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54 祭坛和金甲卫

254 祭坛和金甲卫

  在宫殿通道内遭遇到一尊破损的铜甲卫,虚惊一场之后,叶秦一行十七八人继续往里面走去。众修士走的很慢,越往皇陵宫殿深处走,那股令人窒息的压力便越大,在接近内殿大厅的时候,他们几乎每走一步,都需要极大的意志才行,否则恐怕在那股令人心慌的重压之下掉头便走。

  不过在巨大诱惑之下,他们最终还是鼓起胆气,沿着黝黑深邃的通道往里走。只有在宫殿的最深处,那里才有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在先前付出巨大的努力之后,他们是绝不甘心空手而归的。

  出了通道,是内殿的入口处,在这里他们看到了一尊九阶傀儡银甲卫倒在地上,这尊银甲卫大约只有两丈高,比铜甲卫还小一大半,胸口完全凹陷下去,似乎被大力所摧毁。

  而银甲卫周围,横七竖八至少有数十副筑基修士的骸骨,足以见得当年进入皇陵的修士,为了击垮这尊银甲卫,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

  他们小心的绕过这尊银甲卫,传过内殿的重重走廊,最终来到了这座宫殿的中央大厅。

  大厅十分空旷,正中间是一座祭坛。这祭坛高十丈,雕刻着大量的神秘符文,祭坛最顶上放置着一副湛蓝色玄冰玉打造的寒冰之棺。

  看着冰棺的材质,应该是万载冰玉石,不但坚硬,而且还能长久的保持肉身不坏。透过厚厚湛蓝色玄冰玉石,甚至能隐约看见里边躺着一个身穿金色衣甲的高大男修士身影。

  祭坛的四周,分别树立着四根突兀的金柱,这四根金柱非常的刺眼。

  每根金柱上伸出一条手臂粗的金色锁链,凶狠的穿透冰棺,将这幅玄冰玉棺给死死的锁在祭坛上,其中一条金锁链,甚至穿透了馆内男子的肉身,为这座大厅凭空增添了几分凶历之气。

  叶秦看到这尊冰棺的时候,似乎有些明白了过来。

  他进入宫殿所感受到得那股神秘的压力,都来自这幅冰棺。冰棺内躺着的身影,应该便是当年一统圣皇修仙界的元婴高阶修士圣皇的肉身。除了这位传说中的圣皇,没有谁有资格躺在这万载玄冰玉棺里边。

  叶秦不由感到震撼,这位圣皇早已经死了,光是这尊不坏的肉身,却依旧能散出如此令人窒息的气息,令人不可思议。

  只是,叶秦还是还有一点疑惑不解,这大厅内东东西一眼就可以看光,除了这副冰棺极其值钱外,没有任何灵宝之物。史寒阳、马东彦他们这些筑基高阶修士,来这里究竟干什么?

  难道是想把冰棺取走?

  就算有这想法,也得有本事把金色锁链给打断才行啊。他可不认为,他们有本事打断这秘术打造的金色锁链。这冰棺如果那么容易被取走,早就被前人取走了,轮不到他们这些人来动手。显然他们来这座皇陵宫殿,不是为了这冰棺。那他们是想干什么?

  叶秦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大厅四周的情况。

  大厅中间十分空旷,除了一座祭坛、一副冰棺、四根带着锁链的金色柱子之外,并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

  不过大厅背面有一排台阶,沿着台阶上去是一个镶嵌着的宝座,宝座上坐着一尊金甲卫。这金甲卫只有正常男子一般的高大,腰佩宝剑,闭目威严的端坐,没有任何动静。

  叶秦望见大厅一侧宝座上的金甲卫,双瞳猛的一缩。极品九阶傀儡,这是相当于金丹九层巅峰实力的傀儡。跟着,他微微愣了一下,放松下紧绷的神经,自嘲起来。“都是残破的废品傀儡,不会动,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回头又朝祭坛看去。只是心头一股不安,始终无法去掉。

  众修士恭敬的站在祭坛下,抬头仰望着祭坛上那副冰棺,以及冰棺内那副圣皇的肉身,神色复杂。

  元婴期修士,在灵雾、天穹原、万月湖、混乱之地等修仙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无可匹敌的修仙者出现。就算是在做梦,他们也不敢奢望有那么一天,自己能够成为元婴期修士。

  事实上,他们唯一敢有的一个小小奢望,便是成为金丹修士。就算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奢望,付出一二百年的艰辛苦修,甚至以生命为代价进行冒险,也未必能够达成。

  这样一尊元婴期修士的肉身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他们心中的复杂滋味,可想而知。崇敬、羡慕、恼恨这些复杂的情绪正在他们脑海中转了一圈,最终却化为一声叹息,不知需要怎样高的天赋和机缘,才有可能成为元婴修士。

  大厅内一时间寂静无声,四周异常的安静。

  “你们来了”

  一个嗡声嗡气的金属声音,在宫殿大厅内突兀的回荡。

  众修士一惊,朝四周望去,目光停留在背北面的台阶上,听那个声音,正是从大厅北面台阶宝座上出来的。只见那金甲卫端坐在宝座上,金色头盔动了动。不知道为什么,它双目上的宝石红亮了起来,出一闪一闪的光芒。

  “晚辈圣皇修仙界落日教教主,筑基九阶修士史寒阳,拜见圣皇陛下!”史寒阳脸上露出喜色,恭敬无比的拜倒在地上,朝金甲卫叩,说道。

  史寒阳这一句“圣皇大人”,差点没把叶秦,还有其他几位次来这皇陵的筑基修士惊得魂飞天外。元婴修士圣皇还活着?!

  马东彦等曾经来过这皇陵筑基高阶修士,去并未惊异,反而一个个跟着史寒阳拜倒在地上。

  “晚辈圣皇修仙界隐修,筑基九阶修士马东彦,拜见圣皇陛下。”

  “晚辈圣皇修仙界三元教,筑基八阶修士褚辉,拜见圣皇陛下。”

  “晚辈圣皇修仙界修士,筑基八阶修士苗海,拜见圣皇陛下。”

  叶秦他们这些新来的修士倒是机灵,不管是真是假,连忙跟着叩拜,报上自己的名号。在强者为尊的修仙界,筑基修士平常连金丹修士都难以见到,能够得到元婴修士的召见,那是无上的荣幸和大大的机缘。

  就算是金丹修士,也愿意付出,除了性命之外的任何代价,只为得到元婴修士的召见。只要能得到元婴修士的一个小小的提点,都足以胜过自己数十年上百年的苦修。

  叶秦一下子明白过来。

  史寒阳、马东彦他们这些筑基高阶修士,对这内宫一直讳莫如深,在来的途中从来不提内宫的具体情况。他们通过四五十年开启一次的通道,穿过凶险的地焰结界,冒险闯入皇陵中来,真正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拜见圣皇,求那一线机缘。

  叶秦心乱如麻,飞快的思索着整个事情,试图理清楚这其中的头绪。

  圣皇修仙界被灵雾、天穹原、万月湖三界修士一同攻破。这座地下皇陵也一样被大部分摧毁,只有宫殿一小部分被保存下来。

  圣皇的肉身还躺在冰棺内。

  按理说圣皇早死了。

  但令人惊诧的却是,金甲卫傀儡却能够出声音。

  这金甲卫是圣皇制造的高级傀儡,除了圣皇本人,不可能有其他人能够指挥的动它。圣皇应该还活着,。这少他还能指挥的动这尊金甲卫。

  叶秦神色古怪的望向祭坛的冰棺里躺着的那位金衣修士。

  “史寒阳,本皇记得你上一次也来过,既然你再次通过了殿前铁甲卫的考验,那么便有机会向本皇进献一次贡品。这一次你带了什么贡品,想要献给本皇。”

  金甲卫双目红光闪动了一下,盯着大殿下方的史寒阳,嗡嗡的说着。

  “圣皇陛下,这是晚辈进献之物。里面有晚辈精心耗费四十多年收集的珍品原材料,五块千年玄母铁晶,一块数千年鸡血灵石,十枚罕见的冰火龙果,一块三千年份的茯苓,以及一十块各系中品灵石。”

  得到金甲卫的询问,史寒阳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个大储物袋,双手托了起来。

  旁边的其他修士,都诧异的望向史寒阳。

  史寒阳献出来的这些物品,总价值至少过了五十万下品灵石,价值非同寻常。这些物品,一般的筑基修士耗尽一生只怕也无法收集到其中的一小部分。史寒阳却要将它们全部献给圣皇。

  不过只要想一想史寒阳来这里的目的——突破金丹瓶颈,他们又释然,跟金丹大道相比起来,这点贡品又不算多了。如果付出这些贡品能结丹,只怕任何一个修仙门派都会抢着把数之不尽的财宝送到这里来。

  金甲卫手一招,将那个大储物袋摄取了过去,打开,取出其中一枚玄母铁晶随意看了一眼,似乎颇为满意,收了起来,冰冷的红光望向史寒阳。

  “那么你想要从本皇手中得到什么?”

  “结金丹!”

  史寒阳脸上泛出红光,异常的激动,声音都颤抖起来。这是他所能拿出来的全部财物,也是压上了他全部的希望所在。上一次他来到这里,因为没有带上足够的贡品,痛失了得到一个机缘的机会。

  身为筑基修士,现在他已经一百七十多的寿元,再过大约三十余年,便寿元耗尽。如果这三十年内还无法得到结金丹,进行结丹的的话,那么他离死期也不远了。他已经等不到下一次皇陵开启,再来进献贡品。也就是说,这是他唯一的一次机会获得结金丹。只有结丹,才能可以让他寿元大幅的延长三百余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