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57 负伤
  叶秦被金甲卫、马东彦和褚辉三人古怪的目光盯着看,心中有些虚,暗暗叫苦。

  他刚才说的句句属实,绝无虚言,只是没有把话说全。他的单灵根的确坐高是二十点,只是五系灵根都一样,所以总和为一百点灵根潜质,虽然每一项都平庸,但是总和还是比较高吧。

  圣皇需要一具单灵根潜质过八十的肉身,用来夺舍重生,借此离开这座地下皇陵。按理来说,金甲卫应该不会看中自己这幅身躯的。

  正当叶秦胡思乱想,四肢都快要冰冷僵硬的时候,坐在宝座上的金甲卫,这时候开口问话了:

  “你们二人,想要向本皇进献什么物品,走过来,让本皇过目。”

  三元教教主褚辉连忙上前十余步,从怀中取出两个储物袋,呈了上去。“陛下,这是晚辈的一点小小的心意,请圣皇笑纳!”

  金甲卫双目的红光近距离扫视了褚辉一眼,探查了褚辉的灵根潜质,然后将那两个满满的储物袋收了过去,看了一下里边的物品。

  接下来,金甲卫和褚辉私下密语传音,询问褚辉想要得到什么回报。

  “你想要什么?”

  “陛下,晚辈想要得到元神之术”

  “哦?”

  过了好一会,两个人的谈话才结束。虽然不知道褚辉从金甲卫这里得到某项情报,还是某项秘术。但是看褚辉脸上的笑容,应该是对此行收获颇为满意才是。

  到了这个时候,只剩下叶秦还没有进献贡品

  在金甲卫冰冷凌厉的目光下,叶秦硬着头皮,将一个装着几株珍品灵药材的储物袋拿了出来。“陛下,晚辈想用这些炼丹材料,得到一项能够增强元神的秘术。”

  叶秦口中说道。

  他现在快要后悔死了,早知道这样一个情况,他不该跟史寒阳、马东彦他们闯入这地下皇陵中来。

  “走上前来,让本皇瞧瞧你的灵根!”

  金甲卫端坐在高高的宝座之上,就像一座冰山一样,出冰冷僵硬的声音。

  “是,陛下!”

  叶秦深吸一口气,朝前跨出一步,似乎要走近一些去。突然他足下一蹬,猛的折身,袖中一口莹莹飞剑抛出,御剑向大厅殿外极蹿而去。

  叶秦不敢冒险让金甲卫探查他灵根潜质。

  马东彦和褚辉还好说,就算他们有所疑心,也未必就对他不利。但是金甲卫就不同,早就有夺舍的念头。万一金甲卫突奇想,看中了自己的身躯,那可怎么办?这可攸关自己的身家性命。

  左思右想,叶秦只好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逃!

  能逃多远,叶秦不清楚。这地下皇陵是圣皇的地盘,外人在这里很难和圣皇对抗。但是他不想把自己送到圣皇手中,成为别人肉板上的肉。就算是兔子,临死前还要挣扎折腾几下,何况他还是个大活人。

  马东彦和褚辉见到叶秦突然转身而逃,都明显的愕然。他们想不明白,金甲卫只是让叶秦过去几步瞧瞧而已,好好的逃走干什么?

  莫非,叶秦的单灵根过八十了?

  可是,这不可能呀。

  这样的修士放在任何一个修仙门派,都是核心中的核心底子,被重点保护的对象,成为金丹修士也是可以期待的,根本不会轻易涉险来这种危险的地方。

  他们宁愿相信叶秦是二十五的潜质,也不会相信叶秦能达到八十点。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金甲卫。

  它冷哼一声,手一招,地上的佩剑“嗖”的一声,化为一道无可匹敌的金色虹芒,朝急逃的叶秦刺去。它是度太快,几乎是眨眼功夫,就追上了叶秦。

  “哼!”

  叶秦只觉一道金气从后腰袭来,接着腹中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痛的他差点从飞剑上摔落下来。但他只是闷哼了一声,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让那一口涌上来的精血喷出来。驾驭着飞剑,从宫殿通道内钻了出去。不逃出去,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

  “你们二人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他捉回来?!记住,不得毁了他的肉身,他的这副躯壳,或许本皇能用得着。”

  金甲卫一把召回了金色佩剑,依旧稳如泰山一般端坐在宝座之上,着命令。刚才那一剑,他不过使用了极小一部分力量,让叶秦受伤而已。否则,只怕一剑就让叶秦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是,陛下!”

  “晚辈二人这就把他捉来!”

  马东彦和褚辉二人目睹刚才那一剑,心中惊骇,九阶金甲卫傀儡的实力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不敢违命,连忙领命匆匆御剑朝外面追去。

  都所有修士都离开了大厅。

  金甲卫这才缓缓的站起来,一步步走到祭坛上,玄冰玉棺前,抚摸着冰棺。

  冰棺内躺着一尊高大的金色身影。

  “老夫在这黑暗地底沉眠太久。是该出去走一走昔日的“老友”了。只要你们还在中土大6,不管藏在什么地方,老夫也要好好跟你们算算这笔账。”

  金甲卫握着这柄沉重的佩剑,缓步朝宫殿外走去。

  马东彦、褚辉,一先一后的冲出了皇陵宫殿,来到内宫外面。马东彦神识扫过宫殿周围数里地界,并未现叶秦

  的踪迹,连血迹,气味都完全不见,不由微微诧异.

  看来叶秦的逃逸之快,隐匿术之强.比他想象的要高明一些.

  不过马东彦还是有足够的自信.一个区区筑基初阶的修士,而且还受了伤,想要从两名筑基高阶修士的手指逃走,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他马上就有了对策。

  褚老弟,你搜北面,我搜查南面,尽快将那小子找出来!

  褚辉却未动,嘴角上反而挂起冷漠的笑意,拿出一面小幡旗法器。

  马东彦指挥不动这位三元教教主,不由皱起眉头。

  褚老弟,你这是干什么?

  马兄,我倒是想问问你,你这么急着救圣皇出去干什么?混乱之地、灵雾、天穹原、万月湖四大修仙界相互攻伐,修仙界大乱,正是咱们这些混乱之地的修士渔翁得利的最好时机。咱们从乱中取利,岂不痛快?何必将这圣皇救出去?圣皇一旦出去,四界都要被其征服。咱们这小教派喽罗,也肯定要归其管辖受人约束,哪里还有你我快活的地方?褚辉冷声说道。

  修仙大道何等的渺茫,光凭我等自身之力,哪里有结丹的机会?史寒阳付出巨大的代价,费尽心血采集炼制结金丹的灵药,还要炼制结金丹,只怕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依旧无法结丹。如是能依附圣皇,那就完全不同了,有他出手帮助,绝对是事半功倍,这是一条捷径。褚老弟,难道你不想踏上金丹大道?马东彦正色说道。

  哼!说的倒好听,今日圣皇被困在此地,他想让你出力助他脱困,所以自然会给你几分和悦的脸色看。等日后他真出去了,你以为他一介元婴修士,能记得你这区区筑基修士的好处?到时候只怕他连你是哪根葱都忘了。卸磨杀驴,兔死狗烹,这种事情我可见多了。金丹大道,谁不想达到这个境界。但是把结丹的希望寄托在圣皇的身上,却未免太想当然了。

  褚辉冷笑,一拱手。

  如果马兄试图助圣皇脱困的消息,被四界修士得知,只怕马兄会成为四大修仙界的公敌。当年跟圣皇结怨的敌人可绝非少数,马兄非但讨不了什么好处,反而会惹上大麻烦。捉拿那小子的事情,马兄自己看着办吧。奉劝一句,最好还是三思而后行,以免死无葬身之地。兄弟我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后会有期,告辞了!说完,褚辉将小幡旗法器一卷,化为一道红色流光,在旋风之下,小时在城池废墟之中。

  你~!

  马东彦恨的牙齿痒痒的。他有一股冲动,杀了褚辉,杀人灭口,以避免消息泄露出去。可是褚辉是筑基八阶修士,实力并不弱,短时间想要劫杀这姓褚的,是一件极难的事情。

  如果中途叶秦突然冒出来,助褚辉一臂之力,那他反而陷入被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褚辉飞遁而走。

  马东彦微微叹了一口气。

  跟史寒阳,褚辉这些有手下的教主修士不同。他是隐修,,从来都是独自一人修炼,受尽了一百多年来独自修炼之苦。他十分清楚,想要靠他一人之力结丹,难如登天。

  所以从进入皇陵,他便抱定了想法,要依附元婴修士圣皇,得到结丹的机缘。

  就算因此而和四界修士为敌,也在所不惜。

  马东彦在城区废墟中到处搜寻,却始终找不到叶秦的踪迹,不由气的破口大骂。

  混蛋,这小子藏到哪里去了?!

  他不相信叶秦能够逃走,离开这座地下皇陵。离开皇陵,必须穿越漫长的地焰结界,叶秦身负重伤,如果贸然闯入地焰结界之中,绝对会葬身火海。金甲卫的那一剑十分有分寸,既重伤了叶秦,让他无法逃离,又不至于让他丧命。所以叶秦应该还在这皇城区废墟之中养伤。等稍微养好伤之后,才能动身离开。

  马东彦的猜测不错。

  叶秦逃出宫殿之后,甚至无法坚持御剑飞行。掩饰了一下自己的行迹,便立刻钻入城区一角的废墟之中,把自己深埋在一米深的废墟中,进入了坐忘忘我的封闭状态。甚至连心动都近乎停止,以最快的度养伤,并且隐匿自己的气息。他现在的状态,跟一节枯木、一块岩石没什么两样。马东彦想要将他找出来,很难很难。

  三日过后。

  马东彦主动放弃了搜寻,不再去寻找叶秦的下落,二是打算返回地面。他在这地底已经过了四天,岩浆潮汐马上将要上涨,这地底通道即将被岩浆重新封闭,四五十年之后才会重新开启。他要是还待在这里,跟找死没什么两样。

  陛下,那小子不知藏在皇陵内的何处。晚辈现在重返地面,前去寻找单灵根潜质过八十的修士。日后回来再助圣皇脱困。马东彦沮丧的向金甲卫告辞。

  去吧,那小子由本皇亲自来搜查,他逃不出本皇的手掌心。你若能从地面替本皇找来一副适合的躯壳,本皇必定厚待于你。你想要的,本皇会让你心满意足。金甲卫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这话的内容却让马东彦多少有一些安慰。

  金甲卫又补充了一句:另外,本皇寻找肉身的事情不可泄漏,只能秘密进行,否则容易引来麻烦。

  马东彦明显僵硬了一下,勉强的点了点头。