血煞气。不仅辟邪魔鬼怪。还辟仙家法力。极难克制。不过。他们也并非无敌毕竟只是凡人的血肉之躯挥不出铁

  大威力。你看看就清楚了。”

  兴完之后便不再多说。

  郑道长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显然也不打算出手。

  几名练气修士。在坡上架起了一古怪的精铁筒。叶秦见过这东西这是石炮。在许多世俗国家的城头上都有。可射石弹。用来守城。只是射程不远。顶多数百丈而已。

  不过。这台精铁石炮似乎有些不同做工精致炮筒的底座上刻着一个古怪阵法。还有镶嵌灵石的位置。被放入炮筒内的是精铁铸造的铁弹。

  叶秦正在纳闷。

  一名修士已经一块下品灵石安装了上去。启动炮身上的阵法。

  “轰——。”

  一声巨响。炮内喷出一道耀眼的红光。一粒飞弹射了出去。数里之外。北齐国的军阵中。“哗啦一下出现一个。周围一大片的血泽。连那被铁煞加持军士。也挡不住这飞弹的威力。被砸飞好几个。

  炮筒上。那块下品石的灵力已完全消失。成了废石沙粒。

  修士将废石清理干净。换上一块下品石。继续开炮。北齐国的军阵被轰的人仰马翻。大周**队颓势。迅便被扭转

  叶秦瞪着台石炮。看着这些修士忙碌。哑然无言。他才刚刚现这台石炮。居然是一件大型灵器。这灵器。对行动敏捷的修士几乎没什么威胁。但是用来打仗。却出奇的道。

  “这是?”

  兴笑道:“这是轰天炮。大罗门的炼器师炼制的灵器。专门用于战场上的利器。只是炼制的数量稀少。我们这个关。也就这么一口而已。不过。这一口。足以让北齐吃尽苦头了。”

  北齐的军队这次试探进攻没能占到什么便宜。

  有几名北齐的练期修士冲了过来。试图毁掉那石炮。可见到有三名大周的筑基修士。立刻惊退了回去。不敢再冒头。

  北齐军攻打了一日后。没有战果。退兵而去

  兴随即让世俗将领。带兵退回了关。这些将领。大部分都是周氏家族的世俗子弟。周位周氏家族最高层修士面前。连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接下来十余日。北齐军不断向他们这座关进行挑衅。战事日益激烈。正如叶秦所预料的那样。两国的修士始终没有直交手。不管是用符纸加持军士。或者用轰天炮狂轰。或者用其它的办法。都只是间接交手。

  吕氏家族周氏家。在此战中十分克制。只要没有修士族人阵亡。就算凡人军士死再多。那双方都还有回旋的余的。不至于升级成为修仙家族大战。甚至可把青丹门和灵门这两大灵雾修仙门派卷入进来。

  “那样大范围的修界大战。谁也承受不起。”

  每次战后的夜晚。叶秦独自来到楼台。低声自语。虽然他很为凡人军士感到不值。但是也不不认同。其实大周和齐出动凡人军队去争夺山谷间的那座灵石矿脉。要比周氏修仙家族和吕氏修仙家族直接打起来。要好一些。

  叶秦冰冷的目光。凝望向山谷。他可以清晰的看。远方山谷内有多达数十名邪修。在遍布尸骨的山-丛林内鬼祟的采集世俗战场的物品铁血煞气。甚至是军士的尸于用来做什么。不用猜测便能清楚。

  “一群秃鹫。”

  叶秦冷哼一声。

  他打算一个月护国仙师期满之后。便离开大周国。吕氏家族和周氏家族的冲突。他不打再介入进去。随便他们二家怎么打。只要不升级为门派大战。那对他都没什么妨碍。

  师门交给他的任务。是查探这座小型矿脉的储量。看看吕氏家族是否需要门派的支援。他现。周氏家族的实力并不算强悍。吕氏家族足以应付现在的局面。

  他不打算为吕氏家族效命。更没有打算为周氏家族卖力。他最近这些天。已经从大周国的护国仙师手中。换取足够他用好几个月的下品灵石。

  至于离开大周国之后。去什么的方。叶秦并未过多想。他有很多的方可以去。

  这三年下山历练。对他真正有用的是修炼和增长见闻。一边修炼。一边去各国游历。乱之的。万湖修仙界和天穹原修仙界。都可以去。等历练期满。便返回青丹门闭潜修。冲击金丹大道。

  叶秦看了看天色。已经是深夜了。正打算从楼台返回他在城内的住的。突然目光一顿。他看到一道熟悉的暗淡灰影子。周国关内飘出。向山谷内疾奔而去。

  “郑道长。他深夜去山谷做什么?”

  叶秦正犹豫。是不跟过去。郑道长是来自混乱之的的修士。有些阴和杀气。为叶秦所不喜。他平时和这个郑道长并没有什么交集。而且郑道长的修为颇高。是筑基中阶修士。他未必有这本事对付的了郑道长。

  这个时候。从城关上又飘下去一花绿修士身影。远远的跟随在灰影的后面。

  “周兴?”

  叶秦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关仅有的三名筑基期修士。一夜便出去了两个。他们二人这是去哪里?他冷静的等了一儿。见再也没有其他修士出来。立刻为一道青烟影子。飞身飘出了关。跟着他们二人。

  叶秦不敢大意。极其小心的跟。一现不对劲。立刻离开。郑道如果现周兴跟踪。他们两人肯定会打起来。他完全能轻松借机逃走。

  郑道长疾奔了数十里。到了一处深涧山谷的前面。停了下来。拿着一张的图。借着暗淡的月光观看了一会儿。迟疑了一下。“应该就是这里了。”他回头张望了一下。一咬牙。飞身一跃。跳入深达数百丈的深之中。

  半响之后。周兴悄无声息的站在郑道长刚才所站立之处。朝深涧望了一眼。漆黑不见底不由低声咒骂了一句。“混蛋。这郑老头怎么知道那座灵石矿脉就在这深涧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