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47 崖东小筑

247 崖东小筑


  侯千机的猜测,让叶秦很吃惊。

  “这落日教的史教主一直在寻找突破金丹瓶颈的办法?”

  叶秦不由沉思起来。

  在未来的一二丨十年,只要他能有条不紊的修炼下去,炼制灵丹,自己有把握能够顺利的达到筑基期九层的修为。但是到了筑基期九层之后,如何开始结出金丹,他却是没有任何把握。

  因为金丹瓶颈,不是单靠日月修炼积累元气就能突破。需要极大地机缘,甚至结丹的时候还有撑住一个小天劫。否则得话,根本没有机会结丹,甚至在结丹时扛不住小天劫而身亡。

  在修仙界中,能够成为金丹修士的,没有一个不是灵根潜质极高,机缘深厚之人。

  整个青丹门,拥有筑基期修士二百多位,也只是从中挑选出灵根潜质最高,综合素质最强的数名核心弟子,以全门派的财力、灵丹,辅助他们进行修炼,在最短的时间内去冲击金丹瓶颈。

  据说修仙界有配方可制造传说中的结金丹,可以突破金丹期瓶颈。但是这只是一个传闻,没人知道真假。就算有这样的原材料和配方,想要找到它们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青丹门是灵雾修仙界众多门派中金丹修士最多的一个门派,如今也才仅仅拥有九位金丹修士,平均下来大约五十年才能出一位金丹修士。

  他靠一己之力苦修,也才勉强和门派内精锐核心弟子相并提,追赶上他们的修为精进度。

  可是,如果他没有机会成为金丹修士的话,他和皇甫冰儿永远没有光明正大见面的那一天。皇甫家族,是不可能让家族内最有希望成为第二名金丹修士的希望,跟一个没有实力的普通修士结伴双修。

  筑基修士二百余年的寿元,也完全无法好金丹修士长达五百余年的寿元相提并论。

  叶秦心中隐隐作痛,这始终藏在他内心的最深处。无论是为了追求虚无缥缈的长生不老,还是为了能够光明正大的迎娶皇甫冰儿,他都必须成为金丹修士。

  正因为这个原因,叶秦得知史教主的情况之后,心中便砰然一动。

  这位史教主既然已经在筑基期九层巅峰困顿了数十年,肯定尝试众多的办法突破金丹瓶颈。就算是失败的办法,这也是宝贵的经验,可以避免它犯同样的错误。

  他很想知道,这位史教主召集众多的筑基修士,想如何助他突破金丹瓶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还真有必要冒些风险,去和这位史教主见上一面。跟突破金丹瓶颈相比,冒这一点风险算不得什么。

  史教主出面筹措的聚会,而且还有十多个教派的筑基修士会去。就算有些风险,也是众人一起扛。

  叶秦想到这里,突然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

  史教主的名声恶劣,却轻易地召集了混乱之地十多个小教派的筑基修士。不知道这些修士,是不是抱着和他一样的想法,想知道这位史教主打算怎么突破金丹瓶颈,这才参加进去的。

  侯千机、铁大胆见叶秦陷入沉思,不敢打搅,老老实实的待在一旁候着,顺便把住宿之地安排好。

  三日之后,叶秦慎重考虑清楚利弊之后,决定赴史教主举办的聚会。

  让侯千机带路,去一趟坊市附近的崖东小筑。

  这崖东小筑并不远,在这条峡谷的最东端的山崖洞壁,一座位置隐蔽的洞壁大殿。

  这里平时是混乱之地各个教派领碰头的地方,此时已经被落日教的修士所占据。一排排的红衣落日教修士站在通往山崖的路径上,被凄厉的山风吹刮,足下却纹丝不动。

  此时,山崖附近还有穿着各色衣裳的修士,非常干练,显然是各个教派的手下。他们的领正在崖东小筑内商议要事,这些练气期修士便在附近守卫。

  这崖东小筑只有筑基期修士可上去,报上名讳即可,守卫的修士并不会认真核查身份。这场聚会,并不限身份。

  叶秦报上名讳,径直穿过守卫路径,来到崖东小筑的大殿。

  侯千机和铁大胆,则留在山崖下面等着。

  ……

  “哎呀,这不是王教主吗,王老弟能来,史某荣幸之至!”

  “呵呵,史兄一向可好!”

  “托王老弟的福,好的很呐,请!”身为东道主的史教主,站在大殿门口迎接各路客人。殿内不时的有人出一声惊呼,低声碎语某某赫赫有名的邪修教主也前来参加这次聚会。

  叶秦在这混乱之地毫无名气,加上修为并不高,自然不可能得到多大的重视。叶秦的到来,史教主只是略微拱了一下手,便算作打了招呼。

  叶秦步入大殿。

  这大殿其实也就是挖空的大型石室,里面宽达数百丈,十分空旷,摆放着一些简陋的石桌石椅。

  此时,大殿内已经有四五十名筑基修士,三五成群,各自占据殿内一处,低声议论着什么。他们的服饰上明显可看出,身份和来历非常杂乱,完全不是来自一个教派。

  叶秦筑基期三层的修为,说低不低,属于中等偏下,在这群人中毫不起眼。他进入大殿之后,偶尔有几名修士扫了他一二眼,没有现任何突出之处后,便很快转移到其它地方。

  叶秦自然乐见自己不引人注目,低调的在大殿内不起眼的地方,独自静立。

  傍晚时分,打算来参加这场聚会的宾客,基本上都到齐了。

  叶秦赫然现,这大殿内竟然聚集了多达近百名筑基修士。五大教派都已经前往灵雾修仙界,这里还能有如此多的筑基修士,他心中不由暗暗吃惊。这混乱之地修士的实力,不可小觑。

  殿内至少一大半的修士,属于各个教派。而其他的修士,很多都是跟叶秦一样独自一人,安静的散布在殿内各处。混乱之地是三界避难之地,在这里隐居的修士绝不少见。这混乱之地相互之间仇视的修士绝不少。

  东道主落日教教主史寒阳,身形微胖的中年修士,脸色红润,丝毫不像阴险狡诈的枭雄。他筑基九层巅峰的实力,毫无疑问成为殿内众人之。除此以外,殿内还有几个名气极高的教主、散修,都是筑基期八、九层,和这史寒阳互别苗头,并不卖给他什么面子。

  “史教主,你召集诸位兄弟前来此地,想干什么?现在人都到齐了,也该说了吧。咱们时间宝贵,可没时间在这里听一些无用的废话。”一名带着斗笠的灰衣修士,双手抱在胸前,阴森森的说道。

  叶秦很快现,殿内不少筑基低阶修士,望向这灰衣修士的时候,都有些敬畏。这灰衣修士看起来名气并不比史寒阳低多少。

  “马老弟别急,既然各路兄弟都到齐了,那我也就直言了。”

  史寒阳扫了一眼,淡笑道:“我前些日子观望天星,以演天妙术测算星斗,现星斗位移,日星和月星错位,将会是近三十年来最厉害的一次。诸位,可有谁也现了这个星相?”

  说完,他笑吟吟的望着殿内众修士。

  殿内众修士一时间沉寂。演天妙术,是一种测量星斗的神秘法术,精通这种法术的修士,在修仙界非常罕见。

  毕竟修炼尚且没有时间,哪里有工夫学这个对修炼没有多大益处的杂学。也只有史教主这样在筑基期高阶困顿了数十年的修士,才有心思去学一些杂七杂八的杂学。

  不多工夫,大殿内起了一大片叽叽喳喳的质疑,不满的声音。“史兄就是为了这事情,召集众兄弟前来聚会?”“史教主,这是什么意思?你闲着没事,召集大家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只有极少数的高阶修士,露出惊喜之色,似乎明白史寒阳想干什么。

  史寒阳哈哈大笑三声,将殿内的杂音都压下,道:“我自然不会无聊到请诸位辣观望星斗,日星和月星。这种现象每三十年到五十年才会出现一次。每当这种星相出现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地火潮汐被削弱到了最低的时候。也就是说,我混乱之地最为凶险的地方——皇陵废墟的大门,即将向我等敞开。”

  殿内,众修士终于明白过来。史寒阳兴师动众召集众修士起来此地。所为何事。可是知道之后,他们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惊呼。

  “皇陵废墟要开启了?”

  “多亏史兄妙术,纵观混乱之地,也只有史兄能测算准星斗的变化。否则只怕我等腰错过这等好事情。”

  只有极少数刚来混乱之地的修士并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情。

  叶秦也是一头雾水,心中纳闷,这皇陵废墟是什么地方?为何是混乱之地最凶险的地方?

  他朝左右看了一眼,旁边正有一名筑基低阶的黄衫修士脸上激动。显然知道这皇陵废墟是怎么一回事。

  叶秦立刻拱手朝那黄衫修士道:“这位兄台,请问这皇陵废墟是怎么一回事?”

  那修士翻了一个白眼,打量叶秦一番。诧异说道:“连皇陵废墟都不知道,兄弟是新来的吧!你可知道,咱们混乱之地,在数千年前还有另外一个称呼?”

  叶秦疑惑道:“哦,什么称呼?”

  那黄衫修士道:“圣皇修仙界!这圣皇修仙界以前也是实力鼎盛,筑有一座庞大的仙缘城‘圣皇城’。不过可惜啊,圣皇修仙界不知道怎么便日渐衰落下去,后来遭到天穹原、万月湖,还有灵雾修仙界的三面攻击,成了一片荒芜之地。圣皇城北摧毁,此地的修士死伤殆尽,走的走,逃的逃,圣皇修仙界也彻底颓废,被人遗忘。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混乱之地,反而聚集了大量从三界来的修士。”

  叶秦呆滞了一下,有些回不过神来。则混乱之地,也曾经是一个修仙界?

  那黄衫修士添了一下嘴唇,又道,“这皇陵废墟,就是这圣皇城的废墟。不过,这圣皇城其实分为两个部分:地面的圣皇城,地下的圣皇陵。地面的皇城完全被摧毁,但是地下的皇陵并没有彻底废掉,据说至今还遗留有不少的宝物。有一处隐秘的通道,每当地火潮汐下降到最低的时候,通道打开,便可以进入地下皇陵。那史寒阳,恐怕即使在打这皇陵的主意。”

  叶秦长舒了一口气,缓缓点头,拱手:“多谢兄台指点!”

  黄衫修士摆手,“这废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兄弟新来,不知道也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