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46 落日教主的邀请

246 落日教主的邀请

  “这是什么东西?”

  叶秦扫了一眼屋主手中的秘卷,这秘卷很薄,金属光泽,似金似纸。质地粗糙沉重,不像是仙法秘籍,有点像炼丹、炼器之类的图纸。

  但是叶秦不敢肯定里面记载了什么。

  “前辈,这是一份完整的炼器图卷,只要按照图纸去做,能造出灵器轰天炮,有这东西在手,不管是什么都能轰个稀烂。”屋主手中拿着秘卷,打开一小部分,压低了声音说道,脸上显得颇为自得。这东西极难获得,要不是他跟一位妖佛教的筑基前辈交好,根本得不到此物。

  叶秦只粗略的看了秘卷一眼,听屋主的介绍,心中顿时一凛。

  他记得在大周国当护国仙师的时候,见过此物。

  这件灵器的外形有点像是守卫世俗城镇的石炮,但是它的威力远远不是石炮所能相比。它以灵石为能量,一炮轰过,能炸趴下一大片最精锐的甲士。

  练气期的修士就算全力开启护身罩,扛不住这种轰天炮的正面一炮轰击。这轰天炮威力异常强悍,有一个缺点,那是射度有点偏慢,度快的修士容易躲避开来。

  而且这种轰天炮的原材料特殊,很难炼制,就算是古器门的制器大师一年也造不出多少件来。

  他也就在大周国,见过一具小型的轰天炮而已。

  叶秦回想起这轰天炮的威力,在他的眼中,此物虽然新奇,但是有些鸡肋,一来他没这个工夫去研究轰天炮的炼器术,二来这轰天炮的作用有限,还不如一柄飞剑法器拿在手中更有杀伤力。

  让叶秦感兴趣的是,反而是这秘卷的纸质。

  他在青丹门浏览过大量的藏书,只有上古时期,才会制造这种可以长久保存的秘卷,用于记载一些重要的东西,后来有了更为方便的玉简之后,都习惯于使用玉简记载,或者是直接用纸质的书籍,不再使用这种老式的似金似纸的秘卷。

  叶秦心中疑惑,这样古老的秘卷很少见,他很好奇这样的秘卷是从哪里得来的,可是这位屋主肯定不会跟他说这东西是从哪里弄来的。

  他想了一下,摇了摇头,退回了这份轰天炮的炼制图,并不打算花大价钱卖一件多半用不上的物品。

  那带着鼠眼的屋主见叶秦对这图纸并不惊讶,也没有购买这秘卷的意思,,显然很是失望,收起了炼制图纸图纸,忍不住嘟囔了几句,“不识货,这可是从废墟里找来的好东西,别人想要还得不到呢!”

  叶秦一怔,正要问是什么废墟。

  砰!

  石屋的木门被大力推开,一名身穿粗布衫,竖眼浓眉的壮汉修士愣着头闯了进来,看向石屋内的叶秦和屋主。

  屋主急忙将他手中的秘卷藏入怀中,朝那壮汉修士怒斥道:“你干什么,懂不懂规矩?有客人在屋内的时候,禁止其他人再进来,这是大忌。你闯进来想干什么?”

  就算是在凶名著称的混乱之地的坊市,也有一些必须默守的规矩,比如说这做交易,之所以都在石屋内,是为了避免被无关的旁人看见,每间石屋都只能容纳极少的人,而且只有交易双方才能在石屋内,门口挂了正在交易的牌子之后,其他人不允许进入石屋的。

  这壮汉没有知会一声便闯了进来,也难怪屋主会如此失态恼怒

  “鼠老三,你手里的那份破图,就你当宝贝,别人谁稀罕啊。你放心吧,没人抢你的东西,老子也不是来找你的麻烦!”

  那壮汉修士不屑一顾地瞧了屋主一眼,转头望向叶秦,一整衣袖,拱手严肃道:“这位前辈,我家主人正在设宴广邀混乱之地的群雄,前辈既然有缘来到这混乱坊市,希望能过去和我家主人小聚一场。不知道前辈现在是否有空?在下可以引路。”

  叶秦望了一眼这个冒冒失失闯进来石屋来的壮汉修士,平淡地问道:“你家主人是什么人,邀我有什么事情?”

  壮汉修士拱手道:“我家主人乃是落日教教主,姓史名寒阳。我家主人广邀筑基道友聚会,不限来历身份,不论修为,只要是筑基期以上的修士,越多越好,共商一件大事。前辈的实力,完全有资格参加。希望前辈能够去一趟,到了地方之后,前辈自然就清楚是什么事情了。”

  那壮汉说完,自傲地看向屋主,他敢毫无顾忌地闯进来,自然是有着依仗,在强硬的实力面前,没有什么规矩是不能打破的。

  叶秦不由皱起眉头。

  混乱之地五大教派之中,他并没有听过这落日教的名号,显然这只是一个小型教派。五大教之一的红云教拥有一名金丹修士和数士名筑基修士,不知道这落日教有多少位筑基修士,应该有那么好几位吧。

  屋主听到落日教的名头,很是吃了一惊。

  叶秦略一沉吟,朝那屋主问道:“你可知道落日教的情况?”

  屋主迟疑了一下,见那壮汉并没有反对他说话的意思,这才朝叶秦说道:“前辈,混乱之地实力最强的是五大教派,五大教派大举进攻灵雾修仙界之后,混乱之地便以落日教为最尊,史教主的修为高达筑基期九层巅峰,离金丹期不远了。他是混乱之地最有希望踏入金丹期的修士。落日教也是继五大教派之后,公认的第六大教派。……”

  屋主稍微解释了一下,不敢再多说下去,担心言多有失。他一个小人物,托着一位妖佛教筑基前辈的洪福才能在这坊市开一间石屋,他的小胳膊,可拧不过落日教的大腿。

  叶秦神色淡然,心中却在飞快地思索。

  他在短短的三年间,没有一日懈怠,已经暴涨至筑基期三层,修为的进展不可谓不神。但是他自忖,自己现在的实力,绝不是一位筑基九层巅峰修士的对手。能在这混乱之地成为一方霸主,建立教派的,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

  他对这里的情况也不太熟悉,遇到这位史教主,还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情。这位史教主的手下来请他前去参加一场目的不明的聚会,思来想去,他都觉得没必要参合进去。

  叶秦想到这里,朝壮汉,简短但是不容置疑的淡定语气道:“我有其它事务在身,无法前去和贵教主一晤。你可以走了。”

  壮汉修士愕然,在这混乱之地,除了五大教派的修士之外,敢一口拒绝史教主邀请的,可非常罕见。好在,他知道自己的小命珍贵,不能触怒眼前这位来历不明的筑基修士。

  他马上飞道:“前辈既然不想去参加我家主人的宴会,在下也不敢勉强。不过,我家主人已经邀请了十多个教派的筑基修士参加,就在三日后晚上。前辈如果深思熟虑之后,觉得愿意参加,那么请到坊市附近的崖东小筑,报上名讳,即可加入。”

  壮汉修士微微一拜,随即离开石屋。

  叶秦在石屋内逗留了片刻,随后又在坊市内各处转了转,继续查看这坊市内的货物。等傍晚的时候。叶秦见到侯千机和铁大胆二人回来禀报,他们已经将从火鸦巢**收集来的各种矿石和火鸦蛋给卖光了。

  他们二人当然不是一个一个卖,而是分批,卖给了这里的十几名经商的修士,价格要比市场价低廉了一些,但是好在付钱快,总共得了近三千块下品灵石。

  侯千机将这些灵石交还给叶秦。

  叶秦将灵石收下,十分满意侯、铁二人的办事效率。这数千块下品灵石足够他用上一年,至少这段时间内,他不用费神去寻找灵石。

  侯千机和铁大胆二人的腰间鼓鼓,脸上心满意足,显然也从中得了不少的好处。

  叶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让手下心甘情愿的为他办事情,不给好处肯定不行。在他的容忍范围之内,他并不过问。以侯千机的聪明,也知道什么是该拿的,什么是不该拿的。

  叶秦随口向侯千机问起关于落日教的事情,侯千机是这里待了十多年的地头蛇,知道的事情肯定多了一些。

  侯千机脸色一变,吃了一惊:“落日教?前辈惹上落日教的人?”

  “这倒没有。怎么,这落日教有什么不妥?”

  “前辈,不知道你是否听过‘阎王好斗,小鬼难缠’。要说五大教派的金丹老祖是阎王,那落日教的史教主便是小鬼。金丹老祖自持身份,不会轻易对低阶修士出手。可是这位史教主,堂堂一个筑基期巅峰的修士,却做一些掉身份,令人不耻的事情。此人最喜欢对低阶修士动手折磨,亲自动手凌迟过数百计的低阶修士,而且无一例外都是被活活折磨数十日,抽尽了魂魄精气才死。”

  “居然又这种事情?!好了,这方面就不用多说了。”叶秦无言,将他在石屋内遇到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道:“我想知道这位史教主召集各教派筑基修士聚会,想干什么?你以这史教主有什么了解?”

  “小的从未参加过教派的大事,不清楚这位史教主想干什么。”

  侯千机摇头,他想了一下,突然目光一亮,道:“对了,小的以前偶然听到红云教的弟子提起过,这位史教主已经是筑基期九层,一直在想办法突破金丹瓶颈。可是前辈知道,要突破金丹瓶颈,要极高的机缘才行,他停顿在筑基期巅峰已经有数十年之久,迟迟没能突破这道瓶颈。史教主一门心思都放在这方面,除了这件事情,其它的事情他根本不会去多加关心。据小的所知,就连混乱之地五大教派入侵灵雾修仙界这样的大事情,他都没有派教内弟子参加,显然是对此事没有丝毫兴趣。所以小的有一个猜测,虽然不知道史教主出面召集各派筑基修士想干什么,但是小的想,多少应该跟他这金丹瓶颈有关系。否则的话,没有道理这般劳师动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