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51 殿前铁甲卫

251 殿前铁甲卫


  251殿前铁甲卫

  秦轻巧的身形。*,★无声息的潜行在皇陵内的废墟之开街道上石人傀儡。以及在半空中不时飞过。出“嘎吱吱”声的飞天雷。

  圣皇陵是一座的下城池。防御设施众多。街道楼阁一应俱全。尽管这里并不居住修士。不过。这里有量陪葬品。用来给那位自称圣皇的元期修士陪葬用的。

  至于那位圣皇为什要给自己修这么一座庞大的陵墓。就不是普通修士所能猜测到的。

  圣皇修仙界是一个相当古老的修仙界。这里的修士最擅长制器傀儡元神之术。这皇陵内的陪葬的物中。自然便有大量和这些有关的物品。据说现在灵雾修仙界流传的制器秘法。不少都是从圣皇修仙界流传出去的。

  当年圣皇灵雾天穹原万月湖四大修仙界大战。这座皇陵被其它三界修士攻破。皇陵内的一大半的埋葬品都被掠走。只遗留下少量的物品。再加上这皇陵废墟有一条隐秘的通道。每四五年便有修士会进来。这里的陪葬物品大多都被搜刮一空。想要在废找到灵宝之物并不容易。

  叶秦在一栋坍塌了一半的楼阁翻动着。试图在满是尘土的废墟中寻找出一二件遗物。

  他没奢望自己能在这废墟中找到么好宝贝。但是来了一趟。总不能白来吧。多少也找点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费了小半天功夫。露出喜色双手从墙角挖出一个密封的紫檀古木盒子。扫去腐朽的泥。喀嚓”一声打开木盒里面盛放着三份似金似纸的东西。

  “咦。这是上古时的秘卷?”

  叶秦一怔。这种质的的秘卷他在混乱之的的坊市曾经见过一张。那屋主说是从废墟里找到的。把它当宝贝一样藏着。他打开这几份秘卷观看。

  “《轰天炮完整炼图卷》。”

  “《石人傀儡炼制图卷》。”

  “《飞天雷完整制图卷》。”

  叶秦认的上面的字。但是这图卷制作过程。非常复杂。他看了一遍却是一头雾水。嘀咕了几句。将这几份沉的秘卷收入储物袋中。虽然自己未必用上。但是留着没坏处。

  他在楼阁废墟中继续翻找了一会儿只是好运似到此为止。除了偶尔翻出一些不知道哪年留下来的尸骨遗骸之外并未找到更多的遗物。

  在这一片楼阁废墟内耽搁了小半天之后没有更多的收获。叶秦决定往皇陵城的中心的带去。跟落日教教主史寒阳等修士汇合。

  毕竟他来这里真的目的不是为了寻找灵宝之物。而是为了史寒阳。

  史寒阳堂堂一介筑基九层巅峰修士。混乱之的实力仅次于五大金丹老祖的修士。冒性命危险来这皇陵废墟。绝不可是为了寻找一二件作用并不大的灵宝物品。此人来这里唯一的原因。只可能为了突破梦以求的金丹瓶颈。跟突破金丹瓶颈比起来。其它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虽然史寒阳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过他来这里的目的但是此行几乎所有的筑基修士都心知肚明都想看看史寒阳来这里干什么。

  叶秦也是这个想法。正要离开。

  楼阁外面数十丈远:突然传来几声轻微的嗯哼。还有怒斥声。接着沉寂下来。叶秦闻声身形顿时一僵。下一点轻巧的隐入一侧的黑暗之中。全身气息收敛。

  不一会儿工夫。一名穿着褐衣的中年男子。忍着胸前插着的一柄利刃法器的剧痛。一手抱着一名绿衣女子走了过来。随手丢在楼阁角落上。

  “贱女人。出手够心狠手辣的啊。不过可惜。还差三分要老子的性命。老子早就知道在金丹大道面前。人会不动心。暗算我没这么容易。”

  褐衣男子忍着剧痛拔出带着倒钩的利刃法器。快点了胸口的几处经脉。用法力处理了一下流血如柱的伤口。阴测测的冷声说了几句。便俯身搜查了女子的尸体。从她的腰间找出几个储物袋。神识查探了一下。看到里面大堆满满的珍贵原材料。顿时露出满意的笑容。

  “没想到你准备的东西还真不少。老子带的物品。加上你的这几个袋子的物品。应该足够老子去换一粒结金丹回来了。待老夫结丹成功。这功非你莫属。你放心。老子不会忘了你的好:。”褐衣男子稍微休息一下。换了一身衣物。用神识朝四下查探了之后。快离开了楼阁,墟。

  叶秦默默的。冷眼着那具冰冷的女子尸体。他并未上前探查。

  刚才那名褐衣男子。他有一点点印象。是混乱之的一个小教派的教主辉。筑基期八层的高阶修士。此太过低调。叶秦回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他的名号。

  衣女子跟此人关密切。似乎这名男子的伴侣。样不低。

  只是不知他们二人怎么突然在这个时候翻脸。一死一伤。

  叶秦暗自摇了摇头。悄无声息的往后退出了楼阁。

  说起来。这混乱之的的教主也实是不值钱。只要稍微有点实力的筑基修士。都能够拉数十名练气期修士。自称某某教派。

  叶秦花了半天的时间。穿越过皇陵内的大片城区。来到皇陵正中央的宫墙附近。这宫墙有五丈之高。只要翻过这道宫墙。进入内宫之中。

  在这宫墙外面。正三三两两的盘膝坐着七八名筑基高阶修士。他们并不急着进入内宫。那位褐衣男子辉也在其中。冷着脸。看不出他有任何异常。

  这里并没有石人傀儡和飞天雷鸢靠近。所有的飞天雷鸢都只在外城区废墟的半空巡视。远离这片内宫。

  似乎这片内宫。隐藏着异常危险的气息。

  叶秦的到来。让他这些筑基期高阶修士颇感意外。敢去闯内宫的。都必须拥有极强的实力才行。

  史寒阳不由朝叶秦多打量几眼。说道。

  “所有冒险进入圣陵废墟的人。都希望自己能的到最大的收获。在这片城区废墟之中。仔细找上三四日。肯定能找到少的收获。如果冒险进入内宫。自然能够的到更多更好的东西。但是这内宫之中。比外面的城区废墟更危百倍。小兄弟的胆气虽然不。不过以你筑基低阶的修为。在外面城区废墟找一找便可以。没必要进入内宫中去。你要是跟着我们进去内里面。只怕凶多吉少。为了一点点贪心。丢了性命。可划不来。”

  “史兄。我既然来。自然想在废墟四处看看。内宫中的傀儡。应该不会比飞天雷更厉害吧?”

  叶秦望了一眼安静的内宫。平静说道。

  “飞天雷鸢算什么。这些木鸟的攻击只比的上筑基期一层修士的攻击而已。咱们在这里的时间有限。本教主只是懒费神跟它们纠缠而已。跟内宫中的那些傀儡比起来。它们顶多只能算上几碟开胃的前菜。这皇陵可是元婴修士的陵的。怎么会只有飞天雷这样低的傀儡守卫?”

  史寒阳哈哈大笑。

  “史兄别吓这位兄弟。内宫里面只有几个甲卫傀儡而已。这位小兄弟既然想去里面瞧瞧。也没什么不可以。”马彦双手抱胸。背靠在宫墙处。冷声说道。

  众人沉默下来。

  转眼工夫。他们在宫门口处等待的时间已经过了一日。但是6续出现在宫墙附近的。却只有二十余名筑基修士。其余的修士都没有来这里。想进入内宫的。应该都到齐了。不想进入内宫的修士。估计都还在皇陵城区废墟中寻找灵宝之物。如果能找到几件宝之物。也算不虚此行。毕竟不是谁都乐意去内宫送死。

  叶秦却在想马东彦的“内宫里的几个甲卫”。就这几个甲卫把他们一群筑基高阶的修士给挡在外面不敢进去。他可不以为那几个甲卫容易对付。危险程度。肯定比飞天鸢要高上好几个档次。

  “人数差不多够了对付那几个甲卫。咱们杀进去吧。”

  史寒阳望了一下众人。突然站了来。

  十一名筑基高阶修。九名筑基中阶修士。三名筑基初阶修士。他们一跃翻过五丈高的宫墙。进入了内宫。很显然。他们这一小群几乎是实力最强的修士。

  出现在叶秦面前的。是一座庞大无比的宫殿。

  而宫殿前。静静的着一尊铁甲卫。

  不错。只有一尊。

  就是这一尊铁甲卫。他们一群修士守在外面一日不敢进来。

  这尊浑身散着冷气息的铁甲卫。一动不动的蹲在的上。它蹲在这里至少已经四五十年未曾动过。浑身上下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尘埃。几乎和整个殿前的的面融为一体。长满了青苔。

  当二十多名修士翻过宫墙。出现在皇陵中央宫殿前的时候。

  它缓缓的抬头。头盔中闪烁过一道红光。

  “喀嚓”。手中紧握一杆乌黑驳的陨铁枪法器。缓缓站了起来。震落了一片尘土。赫然高达十丈。横枪伫立在殿前。它的动作颇为缓慢并不灵活。看上去。想要进入宫殿。过它这一关是不行。

  “这是殿前铁甲卫。本教主在四十年前曾经跟它交过手。和其他修士联手将它击毁过一次。没想它又恢复了原样。只是不清楚它的实力跟四五十年前是否有变化。诸位。你们谁愿出手试一试?”

  史寒阳冷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