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53 宫殿
  那杆铁陨抢在半空飞了一圈,又回到了铁甲卫的手中。众多筑基修士,则飞到了半空四五百丈的高处,远离铁甲卫的陨铁枪投射范围,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当然了,这个样的距离安全是安全了,铁甲卫难以伤到他们,可是他们也无法攻击到铁甲卫。用神识操控法器动攻击,是有距离限制的,太远的距离操控法器,毫无威力可言。

  一时间,众多修士和那尊铁甲卫僵持住了。

  “史兄,这尊铁甲卫的铠甲硬的出奇,陨铁枪又可以朝远处投射,实力绝非等闲。上一次通道开启的时候,五大教派出动了五十多名筑基修士,一同出手,死伤数人,这才将他击毁。这次我们的人手少了一大半,筑基高阶修士仅仅十一人。其余的都是筑基中阶、初阶修士。史兄有什么办法可以拿下它?”

  马东彦足下踩着一柄飞剑,神色凝重的出声问道。他是少数几名在铁甲卫的攻击之下,还能保持冷静的高阶修士之一。

  史寒阳微微点头,自然清楚这其中的困难。

  “咱们的人的确少了点。不过,铁甲卫有一个明显的弱点,度并不快。只要看准了它的这个弱点,就算咱们只有十多人也一样能够将它拿下。”

  史寒阳朝众修士望去,思量着该怎么分配人手,他的目光最后停留在唯一的一名筑基初阶修士叶秦身上。

  马东彦若有所思。

  很快,史寒阳边调整了对应之策。让叶秦冲在最前面吸引铁甲卫的注意,而其他众修士则四散开来,伺机从周围进行攻击。

  “我冲在前面?”

  叶秦讶然,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派去当这种高风险的事情。

  “不错,秦小兄弟有一件不错的翼灵器,是唯一能够绝对闪避开铁甲卫攻击的修士,其他人未必能够做到这一点。而且你是唯一的一名筑基低阶修士,要想跟随咱们这些高阶修士进入皇陵宫殿内,就必须有所贡献才行,不能白白的跟着进去。否则的话,你必须现在就离开此地。咱们这里不需要没有用的人,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史寒阳冷淡的声音说道。

  其他修士都冷眼望着叶秦。

  叶秦郁闷,他的修为最低,自然成为众修士中间最遭到轻视的一人。要么冲在前边当炮灰,要么现在便离开这里。连眼前这座宫殿都还没有进去看一看,他自然不甘心这样便离开。

  沉默了一会儿,叶秦同意了下来,飞身下去二百多丈的距离,吸引铁甲卫的注意,为其他修士争取时间。有翼灵器,他有相当大的把握能闪避开来。

  史寒阳、马东彦等一众修士,立刻四散,跟着叶秦俯冲下去。

  众修士再度出手,五花八门的法器、各系法术轰了过去。捆仙索、天罗网、地皇钟、风系的红风索、水系的水龙索、土系的土牢、冰系的巨冰锥,红蓝黄各色法术光芒,在铁甲卫身上爆炸绽放。

  这些筑基高阶修士都是极有战斗经验的人。普通的法器无法伤及铁甲卫,他们便改用禁锢法器、禁锢型法术进行攻击,将它困住。

  铁甲卫的数次投射攻击,都被叶秦给闪避开来。

  叶秦看的清楚,每次铁甲卫投出陨铁枪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半蹲收抢的动作,然后才迅猛的投射出去。一枪致命,坚不可摧。这样的投射,一般筑基低阶修士是极难闪避的。就算筑基高阶修士也会捏一把汗。但是,对于叶秦来说,他唯一需要做的便是在铁甲卫半蹲收抢的同时,拍动一下双翼。等枪射出来,他已经从原地消失不见,出现在铁甲卫的身后。铁甲卫也只有干瞪眼的份,要再次投射,还得等陨铁枪在半空中绕一圈回来才行。

  叶秦对于翼灵器的运用已经十分的娴熟。

  一连串眼花缭乱的破空闪,叶秦将铁甲卫绕的团团转。

  史寒阳说他最大的弱点是度,其实,真正的弱点是它有些“傻”。傀儡不可能和修士一样聪明,知道扬长避短,只会一些最基本的行动。尽管它是七阶傀儡,这个弱点依旧十分明显。除非有修士去操控它们,它们才后准真正的战斗力。

  甲卫在不舍的追逐叶秦的时候,遭到众修士不间断的法术轰击。

  它被手臂粗的红风索给捆缚住,铁掌一把大力的撕裂开来。又被厚实的土牢困住,猛的撞墙而出。丈长的巨冰锥又撞在它身上,也不过是让它微微一颤而已。

  无坚不摧的恐怖战斗力,几乎令人丧胆。叶秦更是不敢在同一地方停留片刻。

  但是它终究抵挡不住十多名筑基高阶修士的轮番禁锢。

  半个时辰之后,铁甲卫身上覆盖着一层厚达近丈的蓝色冰层,双足被泥土给埋住,一波一波的中阶禁锢法术,让它动作越来越迟缓,甚至僵硬,停顿下来。

  最后,它承受不住重压,轰的一声半跪在地上,被十多重各系禁锢法术给死死的压制住。在被捆仙索和天罗索捆缚之后,一口巨大的地皇钟压了下去,将它彻底罩在地上。

  殿前铁甲卫,被众修士给合力“封印”主了,就算杀不死它,至少也能让它动弹不得。它要想从封印种出来,那也得等禁锢法术失效,法器失去效力之后才行。

  激战了半个时辰的众筑基修士、从半空中落了下来,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在原地休息,打坐调息回复法力。没有死伤一人,便成功将这尊殿前铁甲卫给封印住,多少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惊喜。

  当然,这和叶秦冲在前面当炮灰,成功吸引了铁甲卫的注意力,多少有些关系。

  不管怎么说,叶秦施展出一副眼花缭乱的破空斩的技巧之后,倒是没有人再敢小瞧他是筑基低阶修士。五十丈范围之内,神出鬼没的叶秦,恐怕比一尊铁甲卫还恐怖。谁也不想自己的背后突然破空出现一名筑基修士。

  “傀儡就是傀儡,就算拥有金丹修士的实力,也无法和真正的修士相比。只可惜没有把你干掉。”一身花绿衣裳的高阶修士苗海,泄愤的狠狠在地皇钟上踢了一脚。他的五阶绿鳞妖蛇,死在这铁甲卫的手中。现在还让他愤怒不已。

  殿前铁甲卫被禁锢住,眼前这座内宫的大殿便等于向众修士敞开了大门。他们略一休整之后,沿着早已经破损的石阶,往大殿走去。

  尽管刚才外面打得剧烈火爆,声震数十里,但是这座沉寂的大殿,始终没有任何动静,像是一头伏卧的凶兽,压抑这种修士的神经。

  宫殿左右是一排排巨大的石柱,一直和头顶层相连。

  沉重的古铜殿门,在嘎吱声中被推开。

  一条漆黑深邃通道,宽高都是二十丈,一直往前方延伸。众修士携带的法器所绽放的光芒似乎被黑暗所吞噬,只能勉强照亮前方十余丈的距离。

  叶秦有一股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望了望左右其他的修士,众人脸色苍白,同样不好受,一个个都运足了法力,抵挡这股莫名而来的重压。

  “走吧,这座大殿的最深处便是我们的目的地!如果幸运的话,或许能得到极大的机缘。”史寒阳声音有些颤,尽力压制住心头的激动,领头举步朝大殿通道走去。以他的沉稳,在这座皇陵宫殿前,也有些失态。

  众人网殿内走去。

  叶秦手中举着金剑法器,金色光芒照耀着通道两侧的浮雕,浮雕上雕刻着一幅幅巨大的浮图。各种闻所未闻的妖兽、灵禽、海兽、妖怪,在高原、冰川、江湖、大海之上相互搏杀。

  叶秦讶然,这些浮图上的珍禽异兽,他绝大部分都没有见过,只有极少一部分在古籍中见过。不只是他,其他众修士看到这些浮图,也都瞠目结舌,不知道这些海兽妖怪是哪里来的。

  这条通道走了一半的时候,走在最前边的史寒阳,突然脸色剧变,停了下来,呆呆的望着前边十余丈之处。跟随在后面得众修士纷纷朝前望去,不由得都是一惊。

  一尊五丈高大的古铜色铜甲卫,手持一杆硕大的铜枪,静静的半蹲在通道前方。

  “铜铜甲卫?!”

  “怎么这皇陵宫殿内,还有甲卫?”

  众修士一瞬间各自亮出法器,惊骇的后退数步,露出恐惧之色,甚至转身欲逃。一尊殿前的铁甲卫,已经让他们吃尽了苦头,他们那里会不知道这皇陵甲卫的厉害。这铜甲卫身形虽然小了很多,但是在这狭小的通道内,只怕他们全军覆没也未必是这铜甲卫的对手。

  不过,他们很快就现自己是虚惊一场。那铜甲卫的双目没有张开,没有任何动静,也并未出红光。这也意味着它不会动。而且它的身躯上到处都是刀剑法器的伤痕,最深的甚至一直洞穿了它的机关中枢,打出了一个窟窿。总而言之,它就是一件别破坏的废品,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

  “这尊铜甲卫在四十年前被摧毁,看样子并没有像那尊铁甲一样被修复。”史寒阳打量了铜甲卫一番后,心有余悸的说道。

  “史兄,这殿内像这样甲卫有多少尊?”苗海吃惊的问道。

  “这座圣皇陵宫殿内,一共有四尊甲卫,分别是七阶、八阶、九阶和极品九阶傀儡,一尊比一尊更厉害。不过别担心,根据过去五大教派数十次进入这座皇陵的经验来看,每次只有一尊甲卫会被修复,其他都保持着破损状态。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咱们还算走运,遇到的是铁甲卫。”史寒阳犹豫了一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