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56 脱困之术

256 脱困之术


  马东彦,还有叶秦,褚辉等修士都明显的呆滞住.

  祭坛旁边的这四根神秘的金柱,竟然是圣皇亲手炼制的法器.可是为什么他把自己给锁住?没有谁会喜欢用锁链将自己的肉身给穿透,栓在柱子上.肉身的损坏,会令体内的一部分经脉无法运转,从而对修炼产生无可逆转的损害.这个常识就算是刚刚修炼的练气修士也清楚.元婴修士不可能不清楚.

  金甲卫似乎猜到他们在想什么,哼了一声.

  本圣皇被锁在此处,自然是有原因的.本圣皇当年乃是圣皇,灵雾,天穹原,万月湖四大修仙界之中唯一一位达到元婴期九阶的修士.只要渡过最后一道打天劫,离突破下一境界也不远.为了削弱大天劫的威力,才在这万丈地底深处,寻了一处天然的地**,准备在此渡劫.造这座皇陵,纯粹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这具玄冰玉棺,乃是本圣皇沉眠所用.这四根镇魂柱,也只是本圣皇用来抵御天劫的一套顶阶法器.

  只是在渡劫的时候,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泄露了消息,被几个同样是元婴期的仇家得知本圣皇大天劫在即,趁机纠集了灵雾,天穹原,万月湖三界修士攻打圣皇修仙界.本皇正在地底避大天劫,根本不敢上地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圣皇修仙界被三界的修士攻陷.趁着本圣皇刚刚渡过大天劫,最为虚弱的时候,冲入地底皇陵.他们杀不死本皇.却卑劣的用本圣皇的法器,将本圣皇的肉身给冰封锁死在这祭坛的冰棺内,令本皇刚刚取得的突破,又跌回了元婴期的修为.本皇可以分出一缕神识,附在金甲卫傀儡上活动,但是肉身却被永久的冰封住了.

  这四根镇魂柱是圣皇的法器,陛下不能将它们收起来?

  马东彦疑惑的问道.刚才未能斩断金色锁链的挫折,丝毫没有让他气馁.他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将圣皇从这冰棺内弄出来.

  此金柱法器名为镇魂,对元神有着极大的压制,实力挥不出百中之一.除非本皇从冰棺内出来.才能将它们收起来.可是本皇的修为被镇魂柱锁压制,也奈何不得这镇魂柱.要想将四根镇魂柱拔起来,除非是元婴修士,或者是十余位金丹修士联手才行.金甲卫说道.

  附近四大修仙界,早已经不见元婴修士的踪迹,就算前往更加遥远的修仙界.只怕也未必能找到元婴期修士.看来只能从金丹修士身上下功夫,找到十位金丹修士,比找一位元婴修士容易的多.

  不过,这皇陵周围有一道地焰结界.修为越高反而压力越大,金丹修士就算来了,只怕也无法通过.马东彦惋惜的摇了摇头,说道,陛下,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破坏这地焰结界.

  本皇曾经试过,金丹级的傀儡也同样无法通过这道地焰结界.这地焰结界是当年的几个仇家所立,借助地火之力,威力极大,以此来阻止所有想要进入皇陵助老夫脱困的修士.想要破坏这地焰结界,只怕比破坏镇魂柱还难.至今也没有金丹修士进来过此地,只有你们这些筑基期的小娃娃跑了进来.

  马东彦脸上一红,一百多岁的修士,被称为小娃娃.不过他并没有丝毫难堪,在活了不知道多久的元婴老祖面前,小娃娃已经很给面子了.

  金甲卫聊兴正浓,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马东彦谈着如何才能破冰棺而出.

  叶秦保持着沉默,在旁边冷眼看着.

  叶秦虽然也想从圣皇这里得到长生的机缘,但是绝不希望看到圣皇从冰棺内出来.

  据他所知,这位圣皇很可能是四大修仙界中仅存的一位元婴修士.当然,或许还有那么几位隐世的元婴修士,只是叶秦从未听过他们的存在.至少灵雾修仙界硬挨没有元婴修士了,否则灵雾修仙界的各大门派,早就归顺于那位元婴修士了.天穹原和万月湖存在元婴修士的可能性也极小.

  所以圣皇一旦出世,元婴期九层的恐怖存在,没有任何低阶修士可以抵挡他.那才是修仙界真正的惊涛骇浪,足以一举颠覆四大修仙界的势力.就算各修仙界的所有金丹修士联手,只怕也未必是这位圣皇的对手.

  灵雾修仙界七大修仙门派的青丹门.也得屈服于圣皇之下,门派的生死都在圣皇的一念之间.

  要知道当年灵雾修仙界.天穹原和万月湖修仙界,一齐动手把圣皇修仙界给灭了,还把圣皇本人给冰封在这祭坛冰棺之内,让圣皇突破进入下一层更高境界的希望从此破灭.这仇深的可以称得上是不共戴天

  圣皇出去之后,会不会对各界的门派进行报复,叶秦不敢抱有什么幻想.最大的可能场血洗报复,当年有份参加攻打圣皇修仙界的门派,没有一个好果子吃.

  他是青丹门的弟子,就算没有给本门派做什么贡献,也决不会愚蠢到干这种可能会给门派带来灭顶之灾的事情.为了一点小利,而忘记自身的立场.

  叶秦只能保持沉默,低调的待在一边,看着马东彦忙活.马东彦想要攀附圣皇这位元婴修士,谁都能看出来.但是光靠马东彦的力量,他可不认为一个区区筑基九阶修士便能助圣皇脱困.如果有这样容易,别人早就做了.

  褚辉不知道在考虑什么,也一直阴沉着脸色.一会儿盯着马东彦,眼中露出冷笑嘲讽之意.一会儿又低头思索着什么去,他似乎对助圣皇脱困,也并不热心.

  这大厅内,只剩下他们三人还没有向圣皇进献贡品.马东彦和金甲卫聊的正浓,还得等下去.

  除了让十位金丹修士同时出手拔起镇魂柱之外,还有一个办法也能让本皇出去.但是这个办法,存在一些后遗症.金甲卫说道.

  请陛下明示,只要助圣皇脱困,晚辈一定竭尽全力助圣皇!马东彦精神一振,连忙问道.

  夺舍**,放弃这尊肉身.重新找一具躯壳!金甲卫冰冷的声音说道.

  马东彦闻言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惊惧后退一步,差点想要转身便逃.

  他是想助圣皇脱困,然后以此获得圣皇的信任,在圣皇这位元婴修士的帮助下得到结成金丹的机会.但是他绝不想牺牲自己的性命,用自己的肉身去助圣皇脱困.

  但是金甲卫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安心了下来.

  放心,小娃娃,你的肉身老夫还看不皇就算用夺舍这种低劣的手段去占别人的肉身,也必须挑中一副足够好的躯壳才行.否则本皇要夺舍,早就动手了,也不用等到今天.难道你以为,本皇什么肉身都看得中吗?金甲卫冷哼一声.

  晚辈的肉身灵根潜质奇差,不被圣皇看中那也是正常.只是不知道什么样的肉身,才合陛下的心意?马东彦抑制住逃走的冲动,讪讪一笑,掩饰着刚才的胆怯.

  必须是单灵根潜质八十以上修士的肉身才行,如果能有九十那就更好了.如果灵根潜质低于八十,则根本无法承受本皇的夺舍之力.反而爆体身亡.就算夺舍成功,本皇的修为也会因此而大幅下降.留下不少的后患.金甲卫淡淡的说道.

  单灵根八十!?这要求也太高了.

  马东彦陷入呆滞之中.修仙界修士不少,但是单灵根高的并不多见.单灵根过四十的修士,随便哪个修仙门派都抢着要收为门徒.单灵根过六十的,那简直九十宝贝嘎达,被精心栽培.

  单灵根八十,很可怕的高灵根潜质.

  就算这样的修士出现,放在任何一个门派,都被重点保护.因为这样的天资的修士是修仙的天纵之才,只要修炼的中途不夭折的话,自己再稍微勤奋一点,有五成的把握可以称为金丹期修士.甚至有机会向元婴期修为冲击.凭他马东彦的实力,很难靠近这样的修士,也无法带来给圣皇夺舍.

  要求自然是高,否则本皇怎么会被困在如此之久!虽然曾经进入皇陵的修士众多,却没有一个能达到本皇的要求.灵根潜质最高的一个,那史寒阳,也不过是单灵根六十五而已,离本皇的要求还差一大截.你也不过才五十多而已.

  金甲卫端坐在宝座上,目中的红光闪烁着,他沉默了许久,突然想起只顾着和马东彦说话,叶秦,褚辉二人还在一旁等着,不由朝他们二人看去.

  晚辈单灵根最高才四十七,远不如马兄.如果说话勉强要用肉身的话,马兄比我好的多.褚辉一惊,急忙摆手,撇清自己,免得被圣皇给盯上.

  晚辈单灵根最高只有二十五点.比二位兄长还更低!叶秦被那道威慑力惊人的红光盯扫过,连忙说道.他说的是大实话,他的最高灵根就是二十五点.

  马东彦和褚辉听到叶秦报出的灵根潜质,都忍不住回头朝叶秦望了过去,目光中充满了同情和怜悯之色.单灵根最高才二十五,低的够可怜.

  如果说单灵根潜质过四十的修士,各修仙门派都抢着要的话.那么单灵根潜质低于二十的修士,都被各修仙门派所嫌弃.因为这样低的灵根的修士几乎没有筑基的希望.当高灵根修士一飞冲天的时候,这样的低灵根的修士还只能在最低层艰辛的爬.

  叶秦的单灵根,仅仅只是比被嫌弃的水平,略微高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同样是鸡肋一样的灵根潜质.这样低的灵根都能筑基,那土鸡都能夸口自己能飞上天了.

  他们在可怜叶秦的同时,也有些纳闷.按理说叶秦如此低的灵根.就算到了**十岁花白胡须了.也不过是练气期五六层而已,离筑基差一大截.他是怎么成为筑基修士,而且看年龄,修炼度丝毫不比他们慢.

  莫非是某个大修仙家族出身的修士,华大把的灵石购买灵丹服用,这才修炼到这个水平的?用这样的办法培养出来的修士,前途极其有限.只怕这个家族也要被拖累的吐血.

  他们望向叶秦的目光,不由更加怜悯.这一次,是怜悯叶秦所在的家族,有这样的修士的家族,值得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