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48 地焰结界

248 地焰结界


  殿内众筑基修士,蓦然得知皇陵废墟即将开启的消息,震惊之下议论纷纷。

  “这皇陵废墟是什么地方,里面有什么好处,值得我等前去冒险?”

  “嘎嘎,里面究竟有什么好处,老夫不清楚。可是五大教联手霸占这处废墟长达数百年之久。要不是他们去了灵雾修仙界,咱们也抓不到这个空隙。”

  “这废墟时圣皇修仙界最大的遗址,里面至今有不少失传的仙法秘术和灵宝之物。”“但是这些东西,早就被以前进去的修士搜索一空了,咱们进去能得到什么?”

  “不可能,如果被搜索一空,那五大教派为何还始终年年派人手中废墟入口,不许外人进入?这次他们去了灵雾修仙界,没工夫顾得上这废墟,好不容易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不去太可惜了。”

  过来好一会儿,众人争议的声音才渐渐平息了下来,重新望向史寒阳。毕竟这个消息是史寒阳放出来的,究竟是如何一个情况,只有这位落日教教主史寒阳才清楚。

  史寒阳很满意众修士们的惊叹,等众人议论够了,他这才缓缓的说道:“地火潮汐下降,并不固定,通常三十年道五十年间会下降一次,每次会大约维持近五天道六天的时间,从未有改变。只要在期限之内出来,便安然无恙。这皇陵废墟。以前一直被五大教派的修士所霸占,不许外人进入、如今五大教派早在两年前已经大举入侵灵雾

  修仙界去了,无暇顾及这等事情。咱们这些小教派正好可以趁虚而入,进入这皇陵废墟。诸位兄弟,想必也应该清楚,这种机缘一旦错过,日后可就未必能有机会再进去了。”

  殿内众修士都在思索,去不去。

  叶秦心中还有一层的顾虑。这皇陵废墟开启,正是前往废墟内寻找遗留的稀少宝物的好时机。可是,这种好事情应该极度保密才对,人越少,才不容易因为搜寻到宝物而生争执。这史教主反而大张旗鼓,召集众人前去,这未免有些反常。

  不只是他有这个顾虑,不少修士也有担心这一点,表示质疑。

  “这废墟乃是极其凶险之地,少数几个人进去,非但找不到宝物,只怕还有丧命的危险。每次废墟开启,进去的人越多越安全。灵宝之物虽好,也得有命去享用才行。以前五大教派的修士,都是一起行动。据老夫的演天妙术测算,这皇陵废墟通道开启,应该就在这三四日之间,咱们最好别浪费时间,愿意跟随本教主前去废墟的,那和我

  一同出,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一切悉听尊便。”

  史寒阳略作解释之后,十分洒脱的往殿外走去。

  立刻又不少的修士,跟随他离开。

  有道是富贵险中求,这个道理对世俗凡人适用,对追求长生的修仙之人同样适用。在这大殿之内,能够进入筑基期修为的,哪个没有冒过生死之险,去探求那一线长生的机缘?不冒险,难道还等着天大的好处落在自己的头上?

  这殿内动心的修士占了绝大部分。不管是相互之间有仇也好,有恩怨也好,在这笔巨大的财富面前,都只能暂且搁置,一切等得到宝物再说。

  ……

  崖东小筑,飞出上百道五光十色的光芒,朝远方飞逝。

  这群修士,以落日教的史寒阳,灰衣修士马东彦等十余名筑基期高阶修士为,多达近百名筑基修士。可以称得上是阵容庞大,几乎囊括了混乱之地一半以上的精锐修士。

  叶秦在离开之前,给侯千机出了一张传音符。

  守在山崖下的侯千机接到金色传音符,很快露出苦色,朝铁大胆道:“秦前辈要去皇陵废墟,让我们在这坊市待着……那废墟可是大凶之地啊,当年圣皇修仙界大战。死在那里的修士,何止成千上万!他们怎么突然要去皇陵废墟?”

  铁大胆同样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傻眼了,“秦前辈去了废墟。老侯,那咱们两人怎么办?还去不去洗劫红云教的总坛。”

  “凭咱们两人的实力,去了也是找死。还能怎么办,在这里等着呗,看看秦前辈能不能回来。”

  侯千机丧气着脸,“咱们达的希望可全在秦前辈身上,秦前辈要是回不来,咱们只能投奔其他教派,继续当咱们的小喽啰。”

  ……

  众筑基修士王北飞了一日之后,来到一片广袤的山地平原地带。混乱之地,到都是险山峻岭,能找到这样一片山地平原,也算得上罕见。

  而圣皇城的废墟,正是在这片平原的中心。这座城池方圆数十里,四周的城墙根处还剩下一些破损的巨大青石,长满了青苔,横亘在平原上。城内不少倒塌的宫殿遗址,只是早已经破败不堪,到处可见被强力法术破坏的痕迹,数千年下来,这些痕迹依旧没有被岁月销蚀。

  从这片巨大的城池废墟,依稀能够看出当年这座仙缘城的繁华鼎盛。

  飞越过此处的上百名筑基修士,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望着这片规模巨大的城池废墟,难免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叶秦惊讶。

  从规模上看,这座圣皇仙缘城,丝毫不亚于灵雾仙缘城的规模,当年居住在这里的修仙者,只怕不低于数万,最高甚至可能高达数十万之众。

  难以想象,需要怎么的力量才能摧毁这样一座仙缘城池。如此庞大的修仙城。如今却衰败到了只剩下青石废墟,杂草丛生的境地。修仙界的残酷,可见一斑。

  叶秦原以为,这废墟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但显然不是史寒阳等修士只是驻剑在城池废墟的上空稍微停留,便继续往北方飞行。

  叶秦询问同行的修士,这才弄明白一件事情。

  圣皇城废墟、圣皇陵废墟,虽然一个在地面,一个在地下,都在同一个地方,但是两处相连的通道早就被摧毁,无法直接从皇城进入皇陵。必须从另外一个地方进入底下的皇陵。

  圣皇城彻底被摧毁,而且这里经常有修士来,早就没有遗留下任何宝物。但是圣皇陵只毁了一部分,里面的设施机关依旧还能起作用,而且依旧有不少的遗留之物。

  半日之后,众修士在皇城废墟北方的山崖险峰停下,这里有一道巨大的地缝一直通地底,深不可测。众修士这才停了下来,史寒阳一马当先,直接往地缝深处飞去。

  众修士跟着往下飞行。

  叶秦明白,通道的人口应该就在这地缝。

  他略一犹豫,跟着众修士飞入地缝。既然已经来了,那他也没有临阵退缩的道理。此次前来的近百名筑基修士,都是才智出众之辈。这一大群修士既然敢冒险来这里,这皇陵废墟里面虽然凶险,但是还没有危险到足以让他们这一群筑基修士送命的地步。

  地缝内一片漆黑,众修士们五光十色的法器,把这里照亮,足以看清楚这里的环境。

  越往地缝深处落下去,越的炎热。

  足足下降了数十里之后,已经可以看见地底裂缝汩汩冒出来的岩浆。扑面而来的炙热地火,散出逼人的气息。他们这才停了下来,各自收了法器,落在地缝两侧凹凸起来的巨大岩石上,暂时休息。

  叶秦警惕的打量着地缝四周,这里没有任何通道,怎么进入底下皇陵?心中虽然疑惑,但是见众修士都在这里打坐休息恢复法力,也不好多问。他找了一处容身的岩石,盘膝坐下。

  过了小半天之后,叶秦终于现了一些端倪,地底的岩浆在不断的下降,短短数个时辰,已经下降了一丈多。

  这就是史寒阳所说的岩浆潮汐?每隔三十年到五十年,这岩浆潮汐随着日星和月星的轮替交错,会下降到最低。而那个时候,通道将会露出来,正是通过通道的最佳时机。

  叶秦想到此处,已经明白过来进入通道的办法,安心的等下去。众筑基修士的耐心极佳,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汩汩的岩浆持续下降,一直下降到足足近百丈。地底石壁上,终于露出一条狭长的天然裂缝。这狭长裂缝内的岩浆一早已经退去。

  “这场岩浆潮汐会持续大约五日,我们有五日的时间在皇陵废墟内搜寻宝物。”

  史寒阳扫了一眼众人,冷声道:“如果五日内不出来的话,那么通道将会重新被岩浆给封闭,四五十年之后才会再度开启,被困死在里面可别怨我。通道已经出现,诸位兄弟跟我来!

  他尖啸一声,踩着飞剑一跃冲向那条裂缝。

  众修士见状,不再耽搁,立刻全力开启护身罩,驾驭刀剑杖等各式法器,顶着不时喷涌而出的岩浆,冲入这条狭长的裂缝内,快在狭长的裂缝内穿行。

  众人在裂缝内飞了数里多远,突然停了下来。

  原来裂缝前方,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红炎地火火海,烈焰滚滚,充斥着每一个角落。

  这种程度的地火烈焰,自然烧不死筑基修士。不过,要抵御烈焰,必须开启护身罩,在火海里面待得时间长了,法力消耗极快,一旦法力枯竭,也是死路一条。

  没人敢冒然冲进去。

  史寒阳来到火海前,神色凝重的说道:

  “这片火海是地焰结界,顶级的大范围结界,借助地火源源不断的能量形成,可以维持极久的时间!当年灵雾、天穹原、万月湖三大修仙界攻破地下皇陵,把地下皇陵大半给摧毁。为了避免有修士进入里面,所以留下了这道屏蔽结界。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里有一处地底裂缝和地下皇陵连通,而且地火的火势会变化,影响地焰结界的效果。当岩浆潮汐下降的时候,这地焰结界的威力也下降到最低的程度。穿过这片结界之后,便是皇陵废墟了。这结界颇为古怪,修为越高,排斥力反而越强,金丹期以上的高阶修士根本无法穿过结界进皇陵内。修为越低修士,排斥力越弱,反而可以勉强通过。当然,修为如果太低,练气期修士,会被结界烈焰直接烧死,也进不去。所以只要筑基修士,才能够进入。混乱之地的五位金丹老祖虽然窥视者皇陵废墟已久,但是他们从来没能亲自进去过。每次都是派遣各自教内筑基修士,进去探查里面的情况。四十年前,本教主曾经是红云教弟子,上一次皇陵废墟通道开启的时候,有幸进去过里面一次,对里面的情况多少熟悉。所以进去以后,大家不要贸然行动,最好能够跟随本

  教主一起行动,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在皇陵废墟内自保。”

  “哼,当年进入皇陵废墟的,可不只有你一人。除了你这位红云教的叛徒之外,咱们这群人,至少还有十多人曾经进入过,论经验,可不比你少多少。”

  带着斗笠的灰衣修士马东彦,不阴不阳的冷声说道。

  “马老弟,你若是想单独行动,我也不介意。不过,如果你真想在皇陵废墟内有所收获,最好还是跟我一起走。这皇陵废墟里凶险异常,可不是逞能的时候。咱们之间的恩怨,没必要在这里解决。”

  史寒阳丝毫不介意马东彦的嘲讽,依旧挂着满脸笑容。这次冒险闯皇陵废墟,落日教有五位筑基修士参加。他是绝不担心自己在废墟内形单影只。

  马东彦冷哼一声,并未再多说,只是死死的盯着前方火海,他虽然是一向独自隐修,但是他的实力足够在这凶险之地自保。再说,人多又能怎么样,未必有命能活下来。

  叶秦驱使飞剑在火海前停下,默默地打量着为的数名高阶修士,皱起眉头。

  这近百名筑基修士,无形之中,分为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团伙。同一个教派的修士,或者是相互认识的修士,通常会走在一起,相互支援。

  像马东彦支援单独一人的修士,也并不少见,至少占了三分之一左右。

  不少修士,都在看热闹一样,看着史寒阳和马东彦二人的争执。一个是混乱之地排位第六的落日教的教主,一个是隐居在混乱之地实力极为恐怖的一位筑基修士,两人都不能得罪。

  领头的修士并不多,都是几名筑基期八、九层的高阶修士,这些人之间似乎有不少的旧恩怨,互别苗头。要这群混乱之地的修士齐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看来进入这皇陵废墟之后,只能见机行事,小心谨慎,避免卷入他们的明争暗斗之中才行。这些人厮杀起来,可绝没有留手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